第一百一十七章 画舫游湖【四更】/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帝都熠彤,大大小小很多条河,但说到游湖、画舫、美丽等词汇,绝对是指苏香河。就算是外地人来帝都,苏香河也是必须转一转的地方。

何况,是春天的苏香河。

草长莺飞、垂柳依依、路边各色小花开得热闹非凡、争奇斗艳,有史以来都是少男少女踏青约会的最好去处。

而苏香河上的画舫也是一绝,听闻早年陛下年轻时候也是极其喜爱的,不过这一绝,在暮颜眼中,也不过是歌姬舞姬们挪了地方罢了,偌大画舫,靠窗是客人们品茶看景致的小榻,中间便是丝竹之音,舞姿曼妙,于她这个俗人来说,却无半分兴致,相比之下,眼前的精致糕点,时令瓜果反倒更有吸引力,更重要的是,今日,有桃花醉。

“今日早朝,听闻那些个去临泽镇的御医们已经回来了,估计晚些时候,或者最迟明日,赏赐就该到了。这一次,三小姐可是大功一件。”厉千川起身亲自为她斟酒,而后端起自己的酒杯,微笑说道,“在此先恭喜三小姐。”

“不足挂齿。和王爷彪炳史册的赫赫战功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暮颜执着酒杯,靠着画舫窗轩,勾着唇角微笑,漫不经心地喝着酒,间或看一眼窗外,看着岸上柳色行人。

“赏赐太厚,并非好事。”暮书墨将距离她比较远的点心夹到她面前的碟子里,暮颜也不挑,暮书墨夹什么,她便吃什么,左右暮书墨对她的口味也有了解,夹的基本也都是她喜欢的,暮书墨自己倒是什么都没吃,就端着茶慢悠悠地喝,连桃花醉都不曾碰,只是对着厉千川说道,“你也别夸她,一夸就该上天了。到时候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一个劲往危险的地方跑。”

“是呢!小颜,这次太危险了,听说是瘟疫!”厉千星脸色有些白,她也是不喝酒的,只吃水果,连糕点都不太碰,她说道,“我也就是个闺阁女子,也不能去打听,哥哥也不告诉我,只能日日祈祷着你们快些回来。那日听闻你回府了,急急去了将军府寻你,结果没见着你。”

“呵!要是我今日没有跑去麓山书院,怕是至今都不知道她把自己藏在哪里!”说道这个就来气,这孩子要躲一个人,就真的是躲地人都不见,只是看着她有些心虚的小眼神飘着,却又不忍苛责了,见她吃得嘴角沾了糕点屑,又掏了帕子细心帮她擦了,才说道,“慢些吃,没人跟你抢。”

暮颜一怔,嘴里的点心都忘了咽下去,鼓着腮帮子傻傻看着暮书墨,握着自己下巴的手,指尖微微地凉,掌心却温热,而那眼神,专注到令人沉醉……

厉千川看着脸色一白的厉千星,微微叹息,星儿已经看出暮书墨对他这个“侄女儿”的不同之处了,若以后知道了暮颜的身份,怕是更加难过。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暮书墨自始至终,心里都只有这么一个……以前星儿尚且没希望,如今,这人就在身边,日日就摆在手边,怎么可能还放的了……

心思各异间,脚步声传来,伴着车轮滚过甲板的声音,接着,小厮撩开珠帘,侧身,露出身后轮椅之上的男子,男子表情微漠,却在看向最里侧靠着窗的少女时,微微软了神情,柔化了眉眼。

谢锦辰。

“方才远远看着觉得是你们,便过来了。”他问暮颜,“颜儿,何时回地帝都?”

“锦辰哥。前几日便回来了。回来后也不得空,一堆事儿。”暮颜看向他的腿,白色毛毯依旧覆盖其上,便知他无意让人知晓自己腿好了,便也不提。

“难得见你来这种地方,进来吧。”历千川起身,挪了挪位置,往里坐了坐,问道,“喝酒么?”

“茶便行了。”

厉千川便替他倒了茶,推过去,才意有所指、又似乎自嘲般地说道,“如今,书墨也是不喝酒了。我的桃花醉,竟也换了知己。”

闻言,暮书墨只是笑笑,茶盖漫不经心地拂着茶水上一片微小的茶叶,“多了只小馋猫,我若再贪杯,你那点桃花醉可远远不够的。我怕你到时候又要心疼。”

再说,以往喝酒,只为醉,到底喝得什么酒,对于他来说并无差别,醉了以后就会有很多问题想问,想问问她怎么就死了呢,想问大哥为什么为他求这门亲,求了之后怎么人就不见了呢……这么多年,他也想忘记,也想发现别人的好,可是,心脏那里是空的,怎么还能有别人?于是,便日日醉着,再也不愿去喜欢任何人。

如今,人就在身边,何须再醉?他放下茶杯,拿过一个橘子,替她剥了,这孩子爱吃橘子,却愈发地懒了,若是不帮忙弄好,她便也就懒得再吃了,要他说,都是被沉施给惯坏的。

“瞧着出去一趟,瘦了不少,愈发清减了。”谢锦辰看着她,“就算是受了旨意出去的,也别傻傻一个劲往前冲,难不成整个临泽镇还能靠你一个人不成?”

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的口气。

暮颜摸摸鼻子,还未说话,暮书墨却是接了话,“还是你了解她,就是傻!”

“嘿!你们!”暮颜被这俩人一人一个傻的,激地也难得起了脾气,气鼓鼓地不愿意跟他们说话了,当下喝着酒开着船外,一副不待见几人的模样。

“小颜莫恼,大家也是担心你。”厉千星温柔地笑,看着坐在对面白衣似雪的两人,竟觉得无比般配……

“哼!”暮颜淡淡地哼声,继续不理,难得起了小孩子脾气。

“好了,乖,不气了,来,吃橘子。”手中剥好的橘子递过去,暮书墨笑意深深,这孩子一直很是理智成熟的模样,这般小性子使起来,倒也觉得可爱,“倒还说不得你了……”

谢锦辰也笑,随口问道,“颜儿,出门怎地不带侍卫?如今帝都并不安全,城南破庙案还未解,罪犯还未找到,女孩子出门要小心些。”

暮颜接过暮书墨递过来的橘子,虽然气呼呼的,却依旧很自然地一分为二,又递回去半个,才抬头问道,“南瑾这几日被我罚着呢……平日里对他太好,拿自己当主子了。”虽然这么说着,却也不见她真的生气,表情很自然很平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