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还是回到最初的源头,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少年敲开了将军府的大门,引起了多方主意。

事后有人问门房小厮,可是小厮也是支支吾吾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始终惊惧于那个雨夜仿佛从天而降的少年,后来他们才知道,那是三小姐的随从。那个几乎没有存在感的三小姐。

而那个少年将尸体和暮颜的交代一起转呈给了暮三爷之后,就换了马再次冲进雨幕,疾驰而走了。于是,当暮颜第二日一早,推开房门,看到碧空如洗,而浑身衣服都没换湿漉漉贴着身的南瑾眼底淡淡青黑时,突然就笑了,那笑容,亮若星辰璀璨。

她说,“早,瑾。”

仿佛不曾别离,仿佛始终都在。

==

南瑾回来了。雨也停了。五人吃了早膳,租了一辆马车,匆匆就上路了。

索性,这件事之后,也就没有什么突发事件了,陈小石也似乎终于恢复了过来,恢复了他腼腆害羞的模样,只是依旧不太敢看南瑾,眼神飘忽不定。

南瑾的恐怖指数,恐怕会成为他这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们是在第五天的中午,到了临泽镇。

临泽镇里,一片狼藉,其实这是大雨下的最早,也最久的地方。被摧毁的房屋随处可见,残桓断壁被覆盖在淤泥之下,一些小小的帐篷被支了起来,伤者被安置在里面,有巡逻的士兵来回走动,所有人不管受没受伤,都严阵以待,神情严峻。

看到他们一伙五人,护卫过来询问,知道是熠彤来的医者,才放了行。

他们去帐篷去转了一圈,没有看到钱老友人,却有好些人认出了当年在临泽镇行医好几个月的钱老,一传十、十传百,没一会儿,几乎整个小镇都知道了。

一时间,原本有些低沉的小镇,也带上了欢喜。朴实的百姓最是好客,还有村民立马去海边捕了鱼送过来。大概半个时辰后,风尘仆仆的友人就来了。

钱老的友人叫杨家兴,当年钱老离开后,他就在这小镇定居了,开了家小医馆,做起了小镇唯一的大夫,这些年一直在这里,也没有娶妻生子。杨家兴过来之前,显然是去采药了,药篓子还没放下,是个很粗犷的男人,肤色黝黑,身材高大,双颊通红,五十来岁的模样,孔武有力,嗓门很大,一见面就喊,“你个老家伙怎么会来?!”

看得出很是惊喜,过来一个熊抱,暮颜明显看到钱老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才稳住身形。

当杨家兴得知他们便是帝都派来帮忙的,热情地一定要他们去休息休息,说着就往医馆带。医馆没有受太大的影响,只是有一处屋顶被大雨冲破了漏了水,小部分药材被浸泡了,但大体还是好的。此刻,医馆里也住了些伤员,都是伤势比较重的。

当下,所有人也都不休息了,挽了袖子就帮忙,抓药、煎药、包扎伤口,就连南瑾都上去当苦力搭把手,突然多了五个劳动力,办事效率明显高了很多,但也是不知不觉一直忙到了夜晚才算稍微告一段落。

有村民带着鱼汤、饭菜过来,伙食并不好,然而这种条件下,谁也不挑,更何况,忙了一下午,早饿得前胸贴后背,闫梦忱吃了个大饱,见暂时没什么事情,拉着暮颜就去海边看海。

这个小镇出来的孩子,在熠彤总显得有些拘谨,这会儿如鱼得水般,整个人活了起来,虽然……看着南瑾还是有些别扭。

小镇其实很小,没什么可逛的,不过沙滩之上倒是有些人,三两扎堆唠着嗑。天灾刚过,劫后余生的人们似乎格外珍惜,脸上几乎没有愁容,三人一路慢慢走,听着他们的话题也是关于出海和收获的话题,那些关于灾难,关于废墟的,只字未提。

见到他们,几个原本扎堆聊天的妇人走了过来,好奇地开始攀谈,从帝都,聊到大城市,从大城市,聊到大城市的姑娘真美,真白……再到后来,就是询问年龄,是否婚嫁……

接着,就开始推销自己家的儿子,顺便言语之间再贬低一下对方家的儿子……

……

如鱼得水的闫梦忱闫师姐,终于在这样热情而友好的相亲氛围里,羞怯地躲到了暮颜背后,眼神飘忽地看了看南瑾。

闫梦忱躲了,妇女们又把目光聚焦到了另一个姑娘身上,这姑娘话不多,看着笑眯眯也挺和善,刚想上去唠两句,身旁南瑾上前一步,挡在她面前。

小镇妇女们何时见过这么“凶悍”的少年,笑容一瞬间有点尴尬,想着估计是这姑娘的“相好”,这是因着她们的话题不开心了,当下倒也不知道说什么为好,只能尴尬地笑着递过手里的吃食示好,像是米粉糕,只是灰扑扑的,看着奇怪。

南瑾没动。

妇人似有尴尬。暮颜却知道他不是嫌弃,只是不习惯罢了,她伸手拿了三块,道了谢,一人一块分了,只要是暮颜递给他的,他从不拒绝,这会儿也拿着慢慢吃,很是优雅的模样。

“这位公子……也是钱老的学生?”妇人好奇问道,这个少年看着好贵气,虽然不说话,也有点凶,但是一身深紫锦袍穿地跟神仙似的,举手投足就像是传说中的贵人……再和临泽镇的小子们一比,啊哟喂!丢脸都丢到大海对面去了!

“不是,他是我的随从。您别看他看上去似乎很严肃,其实人很好很随和的,只是害羞不爱说话。”暮颜笑着解释。

随和、害羞、不爱说话的南瑾一小口一小口吃着米糕,低着头,嘴角抽了抽。

妇人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是意外,她晃了晃脑袋,嘀咕道,“帝都的随从,都这么高贵的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闫梦忱面色一僵,眼神飞快扫过南瑾,脸微微一红,神色却是落寞,默默地放下了吃了一半的米糕,突然觉得没胃口……暮颜察觉,暗自叹了口气,闫梦忱喜欢南瑾,也许是一个无解的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