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走着去小镇的师徒四人,被今日这一场雨淋地多少有点阉儿吧唧的,又被黑衣人吓得心神不宁的,一路上都不太说话,陈小石本就胆小腼腆,更是吓得面色惨白,这会儿抱着自己的小包裹微微抖着,眼神飘忽,都不太敢看暮颜。暮颜对此多少有点自责。

陈小石和闫梦忱,都是属于她这个世界以外的人,可能见过的杀生不过就是杀鸡宰猪,如此抬手之间就是将人命当成草芥收割,瞬间打破了他们原有的温和的世界观。师姐此刻莫名的不大对劲的情绪,其实和陈小石的胆怯,有着相似之处。

倒是钱曾,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见此刻尘埃落定,终于问出了口,“小颜可知,今日是谁要害你?”

“老师,对不起……害你们跟着受惊了。”她自然知道,却不愿说。

钱曾一听自然也懂了,这孩子肯定是知道却不愿说,听她方才提到高如玉,也许他也不适合知道。当下也不问,暮颜自己有主意,过多干涉也不好。但自己终究是他老师,还是难得遇到的好苗子,必要的时候,自己这把老骨头也是可以动动的。他的眸光一闪而过的犀利,将身边的陈小石又拉近了一点,雨势太大,这伞撑了跟没撑一样。

一直走了大半个时辰,四人才出了林子到了小镇里。此刻早已没了来时的热闹,找了家旅店,吃了晚饭,叫了热水洗了澡,暮颜趁着师姐洗澡的时候,又去问掌柜的借了炉子熬了四碗姜汤,给每个人送了去。

如此,才踏踏实实地睡了。

==

而将军府。

前阵子因着小主子们回府重新换上的红灯笼在雨夜里总显得凄凉,在冷风里飘零,甚至带着点诡谲气,阴阴森森的。

此时已是后半夜,将军府没那么大规矩,对下人素来也是和善的多,如此雨天,没有紧急的大事自然不会有人上门。门房小厮搬了一床棉被,拢着袖子缩在门后无风的角落里,搭着脑袋睡着了。

全世界都只剩下了哗哗的下雨声。喧哗,却又安静。

就在这时,一声尖锐而痛苦的长嘶划破天际,划破雨幕,直直落在将军府门前,惊醒了本就浅眠的门房小厮。惊地其中一只红灯笼,吧嗒一声,灭了。

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将军府的门房,也是有脾气的门房,这么大的雨,这么深得夜,不好好睡觉,过来吵吵嚷嚷,吵醒了主子们责罚下来怎么办?小厮气势汹汹地开着门,抬头就要骂,只是骂声全部堵在了喉咙口。

来人他们自然是不认识的,最多算眼熟。暮颜一向习惯走后门,南瑾其实可以悄无声息地翻了墙进去找暮书墨,半点不会被人发现,可今日,他仿佛因着这雨夜,多了一丝杀伐之气郁结于心,就是想闹腾下。

于是门房小厮打开门,看着这个明显不认识,却又有点熟悉的人。这个人浑身湿淋淋的,一头黑发湿哒哒挂在脑门上,很是狼狈,可是那双眼睛,在雨夜里凶悍无比,看着渗人,像是一尊杀神。

还有后面那匹马,原地打着转,鼻子里呼呼喷着气,很是烦躁。在红灯笼下他们看得真切,臀部之上伤痕累累,鲜血淋漓地,这会儿腿都在打颤,难怪刚刚怎么听着那嘶鸣那么痛苦。

一时间也有点怕,要骂出口的话,就这么堵在了喉咙口。但也不敢把人放进来。

杀神也不为难他们,说道,“去找暮书墨,如果不在,就去找暮云翼。”

看他理直气壮地直呼主子们姓名,当下更慎重了,两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匆匆朝着暮三爷的院子跑过去。

而此时暮书墨的书房里,三个黑衣人已经跪了半宿。暮书墨沉着脸,在书桌后呼呼放冷气放了半宿。

墨一也很无奈啊,前几日他派了墨二墨三暗地里受命保护三小姐安危,在暗处跟得好好地,也没什么大事。一直以来还以为三小姐压根儿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昨日还在嘚瑟主子给了个轻松的活儿,毕竟三小姐也是乖巧,不乱跑,不惹事,基本没他们出手的机会。哪知道今日,三小姐就把他们给甩了……甩了……了……

被一个少女轻而易举地甩了这件事,他百思不得其解。墨二墨三是三爷训练出来的暗卫副首领,如今被一个小丫头说甩就甩了,以后这面子往哪搁?以后还怎么带领那帮手下?

但当下也没办法,只能跑回来负荆请罪。等他们一五一十交代完,主子都没开口,也没让起来,就这么一直跪着。

于是……跪到了现在。小谭敲开书房房门的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可是小谭一开口,他就觉得有点悬。

因为小谭急匆匆进来,脸色很严肃,连行礼都没行,只说了一句,爷,小厮说门外有人找,我就跟过去看了,是三小姐身边的随从,还带了一马车的……尸体……

然后,整整半宿黑着脸陪着自己的暮三爷,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一下子冲了出去。墨一觉得,今晚自己,凶多吉少。轻而易举被一小丫头甩了这件事,已经不足挂齿。

果然……一刻钟以后,三爷回来了。

一同回来的,还有一个五花大绑着的黑衣人,和十七个尸体。那个随从倒是没见到,但是那十七个尸体,连三爷看到以后都愣住了。

所有伤口一模一样,一样的深浅,一样的位置,一样的角度,就像精准量过的,这哪叫杀人,这叫艺术。

“这……这是谁干的……?”他胆战心惊地问道。

小谭努了努嘴,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再看三爷黑的跟锅底一样的脸,他赶紧咽了回去。太没眼力见了,这个时候应该尽量降低存在感。

不过,这时候三爷明显关注点不是自己了,他悄悄松了口气,就听三爷用这么多年最最冷酷的声音说了句,“去,把礼部尚书,请来!”

请来二字,隐隐透着杀伐肃杀之意。小谭浑身一颤,下意识就跑了出去。下大雨算什么,这时候的暮三爷,比下大雨可怕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