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他一动,气势全开。杀气化为实质宛若惊雷炸响在这漫天大雨中!离他最近的暮颜,甚至清晰地看到了他衣服上的水珠如同碎屑般反弹而起。

下一个瞬间,雷霆之势呼啸而过,南瑾整个人化为一道黑色残影冲出黑伞,冲进雨幕,直直冲进黑衣人中,惊雷之中,黑色匕首寒光乍现,反射出刺目的光,所过之处,带起浅浅血雾,倏忽间消散在雨水里。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

黑衣人首领的“死”字余音刚刚落下,他的手势还没有完全做完的时候,南瑾就已经回到了暮颜身边,仿佛一切都只是错觉般,什么都不曾发生。

然后才有痛觉,短促而锐利的尖叫声划破暮色天空,瞬间惊起林中不知道在哪里躲雨的鸟群,扑腾着翅膀飞进大雨里,天空中随雨落下数片羽毛。

黑衣人首领骇然回首,身后已经是一片狼藉!带来的十七个属下,已经成了十七具尸体。啪啪地一个个倒进泥泞里,他们最后的表情有痛苦、有惊恐、却也有还在淫笑的,似乎致死都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每一具尸体的脖子上,一道很浅很细却足以瞬间致命的伤口,十七人,十七道,每一道深浅相同,位置相同。

血……蔓延开来,混合进脏污的泥水里,先是一丝一缕,然后渐渐成股涌出,染红了这一方土地……

黑衣人首领面露惊慌,后退一步,回头看着南瑾的眼神,如同见了鬼。“你……你……你……”了半天,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个少年是个魔鬼!

钱老三人一下子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看着对面,失去了思考能力,压根儿不知道瞬息之间发生了什么。

这不是暮颜第一次看到南瑾杀人,却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看到了全过程。最初的断魂大山脉,她看到的只是残局,虽然是满地尸体可是南瑾自己也是身受重伤,最近树林杀人,只听到惊呼惨叫,哪有此刻亲眼所见来的震撼!

这一次全程目睹,看着他瞬息之间取十七人性命,不是毫发无伤,而是对方根本就做不出任何反应!这般的速度、爆发、精准!

暮颜甚至觉得,南瑾冲出去的瞬间,他周身雨势停了那么一刹那……她,是不是一直以来其实都低估了南瑾?

雨。夜。

滂沱大雨倾斜而下。南瑾一步、一步走向黑衣人首领。他上前一步,黑衣首领便后退一步,他走得极慢,脚步也不重,却步步踏在对方心间,如同一张大鼓,鼓点应和着他如雷的心跳声。黑衣首领就在这一步步中,白了脸,突然脚下一软,吧嗒一声,摔倒了。

摔倒了他也不停歇,双手撑在身后扒拉着泥土,一点点往后退着挪腾,满身满手的脏污泥泞,狼狈至极。

“说!谁派你来的?!”南瑾看着惊慌的首领沉声问道,以往总有些偏灰色的瞳孔里在这夜色中,凛冽的浓黑,满满的杀气凛然!

留他一命,也就是这个目的。

黑衣人看着眼前俯视着自己杀神一样的少年,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感觉,这个少年刚刚露的一手,太过于惊悚,恐怕小姐都不曾想过,暮颜身边这个沉默少年是这样的逆天手段!

死神紧紧扼住了咽喉,恐惧从脚底一路蔓延上来,仿佛有枯瘦的爪子从地底深处伸出来,拽住了他的脚踝……他双手撑在泥地里,手指紧紧扣着烂泥,才能强迫自己不后退,身侧的泥水呈现一种令人作呕的红褐色,那是他带来的十七个手下的血,似乎还带着温热的温度。他闭了闭眼,一咬牙,强撑着不松口,“没……没有谁,是我自己要杀她!”

闻言,暮颜嘻嘻笑开,撑着伞,提着裙子走过去。明明刚才她一路走来,裙子下摆早就脏地不像话,也不见她提,这会儿倒是又讲究了,提着裙子撑着伞优雅地走过去,弯着腰看他,问得意味深长,“那不知,阁下为何指名道姓要杀我?打家劫舍也不是这样的哦……”

“我……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一个……一个废物点心,凭什么耀武扬威的!”他哪知道小姐为何要杀她,这会儿脑子几乎是空白的,随便胡诌了点听说的关键词……

暮颜也不气恼,依旧笑地优雅而迷人,仿佛她不是身处这种雨夜林间泥泞小路遭遇袭击,而是冬日暖阳下缓步在自家后花园赏花的惬意,她看着他,直起了身,淡淡说道,“行吧。你说自己就自己吧。等把你也杀了,一十八具尸体我打包送还给礼部尚书家的小姐去,看看她怎么说?”

“你!”几乎是下意识地惊悚抬头,看到少女意味深长勾起的嘴角,眼神促狭,才发现自己被套路了,可是此时否认,已经晚了。

心中的惊惧愈发扩大,今日自己是活不下去了,但是小姐……怕是并不知道暮颜是个什么样的人。恐怕整个帝都,都不会知道同时面对眼前的这俩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一个武功高强世间罕有,一个言笑晏晏间陷阱已挖。

“我怎么会知道?”暮颜笑嘻嘻替他解惑,“这几日吧,恰巧我也没得罪什么人,也就那日撞到了你们家神色诡异的小姐,本来还不确定只是试探,但是你的反应就证实了啊!不过……你们家小姐手下没人了么,怎么就派了这么个小猫三两只?”

她承认,她就是狐假虎威了。

被人说成小猫三两只,却争辩不了,十七个人被瞬间抹了脖子,他还能怎么说?

暮颜看着这怂包样,不屑嗤笑,“回去告诉你们家小姐,若是非要伪装成土匪劫案,就伪装地像一点……你见过劫匪么?过来的脚步整齐地跟军队行军一样,是你们傻还是我傻?”

她似乎突然也觉得话太多了无趣,转身背对着黑衣人首领,看着来路隐没在黑暗中看不清晰,说道,“瑾,把他绑了,连着那十七具尸体,一起送回将军府交给暮书墨,就说……麻烦他送去礼部尚书府,请高小姐先组织好语言,等我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