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间没有窗户的黑屋子里。

什么光源都没有,唯有正前方小小的飘摇着的烛火。依稀照着一个人影,那人全身裹在黑袍里,看身形是个男子。大大的兜帽遮住了脸,看不清容颜。

“吱呀——”

厚重的大门被开启,日光瞬间倾洒而下,照亮一室浮尘。方形的影子里,出现一个魁梧的身材。

微弱的风盘旋着来,惊地本就飘摇的烛火又晃了两晃,差点儿灭了。

黑袍人皱了皱眉,终究什么都没说。

来人容貌威严,方方的国字脸不苟言笑,淡色的瞳孔带着掩饰地很好地希冀和忧思,一身黑色锦袍,行走间光华流溢。

夕照皇室专用流光锦!

“怎么样?找我来,可是有消息了?”重新关了门,声音低沉,透着久居上位的霸气和凛然,却也掩盖不住的期许。十九年了!

“今日收到国师快马加鞭的书信,说是小主子在良渚,但是具体在哪里并不知晓。”黑袍人没有回头,他的视线始终落在那点儿飘摇的火苗之上,声音嘶哑难听,明显被破坏过的迹象。

失望。

良渚那么大,他的人如何大张旗鼓的找人?他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看着黑暗中唯一的光源,国师秘法,说是烛火不灭,那孩子就一定还活着。

可是,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

十九年,他的儿子丢了十九年,他的结发之妻便疯了十九年!

偌大皇室后宫,早已形同虚设!

“还有一事,国师信中提到。昔日倾城公主之死,或存在隐情。”

心脏狠狠一痛。

倾城。你是我心上永久的伤,注定此生无法愈合。

“什么隐情?”男人沉声问道。

“开元二年元月,倾城公主嫁兵部侍郎,如今的兵部尚书霍祺年,同年八月,公主早产,随后几日,倾城府漫天大火。”嘶哑难听的声音说着这段谁都知道的历史,男人皱了眉,刚要阻止,却听晴天霹雳而至,“当年产婆尽皆葬生火海,却有一婢女逃出。当回忆往昔,只说郡主并非早产。”

“并非早产……”十五年前那些云遮雾绕的东西突然间就被神鬼之手拨开,将真相捧到了他触手可及的地方,有什么在剧烈跳动,像要跳出胸腔——“倾城……”

还有我的儿……

“又是良渚!”发了狠般,他低咒出声。

“下个月,良渚国君大寿,各国都会派使臣前去道贺。”黑袍男子提醒道。

“如此!甚好!——查!”良渚又如何,又不是动不得!若查出并非意外,就算是良渚,他也不介意掀起腥风血雨!

“是。”

黑袍男子低声应道,感受着渐行渐远的脚步,感受着打开又关上的厚重大门。面前,烛火摇曳,明明灭灭,甚是微弱。仿佛堪堪就要熄灭。黑衣人看着这烛火,神色莫名。垂在身侧的手疏忽之间捏成了拳。

青筋毕露。

许久,破碎嗓音狠狠说道,“杀。”

声音决绝而狠厉,仿佛千军万马铁蹄肃杀。空气中一阵缥缈的波动,又恢复了平静。

==

万品楼。

用完晚膳出来天色已暗,彤街的夜晚永远比白天要热闹许多,丝竹乐器、歌舞升平,吟风楼在内的几大风月场所传出的嬉笑怒骂声隐隐约约传入耳中,甚是娇媚动听。

结完账出来的崔子希却有史以来第一次没有欣赏的心境,他觉得这顿饭吃地……格外膈应。

全程都是热情好客的暮书墨各种介绍菜品,笑地如花般灿烂。

当然灿烂,一支千年老人参进了口袋,能不灿烂么?可是,得了如此巨大便宜你就不能消停下低调点,非要在既掏了腰包又丢了人参的人面前装主人,何必呢?

“感谢今日崔公子请客。颜儿就由我送回麓山书院了。”走到门口,暮书墨就刷的一下打开了折扇,甚是风流倜傥的模样,笑眯眯地下逐客令。

崔子希已经没了脾气,摆摆手,便走了。

他一走,俩人又折回了万品楼。万品楼后院,沉施小丫头在探头探脑地张望,神情焦灼,姿态凌乱……发髻里还有一两根羽毛。

暮颜忍着笑,很辛苦地绷着嘴角,眼里却是满满地笑意溢出来,她上前为她拿走发间的羽毛,调笑道,“小丫头这是从鸡窝里出来么?”

暮书墨和小谭很不给面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连南瑾都一阵咳嗽。

“小姐!你们……你们!”小丫头跺脚,还不是小姐说的养鸽子!还得散养!她异常怨恨那只飞走时候掉了一根羽毛在她家小姐头顶的鸟!若不是那根羽毛,她至于这么苦巴巴的天天灰头土脸么!

“哈哈好了……乖~”她拍拍小丫头的脑袋,解释道,“那群鸽子我真有用,来吧进来,跟你说说。”

小丫头这才稍稍平息了哀怨,跟着进去了。

她的确是被羽毛砸中了脑袋,于是灵光乍现的。这个时代,所有通讯,都是靠人、驿站、马匹、水陆船只,一封战报,从前线军营,传到帝都,快马加鞭,跑死了一匹又一匹马,等到传到的时候,早已经万事皆休尘埃落定。

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想到了鸽子。

信鸽,在前世历史中,似乎是在战国时期就出现了,而在这里却没有。她不想引人注目是以从未提及,连暮离都没有说过,那日见着头顶飞过的鸟,突然想起如今可以借着万品楼的掩盖,试着训练信鸽啊!就算是平日里小丫头有什么事也好过自己一趟趟来回跑不是么?

“信鸽?”暮书墨看着眼前神采奕奕说着新奇词汇的暮颜,这个孩子……在他没有见到的六年里,到底去了哪里?若是按照那个小痴儿说的,五年前去了桃源镇,那么还有一年呢?为什么是被当成了小乞儿……

她似乎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婚约……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确定,她是真的不知道。若是知道了,恐怕这孩子会躲他躲得远远的……

而且,大哥又是为了什么,宁可以这样上不了台面的借口将她送进将军府求一方荫蔽,也不愿直接拿着玉佩进宫验明正身?

看来,他有必要好好查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