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

当卢老的院子被橙暖的光芒所笼罩的时候,众人才惊觉已经接近傍晚,众人辞别了卢老,便原路返回了。

暮颜寻思着南瑾在下面该等急了,便在卢老依依不舍的眼神中硬着头皮保证近日一定会将她构思的东西拟个大纲出来,如此,才被放了人。

匆匆到了下面瀑布口,才发现还有意料之外的一个身影。

红色锦袍,身形瘦削,眉眼间略带女气阴柔。

崔子希。

暮颜愣了愣,崔子希站在南瑾边上,遥遥看来,见是暮颜,微微一笑,“等你多时。暮三小姐真是难见。”

女子站在不远处,背后滔天瀑布激流而下,溅起的水花沾湿了白色裙裾,她嘴角含笑,眉眼温柔,提着裙摆走来的姿态,宛若九天之上女神降临。

崔子希怔了。这和当日所见暮颜差别太大,今日得见,竟觉姿态潇洒华美,所谓明媚闺秀不及千分之一。

“崔公子。”她在他两步开外站定,不远不近的一个距离,南瑾无声走到她身后左侧,落后半步的地方。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距离。

“让崔公子久等了。只是,不知崔公子找我,可有何事?”

“那日白云寺一别,听闻姑娘回来后病了,想要探望却被拒之门外。”他很是哀怨的表情,“心中始终放心不下,今日得见,姑娘似乎一切安好,便也放心了。”

暮颜微笑,“劳崔公子挂念,一切都好。”

他们心照不宣地忘记了当日崔子希冲动之下的承诺。

三个人,站在这瀑布之下,身后,还有两个壮汉一看就功力深厚,即使倾斜而下的水流声覆盖住了大部分的交谈声,可似乎也不是一个交流的好地方。

更何况,原本就生疏的两人,更没有什么好说的。

除了始终沉默的南瑾,俩人似乎都有些尴尬。暮颜保持着得体地微笑等崔子希离开,哪知,崔子希竟不上道,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若无……”

“不知在下可否请姑娘共进晚膳?”

刚想表达“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你也麻溜地走吧”的暮颜,刚文绉绉出口两个字,就被打断了。说出这话的崔子希自己,似乎也有微微的懊恼。

今日他来,有两个目的。

一个,来看看暮颜。当日之恩,的确该重谢的,但绝对不足以用他崔家少夫人未来当家主母的位置来谢,于是,这第二个目的,便也是昭然若揭了。

只是没想到,他迟疑了很久格外有说服力又不会显得自己翻脸不认人的开场白,到了这里竟没有用得上,人家似乎早就忘记了这么一桩事。

这本是好事,该立马招了外面等着的小厮麻溜送上慰问品,人参鹿茸什么的,此事也就结了。

只是,心底隐隐的徘徊和不甘又是什么?

还没有明白,邀约就已经说出口了,似乎对面的女子也有点意外,不过既然约了,也没有反口的道理,当下重申道,“不知暮小姐可去过万品楼,听说里面的药膳对你们女孩子很好。”

暮颜始终保持着同样的微笑,只是那微笑似乎悄悄起了点儿变化,显得……有些赧意,“开业当日同大哥一起去过。之后便不曾去过了。”

“可还喜欢?”

暮颜似乎突然间有些局促,搓捏着大腿外侧的裙子,用力之大,连指甲盖都微微泛白,她有些羞赧地说道,“也许是暮颜初来这熠彤不懂行情了。吃着味道是不错,不过价格甚高,很是不划算。崔公子还是莫要为我破费了。这一顿饭够我们家乡一家人生活一年的开销了。”

有些小家子气。

试想,若是在贵妇云集的宴会上,有女子这般局促羞赧低头微笑,不好意思地说出这番话,怕是瞬间就成了熠彤笑料吧。

他崔子希,丢不起这个脸。

微微有些失望。终究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没见识的丫头罢了,什么都和乡下的一年开支相比较。自己在期待什么呢?难不成真的期待她和一个大家千金一般足以成为崔家少奶奶未来当家主母么?做小妾?温柔有余,美艳不足,他崔子希可不缺……

暗地里为自己奇怪的期待嗤笑一声,再看暮颜,美的确是美的,可是方才从上面下来所见到的潇洒和华贵怕是自己眼花了吧,当下也恢复了客气有礼却又疏离的模样,笑曰,“既如此,今日便不必计较价格,我请你吧。”

说着,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吧。”

将他的反应变化看在眼里,暮颜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被传闻中最是阴狠的崔子希关注,可不是什么好事。她对于自己的牌位进崔家祠堂世代供奉更加没有任何兴趣,如此方便便打消了他的想法,倒是甚好。

当下含笑跟上,眼中一闪而逝得逞的光。

南瑾看着装的格外像的暮颜,偷偷在心里抹了把汗,恐怕崔子希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个“一顿饭抵得上人家一年口粮开支”的万品楼的无良老板,就是这个没见识小丫头。

==

这几日,沉施在万品楼很是焦头烂额。

起因很诡异。听说某一日,万里晴空,碧空如洗……有只鸟扑棱棱飞过,掉下一片羽毛。而那片羽毛,恰巧掉在了她家小姐的头上。于是,她家小姐突然灵光乍现,决定在万品楼养一批鸽子。

虽然沉施不明白,一片羽毛掉在头上,和养鸽子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但是既然小姐有令,那便执行,于是第二天,万品楼又推新菜,全是和鸽子有关。

但是小姐又说了,鸽子不能圈养起来,得让它们每天出去飞一圈,如此鸽子的肉才好吃。于是,彤街碧蓝天空之上,从那一天开始就总有那么一群鸽子盘旋飞过,偶尔也有运气不好的,走着走着就被某一坨砸中了脑袋。不知道有没有跟她家小姐一样灵光乍现过。

也有人向上反映过,觉得有辱帝都风貌,影响了彤街整体水准,从原本的高端大气奢华上档次,一下子掉回了偏远小城镇的泥土的芬芳。

官方回应,此乃发展新彤街的战略所需。自此,鸽子问题不了了之。至于到底是谁摆平了这件事,恐怕只有此刻站在落日余晖下,含笑看着暮颜从马车之上走下来的郭掌柜才知道。

你若问他是谁,他必然含笑告诉你——自己人。

------题外话------

一片羽毛掉在头上,和养鸽子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暮颜微微一笑问你:那苹果掉在头上,和万有引力又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