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惊恐。

周围的嬉笑声突然都听不见了,眼里只有渐行渐远的那个少女,明明单薄的身形,看着人畜无害的模样,笑起来温温软软的,即使被人欺负了也是这样,绵软的性子,像个傻子。

可是,怎么突然之间就被扼住了呼吸呢?

不行,这么重要的把柄一定不能落在她手里,如今事还未成,若是被暮云雪知道了,自己难逃一死。当下也不管自己的那些死党闺蜜了,沉声道,“秋月,我们走!”

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她!

这场闹剧,因着主角二人的离开,渐渐平息了。只是很快,不到半天时间,这件事便已经传开,人人都知道,暮家三小姐来了书院,并且和二小姐很是不对盘,重要的是,三小姐是个废的,那些有些动摇的人,几乎是立刻就知道了如何选择。

其实来麓山书院的众人几乎是没有武学天赋的,这一块在书院本就是冷门,一来,缺少这一方面优秀的老师,大陆武学巅峰的人才,不是被各大家族供奉着就是去了森罗学院,二来,大陆以武为尊,熠彤豪门只要有些武学天赋的后代,哪家不是动用了所有关系将其送往森罗学院的。就像将军府的暮云翼、暮云清、暮云雪,都是出自森罗学院,甚是她爹,二叔都是,小叔也去过。只有天生体弱实在没有天赋例如暮云韩,还有她这种没法修炼的,才来了这麓山书院另求出路。

可是,没有天赋和废,却是不同的概念。她暮颜,就是那个无论如何努力,都毫无希望的人,是人人可以鄙视一下的存在。

==

暮颜对于自己被划归为“麓山书院最废物”这件事完全不知情,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也并不在意,她拿着医药院写着她名字和舍院的小木牌继续往里走,书院前半部分是学习区,后半部分是生活区。一路走去,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鳞次栉比,有溪流自山上潺潺流下,给这北国之春,添加了几分江南韵味。

宛若世外桃源。

她分到的舍院就在小溪边上,有几个少女在溪边洗衣,言笑晏晏的模样,很是明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家二叔关照过,还是将军府的地位摆在那,她的舍院属于其中极好的,独立小院,一个朝南主屋,东西厢房各一个,后面还带了一个小厨房、一个杂物间,西厢房已经有人住了,只是没看到人,门上挂着牌子也是医药院的黑色木牌,名字闫梦忱。

东厢房的门上已经挂上了她的牌子。她推门而进,卧房设计很是周到,外面是随从的小单间,里面是主子的大单间,配了木质大床蓝色小碎花蚊帐,衣柜、卧榻、茶几、圆桌,一应俱全。

此刻还不到正午,方才阴云的天,这会儿却又有了极淡薄的阳光,透过窗户纸洒下微弱的光影,暖暖的温度,她心情颇好,闭着眼仰着脑袋享受日光沐浴。

日色中,少女的脸明媚而细腻,看得到一根根细小的绒毛,和肌肤下隐约的血管,她微微仰着脸,闭着眼的脸庞,如同初春早晨露水还未散尽的花苞,清澈、美好、芬芳,带着含蓄而动人的弧度,呼吸起伏之间,皆是造物所钟。

南瑾收拾好东西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安静美好到不忍打破。

“整理好了?”察觉到视线,她偏头,看到南瑾手里抱着一堆东西,食盒、毛皮斗篷、还有笔墨纸砚,好大一堆,挑挑眉,无声询问。

“食盒是谢大人的,斗篷、笔墨纸砚是暮三爷的。”他走进来,一骨碌全都堆桌上,桌上瞬间满满的,继续说道,“小谭说,谢大人送上府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所以托他带来,说是昨日彤街开了家小吃店,你尝尝,暮三爷说,好好学,若是丢了他的脸,桃花醉就没有你的份了。”

南瑾极少说这么长的话,一边说,还一边皱眉似乎在回忆,说完,自己又点点头,“嗯,就是这样。”

嘿!用桃花醉威胁?暮颜失笑,“先放着吧,去吃饭,下午帮我送封信去给谢锦辰和方旋。”

谢锦辰的腿已经泡了这么多天的药浴,差不多可以约个时间看看了,方旋这几日都在打理暮小叔的别庄,嗯,如今差不多是她的了,没想到她暮颜来了帝都没多久,产业与日俱增……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她笑地见牙不见眼,像极了天天数银票的沉施。

“好。”南瑾有些嫌弃,点点头,跟着朝外走,走到门口,突然问道,“刚刚为何不让我动手?你明明也是生气了的。”

这是第一次,这个沉默的少年开口提问题。她有些诧异,回头看他,他蹙着眉,的确是疑惑和不解。也许在他的世界里,很多东西都显得格外简单,若你让我不开心了,我便让你不开心,若你的存在让我生气了,那你就不要存在好了。

她低笑,“瑾。不过是些无知孩子罢了,何须在意。”

“她比你还大。”

他皱着眉,明显对这么敷衍的解释不满意。从暮颜的角度看去,少年站在门口,唇抿地紧紧地,眉毛都快要纠结起来了,明显是倔强地要一个说法。

竟觉暖心。

“鲜血这种东西,是洗不干净的。”她上前一步,仰头解释道,“她暮云韩之流,还不配让你拔刀。若有一天,我真的需要你拔刀,那一定是危及我生命的时候。”

“当然,我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说罢,转身朝外走去,“走吧。不饿么?”

“嗯。”他看着前面的少女,皱着眉头思考了会,跟上。

书院饭堂在生活区中间,一个一层小楼,占地面积很广。这个书院平民百姓居多,虽可以带一个随从,但大部分人还是孤身一人前来求学,所以根本没时间在上完课之后再回去自己做饭,因此,一到饭点,饭堂还是很多人的。

暮颜自觉是个例外,她带的随从,除了打架,什么都不会……因此,她自然也是吃饭堂的命。所幸,饭堂伙食挺好,虽然简单,但也荤素搭配三菜一汤,比之当初刚回将军府的待遇,好上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