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旋沉默。

一时间,大堂里静默无声,外面的说话声断断续续传进来,里面的气氛却似乎略有沉闷。此刻,余晖已落,本该炊烟袅袅,今日却无人有这般闲心。

谁都知道,大堂里的四个人,即将决定他们接下来的人生到底是何种境遇。

“容我提醒你一句,你的时间并不多。我在山下的人,拖不住官兵多久。很快,他们就会上来。届时……”暮书墨开口说道,届时,他们任何人都救不了方旋。

许久,虎皮大椅里的少年抬了头,眼底清明一片,慎而重之,没有一丝一毫往日嬉皮笑意,他说,“好。”

声音沉沉。

下方少女嘴角缓缓漾开笑意,她站起身,明眸皓齿,宛若朝霞般耀眼,“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当日夜晚时分,府尹带着人马赶到山脚下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同样“循着踪迹”找来的安阳王爷,王爷提议,他先去探探虚实,府尹大人便在山下等待讯号。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山上火起,染红了半边天,府尹大人带着手下匆匆而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暮府三小姐被安阳王爷搀扶着出来,脸色青白交加,灰头土脸,袖子破了一只,半截手臂都被鲜血染红。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可怜见的,这孩子,怕是以后再难嫁人。

安阳王爷说是来救人的时候,发现盗匪们已经都跑了,走之前把财物都搬空了,还放了把火,他也只来得及救下奄奄一息的暮三小姐。

府尹大人也无奈,最近流年不利,彤街杀人案还没处理完,这又出了一个盗匪绑架案。

而且都是悬而未决,看来他的朱纱帽也快要不保,方才还有闲心担心暮家三小姐,他更应该担心担心自己才是……叹了口气,恭送了“需要立刻将三小姐送回府医治”的安阳王爷,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处理尾巴灭火。

这场火,火势极大,一直烧到了第二天凌晨,天际开始泛白的时候。如此大的火,早已把一切痕迹烧了个干净。无奈的府尹大人去了将军府想要询问两位被逮的小姐,可是让人绝望地是,暮家二小姐说自己是被丢在半道上,醒来之后就回来了,将军府二爷也一次佐证,而三小姐,却是受到了惊吓,一病不起了。

==

而此刻,据说“受到了惊吓,一病不起的暮三小姐”暮颜,正在自己的主屋里,被监禁。

是的,在她看来,这就是监禁。

监禁她的人,还是大理寺卿谢大人谢锦辰,可能还伙同了她家暮小叔、暮大哥。

她皱眉看着小心翼翼、手抖得跟筛子似的给她换药的大夫,听说是谢锦辰的大夫,这么个庸医,换个药都不会,她分外嫌弃,提醒谢锦辰,“我手早就好了。”

“大夫没说好,就没好。”

“我自己就是大夫。”他的腿还是她在治呢。

“医者不自医。”这几日,这男子脸色日日黑如锅底,话都不跟她多说,很是不待见。

暮颜气极!谢锦辰日日带着这庸医来报道,问题是,这点小伤根本不需要这般折腾,又是包扎,又是吃药的,那药又极苦,不知道放了多少黄连!

一定是谢锦辰授意的!

他故意让她喝黄连!而且是看着她喝完才走!清冷贵气的大理寺卿何时变得这么有耐心了?

她也抗议,跟暮书墨抗议,跟暮云翼抗议,甚至要求南瑾守着院子不让闲杂人等进来,问题是,这一次,他们集体倒戈谢锦辰,都觉得自己这般闹腾,是该好好治治了……

于是,谢锦辰就这般堂而皇之地来监禁她!

连带着昨日崔子希说登门拜访都被以“三小姐伤病未愈不便见客”为由给挡了回去,不便见客?那谢锦辰是什么?

哦对,他不是客,哪有不请自来明知不受欢迎还非要赖着不走的客?

她这边瞪谢锦辰,边上大夫手就越抖越厉害——他害怕啊!

这几日他也看出来了,三小姐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偏生似乎也懂药理,自己受命给她开的那药方,苦得连他开方子的时候都觉得闻着那味儿了,三小姐必定知道,所以这几日看他的眼神,跟夹杂着碎冰似的,又冷又疼,以后必定还得遭罪!

颤颤巍巍包好了,暮三小姐开口了,很没好口气,“你!”

一个字,大夫小心脏抖三抖,“不知三小姐……还有什么事?”

“沉施,带他去给北遥瞧瞧。”

“是。”这几日回来照顾暮颜的沉施带着几乎落荒而逃的大夫出了门。

谢锦辰微微挑眉,等着暮颜下文,果然,暮颜斜斜睨他一眼,说道,“如今,她叫北遥。”本来也没发现不对劲,北遥本就是和南瑾一般,没什么话的人,只是觉得这几日脸色有些苍白,直到今日无意间路过她屋子,看到她给自己换药才发现,后背上,血肉模糊的。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心真狠。

没头没尾很突兀的一句话,谢锦辰却是听明白了,她这是怪自己责罚了她的人,知她最是护短,如此言行也确实是接受了他给她的人,便好脾气笑笑,拉过她受伤的那只手臂,左右看了看,包扎地很好,“好。下次不会了。这次也是听说你不见了急的,所以你以后行事莫要再冲动。你看这次,外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议论纷纷,女孩子名声何其重要。”

摸摸鼻子,有些心虚,外面传的她不听都能猜出来,不过她一向对此不甚在意,传言这种东西嘛,她听得也不少了,不在乎多这一件了,若是再来一次,她想还是会这么选择的。毕竟,一个怀着孕的妇人,被掳走了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一尸两命并不是不可能。

“终究是崔夫人怀了,不适合做人质。”她解释道。

“你也别小瞧了崔夫人,吏部尚书小妾、通房、外室、知己,数不胜数,为何多年来竟无一人有子嗣?唯一一个生了女儿的,还难产致死?”谢锦辰握着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边的榻上坐下。

他言语温柔,说出的话却极度残酷,暮颜一怔,“你是说?”这将军府后院简单,倒让她没有意识到那些后院腌臜竟真的都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