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颜一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手臂上的伤口,那伤口其实很浅,方才绑她的时候就已经结痂,压根儿不疼了,这会儿自己都忘了,如今提起才笑嘻嘻不甚在意地道了句,“无碍,小擦伤。”

没心没肺的模样看得谢锦辰很气闷。

方旋也是一愣,刚刚还金尊玉贵手指都碰不得的模样,以为她会借机狠狠告一状的,却不想如此轻描淡写的样子。

倒是暮云韩,一见暮书墨,就“呜呜呜”地叫个不停,眼眶里眼泪直打转,看来这次是真吓到了。毕竟,将军府娇养着长大的小姐,何时被掳到过这种“传说中”的土匪寨子过?再一想,回去这名节都是个问题,太子殿下必定是要嫌弃她了……如此一想更觉委屈……

暮颜蹙眉,看了一眼嫌弃道,“小叔,把她先带走。”

“那你……”暮书墨话还未说完,边上方旋就怒道,“凭什么?!”真当自己是主人了?

“她在,碍事。”她可不想被暮云韩知道些什么然后回去到处乱说,“让她走吧,看着烦。呜呜呜的,脏抹布都堵不住她的嘴。”

方旋看着她,蹙眉,从情况来看,这些黑衣人更在乎的是暮颜,而不是另一个,为首的轮椅上那个看着很不好对付,方才一怒,竟觉胆寒,略略一思索,挥了挥手,“让她走。”

手下一推,暮云韩一个踉跄,双腿一软,就要倒下,一个黑衣人飞升上前接住了将她带回自己阵营,并给暮云韩拿去了嘴里的抹布,那布脏兮兮的还有一股味儿,他闻着也甚是恶心,这刚准备解绳索,暮云韩就歇斯底里地嚷嚷起来,“小叔,杀了他们!杀了他们!……还有暮颜!这个贱丫头和他们是一伙的,在里面好吃好喝的呢!小叔!杀了他们!”

目眦欲裂,面色青白交加。的确有不共戴天之仇。

闻言,暮书墨和谢锦辰都愣了愣,在里面好吃好喝?失笑……也就这小丫头了!

“嘿!说你呢!”暮颜皱眉,她就不该仁慈……她叫那个黑衣人,“给暮云韩松绑那个!……对,就是你,塞回去塞回去……抹布塞回去,你要敢再在这里取下来,信不信我在这山寨里找双最臭的袜子塞你嘴里?!”

黑衣人一哆嗦,立马手脚麻利塞回去!

暮云韩本来张大着嘴叫唤,一个始料未及,被塞了个结结实实,只觉得恶心感从脚底直冲头顶!呕又呕不出来,急的泪如雨下。

暮颜人被绑着,却丝毫没有被绑的自觉,颐指气使的威胁着的模样甚是可爱,谢锦辰缓了缓脸色,挥挥手,道,“暮二爷就在山下,还不赶紧带下去?”

“是!”黑衣人手下这次反应极快,绳索也不解了,扛起暮云韩就跑了……速度之快,完全不似扛着一个女子……

暮颜摸摸鼻子,一脸无辜。

“哈哈哈!我就说你这小丫头合我胃口,要不别回去了,留寨子里,给我做压寨夫人吧!”方旋哈哈大笑,这女子,甚是有趣。

谢锦辰的脸,又黑了。

“不要。”少女想都不想拒绝道,“给你做压寨夫人,我还不如等着崔子希把我牌位娶进门,世代供奉呢!”

话音刚落,对面隐约有磨牙声……

“崔子希?”暮书墨好奇,也不急着救人了,两派人马就这么隔着山洞聊了起来,“这关崔子希什么事?”

“哦,本来方旋要绑崔夫人,是我要求绑我的,崔子希念我救母之恩,说万一我名节毁了他就娶我,若我死了,就娶我牌位。反正无论如何,我都有个魂归之处就对了。”

呵!魂归,想得美!

“你倒是见义勇为,于是吏部尚书家的公子,就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了?”磨牙声渐大,谢锦辰今生第一次情绪如此外露,黑漆漆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早知道,他就不该来救她,她也不用他救啊,走哪都很吃得开嘛!一个要她留下来做压寨夫人,一个要娶她的牌位进尚书府祠堂。

额?这话很别扭,又好像没什么问题……很吃得开的被绑少女暮颜智商突然下线。谢锦辰看着她傻不愣登的表情,一股无名之气突然就起了,“把里面的人,都抓起来!若有违抗,格杀勿论!”

噶?!

暮颜一愣,众人也一愣,刚刚还很诡异很平和的气氛,怎么突然就格杀勿论了?

然后纷纷回神,“是!”叫着就冲进去。

“诶!谢大人!等等……”暮颜急急阻止,奈何自己手脚都被绑着,压根儿动不了,这厢,方旋闻言已经大怒,提着刀就冲了上去。

一时间,刀剑相向,竟无人理睬她,眼看事态即将一发不可收拾,暮颜顾不得其他,蹦着蹦着就冲进混战区,眼看着就要刀剑加身,暮书墨一个飞身冲了进去将她救了出来,看得谢锦辰七窍生烟,这个白眼狼!

落入我方阵营,暮颜也不顾解开身上的绳子了,“谢大人,赶紧住手,这些人我有用!”

“什么用?做压寨夫人?”一口一个谢大人,怎么叫别人都是方旋、崔子希的叫?

“说什么呢!我要他们帮我办事儿!”

少女说的急切,又被绑着,蹦蹦跳跳的模样甚是喜感,暮书墨看着好笑,伸手拽住她的绳子,将她提溜过来安抚着,冲人群吼了句,“都罢手吧!”

说完,就开始给暮颜解绳索。暮颜一看打斗也止了,人也不闹腾了,也开始金尊玉贵了,解个绳索又开始叫叫嚷嚷了。

“嘶——疼!小叔你轻点儿!”

不过,这次是真疼,她看向自己手臂,结痂的伤口裂开了鲜血沿着手臂滑落下来,酥酥的痒,像蚂蚁爬过。估计方才动作有点大,在绳索上勒开的,这会儿皮肉有点外翻,看着触目惊心。

“怎么搞得?知道伤了还不会小心着点,还往刀剑里闯,我看你是不怕疼!”暮书墨蹙眉,方才远远看着明明已经结痂了,这孩子,半点不省心,一时气恼,将解下来的绳子拿在手里就往她头上敲,一边指责道,“看你还敢不敢!”

“嘿嘿……”暮颜心虚地笑笑,又不甚在意地甩了甩手就要找方旋,只是这手还没甩完,就被抓住了。

抓着自己的手,掌心温热,动作很轻,指尖很美,也很是熟悉,谢锦辰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