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颜。”身后,崔子希突然叫道。

暮颜回眸。

身后的崔子希,一脸严肃的表情,唇抿地紧紧地,背着光的模样有些模糊,看不大清眼底的情绪,只是身侧的双手握地紧紧地,他沉声说道,“今日之恩,滔天之大。你且等我,我定救你。……如若,如若真的到了那一天,我娶你。如若……你没能回来,我也会迎娶你的牌位,进我崔家祠堂,世代供奉!”

这个传闻心寒手辣,阴狠无情,四大公子里最是令人敬而远之的,吏部尚书之子崔子希,此刻对着一个为了自己母亲形同赴死的少女,做出了此生第一次的承诺。

暮颜闻言,一愣,微微一笑,摆了摆手,便随着盗匪们离开了。

此事当日便震惊朝野。

谢锦辰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紫影第一次见过这样的公子,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仿佛瞬间就被抽走了魂魄一样,下一刻,滔天怒气已经降临,挥手之间自己就被狠狠打到了门柱上,“哇”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宛若死神的质问接踵而至,“你忘了你是去保护她的?!这就是你的保护?!”紫影匍匐于地,一个字都没有求饶,她的确保护不周,哪怕事实真相是,她是奉新主子之命,保护了厉千星。

“找!”

随后,将军府、安阳王府、吏部尚书府,甚至太子东宫,都纷纷派出了人,呈奏折的呈奏折,暗势力的暗势力,一时间,熠彤百姓都被这奇奇怪怪的暗流涌动弄得人心惶惶。

而此刻,被盗匪头子带回了寨子里的暮颜,正被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而晕过去了被抬回去的暮云韩,丢在一边,捆地死死的。

寨子叫卧龙寨,至于坐标哪里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大约走了半个时辰才到的目的地,全程蒙着眼,什么都看不到。一直到了山洞里,她才被摘了蒙脸的黑布。

目光所及,山洞极其的大,先是有盗匪把守的小石桥,石桥之下,流水潺潺,还有妇女在水边洗衣淘米,水中鱼儿游弋很是安详。

过了石桥,是一片小牧场,再之后,就是一个个小型屋舍,有小孩在屋舍前嬉戏玩耍,看到他们就一窝蜂跑过来围着,叫着“旋哥哥!”吵着要领赏,被叫做“旋哥哥”的盗匪头子笑呵呵地从怀里摸出一把糖果很有耐心的分给各小孩,正好一人两颗。

暮颜看着这场面,微微有些愣怔,盗匪寨子,长这样?

她被一路带到最大的屋舍里,屋子里最醒目的就是此刻盗匪头子坐的那张狐皮大椅,堂下六张楠木大椅子分列两边,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少年就坐在那张虎皮大椅上,一脸兴味盎然地看着下面正中间站着的暮颜,和因为被手下好不怜香惜玉地丢在地上于是醒过来的少女,俩人的反应可谓天差地别,而那个醒过来之后都站不直脸刷白刷白的直哆嗦的,才是正常反应。

他喜欢这种反应。

不过,他也记得,刚刚她吼地很大声,目的是——为了另一个。呵,想要借自己的手铲除异己。小算盘打得贼溜,却忘了,他们是刀口舔血的盗匪啊!

他近乎于残忍地笑,吩咐道,“地上那个,绑起来!”

手下应声而来,少女怕极了,失声尖叫,“你们不可以!你们快放了我!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们——再不放了我,我爹把你们都端了!”

可惜,如此虚张声势的恐吓,怎么会吓得住盗匪们,一时间,几个盗匪三下五除二,把她捆地结结实实的,只剩下一张嘴还嚷嚷着。

“哈!我好怕怕哦!”少年怪笑着,突然偏头,问暮颜,一脸不耻下问的模样,“……她是谁?”

“将军府,二小姐。”暮颜很实诚。

“将军府?我记得你说,将军府很有钱,如今,我手里有两个将军府的小姐,岂不是更值钱?”少年哈哈大笑,似乎很是开心,开心完了又问暮颜,“那岂不是,这是你姐姐?”

“是啊。”

“混蛋!贱民!我告诉你,我爹爹一定会来杀了你们的!”

“吵。”暮颜站着看他们绑完的暮云韩,一点同情都没有,掏掏耳朵,皱眉。

“把嘴塞上!”虎皮大椅上的少年手一挥,立马有手下扯过不知道哪里的找来的黑乎乎油腻腻的抹布,堵住了喋喋不休骂骂咧咧的暮云韩,于是,暮云韩只能以最尖锐的愤怒的眼神怒杀暮颜。

暮颜低头,咧嘴一笑。

寒意森森。

“嘿,我说,那是你姐姐,你还这般对她?”上面,少年饶有兴趣地问。

“呵……姐姐?”少女挑眉,反问,带着讽刺和凛然,“一个急着叫嚣着要你把我抓了拿赏钱的姐姐?我可是礼尚往来。”

“唔……唔!”被堵住了嘴,还是被一块很油腻的抹布堵住了嘴的暮云韩。

“……”可惜,没人听得懂。

“哈!有趣!”少年起身,大笑,“我很喜欢你!”

这个女子,的确对他胃口。方才人群淡定要求以己换人,以为是个有勇气也慈悲的人,如今才发现,也是个真性情的娃,慈悲的时候慈悲,绝情的时候半分不拖泥带水,倒不似大多数女子般矫揉。

“谢谢你的喜欢,可我饿了。”少女撇撇嘴,是真饿。

“行!看在你很合我胃口的份上——来人,备酒菜!”少年爽朗一笑,道,“我叫方旋。”

“暮颜。”

“我知道。”

没一会儿,几个妇人端着酒菜就来了,后面跟着两个男人搬着桌子,妇人对着她很和善的笑,就算是后面抬着桌子的男人,也是一副无害农民的打扮,暮颜看着他们离开,才问道,“你们,不是土匪吧?”

“怎么不是,你不就是被绑来的么?”少年咧嘴一笑,露出小巧的虎牙,煞是可爱。

“其实你应该知道,这次你们真的逃不掉了。”暮颜给自己倒了杯酒,酒香很淡,远远没有厉千川的桃花醉好喝,菜也是很平常的家常素菜,最近被养刁了口味的暮颜吃着,甚是寡淡,但想来,这已经是这里待客的酒菜了。她吃得很慢,很优雅,“你保护的这些人,那些叫你旋哥哥的人,会死的。”

方旋一震,笑容瞬间就消失不见,“你想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