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颜带着新晋婢女北遥走到门口的时候,安阳王府的马车已经停在了将军府大门口,意外的是,还有一辆马车,属于暮云雪的。

巧的是,太子殿下也在。

当然,暮云韩自然也在。

暮颜和太子见了礼,便爬上了马车,问厉千星,“啥情况?”都是女眷,太子爷跟着去干嘛,而且为啥暮云雪和暮云韩也要去,总觉得这一路不太平。

“我也不清楚……等你的时候遇到他们出来,听说我是等你,便一起去了。”但是太子爷要去,谁拦得住?厉千星叹了口气,“我们走吧。”

到了城门口才发现,何止太子爷一个男的,还有崔子希也在,说是陪母亲同去,也好有个照应。

崔子希,吏部尚书之子,如今在御林军中任职,长相俊美却阴柔,听说是个阴狠手辣的主。马车内,厉千星轻声为她介绍着,城门口已是一群人,正中间便是吏部尚书的马车,边上是礼部尚书之女高如玉的马车,还有些,却是厉千星都不认识了。

众人见太子同来,又是好一顿请安见礼。

暮颜这才见到了尚书夫人。尚书夫人四十有余,听说是某个县令的女儿,为人很是和善谦虚,尚书大人却是个爱沾花惹草的,后院小妾通房十几口,至于养在外面的,就更是不清楚到底多少了。

只是,尚书子嗣淡薄,除了崔子希外,竟只有一个女儿,还是个生母难产而死养在夫人膝下的,如今,终于夫人再次有喜,自然是件大喜事,难怪隆重的去白云寺进香还愿。

这些,都是厉千星半路上给她恶补的,不过厉千星本身就不太知道这些侯门内宅的事儿,说出来也是磕磕绊绊的只能说个大概。

如此说说停停,一行人很快行至山门,白云寺坐落在白云山的半山腰,是熠彤香火最盛的寺庙,也是各家夫人求子必去的寺庙,听说,几个月前尚书夫人就来了这里,如今喜获麟儿,自然是来还愿。

各家小姐却是来郊游的。山间草木葱郁,路边细小的花已开,春意悄然而至。

红墙黄瓦的白云寺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很是庄重肃穆,墙边高槐古柳铮铮傲骨,血红朱漆门楼,上书“白云寺”三个烫金大字,龙飞凤舞,气势恢宏。

进入大门,便是宽阔的台阶,台阶数百层,遥遥看去,能见到巨大的香炉檀香袅袅,四周还立着不少罗汉铜像,香客穿梭不绝,很有鼎沸之势。

暮颜自是不信鬼神之说,厉千星却是信的,身娇体弱的厉千星多多少少是寄予了佛祖以期待的。特别是白云寺的佛祖。

于是,她便在殿门外等候。

大殿之前,有一方荷花池,春初时节,荷花尚未开放,只有几尾锦鲤在河面下安然游弋。不远处,古柳垂丝,清风拂过,漾起阵阵涟漪。

古柳之下,迎春花星星点点,煞是美丽,花丛旁一块巨石,巨石之上,有一高僧身着袈裟,闭目落座,明明就在眼前,却又似远在天边红尘之外。

她看得出神,背后传来女子声音,“那位是白云寺方丈的师叔,念空大师。”声音很是好听,娇而不魅,艳而不俗,说完,又问,“你是将军府三小姐?”

暮颜回眸,紫衣长裙的少女看着比自己年长几岁,高挑的身材,很是美丽。她笑地恰到好处,“我叫高如玉,是礼部尚书高进之女,家父和镇南将军素来交好。”

暮颜浅笑,“我叫暮颜。”

“我虚长你几岁,叫你颜儿妹妹可好?颜儿妹妹为何不进去?”她上前,挽了暮颜胳膊,很是亲近。

“出来透透气。”

“方才你所看之人,是这白云寺辈分最高的,平日里就爱坐在那块石头上参悟,香客们经过都会小心不去打扰。”她又解释道,“不过念空大师和家父有些渊源,与我小时更是救我一命,是以有些交情,妹妹可要上前问询一二?”

暮颜摇头,“多谢姐姐好意,我只是随意看看。并无什么无解之困需要劳烦姐姐和大师。”

高如玉见暮颜似乎兴致缺缺的模样,“妹妹可要去后山转转,那里有条小溪,溪边鹅卵石甚是漂亮,遇到喜欢的可以带回去做纸镇呢!可不比那些个买的好看独特?”

暮颜似乎迟疑了下,最后终是经不住好奇贪玩之心,吩咐紫影,“如此,我和高姐姐同去后山,你在这里等星儿结束了一同前来。”

“是。”紫影低头答应。

高如玉便挽着暮颜前往后山,后山之上风景更是幽清,不同于前面香火鼎盛热闹非凡,古木繁茂,鲜有人迹,是以鸟语清脆空气清新。

高如玉说的那条小溪,就在后山僧房前,僧人们平日里的洗漱用水都在里面取用,如她所说,溪水清澈见底,很是好看的鹅卵石三三两两沉在水底,偶有溪边喝水的小动物,见到人也不怕,并不会仓皇逃避。

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倒的确是个静谧安宁的地方。

只是……暮颜偏头看了看边上的高如玉,原以为她是有所目的的,没想到真的是带着她逛后山只为了交好?还是说自己的防备心实在太过?见个人示好都觉得他人另有目的?

暮颜心底摇头暗笑,许是这些年来,真的是防范心太重了……

两人一路走来,在溪边玩了会儿,鹅卵石虽美,她终究不是个附庸风雅的人,也没有真的捡回去镇纸,只是许久不见厉千星寻来,便也换了条小道回去了。不得不说,高如玉对后山甚是熟稔,一路走,一路解说,倒是个很称职热心的导游。

“殿下。”一个很是熟悉娇柔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树后传来,暮颜一怔,那声音她再熟悉不过,只是这次,无端地娇柔到让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难想象此刻少女面若桃花般荡漾的春意该是何等地我见犹怜。

少女怀春,不过如是。

暮颜眸色一暗,看向边上的高如玉,表情虽是错愕眼底却平静一片,所以,这才是今日她找自己来的原因?

暮颜的眼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