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院在将军府最西北角,从这里去大门要走很长一段路,经过了杂草丛生的小石子路,这段路是没有石灯笼的,夜晚都黑漆漆的,然后再是鹅卵石的小径,一路过去,才到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那才是将军府真正的景致。

晨曦方起,春寒料峭,沁凉入水。

跟在管家身后缓步而行的少女,背影淡薄的惊人。

沉施跟在后头,看着这样墨发披肩,白衣素雪的少女,突然惊觉,她的主子其实才十四岁。往日里,无论她的嬉皮挑逗不羁恣意,还是她所展现出来的淡定沉稳,都让人无形中忘记了,其实她才十四岁,未及弱冠之年。

她不知道暮云雪是什么样子的,听说是个近乎于完美的天才,早早就被皇家看中,今日更是要来宣旨赐婚。只是暮云韩,却是个因着知道自己含着金汤匙出生,格外娇气和骄傲的小姐。

沉施隐隐觉得,她家小姐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却比所有人都要耀眼。迟早。

暮颜自然不知道沉施小丫头心中的小九九,她步履稳定而随意,一步步走向门口。那里此刻几乎全府出动,连门口的红灯笼都换了新的,门口石狮子也结上了红绸缎,一路走来,所有的石灯笼擦拭的一尘不染,每两个之间摆着一盆花。

老夫人为首,除了暮小叔和佛堂里的那位夫人,已经都到齐了,所有下人们规规矩矩分列两边,垂着头站着等着下跪迎接。

迎接这个府邸的骄傲衣锦还乡。

而她那日,自己扣开了门,门房小厮冷着脸,一直到副官表明身份才得到一枚正眼,带着探究的味道。

她挥了挥手,示意沉施自己在后面站好,才在人群之外稍微提了提声音,行了个礼,“老夫人,二叔,暮颜来迟。”

没想到,老夫人还没发话,站在暮恒身后的暮云韩倒是抢先说了话:“哼!真当自己是将军府小姐么,让所有人都好等!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

最后一句话明显比前面那几句低了不少,想来,也知道这话不好当着老夫人的面乱说,只能以大家都听得到的“轻声”嘟囔了一句。

暮颜眉眼微微一挑,却不动声色。

暮恒回头一声厉喝:“住口!这般市井妇人的话,也是你一个名门闺秀该说的?莫要凭白丢了自己身份!”

“爹……我又没说错……”暮云韩嘴角一瘪,像是委屈地要哭了。暮恒的脸色缓了缓,终究是自己一直放在手心里的女儿,也不忍心凶。

暮恒不忍心,不代表某人不忍心,这个聒噪娃娃,她已经没有兴趣跟她打擂台装柔弱了,她走上前去,对着老夫人和暮二叔行了一礼,站直了身子才微笑问道,“二姐姐这倒是说的我不甚明白了。我以为我们是出来等大姐的。怎么的就成了等我了呢?让全府甚至老夫人等我,暮颜可不敢……可是折煞我了。”

懒洋洋的笑,却丝毫没有到达眼底。

“你——!”

这般笑意,落在暮云韩眼中,格外刺目。她自诩美丽,平日里也是细心呵护精心娇养着,如同孔雀爱惜自己的羽毛般,虽自认为比不过暮云雪,可在这熠彤也属于说得上的美人了。这几日因着某些小情绪脾气总也不好,如今看着这勾着唇懒懒笑着的少女,微微挑起的眉角媚态横生,竟觉得也比之不过,一时间气急,一巴掌就挥了过去——

岂料,用尽了全力的一巴掌,却被暮颜轻轻松松接住了。暮颜等的就是她自己挖了坑自己跳进去,嗯,顺便再把自己埋起来,她看着暮云韩有些发红的脸色,用一种昨日刚刚从大嗓门厨娘那学到的“低声细语”提醒道,“二姐,这可不是将军府内院,虽说大晚上的但也指不定有几个路过的,或者乱嚼舌根的传来传去的,你想明日御书房书桌上,多那么几封关于将军府的奏折么?”

她松开手,眼角斜斜挑起,咯咯笑了笑,继续道,“唔,内容嘛,就是将军府大房和二房一脉不睦已久,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家都管不好,何以管这几十万大军?或者,将军府大房和二房不得不说的二三事?甚至……皇后娘娘的耳边,说不定也会出现一些关于老夫人管辖之下的将军府后院二三事……”

“住口!”发话的是老夫人,暮云韩已经脸色刷地一下白了。

身后的下人弯下的腰,更弯了。都恨不得把头塞进裤裆里,把耳朵捂起来,免得自己成为那个“乱嚼舌根”的嫌疑犯。

“你——!我——!爹……”在老夫人看过来的阴沉沉的眼神里,暮云韩急着为自己解释,却不知道如何解释,一时间急的语无伦次。

暮颜却不接茬了,规规矩矩站在一边,低了头,道:“祖母。暮颜失言。若有不妥之处,还望祖母原谅。”

老夫人锐利的眼神扫过去,看着这个很多时候自己并没有放在眼里的孩子,看着她四两拨千斤当着自己的面拿自己当了令箭盾牌,看着这个突然之间有些锋芒有点儿像某个人的孩子,看了很久,仿佛要把她看透。

可看了半晌,这孩子却依旧一副温吞模样,自知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也不是追究的好时机,重重地用拐杖锤了锤地,脸色却是稍霁,“哼!都吵吵闹闹的像个什么样子?站在这大门口给我丢脸?!”

“暮颜不敢。”

暮恒打量着低眉垂眼的暮颜,再看看一脸急的通红也只能“我你爹”的自家女儿,突然觉得,他应该重新审视这个小侄女了。这个放养在将军府后院的私生女,举手投足间,尽皆风情,半分局促和不安都没有,连说话,都能一下抓住重点。

老夫人素来重视清誉影响,就算再不喜欢二房一脉,但对外一向是做得滴水不漏的,这孩子……

心思回转间,竟玲珑至此。

而且刚刚她抓住云韩的速度……云韩虽说身子弱不适合练武,但为了自保他也教过她几招防身,她气急之下挥出的手,就被这般轻易抓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