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断魂山脉回来,已经过了几日。谁都没有发现她当时的失踪。这几日,暮颜都老老实实窝在小院里,抄家训、种草药,折腾她的小院子,研究那位老先生给的手札,安安静静做着她平庸的将军府三小姐。

那日悬崖下的事情仿佛已经远去,遥远地仿佛不过南柯一梦。

期间,她偷偷去了趟谢锦辰的宅子,谢锦辰自从做了官之后,就搬出了谢宅,他自己的府邸很是低调清净,下人都没几个,她去的那日还是只见到了认识的青竹和青影。

她给谢锦辰把了脉,教导青影按照方子给谢锦辰每夜泡脚,如此一个月之后,她才能给他解毒。

看得出,主仆三人都很是高兴,反而最淡定的要数谢锦辰,他只交给暮颜一个薄薄的信封,说回府再看,便交代青竹将她悄悄送回了府。

信封的确很薄,取出来一看,里面就三张纸。

每张十万两。

盖着熠彤最大的钱庄——万通钱庄的鲜红大印。

暮颜捧着此生的第一笔巨大的财富,饶是向来遇事淡定的暮三小姐,也不淡定了。当即拉着沉施就去大吃了一顿。

听了此事的谢锦辰,听说那日嘴角的弧度明显的整个府里的人都有些胆战心惊。

万品楼的开业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掌柜的找了几个写字先生,用红纸黑字写了很多张“传单”,派了十个小厮每天就找熠彤热闹的街道,人手一张发传单。当然,这也是暮颜教的。说这叫“广告”,顾名思义,就是广而告之。

两块牌匾做好了。小院正式有了名儿,叫白鹿居。

天气渐渐回暖,这一日阳光正好,碧空如洗。暮颜坐在院子里看着沉施忙活,前几日厉千星递了拜帖声势浩荡地来访了,还带着几个小厮,每人搬了一盆花,说是王爷外出带回来好多名贵海棠,于是送了两盆过来,如今小院也算是有花有草又有玉石桌,还多了人气,愈发地像个样子了。

对于这位病弱西子,暮颜还是挺喜欢的,说话柔柔弱弱却不造作,千金大小姐的气度仿佛镌刻在骨血里,不像她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液都是泼猴的基因。

当然,暮颜也发现了,这位厉千星小姐似乎对自己那位三叔很是在意,明着来找自己玩儿,实则三句话就得绕回暮小叔,小眼神儿一个劲一个劲往外瞟。只是明显没有那个运气,一直等到她离开了,也没有见到暮三爷。

本来暮三爷就是个脱缰的野马,连将军府都不一定碰得到他,别说在这小院里守株待兔了。

“白鹿居。”暮颜还未感慨完,门外带着笑意的熟悉嗓音响起,抬头看去,一袭闷骚紫色锦袍的暮书墨,摇着不知道哪里来的仕女图折扇,一脸自以为是温雅学士风的笑容。

脱下了冬日厚重锦袍的暮书墨,此刻一身风流倜傥,长袍轻便,下摆无风自动,紫色袍子之外,是银色流光纱衣,哪怕已经快双十年华的“老年人”了,依旧难掩风华。

装!真会装!暮颜暗地里唾弃,却不得不承认,暮书墨的颜值和气度都是熠彤上乘,难怪连千星那般的女子,都芳心暗许了。

很会装的暮家三爷,风度翩翩摇着折扇跨进小院:“我听到你在骂我了……这么好的天气,找你下棋。”招了招手,身后小谭捧着黑色墨玉打造的棋盒恭恭敬敬放在了玉石桌上。

暮颜看着通体黑色的棋盒,拿起来翻来覆去的摸了一遍,这东西得值多少钱啊!她触摸到盒子上一个按钮,轻轻按了下,盒子打开了,露出暖玉打造的棋子……

暮颜看得眼都直了,喃喃感慨,“真是奢侈啊!”她是不是小看她家小叔呢……难怪一下送了她一个玉石桌子……难怪可以喝着50两银子一壶的茶,感情这熠彤四大公子,是按照财力来排的名么?一个比一个有钱儿……

“小叔,你家有矿么?”她被打击地有点有气无力的,想想初来乍到那会儿,她的银子就够一个月吃三顿饭,而暮小叔一壶茶都快够她吃一个月的饭了。

“我家还不是你家?”自诩风流的暮三爷,“唰”地一下收起折扇,一下敲在她脑门上,“会下棋么?”

“会……一点儿。”被敲了也不介意,她取出暖玉棋子,看到方方正正叠好了放在里面的棋盘时,不由得又抽了抽嘴角,前几日厉千星来的时候,还送了她一块帕子,说是江南董记出品的,因此她也略有了解,若说千姿坊是胭脂水粉中的新贵,那么董记的绣品就是百年世家里的贵族,绝对是金字塔塔尖,绝对不是仅仅靠有钱就能买到的,帝后每年的朝服就出自董记。

而现在,这方丝绸棋盘还没有打开,就叠的方方正正的摆在那,一个小巧的董记标记,就在丝绸角落不起眼的地方。展开丝绸,指尖丝滑沁凉,格子用金线绣制,针脚细密,虽然她不懂刺绣,可也知道不普通。所以……这到底是棋,还是艺术品?

暮颜觉得,她此刻的表情一定很傻,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合上张开了很久的嘴,咽了咽口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见多识广面对这样的奢侈品还淡定自若的模样,她小心翼翼将丝绸摊开在桌子上,还恋恋不舍地摸了两下才收手。

暮小叔直接被取悦了,“你要黑子还是白字?”

“黑!”暮颜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伸手拿了黑子就随便一放,放棋的姿态潇洒果断,和刚刚的模样判若两人。

暮书墨挑了挑眉,未吱声,也随便放了一个位置,暮颜依旧拿着黑子,几乎都没有思考,丢了一个位置。

如此一来二去,转眼间,棋盘上已经一片狼藉。

暮书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打开了他的仕女图折扇,凉风习习下扇地怡然自得,而暮颜就在这一扇一扇里,趴在玉石桌上百无聊赖地丢黑玉棋子玩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