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精如暮书墨,挥了挥手,看着所有人都退下,才沉声问道,“如何?”

这么谨慎严肃,必有隐情。

的确有隐情。难怪所有人都查不出来……只是真相到底是什么,会森凉诡谲到什么地步?她抬眸看去,正好对上浅灰色的眸子,那双眼睛古井无波,什么情绪都没有,宛若说的不是他自己的事情一般。

“毒。”

6年前,还是孩子的谢锦辰想必伤势看着极为惨烈凶险,否则不会这六年来无人起过疑心为何再如何“对症下药”都没有丝毫起色。

“为何大夫们始终没有查出病因?”暮书墨问。

“江湖郎中府里大夫大多擅长头疼脑热跌打损伤,对于毒本就不擅长,更何况此毒甚是少见隐晦,我也是在闲暇时翻阅医书古籍中见过,症状也的确便如这般像是旧伤未愈罢了。”她淡淡解释,“何况,世人多明哲保身,谢大人三品大理寺卿,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若人人都诊不出,尚且还好,若说了什么大不敬或者得罪人的,若侥幸治好了便好,若治不好,脑袋就此搬家,可能还累及家眷祖上蒙羞。

何必?

众人静默,天淡淡的阴了下来,有风自背后吹过,暮颜低了头,等,等某个人继续问。

“那为何……太医院所有太医都查不出来?”

是啊,若说江湖郎中府里大夫查不出尚且能够理解,可是整个熠彤医术最好、整日里浸淫医书研究医术毒药只为保皇帝陛下千秋万载的太医们为何查不出?

她都能知道的事情,太医院们不知?为何多年来只说旧伤暗疾、无法根治?

叹息,宛若古老的门扉终于开启,蒙尘之下的真相,森凉如此。

那位陛下,何曾信过任何人?何况千年传承早已拔除不尽的谢家大宅?

其实他早有猜测,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当年伤势远没有到终生不良于行的地步……只是没想到,在这个落魄小院里,被这个小姑娘一语道破。

少女看过来的眼神,带着点微微地闪烁和痛意,有种感同身受的温度。世人眼拙,这个穿着朴素被将军府丢弃自生自灭被世人嘲笑私生废物的少女,竟这般耀眼。

医术尚且不论,性子却通透、练达,心有七窍。

他敛了眸,隐隐有些后悔让她把脉。

“可能治?”厉千川问。

“能。”斩钉截铁。

他瞬间睁大了眸子,再如何压抑,心中的悸动都压抑不住,哪怕早已做好了一辈子坐在轮椅的准备,这个“能”字对他而言,都如同干旱了六年的黄土地突然淋到了雨,有什么东西在生根发芽。

“能治。”她理解那种感受,看着他的眼睛,微笑着着重复,“只是有几味药材我没有,今日起,谢大人且留意着身边的人,给你喝的、吃的,都不要乱吃,一定要交给心腹去打理。这两日你把太医们开的方子托人跑一趟来给我,再把你的药渣子给我,药也别喝,偷偷倒了。”

说完,发现谢锦辰只是看着她,期待、激动、压抑、犹豫,脸部的肌肉因着这些矛盾的心理有些僵硬,连表情都做不出来。

“谢大人?”

“谢锦辰,或者锦辰。”他开口,却离题万里,满朝文武百官、熠彤百姓都称呼自己谢大人,却唯有从她口中叫出来分外不好听,独独不愿见她称呼自己谢大人,客套,疏远。

呃……摸了摸鼻子,少女从善如流,“锦辰哥。”

边上暮书墨却不同意了,“你叫我叔,叫他哥?”换来谢锦辰浅灰色眸子意味深长的一瞥,就缩了脖子,得,你自己低我一辈不介意,我介意啥?多个三品朝廷命官的侄子,有何不可?

“哈哈……”见结果终究是可以变好的,也不愿搅了这气氛,笑着转移了话题,“让他们进来吧,我们继续吃,鸡汤都凉了。暮三小姐,这鸡汤甚是好喝,要不我送我们家厨子过来学学?”

“听闻令妹身子不太好,乃是不足之症,这两日我写个单子,府里厨娘学着做就行。虽说不足之症无法根治,但是调理调理也是有益处的。”王爷的人情,有总比没有的好。

“那便先谢过三小姐了。……不知三小姐家乡是哪里,竟有这般美味。”

“王爷可能不知,是断魂山脉山脚下的一个小镇,叫桃源镇。”暮颜不动声色。

“倒也确实不知。”

当下也不言语了,都是侯门高府,自小的教养还是有的,吃东西时的沉默倒是半分尴尬都没有。

战神王爷吃完鸡喝了几口茶,便说是有事走了,留下了一壶桃花醉,走前一再交代去府里坐坐。暮颜自然笑着答应。随后谢锦辰也走了。

暮书墨今日很是大方,整壶桃花醉一滴都没抢,但他把剩下的水晶虾饺都给抱走了。抱走后没多久,小谭送来了一万两银票,外加暮小叔的玉佩。

不得不承认,小院有了这张桌子,倒也比原来好看些。暮颜大笔一挥,写了三个字“白鹿居”,想了想,又写了三个字“万品楼”,交给一脸蒙圈的沉施吩咐道:“白鹿居拿回来,挂咱小院门口,万品楼的招牌就别拿回来了,明儿个直接抬我们店里。”

沉施眼神亮闪闪的领命去了。暮颜觉得,沉施此刻的眼睛里,就像漫画特写无数个“¥”的模样,刚刚很是热闹的小院,此刻只剩她一人斜倚着门框,悄无声息的,阴沉沉的天气,愈发的暗了。

她倚着门框,兀自出神,突然,一阵刺痛,从右边太阳穴直直冲入右眼,一如刚刚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天她想要离开寒冰洞一样,整个人眩晕到连站都站不住。

她闭着眼摸索着门,跌跌撞撞摸索到床边。盘腿坐下调息,却丝毫没有用,针刺感愈加强烈……

她紧闭着眼勉强调息,却没有发现,周身越来越强烈的蓝色光芒,仿佛拥有了生命般兀自跳脱,光芒越来越盛,蓝光聚集到一定程度时,突然汇聚成电流般,瞬间涌进暮颜右边的太阳穴。

“啊!”

剧痛从脑海如同落地惊雷般狠狠炸开,她惊呼一声,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