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颜想着那些个道听途书的坊间二三事,想着这四大公子还个个都不是简单的主,也不知道那素未谋面的崔子希又是何故事。

想着想着,眼神又不自觉瞄向毛毯下的腿,她蹲在炉子边上,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小厮推着轮椅恰巧就停在了她边上便被小谭招呼着一起去搬桌子了,她眼神一瞄,就正对着谢锦辰的腿。

这腿,是真的长啊……若是能站起来,该是何等风华无限!这毯子,也是真的好啊……好像上去虎摸之!这手,也是真的美啊……

小眼神瞄了许久,见被瞄的那个始终一言不发,也不知道这厮是来干什么的,就这样的性子,能因为安阳王爷的一个邀请,就莫名其妙地跑到她的小院子里来吃鸡?

四下环顾了一圈,没找到暮小叔,安阳王爷也不见了人,连八卦也没个对象,前世的职业病却又冒了出来压都压不住,就想上去一探究竟。

可是这男人自始至终跟个哑巴一样寒着脸,明显是不好相与的。

……愁啊!

她这小眼神一会儿瞟一下,一会儿瞟一下,谢锦辰就算再迟钝也能感觉得到,何况,他一点都不迟钝。他素来不喜欢别人注视他的腿,这些年来也没多少人敢这样明目张胆地看了,只是这孩子眼神很是奇怪,好奇、不解,甚至带着点渴望……

直看得他背后凉飕飕的,仿佛砧板上的鱼肉。

他倒是很想问问暮书墨,他这个侄女是怎么回事?今日过来,纯属是被骗来的,厉千川说暮书墨找他,来了之后才发现,压根儿是来蹭饭的。

终于,进了院子始终一言不发的男子终于开了口,“暮三小姐?”

音线冷而沉,还带着些沙哑。

回神,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的抬眸看过去,格外光明磊落,笑得风光霁月,“嗯?谢大人有何指教?”

“暮三小姐这般看着一个男子,可觉得有何不妥?”

“并无不妥。”

嗤笑一声,“倒是我忘了,三小姐从小在那乡下野蛮之地长大,没个教养也是正常。”

呵……

“在那乡下野蛮之地长大的民女尚且知道做人要留有口德,对于仅有一面之缘所说不过寥寥数字的人切勿胡乱下定论,想不到,繁华帝都天子脚下的三品大理寺卿,竟然不知。”暮颜抬眸,看过去的眼神凛冽而锋锐,“堂堂男儿言行竟如市井无知妇孺!”

少女的眼眸黑而亮,带着点不再压抑地怒气。谢锦辰微微一愣,也知自己言语有失,他该是比任何人都知道言语如刀四个字的意思,今日却不知怎么的,就脱口而出了。

却也没有道歉或者解释的意思,当下抿了嘴,无言。暮颜却一点都不想就此罢休,来了这熠彤,真是什么人都要在她身上踩两脚,当真她性子软好说话不是?当下冷了声,“听闻谢大人和小叔、王爷同是熠彤四大公子,万千少女梦中情人,以前也曾好奇是何种风华,如今一瞧,却也怀疑这熠彤女子该是都瞎了眼!”

“你!”他素来不会和女子相处,方才也是被看得不舒服了才出言不逊言辞孟浪了。这会儿再解释却又不甘了,今日果然是不该来的,暮书墨那厮的侄女也像极了他,半分亏都吃不得。

正腹诽着,小谭指挥着下人们抬着石桌进来了,后面跟着暮小叔和厉千川,暮颜便也不再搭理这男人,他腿好不好的,跟她又没关系,想来也不是愿意给她看的人,没必要碰一鼻子灰。

哼!

让他残一辈子去!

她虽然心里气哼哼的,面上却是一点都不显,看着小谭摆好桌子,便招呼了沉施摆好碗筷,完全不知道刚刚出去一会儿里面就吵了一架的暮书墨迫不及待地开锅,厉千川张罗着倒酒,一时间,屋子里都是药香、肉香、酒香。

这浓香中,暮颜心里的不畅快便也渐渐消弭了,乐呵呵地给暮小叔和安阳王爷舀了鸡汤,“两位请,尝尝小女子的药膳鸡汤。”

至于你说对面的那位?要喝不会自己盛?再说,小厮都回来了,小厮盛!

如此明显的差别待遇……谢锦辰一噎,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在座都是人精,瞬间瞧出不同寻常的气氛来。

厉千川看好戏般,笑着说道,“听闻你喜欢王大娘的水晶虾饺,以后想吃了就来王府,我还有一个妹妹,叫厉千星,和你差不多年岁,你们应该玩得来。”

他自称我。

战神王爷抛出的橄榄枝,谁不接谁傻,而暮颜自认为走哪都不属于那个傻的。当下笑嘻嘻接了,“好呀,正好我初来乍到,也没什么朋友,只要王爷不怕我把令妹带坏就行……想来您在我小叔那必然听了我不少坏话的。”

无辜躺枪默默给谢锦辰盛鸡汤的暮书墨:“……”

他什么时候说她坏话了?看了看意味不明笑地诡谲的厉千川,担心继续躺枪,赶紧换了个话题,“这孩子嘴厉害着呢,半分不肯输的。……想不,快尝尝,保你没喝过。我可告诉你,用你一壶酒,换这一锅鸡,肯定亏不了你。”

暮书墨夸完,一口汤下去,自己倒是意外怔了怔,他也是昨天才听到“药膳”这个概念,刚刚纯粹是转移话题的,至于好不好喝自己都没底,药就是药,膳就是膳,如何可以放在一起吃,却不想,两者竟然能混合地这么恰如其分,他边喝边咕哝:“唔,真香……好吃!”

对前半句格外感同身受的谢锦辰默默点了个赞,的确是半分都不肯输,胆子比天大,怎么着自己也是个三品官儿啊!家中那些女眷不喜自己,却也没这般明目张胆的。

暮颜没有喝鸡汤,她喝着酒,今日倒是换了酒杯,小谭连着桌子一起送来的琉璃夜光杯。少女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斜斜撑着下颌,下颌线条优美而流畅,从谢锦辰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少女纤长浓密如同蝶翼般的睫毛覆盖下来遮住了眼睑,在脸颊上投下形状姣好的弧形阴影。

她看着酒杯,似乎很是陶醉,漫不经心地问,“王爷觉得如何?”

说话间,蝶翼轻颤,如同羽毛轻轻刮过心间,痒痒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