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得对,以她的眼力又怎么可能瞧不出我们心里的那点子小算计。”

听出封世缘话里满满的嘲讽之意,百里英骐都不知道该露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来,“兴许她后来冷声赶我们走,除了我们留下当真就是拖累之外,大概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看着我们碍眼。”

不得不说百里英骐一句无心的话,就是那么好死不死凑巧的碰到了真相。

别说顾琇莹当时黑着脸赶他们离开,一来他们留下的确会成为她的拖累,万一让于卫智利用极阴阵法将他们控制住的话,他们就会沦为于卫智对付她的尖刀,到时她就会腹背受敌,进不得也退不得。

二来顾琇莹的的确确是瞧着他们相当的不顺眼,尼玛,不管在她出手之前心里想的是什么,她救了他们是事实吧,好歹他们也应该承她的情不是?

结果他们倒是很好啊,脱离极阴阵法之后不想着逃命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他们居然还留下来看戏。

呵,她顾琇莹的戏是那么好看的?

一个个惊魂未定的逃出极阴阵法,又在阵中险些被身边的人给算计得险些丢了命,顾琇莹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毕竟以德报怨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更何况有些人真的不值得你去以德报怨啊,没准儿人家还觉得你特么是个大傻子。

已经脱离极阴阵法的人不想回过头来救仍被困在阵中的那些人,顾琇莹对此一点意见都没有,他们想跑多远都可以,但是,他们既然留了下来却什么也不作为的样子真真恶心到了顾琇莹。

她站出来,他们好奇她的身份,这一点毛病都没有,换作她站在他们的立场,她也会生出那样的心思。

然而,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对她生出算计之心,这让顾琇莹心里相当的窝火。

甚至在那一刻顾琇莹都打定主意了,等她再次跟他们碰上面,她非算得他们脱好几层皮不可。

得亏顾琇莹心中所想百里英骐和封世缘是不知道的,否则他们怕是从此刻起就要开始吐血了。

毕竟被一个身份神秘莫测,实力又高深莫测的女人给惦记上,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常言道女人的心眼就比针眼大那么一点点,好死不死他们心里那点子算计被她瞧得透透的,等有机会她不找他们的麻烦才有鬼。

“咳咳...那什么我们当时的确是挺不地道的。”封世缘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一下,神色很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哎,往事不堪回首。

虽说那件往事,其实只发生在昨天。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等以后有机会的话,咱们还是想法子补救补救。”老话说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能跟顾琇莹交好的话,自是要比与顾琇莹交恶对他们有利得多。

“就怕再次遇上人家连杀了我们的心都有。”

百里英骐:“......”好尴尬,但完全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

“只要她还在屿山活动,只要她也对传承遗迹感兴趣,那么我们会再次相遇的几率是百分之九十九。”

“你可以选择不说话。”至少还能给他留点儿幻想的空间,不用那么快面对现实。

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屿山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对传承遗迹不感兴趣的人。

她要不感兴趣的话,还来这里做什么。

可别跟他说是来旅游的,这话说出去都没人信。

屿山的确是S市的重点旅游区域之一,但早在屿山发出断断续续异动之时,S市官方就将这里对外关闭了。

打着旅游幌子走进屿山的人,绝对是脑子有坑的。

“计划往往总是赶不上变化,现在想再多都没用,毕竟你我都看得出来那女人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而且她的性情狂放不羁,是个活得相当随性恣意的人。”

“有机会一定要跟她打好交道,若能将她拉到我们这边,那简直就是完美。”

“别白日做梦了,以她的修为哪里需要跟我们合作,她自己独来独往岂不更逍遥自在。”没得他们一大群人给不了她助力还要成为她的拖累,那不是结善缘,而是在结仇啊!

“咳......”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那么点天真,百里英骐也是窘迫得羞红一张脸,他带着几分恼意的道:“是我想差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啧啧啧...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呜呜呜...他是怎么想出找顾琇莹当‘打手’这种事情的?

啊啊啊...他肯定是疯了。

“若能找到机会与她打好交道是可行的。”只要可以跟她搭上线,不求她能帮他们什么,只求关键时刻她能对他们搭一把手,如此他们在屿山也能多安全几分。

当然,只要顾琇莹需要,他们也是可以投桃报李的,绝对不会只想占顾琇莹的便宜。

也是他们不了解顾琇莹,跟顾琇莹不熟,但凡他们敢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胆敢算计于她,她保证让他们在离开屿山之前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尽人事,听天命吧。”

“嗯。”

“封少阁主,不知道你介不介意跟我共享一下情报资源。”顾琇莹也好,于卫智也罢,他们两个人对于百里英骐来说都是很陌生和很神秘的,他就算把全部心神都放在他们的身上也于事无补。

所以,有关于他们的事情他是不打算去想去思考了,索性将他们知言片语的资料都整理起来,一股脑全部送回百里山庄。

要头疼,要为难,也全交给他爹,又或是族中那些个长老去,省得他们一天闲得都快发霉了,正好他找点有意义的事情让他们去操劳,想必他们会非常感念他的孝心。

“你认真的?”封世缘看着他挑了挑眉,并不急于做什么,要知道能让百里英骐做出这样的决定可不容易。

“比珍珠都真。”

“哈哈...你百里少庄主都不介意,我有什么可介意的。”封世缘亲自走这一趟就是为了跟百里英骐谈合作的,他能主动提出跟他共享情报资源,他是求之不得的。

封神阁再怎么厉害也有不足的地方,刚好可以瞧瞧百里山庄的情报有没有能补足的地方。

眼下他们在屿山根本不适合单独行动,既然已经决定要跟百里山庄捆绑在一起,那么有些东西就是有舍才能有得的,封世缘在这一点上看得格外分明。

“给,这是我的诚意。”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百里英骐也不想跟他玩那些弯弯绕绕的,得到手的实惠才是真实惠,其他的都是虚无飘渺的。

“正好,这也是我的诚意。”两人相视一笑,真诚坦荡的交换了各自手里掌控的情报,倒也着实谁都没有藏着掖着。

“果不其然。”

“果然如此。”

话落,百里英骐跟封世缘又默默的对视了一眼,一时之间原本敌对的两个人倒生出一股惺惺相惜之意来。

“你准备怎么做?”

“你准备怎么做?”

两人再一次异口同声的开口,你看着我尴尬,我瞧着你也尴尬,倒是彼此间的客套与疏离少了很多。

“其他地方不能去了,我们直接赶往海余郡。”

“嗯,我也这么想的。”

“既然你我意见一致,那就抓紧时间让他们都准备好,一个小时之后就立即出发。”

“没问题。”

“为免再次发生昨日之事,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不能在屿山单独行走,你的意见呢?”这里的单独行走可不是指的一个人在屿山中单独行动,而是指的一个家族。

有道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屿山里既然出现了一个极阴阵法,难保就不会再出现第二个极阴阵法,更何况赫凌霄也曾说过,他们遇上那个极阴阵法可不是普通的极阴阵法,那是上古极阴阵法,也叫连环极阴阵法。

一个极阴阵法的主阵是由好几个分阵组合而成,甭管困住他们的那个极阴阵法破没破掉,少说这屿山范围之内就还遍布着好多个与之类似的极阴阵法。

谁都不能保证在他们赶往海余郡的途中不会再次遭遇极阴阵法,是以联合行动可比单独行动要有安全保障得多。

更何况昨日他们被困,阵中真可谓是什么人都有,尤其白月氏一族真是把人给恶心透了,不然他们所有人紧密的联合在一起坚持到顾琇莹出现,怎么着他们的损失都不会那么大。

这一次没了那些坏事的人,他们五个势力结盟起来就算不幸遭遇了极阴阵法,至少也能齐心协力的对抗外敌,不用担心背后有人下黑手捅刀子。

显然,百里英骐也好,封世缘也罢,他们两人对赫家和姜家跟元始宗的印象都很不错,觉得他们是可以放心合作的人。

有他们在也不存在谁会拖谁后腿这样的话,同时也不用担心会有猪一样的队友,赫凌霄他们都是聪明人,自是知晓如何对他们最为有利。

再加上赫家的人精通阵法,而元始宗的人通晓术数,哪怕姜家的人也是出自神医世家,别以为封神阁和百里山庄找他们合作是高高在上的施舍他们,实则他们完全具备了拒绝跟他们合作的资格。

“英雄所见略同。”

“......”

“言归正传,你我都不傻,不用脑子想,单用眼睛看都知道他们三家走在一起的可能性最大,而且他们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

“瞧出来了,那位赫少主跟姜少主看似不和,实则他们的关系是最要好的。”莫名的,百里英骐想到了他跟封世缘,MD,这个想法太可怕,他得赶紧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赶出去。

“嗯,所以赫家跟姜家是必然绑在一起的。”

“这么看来只有元始宗是落单的。”

封世缘淡淡的瞥了眼以手摩挲下巴的百里英骐,嗓音低沉的道:“你以为元始宗就那么蠢,他们不会主动寻求合作么?”

“我可从来都不认为元始宗的人蠢,你也不瞧瞧那位戴着面具的姑娘有多特别。”元语珂到底特别在什么地方百里英骐一时半会儿瞧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轻易莫要去招惹元语珂,就怕招了不干净的脏东西上身。

“那姑娘是挺特别的。”提到元语珂,封世缘显然也微微怔愣了一下,“她,很古怪。”

“你说得没错,那姑娘的确处处都透着古怪,所以元始宗看似最简单清明不过,却也绝对不是软柿子,谁若小瞧了他们,保管是得要吃大亏的。”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不想被他人探究的秘密,只要她没有危害到我们,就尽可能不要去打探她。”

“当然,你当我这点风度都没有。”

“我信你才有鬼。”

百里英骐:“......”

他们这样出身的人跟普通人可不一样,从他们开始记事时起,他们就知道他们眼中的世界跟普通人眼中的世界也是不一样的。

例如,他们晓得神界,魔界,仙界,妖界,鬼界和人界都是真实存在的,而普通人却以为六界就只是神话传说。

可饶是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世上有神,有魔,有妖,还有鬼这些,但他们真的没有亲眼见过,以至于那些都只存在于他们脑海中的记忆里面。

直到顾琇莹大开地狱之门,召唤出阴兵军团,百里英骐跟封世缘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原来这世上真有鬼啊!

呵——

这下可好,封世缘一说鬼,百里英骐脑海里那些阴兵与怨灵交战的画面就不自觉的跳了出来。

“我亲自去跟他们谈合作,你请便。”

“我也去,毕竟我才能代表封神阁。”

“随你。”

“生气了?”

“跟你,我犯不着。”

“......”这特么明显就是气大发了啊,封世缘挠了挠后脑勺,他不记得他有说过什么过份的话啊!

这男人,心眼真特么小,怎么比女人还难伺候。

亏得百里英骐不知他此刻心中所想,不然他铁定要停下脚步转身就跟他干上一架。

眼见自家少庄主跟封神阁的少阁主拉拉扯扯的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严凤珠这才小心翼翼的扯了扯管玉平的袖口,自以为将声音压得很低的问道:“你说,我表哥你少庄主他跟封少阁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俩儿是吵架了吗?我怎么觉得他们周身都散发着粉红泡泡,两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配一脸。”

“表小姐,慎言,慎言。”管玉平抹了把额上压根不存在的冷汗,倒抽一口凉气的恨不能直接捂了严凤珠的嘴巴。

你个小姑奶奶,你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你是不是真觉着少庄主不会拿你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