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 谁是阎王/我居然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件事发生之后,彭昌盛就残疾回家,其实就算那时候,彭昌盛还是很乐观向上,因为当初他瞎眼爷爷是个土医生,他就想着重操旧业,当个行脚医生算了。

但不知道怎么的,就开始有人往他身上泼脏水了,说是他从那国际和平队伍里面是收了人钱,然后差点炸死几个队友,是那个对屋里面的耻辱。

这风言风语一出来,开始彭昌盛还感觉没什么,后来就越发激烈起来,甚至他走在路上都有人指指点点,当初那隔壁几个寨子里面的人有多想巴结彭昌盛,这会儿就有多想侮辱他。

这侮辱越来越剧烈,往他家里扔死猫,故意扯掉他的拐杖,甚至在背后踹他,甚至有一天还有几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小痞子把他半路拦了后,冲他尿了一身。

就算是在坚强的人在受到肉体的折磨之后,在受到这种侮辱,精神可能都在慢慢的变态着。

其实听到这,周小昆以为这是彭昌盛真的受不了刺激,自己有天发疯真的杀了他老婆孩子。

但,还真不是。

知道这件事真相的,可能就是这老村长自己了。

因为这青蛇帮经常要往下面来收药方,这老村长这地方虽然偏僻,但偶尔也会有人来一次,这老村长那天去给方子的时候,偶然听见那青蛇帮的两个人在小声议论。

老村长这一听,吓了一跳,原来这两人的言语间说出这段时间彭昌盛为什么被泼脏水的真相。

这背后有一双大手,而且还是那遮天的大手,方家!

那方老三不知道从哪听说彭昌盛有一个传了两百多年的古方,所以从他一开始回村寨的时候就接触过彭昌盛,许诺彭昌盛这只要是给了他方子,能在小兖州里面给彭昌盛找一个事业单位安顿下来。

但没想到别彭昌盛拒绝了,几次之下,这方老三就开始动了坏心思。

因为这件事做的很隐秘,而且这老村长也知道这方家的可怕,那青蛇帮张牙舞爪的都只是这方家的爪牙,老村长也不可能有啥作为。

他也悄悄的劝过彭昌盛把方子给那方老三算了,但彭昌盛也很委屈,说自己根本没有。

反正经历了这事后,老村长就在意心上了,隔三差五的就去彭昌盛家里看看。

然后那天,他看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

那天晚上都十点多了,寨子里面的人睡的比较早,而且彭昌盛家离的比较远,这个点要不是老村长突发奇想,根本不会有人往那边去。

还没到他家呢,老村长就看见彭昌盛家里面多了七八个人影。

为首的就是周小昆说的那个留着山羊胡的方老三。

他终于是失去了耐心,带着一众打手来到彭昌盛家里,然后这畜生做了丧尽天良的事。

为了威逼彭昌盛说出那药方的地点,他让人按着彭昌盛,然后让众人当着彭昌盛的面,把他老婆给玷污了。

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最大的侮辱,可惜彭昌盛这个对国际做出过贡献的人,就这么被从灵魂根里面羞辱,当时他就发疯失控。

可惜就剩下一条胳膊一条腿的他,哪怕之前有些身手在身上,但能翻得起什么风浪,反而是激怒了方三爷这些人。

恼羞成怒之后,这些禽兽拿着彭昌盛的手亲手把他的老婆给孩子捅死。

然后这群人嚣张离去。

他们并没有想着要杀彭昌盛,有时候杀了一个人其实可能反而是最简单,他们还试图要找到那个药方,不过他们自己也不会做希望了,这彭昌盛这样都不肯交出药方,那只能说明这方三爷当年听到的消息是错的。

这一条错误消息就害的人家家破人亡,逼人疯魔。

但这地方是小兖州,他可是方三爷啊,哪怕是这老村长当时亲眼目睹了这件事,也只能深深的埋藏在心中。

他能怎么办?

他已经八十岁了,这彭昌盛都成了疯子,哪怕是有再大的冤屈他还能怎么办啊!

哐!

老村长说完这些赢开始嚎啕大哭,这么多年来,他内疚,惶恐,甚至每天每夜都会做噩梦,但他只能蝇营狗苟的活着,今天终于是找到了宣泄口。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事,太黑了,太黑了!”

耆老这本来也是享受一些特权的存在听见老村长这话后,气的浑身都哆嗦。

他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能有这黑暗的事情,这小小的方家,还真的以为是要只手遮天了吗?

“这方家!一定要付出代价!”

“付出代价?我干*亲娘,方老三,你听见没,老子要草拟全家!”

老村长哭嚎出来。

但就在这时候,哐当一声,老村长家那禁闭的大门一下子被人在外面踹开了。

“我听说,有人想要操三爷的全家?”

老村长看见来人吓得咣的一声坐在椅子上,

“你你你……”他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来人是一个铁塔一般的汉子,40岁左右的年纪,令人瞩目的是一个硕大的光头,在光头之上纹了一个吐信子的眼镜蛇。

而在这光头汉子身后,周小昆放眼望去,居然有十几二十个人。

这下不光老村长,甚至连旁边的耆老都感觉到有些紧张。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刚才说的不是挺好的吗?”

这光头进来之后拉了条板凳坐下,然后着打量着四周,最后眼睛定在老村长身上似笑非笑的问。

老村长这时候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哗的一下,又重新站了起来。

“老子骂的就是你们。”

“这么多年,你们青蛇帮欺男霸女鱼肉相邻,别的我就不管了,但彭昌盛这个人,他可是我们这一带的骄傲,你们凭什么对他下如此狠手?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对他做了什么?这么多年我一直有一句话想要跟你们说!”

老村长须发皆张,眼睛通红,精神甚至有写变态起来。

“畜牲你们就是畜牲!”

老村长借着酒劲儿终于把他憋了十几年的话,一吐为快。

说完这话后,老村长胸中那郁结之气,瞬间就畅快了,多少年了,他都不知道多少年没这么轻松过了。

下一秒是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当然周小昆其实感觉出了老村长现在已经有了死志。

没想到那光头听完老村长的话,啪啪啪居然鼓起了掌。

“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敢跟我们青蛇帮这样说话的人,我佩服你的勇气。”

“来我再给你勇气,你再说一遍。”

这会儿这光头眼睛死死的盯着老村长,眼光中发出令人心寒的光芒。

老村长鼓了一辈子的劲儿,就那么跟他对视的一秒钟,瞬间消失不见。

他眼神慢慢的游离,不敢跟光头对视,然后过了一会,小声说

“我……错了。”

“错,你哪错了,你没有错。”

光头走到老村长身边,用手摸了一下老村长的脸。后者直接打了一个哆嗦。

光头的手顺着老村长的脸一直往下摸,直到掐住老村长的脖子。

看样子是要。把老村长当场处决。

“给我住手。”耆老这时候坐不住了。

但是他想过去拦住这光头的时候,被身边的几个人给按在了椅子上。

“小师弟,你为什么不说话?”

耆老着急的看着周小昆,他不知道一直关注彭昌盛的周小昆,为什么现在这么冷淡。

“出手我为什么要出手?”

周小昆语气冰冷的反问了一句。

耆老愕然的仿佛有点儿不认识周小温的样子。

被掐住脖子的老村长这时候也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拼命的想看着周小昆,他后悔了,后悔跟周小昆讲之前的那些事。

“哈哈哈,可以,这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光头反而是很满意周小昆的这个反应,一直无视周小昆的他甚至对周小昆漏出了笑容。

“大哥就是他下午就是他,是他打伤了我,在我们地盘上撒野。”

麻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指着周小昆怨恨的说。

“是他?”光头摸了下自己的光头,似乎是有点为难,“这样吧,既然你这么懂事儿,今天下午这件事儿我就饶你不死。只要你跪下来磕头。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

怎么样?”

光头认为自己在施舍。

“大哥,我被打成这样,就让他磕头就这么简单吗?”

马狗心中不爽,“起码让他享受一下我的遭遇吧。”

“这小子很符合我的口位,怎么样小兄弟,只要是你下跪,今天这件事儿就过去了,而且我青蛇还可以跟你交个朋友。”

“我操,你简直走了狗屎运,大哥跟你说话没听见吗?耳朵聋了吗?”

麻狗又是嫉妒,又是羡慕的说。

因为他知道在这青蛇当中,任何人的生死或者荣华富贵都凭借这光头一人喜好。

这小年轻受到老大的青睐,说不定还能一步登天。

就在所有人都羡慕的看着周小昆的时候。

周小昆敲了敲桌面,说了一句傻逼。

这话像是晴天霹雳。让屋中所有人瞬间闭上了嘴。

甚至连正在被稍微掐着脖子的老村长都震惊了。

“你找死你在说什么?”麻狗注意到光头脸上笑容慢慢收敛,马上狗腿子的说道。

“我说你,你们这一群人都是傻逼。我说不动手,是因为我要让应该动手的人动手。”

周小昆随手拿起一根筷子,朝着光头后脑勺打去。

啪嗒一声,那筷子弹在光头的脑壳上蹦到了地面。

这一幕显得有些滑稽,但无人敢笑。

“我问你陷害彭昌盛的人中有没有你?”

“当年祸害他老婆的人当中有没有你?”

“杀他全家的人中有没有你?”

周小昆的声音越来越高亢,说到最后,仿若惊雷一般炸响。

刚才被周小昆拒绝的光头没有回头,被砸脑门的时候也没有回头。

但听到周小昆说到彭昌盛的时候,这光头终于是松开了老村长。

“你知道什么?”

不等周小昆说话他把手一挥。

“不管你知道什么,去跟阎王说吧。”

“阎王?你是不知道谁是真正的阎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