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打不服/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景很难轻易动怒,包括之前面对高家人的时候,他从始至终,都相当平静。

但……

现在,他的声音带上了鲜有的怒火!蕴含着令人胆寒的威胁以及无边的气势!让在场的修真者皆是一震!

“画地为阵?这是阵法?!”

“天呐!他一个散修怎么可能精通画地为阵?师父都没有这个本事吧?!”

“这……这是神通啊,已经超出道法的范畴了……”

听到师弟师妹们的讨论,吴久山看着周围可见度不足两米的浓稠山雾,一时之间,内心同样惊诧不已!难道真是画地为阵?

“不可能……画地为阵需要庞大气劲支持,就徐景这样一个筑基期三层的散修,怎会精通此等大神通?”

吴久山摇了摇头,推翻了内心这个荒唐想法。

画地为阵的难度,到达了怎样的地步?

一般的修真者,想施展阵法,必须得提前准备,提前将阵法画在地上,越强大的阵法,越需要准备充分,可能事先得花上好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然后在需要启动阵法的时候用气劲直接引动就行了。

但画地为阵,就并非如此了……而是直接画出!

一个阵法的笔画多达几万笔甚至十几万笔!其耗费的时间和难度就不说了,最主要的是,几万道笔画都要由气劲划出!而不是墨汁或者其他涂抹物!

这需要多高深的修为……需要多庞大的气劲?

至少以徐景筑基期三层的修为……绝对完成不了!

“诸位师弟,我来的时候只看到了聚灵阵和引灵阵而已,没有第三个阵法了,这应当是徐景利用符箓或者什么道法耍出来的把戏!只有一些浓雾,用来混淆视野的!你们不必太过惊慌了,说不定,这徐景想借这浓雾逃走,你们看紧他!”

通过几十年的修道经验,吴久山还是有自信得出这个结论的。

而在场的诸多师弟师妹,在听到师兄的回答后,也皆是松了一口气,感情这东西是用来唬人的。

想到这里,他们眼神中不禁露出了一丝轻蔑之色,这散修刚才在大放厥词,其真实目的竟然只是想逃跑,当真令人鄙夷!

等那些修真者走到大坑旁边后,却发现徐景已经不在里面了。

“师兄,徐景不见了!”

“借着这大雾,他真的跑了!”

“狡猾的散修!竟然被我们吓破了胆!逃得可真快!”

这些修真者发现徐景逃走之后,皆是气急不已,徐景一跑,师父交代的任务就没法完成!但这徐景能在他们一百多个修真者的围剿下逃走,也算是有几分真本事了!

“师兄?现在怎么办?咱们回去吗?还是继续在南城找徐景?”

这些修真者没有听到吴久山的回话,赶到非常奇怪,用手拨着浓雾,寻找着师兄吴久山的影子。

“呼——”

此时,湘江大浪潮铺面袭来,冰凉刺骨的江风席卷到了逸景华天的天台顶端,冻得人瑟瑟发抖,让不少修真者都将白色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吹得他们直不起腰。

受到大风的影响,周围这厚如白雪般的浓稠雾气,也大幅度的被拨散,让天台上的能见度,一下子扩宽到了二十多米。

风停了以后,这些修真者终于直起了腰。

但——

当他们将目光望向前方时,瞳芒皆是骤然一缩!以极其惊骇的目光,看向了前方!

迷雾散去大半后,他们发现徐景正站在天台的正中央。

他一只手掐着吴久山的脖子,将他离地高高举起!他上身赤裸,那筋虬凸爆的手臂,仿佛蕴含着无可匹敌的力量!两人就如雕塑一般,静立在了雾中央。

看到这一幕,唯有两个字,震撼!

在这些师弟师妹们眼中,近乎无敌的师兄吴久山,竟然在他们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徐景扼脖滞空,浑身不能动弹!

“你说我想借浓雾逃走?”

徐景的声音,充满了疑问和困惑。

他另外一只手的拳头也完全握住,没有任何征兆!他突然将吴久山的脑袋给摁穿进了地面,如炮弹般的泰山一拳,紧跟其后的打向他的后脑勺!直接将他半截上身都给打进了水泥中!

“轰——”

岩石飞溅四射,迸射到地面上反弹数米之远,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仿佛化为一道道刺耳的短节音符,传在了那百多名修真者的耳中,顿觉脊背发凉!

短短一秒,这徐景就当着他们的面,把他们师兄给放倒了。

徐景站起身,拳头之上,滴着鲜红的血液,抬起头,目光从这一百多名修真者身上一一扫过。

“师兄……吴师兄已经倒了,我们……怎么办?”

“这……他的修为怎么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多?!这也太恐怖了。”

“我们一起上!咱们这有一百个人,还怕他一个?!上!为吴师兄报仇!”

这一百多位修真者……竟被徐景一人盯得发毛!

在徐景的注视之下,他们仿佛承受到了莫大的压力,为了打破这种难受的气氛,他们突然暴起,一拥而上,每个人身上都涌出庞大气劲,朝着徐景扑了过来!

“修真者果然和一般人不同,擒了你们的师兄,居然还敢过来!”徐景的话语似是讥讽。

“你在这里看不起谁?!”

一声爆喝传来,一名修真者的拳头朝着徐景的后方突袭而来!

“咚!”

徐景突然转身朝后,抬腿就是一脚,将他肋骨踢断,倒地直接疼到昏厥过去。

“你们这一百人,在我眼里,也和猫猫狗狗没区别。”

话音一落,徐景的身影便如灵蛇般游动起来!这些修真者在他的游动下捕风捉影,根本就碰不到徐景!只能被动挨打!

徐景的动作干净至极,在庞大修为的支撑之下,他一拳一脚就可要这些修真者的性命!

但……

他们也得亏碰上的是徐景,徐景性格宽厚,并无戾气,几乎没下死手,拳脚之下,避开了这些人的要害部位。但他也没有刻意掩藏实力,毕竟这些人都想要他命,能挺过徐景的拳脚算他们走运,挺不过,只能自认倒霉,怪平时修行不精了!

“啊……”

天台之上,这些修真者的哀嚎之声络绎不绝,成了徐景大展神威的舞台!

短短半个钟头不到,一名筑基期八层的师兄,一群筑基期五层以下的师弟师妹,全数倒在了地上,痛苦呻吟着。

“徐景……你连我们都敢打伤……你……真是不知死活到了极点……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此时,吴久山从地上爬起了起来,他受伤是这些人最重的,后脑勺都被徐景打得凹陷下去,坚强的爬了起来,看着徐景说道。

徐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话问的也有点意思,我管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杀我,我没杀你们就该对我感恩戴德了。”

吴久山笑了一声,嘴角渗出了血液,说道:“还……还是师父有先见之明,让我两位师兄到南城办事,虽然不是用来对付你的,但我已经到了不得不让他们出手的地步了。他们修为已经达到结丹期,一旦过来……你必死无疑,可能在死前还要被绝经脉,夺取修为,你自求多福吧。”

徐景听完他的话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组织?远比之前碰到的任何势力还要难缠!

刚才施展倒阵,已经让徐景精疲力竭,此时大雾散去,他已是强弩之末,很想倒头大睡一番,要是再来人……别说是他没听说过的结丹期修真者,就是一个筑基期一层的修真者,他都应付不了了……

徐景转过身,打算趁人没到来之前,离开这里。

但……周围的这些被徐景打趴下的修真者,自发性的爬到了门口,将天台大门给堵死!

他们每个人的眼中,都爆发出了惊人的仇恨!徐景感觉这些修真者的戾气,甚至比普通人还重!

普通人打得服,他们,打不服。

“徐景……你打伤了我们这么多师兄弟,还想走?”

“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现在阵法消失,你已经快不行了吧?”

“师父好不容易让我们出世办一次事,若毁在你手里,我们可没脸回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