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赌一把证明/神医小药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皓宇气的不轻,闹出现在这种局面,这全怪李胜男。

他真的搞不懂这个李胜男闹这些事情到底想干嘛,他才不信李胜男真觉得自己是个阳痿。

她这么做肯定别有用心,可是就算如此,也没必要牺牲所以这些无辜女人的清白吧,这个女人的心思实在太过狠毒了。

虽然她们都是小姐,但是陈皓宇真的没有瞧不起她们的意思,可惜啊,还是有人不信他。

其实陈皓宇也明白,自己的确是空口白话,并不能取信于人,再者一个,在场的美女,不,包括在会所从业的所有美女在内,对男人可以说都已经失去了信任。

在她们的眼中,男人都是可耻的下半身思考动物,除了砸钱玩弄她们,从来都不会正眼看她们一眼。

这样的情况下,你想美女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而且还是客人产生好感,甚至相信他的人品,真的是天方夜谭。

想到这些,陈皓宇心头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对球女回道:“你要试探我,那也要看你击球的准头如何。”

球女没有回话,而是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本事。

她摆弄一个撩人的姿势,挥杆,球飞出,直取半空的篮球框,球稳稳的穿过了球网。

球女得意的冲陈皓宇问道:“现在你该相信了吧,我绝对有能力一杆打爆你的蛋蛋,虚伪的家伙,你是要继续装柳下惠,扮君子骗取我姐妹的身子,还是要证明你真是个君子。”

白依依急忙阻拦:“陈先生,别陪她疯,她绝对是疯了。”

黑珍珠道:“球女,你就等着会所的惩处吧。”

球女回道:“惩处就惩处,不就是降级陪客嘛,我不怕。”

“你……”黑珍珠拿球女一阵没辙。

陈皓宇佩服道:“好,既然你这么疯,我就陪你疯一把,不过我事先说明,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打不中我,别想再胡来,我可不想冒着断子绝孙的危险和个疯女子一直疯下去。”

球女挥动了一下球杆,自信满满道:“你放心,我对自己的球技很有信心。”

白依依尝试再劝说:“陈先生,别和她疯,你不知道,球女她是职业选手出身,你和她玩,会没命的。”

陈皓宇却坚持道:“既然答应疯一把,岂有退缩的道理,麻烦你站远点,别误伤了你。”

“您……”白依依心里急的不行,她真的很不愿意陈皓宇受伤,一方面是私人感情在内,她觉得这么好的男人不该被球女给打残了,另一方面,如果真弄伤了陈皓宇,李总那不好交代,为了自己的工作,未来,白依依说什么都不能叫陈皓宇陪球女这个疯女人瞎胡闹。

白依依急忙奔到黑珍珠跟前喊道:“珍珠,咱们一起快把他拉走。”

黑珍珠却犹豫不前,她皱着秀眉看着目光坚定的陈皓宇,忍不住小声告诉道:“我也想看看他是不是真心的。”

白依依心头一凛的,忙叫道:“珍珠,这是工作,不是胡闹的地方。”

黑珍珠点头道:“我知道不能弄伤客人,可是我也在怀疑这个男人他到底是真的君子,还是在存心欺骗我们。”

这年头小白脸骗小姐财色的案例屡见不鲜,之所以会缕缕发生这样的事情,盖因为她们渴望得到一份真爱,希望有一个好男人能够不嫌弃她们,对她们呵护备至。

小姐的爱是疯狂的,因为她们不轻易动情,一旦对某人动情,那就会爱的轰轰烈烈。

自古这样的例子不少,最典型的例子,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若不是爱错了人,杜十娘又岂会跳江自杀。

黑珍珠冲白依依问道:“你就不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吗?咱们不能被他的医术所迷糊,他或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再有,他那个还不行,或许他只是因为不行,所以才扮演的正人君子,其实是个两面三刀的家伙,球女的做法虽然疯狂,但是我赞同,没有人会拿自己的一生幸福做赌注,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尊重我们做小姐的。”

“可是……”白依依还是很担心。

黑珍珠道:“放心吧,球女有分寸的,她才不傻,我不信她真的敢废了陈先生,除非她想被卖去非洲。”

黑珍珠这么一说,白依依着急的脸色方才好看一些,不过还是有些担心。

而此刻,陈皓宇依旧摆好架势,迎接球女的考验。

球女冲陈皓宇冷笑道:“小子,你别临阵退缩,你要是敢逃的话,一样证明你就是个伪君子,你就是存心骗我们姐妹感情的人渣。”

陈皓宇打了个OK的手势:“你放心,我不会动的,要是脚动了半分,我就不算男人。”

“哼。”球女冷哼一声,举起高尔夫球杆,就要击打,白依依吓的不敢去看。

可是最终球女没有击打出去,不为别的,她看不到陈皓宇有半分紧张,于是她故意停下来。

“怎么不打了?”陈皓宇不明白问道。

“你穿着浴袍,我瞄不准,等一下。”球女突然扑上来,一个猴子偷桃就对陈皓宇下黑手。

“喔,你个疯女人。”陈皓宇被揪的痛并爽着。

球女震惊的看向陈皓宇,惊愕的不得了,她诧异问道:“不是说你……”

“嘘……”陈皓宇急忙打眼色,示意她别道破秘密。

球女震惊的看向他,完全搞不懂眼前的这个男人,明明正常的要命,而且本钱雄厚的让女人疯狂,可偏偏要装太监,这是要做什么。

“我知道了,他一定是用不行做借口来骗人的,就是想骗我们的财色,好一个放长线钓大鱼,该死的东西,我一定要把你打成太监。”

球女心中恨恨念着,然后去打球,她发狠的击打出高尔夫球。

球击打而出,球女便懊悔了,看着球直击向陈皓宇的要害,而陈皓宇居然避都不避,她顿时懵了,吓的喊道:“快闪开。”

这一瞬间,球女懊悔了,她知道自己真的误会陈皓宇。

陈皓宇是绝对的君子,否则也不会疯狂的和她赌玩这一把了,这可是拿他的终生幸福在赌。

没有哪个男人敢于这么疯狂的拿自己的终生幸福做赌注的,陈皓宇敢这么做,只有一个道理,他是真心实意的看得起在场每一个美女,他是真的不想欺辱女人。

可惜球女明白的太晚了,看着陈皓宇就要被击中要害。

球女吓的花容失色,其他美女也吓坏了。

黑珍珠更是万万没想到球女真的敢乱来,气的直懊悔,可是懊悔已经没有用了,她只盼着陈皓宇不要被伤的太严重,不然她真就要完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