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338 太兴奋了【开新文了!】/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才刚开始享受的秦二少,嫉妒便如同藤蔓一样,在心底肆意的生长起来。

他终究还是无法忘怀,做不到冷静。

加上又有人在他耳边煽风点火,说他应该取代了秦寒展的位置,以后就是秦家大少了,不会被人提起来的时候,都说是秦寒展的弟弟。

今晚的见面,秦二少做了不少的准备。

他被嫉妒蒙蔽了双眼,已经失去了理智。

秦寒展踏进酒吧,里面人声鼎沸,都是些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

他出现的时候,也夺去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强大的气势以及雕刻般深邃的五官,让秦寒展在人群中极为出众,没有人能够忽略他的存在、

秦二少注意到众人看向他的欣赏和痴迷,紧紧握着了拳头。

他又想起那些狐朋狗友在他耳边说过的话:“只要把他解决了,你以后就能掌管你们秦家,你还用看着别人的脸色生活?”

“依我说,要把他除掉也不是没有办法,制造一场意外,只要让他在意外里丢了性命……”

“只要他死了,你放心,我们都能帮你,把这个事情摆平了!”

但凡秦二少还有一点的理智存在,就不会真的相信这些人说的话。

可他心底的恶魔已经再次释放出来,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恶魔吞噬了他,将他也变成了一个可以吃人的怪兽。

他盯着自己的哥哥,眼神里满是狠毒的光。

秦寒展缓缓走上楼,到了二楼的卡座里。

他看见坐在栏杆边上的弟弟,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

“你现在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看来是认为自己能够平安无事了。”秦寒展冷冷的看着他。

现在秦二少的名字,已经在A国成为了一个追捕令,不管是地上还是地下,都有不少的势力想要抓到他,然后将他送到秦寒展的面前来邀功。

虽然在这边,不会有那种情况发生,但是很显然,他敢出现在秦寒展的面前,也是冒着风险的。

如果秦寒展抓住他,将他送回A国,他又要过上东躲西藏的生活。

“啧,怎么,你不敢来见我,所以才说这种话?”

“现在面临危险的人是你。”秦寒展也没有坐下的打算,看着秦二少,目光里的轻蔑极大的刺激了对方。

“你总是这样!我明明是你的弟弟,你却当我是什么,你从来没有正眼的瞧过我!:”

秦寒展根本不在乎他的叫嚣,只说:“你既然来这里了,就好自为之吧。”

这是他给自己这个弟弟,最后的机会。

秦寒展不是什么善人,他想要解决什么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对方彻底消失。

但他没有这样对付自己的弟弟,终究还是有手足之情,他给过他很多的机会,不管是在A国也好,还是在这里也好。

当然,秦寒展在给对方机会的同时,也给了他很多的选择,他将注定走向灭亡的选择也放在了秦二少的面前,让他自己去选择。

实际上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弟弟会怎么选择,他从来不认为,这个弟弟还有机会救赎自己。

一个已经彻底变成恶魔的人,是不可能再有几乎救赎自己的,他的结局早在他决定了要动手的那天开始,就已经注定。

秦寒展说完之后,便打算离开了,并没有和他多聊的打算。

“你以为你就赢定了吗!”秦二少狞笑一下。

秦寒展挑眉看他:“哦?你认为,你还有什么拯救自己的办法?”

秦二少不说话了。

他就那么看着秦寒展走下楼,然后离开了酒吧。

秦二少问自己的朋友:“东西都放好了没有?”

“放心吧,我们早就买通了他的司机。”

秦二少很是兴奋,也迫不及待的走了下去。

他想要亲眼看见,自己这个不可一世的哥哥,在自己面前彻底消失的场景,他要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被毁灭……

秦二少的五官都变得狰狞而可怕。

不过他还没有走出去的时候,外面就发生了巨响,酒吧里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赶紧跑出去看。

黑色的宾利爆炸燃烧,火苗升起很高,好像有着吞噬一切的力量。

秦二少站在车子的面前,捂着脸,肩膀一耸一耸。

他想,这回是他赢了,是他赢了!

秦寒展死了,他死了……那么大的爆炸,秦寒展绝对不可能有机会逃生。

他让人在他的发动机里装了爆炸物,只要发动车子,便会发生爆炸。

旁边围观的人都在惊呼,他们都在讨论是怎么回事,还有人帮忙报警。

秦二少则是继续站在这里,他想亲眼看着秦寒展的尸体被抬出来,应该已经烧焦的尸体,只有看到了,他才会彻底的放心。

季阑在酒吧外面那条街的红绿灯处,就听到了爆炸声。

她莫名心里一惊,赶紧吩咐司机:“我们不要等红灯了,麻烦您快点!”

她心跳的很快,仿佛随时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

季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季阑心急如焚,等到好不容易抵达了酒吧门口,她便惊愕的睁大了眼睛,瞳孔里倒映着凶猛燃烧的火焰。

那辆正在燃烧的车辆,是她最熟悉不过的,她昨天才刚刚坐过。

而现在,这辆车正在疯狂的燃烧,滚烫的温度灼烧着周边的空气,热浪让这个寒冬的夜,仿佛变成了地狱。

车子还没有停稳,季阑就已经打开了车门,几乎是踉跄着跑下了车,然后她就听到周边有人说:“里面好像是有什么人啊,有个司机,还有个男人,车子刚要开就爆炸了。”

“听说是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太吓人了…。”

季阑差点忘记了呼吸,她站在爆炸不远的地方,看着那辆正在燃烧的车,脑海中忽然有一根弦就断掉了。

她几乎是疯了一样往那边冲过去,拼命的模样把旁边的人都吓了一跳。

“哎!小姑娘你干什么,你不要过去,危险!”

“你回来啊,太危险了!”

好多人试图把她喊回来,但季阑根本没有听。

刚开始还有人在试图灭火,但烧的太过猛烈,普通的灭火器根本没有用,已经没有人靠近了,只有季阑在往那里跑去。

她耳边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秦寒展在这辆车里面,他出事了。

她就知道,就知道那个人不怀好意,她应该阻止秦寒展今天来赴约,就算他会生气,她也应该不管不顾的阻止秦寒展,这样他就不会出事了,他就不会……

眼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来的,季阑脸色煞白,在火光照耀里,整个人都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

就在她快靠近那堆已经快烧成废铁的车的时候,腰间忽然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捞住,然后紧紧的箍在了怀里。

季阑闻到熟悉的气息,她难以置信的转头,就看见了那张熟悉的,棱角分明的脸庞。

是秦寒展!

男人将她抱在怀里,手掌扣着她的腰,沉声说:“你想干什么?”

季阑开口,有些结巴了:“我,我以为……我以为秦爷你……”

“以为我在车上?”秦寒展注视着她的眼睛。

季阑呆呆的点了头,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太好了,知道秦寒展没有出事,她又兴奋又开心,欣喜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就这么看着秦寒展,眼睛都不想眨一下,生怕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她害怕秦寒展就这么消失在她的眼前了,所以舍不得眨眼。

在刚才,她以为秦寒展在车里的时候,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那种感觉太让人绝望,她什么都没有想,只觉得要去找他,无论发生什么,她都要和他在一起,比起失去他的痛苦,她宁愿陪着他一起。

那瞬间,季阑是真的产生了要和秦寒展一起死的想法。

如果这个人不在了,她也不认为自己还有勇气活下去,

经历了那么多,她身边已经谁都没有了,只剩下秦寒展还会陪着她,如果连这个人都失去……

季阑总算是回过神来,猛地抱住了秦寒展。

双手紧紧的扣在了秦寒展的后背上,将脸埋在他的怀里,呜咽道:“我真的以为你,以为你死了……还好你没事!”

秦寒展看着她的神情,变得柔和而深情。

“我没事,还好好的。”秦寒展轻拍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沉声说,“你可以摸摸看,我还活着。”

季阑当真上下其手,在秦寒展的身上乱摸起来。

不过这下也是真的在他身上点了火,让秦寒展有些后悔刚才的话了,毕竟现在这个时候,也不太适合对季阑做什么。

不想再呆在这里被人围观,秦寒展带着季阑上了车。

而已经到来的消防车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并且开始灭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人说你上了车,我都快吓死了。”季阑仍然不愿意放手,紧紧攀着秦寒展的肩膀,整个人依偎在他的怀里。

秦寒展很享受她这样黏人,抱着她说:“是我弟弟。”

“果然就是他!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对你动手,我就知道的,早知道我今天就阻止你来了……”季阑愤愤说着,开始在心里辱骂那个人。

“我知道他要对我动手,所以没有上车,他以为已经买通了我的司机,但我知道了。”

秦寒展告诉季阑事情的经过:“我没有上车,司机也已经离开了,车里没有人。”

至于车子会爆炸,是因为他们开启了车子的定时启动系统,不这样,怎么能够让那位二少爷体会到从云端跌落谷底的感觉?

“那他呢?”

秦寒展示意季阑朝酒吧门口看过去。

秦二少已经被拷住了手。

他刚才看到了秦寒展,难以置信这个人竟然还活着的同时,就被警察抓住了。

秦寒展早就已经报了警。

这种事情,作为守法公民,自然要交给警察去处理的,不是吗?

秦二少被羁押离开的时候,面如死灰,彻底失去了希望。

秦寒展冷冷的笑了笑,看,他给过自己这个弟弟很多机会,但对方并不打算要这样的机会,那么轻易的就上了当。

那些和他整天混在一起的人,都是秦寒展安排的。

他们随便在旁边煽风点火了几句,秦二少便失去了理智。

但他们煽风点火只是一个引子而已,最终决定一切的,让他走上绝路的,是他自己的选择。

“那你早就知道他要动手了,你还过来,万一真的……”

“我不会有事的。”

“但是你差点把我吓死了!”季阑撇嘴,“我真的很害怕,我当时,当时……”

真的想要跟着他一起离开了。

秦寒展当然看出来了季阑的选择,知道她当时的想法。

“是我不好,不应该让你害怕。”秦寒展在季阑唇边印下一吻,“我向你道歉,你愿不愿意原谅我?”

只有这个人没有出事,她怎么可能责怪他,自然是会原谅的。

季阑又把脑袋埋在了秦寒展的怀里,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一刻都不愿意和他分开。

两个人就像是连体婴一样,到了公寓楼下,季阑也不愿意放手,所以最后是被秦寒展抱上楼的。

而季阑稍微冷静下来,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就害臊的很,把脸埋进枕头里,死活不愿意面对秦寒展了。

“装驼鸟做什么?”秦寒展说。

“刚才电梯里还有人呢!”

他们上楼的时候,碰见了别人,但秦寒展依旧稳稳当当的将她抱在怀里,一点松手的打算都没有。

“对,所以?”

季阑转头看着他:“多不好意思啊!”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秦寒展面无表情道,“不需要害羞。”

“哎呀真的丢脸死了!”季阑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她是真的觉得非常的不好意思,越想越觉得刚才的自己太奇怪了。

秦寒展轻轻笑了一声,他的低沉笑声悦耳又动听,让季阑耳朵也跟着红了起来。

她又想到自己先前那么失态的模样,想着想着,又把脑袋埋进了枕头里,继续装驼鸟。

“又怎么了?”秦寒展问。

“你要忘记我当时的样子!我只是太害怕了而已!可是我那样肯定好丑……”

季阑回忆一下,觉得自己当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肯定难看死了。

“不会丑。”秦寒展将她捞起来,抱在怀里,柔声说,“很好看,我很喜欢。”

季阑睁大眼睛:“秦爷你说什么?”

“我说,我很喜欢。”

“你,你说你很喜欢我……”

季阑只觉得,眼前有一簇烟花,砰的一声绽放开来,她彻底懵了。

但是很快,她的脑海里就不断回想起秦寒展的话,他说他很喜欢,很喜欢,喜欢……

季阑眼巴巴的望着秦寒展,那模样可怜极了,像是在等着秦寒展再说一遍。

秦寒展捧着她的脸,语气笃定的重复:“我很喜欢你。”

季阑惊喜的语无伦次:“你,我、我也,你真的……”

“我喜欢你,你呢?”秦寒展问。

面对着这样一个人的问题,季阑除了点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又扑进了怀里,然后不停的说:“我也好喜欢你,超级喜欢,很喜欢……”

秦寒展相信她。

她今天的反应,已经给他吃了安心药,让他相信她说的。

“那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季阑毫不犹豫:“愿意愿意,我愿意!”

她急不可耐,本来她就打算要找个合适的日子和秦寒展表白的,现在能够听到秦寒展说出这句话,不知道有多开心多兴奋。

“秦爷你等等!”

季阑从他怀里爬起来,赶紧去找自己的手机。

打开手机之后,季阑率先给宿禾意打了电话:“禾意!禾意!”

------题外话------

我开新文啦~《亿万甜妻:厉爷宠上天》

十八岁的江丝楠有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小舅舅名为厉聿深,是四九城最尊贵显赫的人。

二十岁的江丝楠色胆包天,把小舅舅睡了就跑,在出国那天发现自己竟是已婚身份。

二十二岁的江丝楠,背着数十亿债务回国,这回不仅要还钱,还有欠某人的情债……

【还债篇】

父亲破产后失踪,江丝楠成了落水凤凰。

她回国当天,过去的仇人都在机场等着看她被讨债的落魄模样——毕竟债主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厉九爷。

众人等啊等,终于等到黑色劳斯莱斯停在江丝楠面前,债主从车内走出,高大挺拔、冷峻漠然。

债主开口,寒冰凛冽:舍得回来了?

江丝楠低下头,闷声道一句:小舅舅。

债主似笑非笑:不对。重新喊。

江丝楠不情不愿:老公……

一片哗然。下巴满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