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288 即将面对【今日二更】/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简单,你们给叶屿办个宴会,也算是让京中各家都见见你儿子,她会到场的。”

有叶屿宝宝在,想让严熹微去自然就容易多了。

叶予臣勾唇:“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就按照你说的做。”

“那就赶快点筹备。”这样严熹微露面以后,关于叶予臣和妻子关系破灭在外面搞婚外情的消息也就会不攻自破了,顺便洗清了和宿禾意的绯闻。

顾漠的催促,叶予臣倒是能够理解。

他沉声道:“放心吧,宿禾意不会受到影响的。”

叶予臣也已经找人开始在力巨金融内部传播一些关于宿禾意的事情了,比如说宿禾意早就有了未婚夫,比如说她未婚夫和叶予臣是朋友。

让大家的关注点放到另一个层面上,也未尝不是好事。

只要没人认为宿禾意是所谓的第三者,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宿禾意上次在外面就餐碰见了老同学王超,接着就被拉进了以前的同学群里,和以前的大学同学有了联系。

她到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开始接触到自己过去的人生,好像一切在断了线之后,又重新缝补了回来。

不过现在的一切,也还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难,她在最绝望的时候就曾想过,也许自己要重新开始,会很难。

但真正走了过来以后,她也觉得,不管曾经遇到过什么,总归还是能够看见名为希望的光。

顾炎宝宝回家之后还在摆弄他的新玩具,宿禾意靠在顾漠身边上网,特意搜了关于顾氏集团的消息,很快便看见了一系列的新闻。

股价的波动大概是最为严重的影响,短短的时间里面,顾氏的股票已经蒸发了十几个亿,再这么下去,顾氏未来的路会很难走。

顾琤和太叔公都还不知道顾漠仍然活着的消息,在顾漠还不想让他们知道之前,他们都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现在力巨集团已经解约了,顾琤剩下来的依仗,也就是秦寒展和靳宸舟,祁叙那边的合作已经不能够再帮上什么忙。

然而秦家就在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出事了。

准确来说,出事的是秦寒展。

秦寒展近来一直呆在龙城,A国那边的事情都是交给属下在处理,秦家旗下的产业分布很广,最为赚钱的主要还是地下的一些生意,无论赌场还是航运方面的一些走私,都能够让秦家的现金流永远充足。

秦寒展也是经过一番斗争之后,才终于坐上了真正的掌权者位置,将秦家握在了手里。

但在他呆在龙城的这段时间里,秦家的地下赌场生意一直在遭受破坏,接连有人闹事,更是惹来了调查局的人。

秦家自然是早就打点过这些事情的,通常情况下不会让家里的生意陷入这样的麻烦中,所以会遇见这样的状况,必然是因为这中间有些别的原因。

有人想要对付秦家,或者说的更直白些,根本就是冲着秦寒展来的,为的就是解决掉秦寒展。

秦家的地下生意有多重要,毋庸置疑,他们能够移民到A国并且在这里站稳脚跟,成为地下的统治者,自然要有他们立足的根本。

现在那些人讲注意打到了秦家的根本上,秦寒展作为如今掌控秦家的人,自然是不会眼睁睁看着的。

不过来者准备的很是充分,来势汹汹,甚至准备了许多对秦家不利的东西,让秦寒展不得不暂时离开龙城一趟,回A国去处理当下最要紧的事情。

秦寒展同祁叙的合作,也就暂时搁浅了。

祁叙联系过几次秦寒展,想要找到他,至少在如今顾氏集团面对多重危机的当下,开启与秦寒展的合作,是能够给予到股东以及持有股票的股民信心的。

之前与秦寒展有了合作,也只是用来哄董事会的董事们开心,让他们对顾琤的印象发生变化。

顾琤之前打的算盘很好,现在却突然不够用了,眼下顾氏遭遇的种种危机,都是顾琤和太叔公没有料想过的。

他们在将顾漠从董事长这个位置挤走之前,都看过顾氏的财报,能够百分百的确定,顾氏如今的发展和经营都在蒸蒸日上,并没有任何危机的征兆。然而就在他们接手了以后,一切就变了。

不管是太叔公还是顾琤,都过惯了安逸的日子,眼下面对这些麻烦,根本就没有太多太好的解决办法,他们都无法做到完美的解决难题。

而就是这么紧要的关头,秦家也出了问题,遇到了大麻烦,秦寒展如今分身乏术,连人都联系不上了,后续还要怎么合作?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顾琤愁的可谓是焦头烂额,完全没有了办法。

至于那个本来应该回到A国去处理麻烦的人,这个时候实际上已经到了京城。

回A国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秦寒展骗过了不少人。

他到达京城以后,也没有立刻和顾漠见面。

宿禾意看了看网上的消息,就想起来问顾漠:“你什么时候同秦寒展见面?”

“他的行踪现在连我也不知道。”顾漠转头告诉她,“毕竟他现在已经被下令调查了。”

实际上,秦家遇到的问题,也很大。

还不只是如今外传的这些,具体的情况远远比那更加的严重,秦寒展不只是面临着对秦家一部分地下产业的指控,还面临着个人的危机。

那些生意的负责人都是他,显然这次冲他而来的人,一方面要对付秦家的生意来导致秦寒展受到影响,一方面又要将秦家的问题摘出去,不会真正的让秦家受到损失。

基本上,这些事情的最终目的就只是为了除掉秦寒展而已。

秦寒展的仇人也不少,他在A国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处事狠辣雷厉风行,不可能没有几个仇人,只是一般被他收拾过的都不会有那个胆子再来和他作对,所以这次对秦家那样了解,也对他那样了解的人,自然有着很不一般的身份。

秦寒展如今不能回去A国,在他的麻烦解决之前,他如果回去,立刻就会遭到各项罪名的指控,甚至立刻被逮捕起来。

而他此刻的行踪只要还是秘密,就算A国的警方想同国际刑警联络来抓捕他,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要在京城抓人,没那么容易。

至少这段时间里,他的安全还不成问题。

“那他能藏到什么时候?”

“看他如何解决吧。”

“我听说他所有的财产都被冻结了?”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

顾漠笑了一下。

秦寒展的资产大都在A国,现在有人要对付他,也联合了多方力量,有备而来,自然不会给秦寒展任何机会再东山再起。

不仅给他安上了诸多指控的罪名,还连带着将他所有的财产冻结,让秦寒展想要用钱去即将自己救出来,都没有办法。

他这次的对手,也一样的心狠。

宿禾意正想问,忽然就想起来了。

她拖长了声音说:“啊……我想起来了,上次,他用季阑的名字让我替他做的资产……我说那笔钱数额怎么会那么大,他又为什么要放在季阑的名下,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已经预料到什么了?”

显然,答案就是这样。

秦寒展早有准备,所以将他所需要的钱全部转移了。

现在这些钱,都在宿禾意的配置下,在季阑的账户里。

这件事情,连季阑自己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别人了。

大概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总共也就几个人而已。

宿禾意不得不说,能够走到他们这样高度的人,确实都不是等闲之辈,每个人都有非常厉害的洞察力,在面临危险之前,便已经预料到,然后早早的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顾漠点头:“嗯,那笔钱他在需要的时候会找你讨要,他没有提出来之前,依旧放在你那里操作。”

宿禾意说:“还升值了呢,他找我算是找对了,现在他的钱可不是以前的那个数了!”

宿禾意得意洋洋。

“那到时候可得让他请你吃顿饭,专门感谢你。”

宿禾意嘚瑟起来:“那当然了,也不枉我这么费心的替他理财。”

虽说其实秦寒展也不需要她,只是钱放在宿禾意这里配置,实际上是最安全的。

有几个人敢来查宿禾意呢,又有几个人能查得到?

顾漠将人拥在怀里紧紧搂抱着,唇边笑容扩大:“嗯。到时候你记得在秦寒展面前亲自告诉他。”

宿禾意立马就怂了。

她也就是在顾漠面前嘚瑟一下而已,要真的到了秦寒展面前,可绝对不会这么说。

多影响她的形象啊是吧!

这个时候,秦寒展正在京郊的某栋别墅里面,远程操控A国的一些事情。

秦家的地下赌场因为最近的风声紧,关了不少,这些地方关上一天,就会亏很多的钱,但比起来要花上更多的钱去打点,暂时还是关了比较好。

秦寒展倒是不那么在意这些,现在他身上所面临的最严重的指控,是他涉嫌走私、贩卖毒、品。

这些罪名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极为严重的,而且他所涉嫌的那些数量,非常的庞大,要是放在国内,能被枪毙个几十上百次的那种。

实际上呢,秦家以前确实会涉及到这些生意,但是在秦寒展接手以后,已经全部摘干净了。

他早就知道这些不是长久之计,以前能够打点好各方,但是有些东西不可能永远这样做,水太深了以后,迟早可能要翻船。

所以他刚掌管秦家,就把秦家那些生意全都扔掉了。

扔掉以后,他自然也有更多能够赚钱的办法,秦家也开始转而往地上走。

只不过,总有人对于那些一本万利的买卖舍不得放手,所以才有了如今这些事儿。

其实这事儿,秦寒展一眼就能看清其中的猫腻。并没有那么复杂的东西,也就是秦家里有人和外面勾结起来了,试图将秦寒展赶出去,给他制造一些罪名让他脱不开身,再重新将秦家带上原先的轨道。

但那些人以为是在赚钱,实际上继续那么做,只不过是在毁掉秦家而已。

现在这个时代,和以前也不一样了,只可惜有些人的目光还永远的停留在过去,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未来。

“秦爷,洗澡水放好了。”季阑从浴室里出来,轻声唤他。

秦寒展捻灭掉指尖的烟,大步朝她走过去。

季阑娇小的身子立刻被秦寒展的阴影笼罩了,他扣着人的腰说:“一起。”

季阑变得结巴起来:“我,我,我洗,洗过了……”

“那就再洗一次。”

他狞笑一下,在季阑耳边说:“今晚在浴室,嗯?”

季阑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想要拒绝,然而秦寒展这么个流氓的人,根本不会给她那样的机会。

他直接把季阑打横抱起,也不愿意听她的拒绝了。

秦寒展想做的事情,基本还没有人能够主动拒绝过,除非他自己改变了主意。

这次将季阑从龙城带过来,他也没有告诉季阑到底是为了什么,季阑也只是周末和没课的时候会过来,其他时候都还是呆在龙城上课的。

她和秦寒展的关系,知道的人不多,所以就算依然呆在龙城上课,季阑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在浴室里折腾了很久,等到秦寒展终于餍足的时候,季阑双颊泛着红,腿都是软的,只能靠着秦寒展的肩膀,小声的骂:“秦爷你变态!”

“长出息了嗯?还知道骂我了?”

秦寒展冷笑一声,拍了下她的屁股:“还想再被我教训一下是不是?”

季阑立刻撒娇:“不要了!”

她也真没力气了,秦寒展简直就是牲口,在那种事情上折腾起她来,根本就没有消停的。

变乖了之后,季阑也不敢再折腾,就怕再惹得秦寒展兽性大发。

她前几天一直在龙城,也是今天才刚坐飞机过来,在这边呆几天又要回龙城去上课。

这种日子其实挺折腾的,但季阑自然是没有任何决定的权力,她现在的生活应该都是属于秦寒展的,秦寒展如何吩咐,她就应该怎么做。

大概让秦寒展开心就是她最该完成的任务。

回到秦寒展的卧室,季阑睡在他旁边,低声问:“您最近都不回龙城了?”

“嗯,不去了。你有空就过来。”

季阑点点头应下来,又问:“那什么时候回A国呢,我想回去看看父亲。”

“你有空就自己回去,时间告诉我,给你订好来回机票。”

“A国也不回去么?”

秦寒展挑起她的下巴:“怎么,很想我跟你回去?”

“也不是……”

秦寒展眯起眼:“还是说你听到了什么风声?”

“什么风声?”

“有人在你面前说了什么。”秦寒展好像已经能够笃定了。

季阑想了想,还是说:“我听说你的生意出了点问题……”

“听谁说的?”

“保镖聊天的时候被我听到了。”

秦寒展沉默了一会儿,才语气冷冽的说:“应该好好给他们列列规矩。”

季阑扯了扯秦寒展的手:“不是他们的错。”

“你不用管。”

他手底下的人,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都应该有规矩的。

季阑也只能暂时闭嘴了,免得自己也惹怒了秦寒展。

“A国那边我暂时不会回去。”

“那你……”

“关心我?”

秦寒展忽然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季阑。

季阑心里一抖,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能说出来。

她在想什么,不能告诉秦寒展,也无法说出口。

秦寒展久久看着她,见季阑没有说出来的打算,也不继续问了,关掉灯,把人锢在怀里。

“睡觉。”

他命令完之后,呼吸也逐渐平稳。

季阑闭着眼睛数自己和秦寒展的心跳声,脑海其实依然很清楚,包括这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还不断的在回想。

她应该怎么办呢?

刚开始那些决定,如今已经变得越发模糊,她好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所有事情的发展更是完全超出了她最开始的预期。

再这样下去,面对她的会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