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243 要重逢了【今日一更】/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地方就在胡家的宅子里,两套别墅挨在一起,直接打通了一条走道,所以更加的宽敞了。

甜点小吃放在另外一套别墅里了实际上,所以宿禾意要穿过玻璃走廊才能够到达那边。

还没有走到,宿禾意就遇上了并不怎么想看见的人。

顾风和顾琤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这里,还带上了顾家的小辈,宿禾意见过面,但是没有说过话的。

宿禾意看到他们,就想绕开。

但这通道并不算太宽,站了这么几个人,宿禾意就没有办法继续前进。

“顾琤,让开。”

“哟,不愧是顾漠身边的人,脾气也这么火爆。”

宿禾意冷笑着说:“顾先生就在那边,你想让我现在就把他叫过来?”

顾风说:“你只知道叫他算什么本事,我还以为你能够靠着色诱进了我们顾家,还有多么不得了的本事呢。”

宿禾意不想和他们产生争执,也觉得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跟这些人有什么好说的呢,他们根本就不值得宿禾意这么做。

“我确实没有什么本事,就只会告状而已,如果你们还是要和我聊天的话,那我就把顾先生叫过来一起聊。”

宿禾意才不准备在他们面前逞强,这几个人都是没什么下限的,宿禾意猜不透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只能速战速决。

顾琤冷嘲:“你以为你能够呆在顾漠身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以后不过也就是当个后妈而已,而且,你永远别想和他有孩子。”

宿禾意刚皱了下了眉,顾琤便说了:“你还不知道吧,我这个堂哥啊,早就在有了顾炎那小屁孩之后,就做了手术……他可是不打算再生一个孩子了,你和他在一起,连个孩子都不能有,你图什么呢?一辈子替别人养孩子?”

宿禾意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因为她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顾琤的嘲讽。

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在替别人养孩子,顾炎宝宝在她心里,就和自己的孩子一样重要。

包括顾炎宝宝问她是否要考虑再生一个小孩的时候,宿禾意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来决定这个问题,她脑袋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也是征求顾炎宝宝的意见,如果小朋友觉得自己能够接受,她才会去考虑。

如果顾萌宝不喜欢自己被分走一部分爱的话,那么宿禾意就不会去考虑。

她看到顾炎宝宝便觉得,这么可爱的孩子,是值得用一切去疼爱的。

在她心里,小朋友已经是她自己的孩子了,所以并不会觉得,是在替别人养。

但她还真的没有想过,顾漠已经做了手术,且不能生小孩这个问题。

虽说两人现在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显然,并不是完全没有影响的。

只不过……这样的思考,仅仅在宿禾意心里,存在了短短的一瞬间。

因为宿禾意发现,这好像也没有太重要了。

反正……她有过那么一次经历之后,其实都有些心理阴影了。

要是让她生孩子,她说不定还会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结果。

倒不如就这样,既然已经有了一个顾炎宝宝,那就好好的照顾小朋友长大,也算是一种成就感了。

顾琤原来想象中会看到的,宿禾意的难过、伤心、生气、所有的这些情绪,全都没有出现过。

反而,宿禾意还挺开心的笑了一下:“那正好呀,我也不想生孩子……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不生孩子的女人,能够老的更慢么?说不定我到了五十岁,还是现在这样,照样可以让顾先生喜欢我,那可就正合我意了呢,我就可以一直都是你们顾家的……家主夫人了。”

“你!你还没有嫁进顾家来,竟然就这么嚣张!”

“我嚣张了么?我不过是说一个,既定事实而已,你觉得,如果我现在就让我顾先生娶我,他会拒绝么?顾琤,你这么气急败坏,搞不好还让人以为你是喜欢我呢,得不到我,所以才总是想用这些办法来拆散我和顾先生?”

宿禾意笑眼弯弯,明明说的是气人的话,但这笑容,却怎么都让人提不起火气来。

包括跟在顾琤身边的顾家小辈,都只是带着几分痴迷和惊艳的盯着宿禾意,完全没有在意她刚才说了什么。

现在也就只有顾琤一个人在真正的怒不可遏罢了。

宿禾意摆摆手:“算了算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反正不管你怎么喜欢我,我对你都是不会有兴趣的,你连你堂哥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要不是现在场合不适,顾琤说不定要动手打人了。

他怒道:“从未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你现在再得意又如何,别说家主夫人了,以后……哼!”

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顾琤立即改了口。

宿禾意笑的开心:“以后怎么样呢?顾少不如说清楚一点?”

顾琤没有说话了,怕自己忍不住。

等宿禾意绕过他们离开了,顾琤才踢了一脚玻璃门:“这个宿禾意,果然和顾漠是一个德行!都一样的气人!”

顾风很罕见的成为了比较冷静的人:“算了,你同她有什么一般见识的,我们只需要把我们自己的计划完成就好,至于其他的,不用在意。”

“你刚才也不帮着我说几句,你在她面前有什么好担心的?”

顾风一向都是最没有脑子的人,但这回却分析的很有条理:“你现在和她说了什么,她回去就要找顾漠告状,在我们的计划完成之前,最好还是低调一点,反正也没有多少时间了,你说是吧?”

“嗯……不过计划要实施的话,还是得靠你才行,我们手头的股份还不够,之前不是让你签了那份合约么,这几天还要去当面按个手印,你到时候记得到现场。”

“嗯,知道了。”

顾风看起来完全被顾琤蒙在鼓里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签的合约,自己即将按下的手印,都代表着什么。

顾琤笑的阴狠,手印一按,他就可以立马去将属于顾风的那一份基金转移到自己的账户上。

到时候随便顾风怎么样,都和他没有关系了,反正只要将顾风的价值压榨干净,顾琤就会立马翻脸不认人。

他一向都是如此的小人。

宿禾意回去隔了很长时间,顾漠也已经知道了顾琤拦住她的事情。

她身边一直跟着保镖,只不过保镖并未将听到的话说出来,顾漠也不会从他们去了解宿禾意的事情,他会让宿禾意自己告诉他。

宴会结束,回去的车里,宿禾意便说:“那你知道他们拦住我了,还不过来帮我?”

“我怕,我过来了,你玩的不尽兴……”

顾漠并不会担心顾琤能够在她这里占到便宜,宿禾意可不是真的好欺负的小白兔,谁惹了她,都要做好被咬上一口的准备。

她看似温柔,其实凶狠得很。

宿禾意说:“反正今天还行吧,让顾琤生气得很,又不敢对我怎么样。”

“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不过就是那你家的那些东西来嘲讽我……还说了一些,别的。”

“什么别的?”

顾漠把玩着宿禾意的手,觉得这里面必定有些他没有预料到的话。

“算了,现在不想说,以后再讨论吧。”

宿禾意想着自己也不是很在意,也没有必要和顾漠讨论这些。

而且……她不好意思。

她想到如果现在要和顾漠讨论这样的问题,便觉得心里紧张得很,实在是说不出口。

所以什么时候等她能说出口了,再同顾漠讨论吧。

“不愿告诉我?”

宿禾意吐吐舌:“反正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不说也行,我懒得重复他的话……顾先生只要知道,他在我这里,一点便宜都占不到就好了。”

“他要是能在你这里占到便宜……我第一个就把他解决了。”

但这事儿,宿禾意还是准备在往后的某一天,能够和顾漠谈一次的,但绝对不是现在……

顾氏集团的倒数第二层,顾芮的副总裁办公室所在,她看到最新的行程表,尾音提高了不少:“要去京城?”

“这个会议是之前……上个月十号安排好的。您是否有别的计划,如果需要推掉的话,我会同那边商量改下时间或者地点……”

顾芮支着下巴,眼神复杂的犹豫了一会儿,摇头:“不改了,就按照原定计划吧。”

“好的,机票酒店信息我这边都会安排好,明天早上我来接您。”

助理对这些事情也是游刃有余了,不需要顾芮自己操心。

等人走了以后,顾芮唰的一下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几圈,发现还是没有办法平心静气。

她只能去骚扰自家堂哥。

“我得去京城开会……”

“怎么,不想去?”

“我已经答应了,行程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变化的。”

顾漠头也不抬:“那就按照原定计划进行。”

“可是……”顾芮趴在桌子上,撇嘴道,“我要是去了,碰见……怎么办?”

“京城有多大,你就运气这么差,偏偏能够遇见他?”

顾芮说:“谁知道呢,我觉得我自己运气反正时好时坏的。”

好的时候呢,总觉得自己好像能够随时中大奖一样,坏的时候,又感觉随时要丢钱。

“你如果连这个都在怕,当时就不应该做这个决定。”

顾漠这算是在批评她的自作主张了。

“堂哥!都已经这样啦!你就不要再骂我了!”顾芮只能装装可怜。

可惜,顾漠对她装可怜这件事情,无动于衷,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

“既然已经决定了,去就是了。”

“去肯定是要去,但我这不是担心嘛,你说要是我遇见了,我该怎么办,我会不会被打。”

“……”

顾漠扶着额头:“你,是不是最近有点问题?”

脑补能力这么强,可以去写小说了。

顾芮又继续说:“我是不是应该先伪装一下,要不然我把沈凛带上?”

顾漠:“……”

他觉得顾芮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但顾芮万万没有想到,她就这么随便说一说的话,还真的……变成了现实。

她到了机场才知道,沈凛竟然也要去京城出差。

她觉得,这个男人大概是故意的,提前知道了她的行程,却没有告诉她,让她有些措手不及,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看到沈凛的时候,这人已经换了登机牌,在VIP休息室看书,一身休闲装扮,很有几分绅士贵族的味道。

但顾芮看见他,却是一点没心思欣赏,反倒是觉得,沈凛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来的。他什么时候去京城不好,偏偏自己要去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要说沈凛不是故意的,顾芮都不会相信。

顾芮沉着脸走过去,就听沈凛说:“很意外我也在?”

当然意外了,能不意外么?

“你提前没有告诉我。”顾芮坐到旁边,语气已经恢复了淡然和平静。

“如果我告诉你……你会让我去么?”

顾芮惊讶:“为什么不让你去?”

沈凛目光柔和,但语气并不软:“他在京城,对吧,我担心你这次过去,会和他碰上,你们才刚分开,我怎么能够不担心呢?”

我自己还担心呢!顾芮在心里吐槽,装的很无所谓的模样:“那么大一个地方,怎么可能就这么巧呢?再说了……你觉得,我会喜欢他?不过就是……消遣罢了。”

有些谎言说的久了,自己也都相信了,顾芮觉得自己如今就处于这样的状况里。

她的态度看不出任何的漏洞,说完还笑了笑:“沈凛……你不用瞎吃这些醋。”

“不想让我吃醋的话,这次就让我陪着你,至少让我看见。”

“你爱跟就跟着吧,反正我的大部分行程都是公开透明的,你要有兴趣就参加。”

顾芮心里虽然担心,但也没有真的觉得,有会碰见靳宸舟。

如她所想,那么大一个城市,怎么能够就这么巧合呢?

只是巧合,更多时候不也是人为制造的么?

上了飞机以后,顾芮就戴上眼罩装睡,她不想和沈凛有过多的接触,但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好像除了睡觉,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阻止两个人有任何的沟通。

虽然戴上了眼罩,但顾芮仍然可以感觉到,沈凛的目光,大部分时候都停留在她的身上。

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这么几年过去,他莫非真的还对自己存在感情?

顾芮不信,也不想相信。

这个人要真的喜欢她,当初就不会那样毫不犹豫的抛下她,也许这种感情,不过就是自以的喜欢罢了,根本经不起任何考验。所以现在,她所疑惑的,也不过是沈凛怎么可以在如今,还自以为是的说着喜欢她的话?

她也不会相信什么苦衷,更不会因为借口和理由就原谅自己曾经受到的伤害,顾芮甚至从未要求过沈凛一定要怎么做,她那时候不过是希望这个人可以支持她罢了,他却在她最无助的时候,选择了站在一个所谓中立的位置上,劝她放弃,劝她冷静……

到飞机落地,顾芮才摘下眼罩,佯装刚醒:“到了?”

“嗯,要不要喝点儿水,刚才发餐食,我看你睡得很香,也没有叫醒你。”

“不用了,也没有很渴。”

顾芮看着飞机舷窗外的机场,这里的空气有些差,阴沉沉的,不知道是不是快要下雨了。

她来京城的次数不多,一年也就有那么几次必须要过来出差,这地方对顾芮而言,除了要时刻盯着这里的一切政策变化,就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了。

但现在,这个城市于她而言好像是有了一些特殊的含义,总归是和过去不同的。

这边来接的人已经等在了停车场,先送顾芮去酒店。

------题外话------

嗯,不能生孩子,是假的,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