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咬一口呗 017/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暖被喻蓝那句“讨厌死了”惊呆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喻蓝捂着脸扭头逃走,她愣愣回头看向祁辰,就发现祁辰视线有些复杂。

“七七……”她连忙走回来冲祁辰道:“你别怕啊,以后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祁辰眼底满是柔和,定定看着她……

因为祁辰还有室友孟时,所以他把小黑留在了苏暖这里,约好第二天一起去训练室集合。

晚上躺在床上,想到小黑和苏暖就在不远的地方,祁辰就觉得自己的心被填的满满的,他闭上眼睛,第一次这么期待第二天的到来。

第二天一大早,祁辰早早就来到了苏暖房门外,正想敲门,房门就已经被从里面拉开。

苏暖穿着一身联盟制服,满眼兴奋朝祁辰急急问道:“七七快看,是不是很好看,好威风啊……”

联盟的女式制服是黑色,上面除了联盟的标志外在没有任何点缀,可因为制服裁剪得当,再加上苏暖身材纤细又凹凸有致,穿在身上更显高挑玲珑。

再加上一头浓密的黑色卷发,衬着血族特有的没有血色的白皙皮肤,一眼看去……

祁辰便是有些不好意思收回视线。

苏暖垮了脸:“七七,不好看吗?”

祁辰垂眸点头,几不可闻道:“好看。”

苏暖听到了顿时眉开眼笑:“走走走,我们快去训练室,我饿死了,他们再不给我东西吃我就要吃猫了……”

她故意朝小黑呲牙,小黑抬头看着她,坏了挥爪子,分明完全没当一回事。

看着身边的小吸血鬼和黑猫在那里互相玩闹,祁辰的眼底满是前所未有的柔和。

原来,活着是这么好的事情……

七点的时候,所有人就都集合完毕了,然后苏暖就发现又多了几只吸血鬼。

正在狐疑,喻凌已经让多出来的那几个出来自我介绍了。

原来,他们是给之前弃权的几个人配备的契约者……这时候,就能看出联盟内部成员家族的好处了。

没有选到合适的契约者,还可以再单独配置。

喻蓝身边的是个面无表情的年轻男子,自我介绍叫阿右,以前也是联盟成员,在执行任务中遭遇意外,然后被转化成吸血鬼……所以就从血猎变成了契约者。

苏暖笑嘻嘻朝祁辰说:“喻蓝、阿右,他们俩站一起是不是玉兰油……以后他再横咱们就喊他玉兰油!”

在场都是耳聪目明的,尤其是那些血族,有低笑声传出来。

喻蓝咬牙切齿朝苏暖龇牙,苏暖抬了抬下巴,喻蓝便是撇撇嘴,一副不屑和小鬼计较的模样,只是耳尖却偷偷红了。

玉兰油……怎么这么伶俐的。

陆子琪身边的则是个染了红头发的年轻血族,苏暖总觉得他身上有股若有若无的臭味……而其余几个吸血鬼也似有似无站得离他远了些。

等到自我介绍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个叫魏莱的血族竟然是混血……是狼人和人类的后代,后来又变成了吸血鬼。

难怪会有点臭味。

苏暖知道,对血族来说,狼人是奇臭无比的生物,她也只是有这种莫名其妙的记忆,这还是第一次真的见到传闻中的狼人……虽然是个混血。

可好在是个混血,只是混血,这味儿也够冲了,要真是个狼人,这儿估计没法儿呆了。

她倒不是对狼人有什么成见,虽然狼人和血族是天生的死对头,就像猫和狗……可毕竟无冤无仇的,臭就臭点,以后大家都是队友了。

除了阿右和魏莱以外,文玥儿身后的文家也送来了一只血族充当她的契约者,名叫星云。

星云是只高高瘦瘦斯斯文文的年轻吸血鬼,看起来和文玥儿一样内向,两个站在那里都低着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做检讨。

互相认识完之后,喻凌宣布他们V字战队正式成立,包括喻凌和陆行在内,加上契约血族,一共十七人。

接下来,陆行又拿来了一个盒子,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枚样式一模一样的戒指,喻凌在上边解释:“这是联盟大巫师用巫术做出来的戒指,可以让血族在阳光下活动,同时也能一定程度上隐藏血族的气息……”

从喻蓝开始,血猎队员每人伸手拿出一枚戒指交给自己的契约者。

喻蓝看也不看直接反手甩给身后的阿右,阿右也不说话,接住后自己带上。

祁辰拿过戒指后抬头看着苏暖,苏暖也新奇的眼巴巴看着他,有些不解。

祁辰便是微微抿唇,低头,轻拉起她的手,将戒指套到了她左手食指上……因为戒指的设计就是食指的大小,而且别人也都在食指上带上。

苏暖抬起手来左看看右看看,新奇的不得了,末了忽然想起什么,连忙举手:“队长,我们的猫还没有戒指。”

她其实已经发现,小黑和她一样是不惧怕阳光的,可大家都怕,只有她和小黑不怕的话总觉得不太好,索性也给小黑要一个打打幌子。

祁辰原本打算找喻凌说这件事,却没想到被小吸血鬼抢了先,他便是安静站在那里看着她,眼神柔和。

喻凌笑了笑:“你见过猫戴戒指?”

苏暖睁大眼:见是没见过,不然那怎么办呢……我们小黑以后也是战队一员呢。

喻凌觉得这个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分明胆子还小,现在又叽叽喳喳一点不怕生的小吸血鬼有些好玩儿,然后就是从陆行手里接过一个小小的项圈。

“这是给它准备的……”

他们很少见过能成功转化的动物,尤其是转化后看起来还很清醒没有失去理智的,所以对这只吸血猫,联盟暗中也很关注,自然不会没有准备。

苏暖笑眯眯接过项圈,朝喻凌说了声谢谢,转身回到祁辰面前将项圈给小黑带上。

小黑没有带过项圈,分明不喜欢,仰着脑袋想要躲避,就被苏暖在脑门儿上弹了一下:“安静点……”

小黑再也不动,满脸屈辱昂着头,任凭她把项圈系了上去。

安吉站在喻凌身边,看着那笑眯眯仿佛心情很好的小吸血鬼,心里满是女大不中留的愤懑。

从刚刚走进来,她眼里就只有那个七七,然后是那只猫……他这个好歹收养过她的房东,竟然连一只猫的地位都不如。

当然,安吉的愤懑苏暖也没看到,她给小黑戴好项圈后就开始巴巴左顾右盼,就差砸吧嘴了,丝毫不掩饰自己是在等早饭的架势。

喻凌越发好笑,只觉得这只小吸血鬼简直太有意思,宣布了后边几天的训练科目后,他便是宣布解散,大家可以去餐厅吃饭了。

苏暖蹭的就拽着祁辰往前,一边急急走着一边有些担忧:“吃饭人多不多,去晚了会不会吃不到,七七咱们的餐厅是不是在一起啊……”

祁辰看着她抓着自己的手,睫毛颤了颤,低声解释:“血猎和血族的餐厅是分开的。”

毕竟,一个吃饭,一个饮血,坐在一起可能回影响彼此的食欲。

苏暖顿觉失望,不过又很快打起精神拍拍祁辰:“七七你别怕,我吃完饭很快就来找你哈。”

祁辰点点头:“没事,不着急。”

果然,到了餐厅后就发现是相邻的两道门,一道门里是人类的气息,另一道门里则是满满的血腥味……苏暖鼻子动了动,和祁辰告别,抱着小黑就朝血族的餐厅走去。

相比较血猎的餐厅,这边要简单的多,因为不需要餐桌。

血族的餐厅是一个个窗口,食物就是用可降解透明杯装好的一大杯血浆……暗红的,散发出诱人的甜香,那些窗口上贴着A、B、O、AB。

苏暖有些不解,正打算回头,就听到安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那是血型。”

苏暖顿时更觉得神奇……联盟的生活条件也太好了吧,竟然还可以挑选口味。

她回头看着安吉:“安吉安吉,哪个血型口味最好啊。”

安吉哼了声:“现在想起来认识我了?”

苏暖顿时又不解了:“我什么时候不认识你了?”

安吉被她气的语结……叹息一声摇摇头决定还是不跟她计较,免得自己气死,然后就是带着她朝写着O的窗口走去。

苏暖发现,这个窗口似乎比别的窗口人都多。

“咱们今天解散的早,稍微晚一点,O型血就卖光了……”安吉挑眉:“别人告诉我这个口味最好,咱们试试?”

苏暖巴巴点头。

她和安吉排在队伍里,就看到前边的血族走到窗口后将手腕上的手环在窗口机子上刷一下,就可以领一大杯血浆。

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上昨天晚上和制服一起领到的手环,又看看小黑脖子上的项圈。

排到她的时候,她先是刷了自己的手环,然后拽着小黑的脖子靠近那机子,滴的刷了下,朝窗户里面有些错愕的人解释:“它也是在编队员。”

小黑满脸猫生无望,任她捉着,滴了声后才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下,苏暖便是将它放下来,看着手里两个杯子。

“小黑,你这么小的身板,喝的了这么一大杯吗?”

小黑抬头看着她,满眼警惕。

安吉有些无奈又好笑:“我有些怀疑你带小黑来就是为了冒领它的口粮!”

苏暖翻白眼……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不善的声音。

“新来的?”

她和安吉回头,就看到几个同样穿着制服的吸血鬼似笑非笑看着他们,抬了抬下巴:“懂不懂规矩?”

苏暖看向安吉,用眼神询问。

安吉摇摇头,意思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规矩,然后就听到对面为首的那个示意身边一个解释。

“新来的吸血鬼,第一天的口粮要交上来,以示友好……”

那几只血族好整以暇看着苏暖和安吉手里的杯子。

安吉已经猜到了,这是看他们是新来的想欺负他们。

苏暖则是时睁大眼:“为什么?”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规矩,她肚子也饿好么!

对面的血族嗤笑了声:“为什么?这是为你好啊,为了教教你,别进了联盟就忘记了,吸血鬼的世界,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任谁,都要凭本事吃饭!”

苏暖先是一愣,接着眼睛就亮了:“真的?”

安吉心里忽然涌出不好的预感,想要阻止已经晚了……

片刻后,吸血鬼餐厅里面一片鸡飞狗跳,安吉和苏暖一起走出来,神情复杂。

他可还真没见过这小只动手,没想到……那么残暴,为了口吃的,也是豁出去了。

也不知道到底以前饿了多久。

苏暖拍着肚子,难得的打了个心满意足的饱嗝儿,把怀里四五只空杯子扔进垃圾箱里……就连小黑都滚肚儿圆,跟在她脚边艰难的走着。

身后血族餐厅里,那几个被打倒在地上的吸血鬼满脸震惊不敢置信,周围的一群吃瓜群众也有些傻眼。

没想到,新来的小鬼不好惹啊,还这么硬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门路……

能吃到打嗝儿,还能和祁辰在一起,苏暖只觉得这简直是她的鬼生巅峰了。

因此,即便是需要训练,她都难得的积极配合,尤其是这训练还是和祁辰一起。

血猎在联盟内部的训练基本都是以模拟训练为主,要么是模拟对抗,要么是虚拟情境。

对抗的话自然是他们这些队员之间对抗,因为他们今后要面对更多的是凶恶的吸血鬼,因此,虚拟情境训练还是占了大多数。

所谓虚拟情境,就是他们进入一个特质的房间,带上特质的头盔,和虚拟出来的吸血鬼进行对抗。

苏暖是第一次和祁辰一起参加这个训练,忍不住的新奇,尤其是戴上眼镜后,看到眼前忽然出现的鬼气森森的中世纪古堡,她便是更加兴奋……

祁辰就走在她旁边,两人一起,小心翼翼走进踩着那一地凋零的蔷薇花瓣走进古堡里面。

一步跨入,就听到四周暗中响起桀桀的怪笑声,接着就是嗖的鬼影闪过,黑漆漆的像是巨大的蝙蝠。

苏暖抬起手中特制的弩箭去瞄准,可她刚抬起手,就看到旁边的祁辰已经嗖嗖两箭射了出去,头顶一座雕像后边发出一声惨叫,一只吸血鬼砰得掉到他们面前……

苏暖顿时惊呆了,抬头看向祁辰,满眼不敢置信:“七七,你好厉害啊!”

祁辰有些不好意思抿了抿唇,伸手把她往身后拨了拨。

他还是没有说话,苏暖却知道他是在保护她,顿时笑眯眯的满心愉悦。

七七就是这么好,什么话都不说,就默默的做事。

那些躲藏在暗中的吸血鬼很快就被祁辰嗖嗖的弩箭全都逼了出来,一只只蝙蝠一样飞身下来拦在他们面前,阻止他们抵达前边的王位。

到了王位,就说明他们模拟训练成功了。

那些吸血鬼具是穿着黑漆漆的斗篷,露出血红的眼睛,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苏暖也总算是知道了,在联盟人心目中,吸血鬼究竟是什么形象了。

那些吸血鬼朝他们扑上来,祁辰再度抬手,手中弩箭不断激射出去……将一只只吸血鬼穿心而过,看的苏暖不断咂舌。

祁辰猎杀前边的,她就在后边防止背后被偷袭。

可是,吸血鬼的数目太多,再加上训练设定,那些吸血鬼还是不可避免的冲到了他们面前,而接下来要考验他们的就是近身对战了。

这些模拟出来的吸血鬼虽然身形灵敏,可在苏暖看来也是一般般,平时吃不饱的时候她一只手能打十个,现在吃饱了……有多少算多少,尽管上。

可她知道祁辰需要锻炼,于是就没有往前冲,依旧躲在他身后……在她看来,刚刚祁辰的战斗力也并不需要担心。

可就在她这么想的下一瞬就发现了不对,她看到,在远距离攻击时像是冷血杀手的祁辰,在那些吸血鬼冲到眼前的时候,身体却有些发僵,连反应都迟钝起来。

她并不知道,在祁辰眼中,那些扑过来的吸血鬼已经变成了祁之兰的样子,一张张脸,具是面容扭曲,咒骂着朝他扑过来。

他握紧手中的木桩,身体却不受控制变得僵硬,下一瞬,就被吸血鬼咬到了肩膀。

苏暖顿时大惊,她直接冲了上去,一把把扑到祁辰身上的吸血鬼扯开,抬手就拧断了脖子,看到祁辰苍白的面色,顿时紧张不已。

“七七,七七你没事吧,你……”

下一瞬,眼前哗得一闪,古堡和吸血鬼尽数消失不见,她这才反应上来,他们是在虚拟情景里面。

祁辰坐在地上,整个人全身紧绷一片,旁边是毫不掩饰的笑声……

喻蓝满眼不屑翻了个白眼,白玉东则是睁大眼感叹:“我去,我刚还以为是个王者呢,感情到了紧要关头就成青铜了!”

“怎么还被咬了呢,不敢近身对战就算了,躲都躲不开嘛……”宫春不断咂舌:“这是做血猎还是去给吸血鬼做血袋啊?”

安吉站在旁边也是视线复杂。

如果说祁辰一开始的表现让他惊艳,那到后来就是无奈了……

连近身格斗都做不到,是没办法当血猎的。

对四周的声音充耳不闻,苏暖扶着祁辰起来。

“七七,没事啊,没事……还疼不疼?”

虚拟情境训练为了真实感,头盔上是有设置的,如果被攻击,虽然不会真的被咬,可还是会感觉疼痛。

可祁辰现在没有觉得疼痛……他听着四周的声音,感受到四周的视线,想到那小吸血鬼现在就在他身边,因为他而被众嘲,他心里满是沉甸甸的愧疚。

他想保护和照顾她的,可到头来却什么都做不了,还害她和他一起被嘲讽……

苏暖见他不说话,以为他还疼,顿时就有些着急:“七七你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去看医生,啊?”

祁辰扭头看着她,抿唇,低低出声:“……对不起。”

苏暖顿时愣住,接着就是不解:“什么啊,对不起什么啊,七七,你要不要紧啊?”

“我没事。”祁辰站起来,没有去看周围的人,只是看着她,两手握拳,全身紧绷一片。

“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

苏暖顿时明白过来,然后就是哭笑不得:“什么拖累啊,七七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

她毫不在意指了指身后正在围观的人:“不要理他们说什么,他们都没你箭法好的,你不知道你刚刚多厉害……没事,反正咱俩是搭档嘛,以后你负责远处的,近处的交给我不就好,有我在,有多少吸血鬼都别想靠近你身边……”

喻蓝在旁边冷哼着翻了个白眼:“胆子那么小还做什么血猎,转内勤去得了,干嘛拖别人后腿。”

苏暖在餐厅打出来的名气已经传了出来,所与人现在都知道她是个暴力萝莉,再加上现在祁辰的表现,这些人的确都觉得她被祁辰拖了后腿。

她应该搭档更厉害的血猎的……

喻蓝对苏暖不选他一直耿耿于怀,有机会就刺祁辰,这样的机会更不愿意放过。

可他话音刚落,就看到那小吸血鬼扭头看他,抬了抬下巴:“玉兰油,你又欠揍?”

喻蓝顿时面色一黑。

他身边的阿右就想上前,被喻蓝一把拽住……咬牙瞪了眼苏暖,喻蓝朝阿右道:“我们走!”

喻蓝这个小霸王都在苏暖面前碰了钉子,其余人更是知道这只小吸血鬼护短的不行,大家也都忙自己的训练,没人再留下看祁辰的笑话,一个个接连离开。

安吉要跟喻凌一起去参加特殊训练,临走前拍了拍苏暖的肩膀,又是无奈看了眼祁辰,然后转身出去。

训练室里只剩下苏暖和祁辰两个人,祁辰静静坐在地上不发一语,苏暖就坐在他旁边陪着他,两人都没说话,就像以前在祁家小阁楼里那样。

“对不起……”祁辰抬头看着她,随即又低下头去。

苏暖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她朝蹲在门口的小黑招招手,小黑极聪明的跑过来。

“七七,我都说了,你不用道歉,你已经很棒了,他们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你的箭法和反应,而且,即便是你真的做不到,还有我和小黑啊……我们两个会一直在你身边,好好保护你的。”

她把小黑举到祁辰面前晃了晃:“是不是啊,小黑?”

然后又是捏着嗓子模仿小猫:“对啊对啊,我会保护七七的……谁敢欺负七七,我就喵喵喵,挠他!”

祁辰深深看着眼前努力在逗他开心的小吸血鬼,眼神格外幽深……

他不能这样。

他缓缓低下头去告诉自己……他不能这么下去,他不能永远被她保护……

这一晚,苏暖和祁辰分别后回到自己房间没多久,房间语音呼叫器就响了。

是喻凌的声音,叫她去训练室。

她有些奇怪,心里潜意识还是有些害怕喻凌,便接通了联络器犹豫着问了句:“安吉在不在?”

喻凌的声音带着笑:“你说句话,不然我怕她不来。”

安吉的声音随即传出来:“我在,小苏苏,过来吧……”

苏暖这才起身出去。

等到了训练室,她发现,里面只有喻凌和安吉两个人,她走进去后喻凌便是笑嘻嘻跟她开玩笑:“在餐厅里打家劫舍的,我还以为你都不怕我了,嗯?”

做的那些坏事儿被抓包,苏暖有些悻悻然呵呵笑着耸肩:“你是队长,我当然怕你……”

然后又是开始解释餐厅的事:“是他们告诉我要凭本事吃饭,所以,是他们先动手的。”

喻凌失笑摆摆手:“我叫你来不是问罪的,是想和你说说祁辰的事情。”

苏暖的心顿时提起,警惕着问道:“祁辰,怎么了?”

她无意间听那个喻蓝说过,似乎联盟想要淘汰祁辰让他转为内勤,因为,没人认为一个无法正常进行近身格斗的人能做好血猎……可是,她能看出来,祁辰是想做一名真正的血猎的。

如果他们要淘汰祁辰,她就和祁辰一起离开,反正她本来就是来找他的。

喻凌从她的眼神里面看到了浓浓的防备,有些无奈苦笑着:“你不要误会,我叫你来呢,是因为知道你们以前就认识,而且我认为,你对他来说也比较特殊,所以想跟你商量一下怎么帮助他克服心理障碍。”

苏暖:“心理障碍?”

喻凌点点头:“是的,联盟专家分析后认为,祁辰对于近身攻击的异常反应,很可能是因为有心理障碍……”

说完,喻凌便是转身打开了墙上的电视,很快,电视里面就播放出一些剪辑的画面。

分明是精心收集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画面中有祁辰家,还有看起来是幼儿园和小学的地方……她起初还不明白喻凌为什么要给她放这个,可看到接下来的画面,她的神情顿时就变了。

画面应该是很早以前的。

在幼儿园围墙外边的花丛后,拿着包的女人揪着一个小孩子的头发在踢打他。

能看到,她每一脚下去都使足了力气,小小的孩子被她踹的几乎倒飞出去,又被她拽着头发拖住。

小孩子的头发微长,瘦瘦小小一只,被她连踹带打了半天,只能无助蜷缩着,最后,女人终于打够了,整理着衣服离开,身后,小孩子慢慢爬起来,小心翼翼跟在她身后……

画面不是高清,可苏暖却瞬间认出来,那小小一只,分明就是祁辰。

微长的黑发,尖尖瘦瘦的下颔,大大的眼睛……

刚刚那个打他的女人……一定就是他妈妈。

原来,不只是现在,从祁辰那么小的时候,从他那么小的时候,那个女人就在虐待他!

画面很快跳转到祁家,看角度,应该是外边路上的监控抓拍到的。

窗户里面,女人手里拿着一本书,一下下狠狠抽在小男孩儿的头上,仿佛还不解气,拽着他的头发将他狠狠撞到窗户上……小男孩儿抱着头想要躲避,却被她死死按住无法避开……

还是祁辰,还是祁辰!

苏暖看不下去了,她腾得站起来,气的两眼发红:“我要杀了她!”

安吉连忙起身按住她:“冷静冷静啊,乖,冷静……给你看这个是想告诉你,祁辰现在的表现应该是因为从小被虐待而产生的心理障碍,我们是想帮他克服这个心理障碍,而不是让你去报仇的哈……”

苏暖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末了,咬牙切齿:“我现在什么话都不想谈,回头再说!”

下一瞬,她就是扭头跑了出去……

她想见到祁辰,想好好抱抱他。

要是她早点从坟墓里爬出来就好了,她一定会保护好小小的祁辰……她不敢想象,这么多年,祁辰被那么虐待着长大,是怎么做到没有发疯,没有扭曲。

他还是这么善良……

苏暖满满都是心疼。

祁辰房间里还有别人,她没办法直接闯进去,只好用联盟给他们配的专用手机联系祁辰。

七七、睡了吗?

祁辰很快就回复了:还没,怎么啦?

看到“怎么啦”几个字,想到祁辰安安静静低声说这句话的模样,苏暖就是忍不住的心疼。

她又发了条信息:我有事跟你说,你来我这里。

祁辰很快就回复了:好。

根本没问她是什么事。

片刻后,房门被敲响……苏暖拉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祁辰,伸手把他拉进门,直接就垫脚把他紧紧抱住了。

祁辰先是一愣,接着眼中就浮出担心。

他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低声小心问道:“是、是谁欺负你了吗?”

都怪他没用,是不是连累她受委屈了……

感受到怀里小小的冰凉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祁辰的嗓子顿时有些发干。

第一次,他希望自己很强大很强大,强大的能够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再为他出头,也不让任何人欺负他。

她依然没说话,祁辰有些慌乱了。

“苏暖……”他低声唤她,然后就感觉到她抱着他的手更加用力了。

忍了又忍,苏暖才平复了气息,她抬头看着祁辰,认真保证:“七七,我以后会保护你的,我发誓,我会好好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伤害你……我发誓!”

她眼角泛红,衬着雪白的皮肤,看起来有些发狠,又有些委屈的样子,祁辰有些不知所措,笨拙伸手去抹她眼角,低低问道:“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别人……”

苏暖立刻摇头:“没人欺负我。”

她说:“我就是忽然好想看到你,想抱抱你,想跟你说,我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以后要对你很好很好,很好很好,我要好好照顾你……”

祁辰的心倏然间变得柔软一片,他抿唇,缓缓出声:“你一直都对我很好很好。”

再没人比她更好了……

苏暖抱着他咬牙:“那不行,以后还要更好、更好、最好……最最好那种!”

祁辰眼底的光芒像是要涌出水来,他紧紧抿唇,缓缓伸出手,轻轻将她环住……

小黑满眼好奇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从凳子上跳下来走到他们脚边,在两人腿上蹭来蹭去刷存在感……

第二天的训练依旧是虚拟情境,只不过这次的模式改变了,改为营救模式?

血猎的契约者变成被邪恶吸血鬼掳走的人质,由血猎本人进行营救,在规定的时间你没有完成营救的,契约者会被那些吸血鬼分食……

在看到这个训练规则的时候,几乎是同时的,所有人的视线都朝祁辰和苏暖的方向看来。

喻蓝不满出声:“干嘛不调换一下呢,有的人自己废柴,别连累别人受苦了。”

其余人知道他瞧上那只小吸血鬼霸王花了,担心祁辰害的她受疼,一个个暗暗好笑……喻凌更是忍不住笑骂一句:“关你屁事啊?”

喻蓝便是面色微红:“看不惯不行啊?”

喻凌一脚踹过去:“不行,滚去准备训练!”

所有人散开准备虚拟训练的装备,祁辰整个人紧绷一片……他抬头看向苏暖,还没开口,就被苏暖打断。

“七七,放心吧,我相信你的……”

她笑嘻嘻:“再说,以后咱们要是执行任务,万一有需要你救我的时候呢,现在练习练习,没准儿以后能帮我捡条命呢。”

祁辰顿时愣住……

他知道她说的对,除非他自己放弃不当血猎了,否则,他不可能永远不迈出这一步。

这次还只是训练,如果以后真的遇到危险呢,难道要永远等她冲在前边?

可他也只打,虚拟训练的疼是真真切切的,如果他没能救下她,那么,她就会真真切切的受一次被吸血鬼撕咬的痛苦,那种痛苦……

祁辰面色泛白,整个人紧绷一片。

苏暖不住安慰:“没事的七七,就是个训练,都是假的,没事的啊……你不要有压力,尽力就好了。”

祁辰忽然抬头看着她,抿唇:“如果……如果我做不到,我就退出。”

他说:“如果我没能救下你,我就退出战队!”

喻蓝和白玉东几个便是在旁边起哄:“哟嚯,大家都听到了哈,这是他自己说的……”

喻凌黑着脸骂他:“还不滚!”

喻蓝则是不依不饶:“你也听到了啊,队长,他如果失败了就让他滚蛋,免得再拖累别人!”

别的人没有说话,可喻凌知道,他们很可能每个人都是这个想法。

他们不知道祁辰的状况,只以为祁辰是见到吸血鬼就害怕,所以没办法进行近身格斗……对血猎来说,这是极度懦弱的行为,他们有想法也是自然。

喻凌扭头看了眼祁辰,心里静静想到。

如果这一次,他还是没做到,那就只能说明……他真的不适合做一名血猎……

祁辰的训练排在最后一个,他看了前边每个人的训练,而每个人都成功了。

哪怕是那个总是怯弱内向的文玥儿,都拼着自己被咬了肩膀的代价救下了她的契约者星云。

只要成功解救契约者,即便是受伤,也会被认定任务成功。

很快,就轮到了祁辰。

苏暖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被固定住,模拟被抓的情形,然后就是和祁辰同时带上头盔,下一瞬,两人眼前情景顿时就变了。

阴森破败的宫殿,到处是倒塌的雕像和枯萎的藤蔓,还有老鼠恓恓索索的爬过去……苏暖正在感叹这模拟情景做的太逼真,就看到祁辰从对面的大门走了进来。

几乎是于此同时,一道道鬼魅般的身影从头顶或飞或爬,出现在他们眼前。

枯瘦的吸血鬼衣衫褴褛,神情凶恶,分明是饿极了的,他们发出嗤嗤的示威声,露出尖牙看着祁辰,其中一部分便是转身缓缓朝苏暖围过来。

“七七……”苏暖喊了声祁辰。

她其实知道,这次的训练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祁辰而设定的,对于其他人,这次训练并没有什么特殊性,可对于祁辰来说,截然不同。

他看着被是绑在椅子上的苏暖,一手拿着弓弩,一手紧握木桩……

下一瞬,那些吸血鬼便是怪叫着朝他扑了上去。

祁辰的箭法依旧百发百中,精准到让外边的人叹为观止,一向沉默的孟时眼中都露出赞叹来,然后又是有些惋惜。

如果祁辰始终没办法和吸血鬼正面对抗,那他一定会被淘汰,这是毋庸质疑的。

白玉东也在那里感叹祁辰的百发百中,喻蓝就是冷哼一声:“准头好有什么用,等下还不是被吓得屁滚尿流。”

其余人便都是神情复杂……他们知道,喻蓝虽然语言刻薄,可说的是事实。

每次训练,祁辰都是惊艳的开场和狼狈的结束……

而这时候,那些吸血鬼已经扑到了祁辰身边,与此同时,有几只也扑到了苏暖身旁。

看着抬起爪子的吸血鬼,祁辰眼前再度出现了祁之兰狰狞的面孔,他身体再度发僵……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一声尖叫。

“七七,救我啊……”

祁辰猛地惊醒,就看到,一只吸血鬼张嘴一口咬到了苏暖的肩膀,苏暖顿时惊恐尖叫起来。

而与此同时,另外几只也是朝她扑了上去。

祁辰的眼睛顿时就红了……他耳边是苏暖前一晚抱着他说的那些话。

她一声声唤他七七,她说要好好保护他,要对他很好,再不让人欺负他……

他当时什么都没能说出口,可心里却是发誓了的,他发誓,发誓自己会努力,保护她照顾她,不再让她总是替他出头!

可现在呢,他手里握着武器,却眼睁睁看着她受伤……

苏暖被咬到的一瞬,外边的安吉神情就变了。

他有些无奈,准备跟喻凌建议结束这次训练……他觉得祁辰不会改变了。

从小到大的心理障碍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克服的,他不舍得那小东西受罪。

而喻蓝比他还快,直接就冲到喻凌身边急急道:“大哥大哥,停了吧,快停了,那娘娘腔根本不行,干嘛让小辣椒受罪啊,凭什么啊哥……”

喻凌冷冷开口:“就凭他们是搭档!”

喻蓝顿时就急了:“哥,你……”

他话没说完就看到喻凌忽然面色一变,与此同时,背后忽然响起几道低呼声。

是文玥儿和白玉东他们,喻蓝下意识回头,就看到了让他不敢置信的一幕。

他以为会再次吓傻的娘娘腔,握着木桩冲进了吸血鬼群里。

微长的头发下露出一双有些泛红的眼睛,那双眼中满是黝黑阴郁的光芒,他就像是瞬间失去了所有情绪,整个人冰冷到麻木,看也不看,木桩刺穿一只只吸血鬼的心脏,飞速朝前掠去。

苏暖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她满心惊喜,还要一边呼天抢地的喊疼求救……下一瞬,祁辰就冲到了她面前,在离她最近的那只吸血鬼咬到她的前一瞬,伸手将她抱进怀里。

那只吸血鬼咬到他肩上的同时,也被他刺穿了心脏……

背后的吸血鬼还在怪叫着冲上来,祁辰却完全没有理会,而是两手将她抱进怀里,在她耳边缓缓出声。

“真好,我也可以保护你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大耳朵尾巴《夫人在上:少帅,来战!》

现代令人闻风丧胆的冷血典狱长,意外穿越,成了空有美貌的民国戏子姬舞晴。

倒霉就算了,还各种孔雀男纠缠,想要金屋藏娇?!

姬舞晴冷笑,柳眉一挑,“敢欺负本典狱长,准是你们活的舒坦了!”

手撕花心阔少,脚踢各路妖孽,手眼通天吃遍黑白两道!

正要在乱世开展一番大业,腹黑少帅却带着无上荣耀强势回归,更携一船军火指名与她合作。

姬舞晴冷笑,“合作可以,船上军火都归我。”

“可以,”男人勾唇一笑,俯身而下,“船归你,床归我。”

下一秒,她的唇被死死堵住,轻“唔”出声。

突然明白,这男人根本就是冲自己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