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九 楼炎枭的前世(有兴趣可看)/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寒风肆虐,刮落了墙头上的碎石。

明明是一个人类基地,此时却荒凉的路上几乎看不到一个行人。

而此时,北方基地内的某个山坡上正站着一个气势非凡的男人,他披着一身薄款黑色长大衣,气势霸道沧桑的像是感觉不到寒冷似的,风雪吹过,带起了衣衫曳动,却带不起他一丝的情绪。

此时,他正捂着胸口眺望远方,那双蕴藏着锋锐霸道的眸子却是微暗,面朝着南部的方向,像是期待什么却又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尤其是自几天前起,他觉得心里猛地就空荡荡了,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

他紧皱着眉头,有些干裂的唇紧抿着,一张带上了沧桑疲惫的俊脸阴沉,整个人处在愁绪的低气压之中。

“老大,老大——”

后边,一个气喘吁吁的男人口中呼喝着白气,急匆匆的爬上山来。

那浑身不满低气压的男人,也就是此刻北方基地的掌权人,第一军火商大当家楼炎枭,他气势一收,将视线从远处收了回来,转而看向了后边来的人,“怎么样?”

“老大——”林鹤轩轻喘了一口气,虽然裹着肥厚的大棉袄但是依旧不掩其斯文俊颜,早就碎了的眼镜再也不曾戴上鼻梁,那双暴露在外的精明狐狸眼将他这个长袖善舞、谋略诡谲的大军师才干表现的淋漓精致。

“老大,派出的人有消息传回来了,南方基地被丧尸大军清洗了一遍,现在已经是一座死城了。除了吴军卓、刘上将带领的一支军队逃往东部基地外,其余人全都遭了殃。林堂主也在这一场丧尸攻城中死了,倒是钟召云在丧尸攻城之前就已经消失了,他之前跟科研院的人走的近,所以我怀疑,他很有可能是跟着科研院的青博士去了西部基地的研究所了。”

“哦——看来这西部基地还是要去走一趟了。”楼炎枭眉头一皱,带着几分沧桑的俊脸上充满了锋锐杀意,背叛他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可是老大,西部基地那里——”林鹤轩脸上带上了忧色,西部基地那里有了那研究所的存在,已经逐渐发展成四大基地中最好的一个了,尤其是南方基地没了之后,它更是能一枝独秀。

现在仅存的三大基地,东部基地全都是兵,虽然有劳动力,但周围是平原,缺粮少食,本就贫困;而他们北方基地虫灾严重,周围更有变异动物和变异植物虎视眈眈,一着不慎,很有可能步入南方基地的下场。

而老大身为北方基地的掌权人去西部基地怕是也讨不了什么好啊。

“鹤轩。”楼炎枭阻止了他的话,语气带着沉重的道,“不仅是钟召云,我们北方基地要生存下去,科研技术还是欠缺,等过了这个冬季,这个基地的恐怕是要再进一步缩小了。所以,西部基地一行我势在必行,不论是偷是抢,我必然要将几个核心技术带回来才能让我们北方基地继续生存下去。”

林鹤轩抿着唇,脸色微沉,他知道,这件事他阻止不了了。这末世生存已经越来越难了,即使强大霸道如老大,随着周围越发繁衍扩展的变异植物和变异动物们,他们人类能生存的空间怕是要越来越小了。

他们人类今后还能存活吗?这一点,林鹤轩心里已经在怀疑了。

“对了,那丧尸大军去哪儿了?”楼炎枭突然的问道。

“哦,它们好像是去了南部基地不远处的一个地方,似乎是去种花去了。”说到最后,林鹤轩的脸色已经变得古怪,丧尸种花,他还真是闻所未闻。

“哦,种花——”楼炎枭双眼一亮,倒是来了几分兴致,“看来这个时候,也就是那些丧尸们有这个闲情雅致了,我倒是想去看看他们种出来的花是怎么样的。”

这句话,楼炎枭倒是说的十分真诚,内心里好像总有个声音让他去看看。

林鹤轩一头黑线,“不过老大,我倒是听说了个小道消息,据说那丧尸青皇已经恢复了人类记忆了,就是不知道脾性怎么样,若是对人类友善的话,倒不失为一个好消息啊。”

“嗯——”楼炎枭眸光微闪低沉的应了一声。随后转身继续朝着山上走去,“走吧,去闵律风那里看看,他的坟前应该已经长满草了。”

“呵呵……。这倒是,那家伙真是死了也不安生呢。”林鹤轩带着点悲伤,带着点怀念的笑骂着道,也快速的跟上了楼炎枭的脚步。

很快的就来到了闵律风的墓前,前面也确实长满了草,都已经比坟头还要高了。

林鹤轩和楼炎枭熟练的清理着周围的攻击力极弱的变异草,很快的,那高大的墓碑也暴露在了两人面前。

“闵律风之墓”几个字充满了悲凄——

**

“吓——”楼炎枭猛然睁开了眼睛,额上带着汗渍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周围幽亮的月光洒在大床上,旁边还躺着自己最心爱的人。他却喘着粗气,想着刚才那极其真实的梦。

“怎么了?”梵芊菡被惊动的也从睡梦中醒来,起身有些担忧的问道。

楼炎枭收回怔怔的眼神,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然后将身边的人儿紧紧的抱进了怀里,双眼直直的看着前方,沙哑还带着几分幽深的声音紧张的道,“我做了个梦,梦里没有你,梦里的南方基地被丧尸大军踩平了,西部基地成为了最大的基地,丧尸青皇回家种花了,闵律风坟头的草比他还要高了……”

随着楼炎枭越收越紧的手臂,梵芊菡的身体也是微微一僵,这一切,若不是她重生归来,怕是上辈子也会这样发展下去吧……。

不过,上辈子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她重生了,现在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去了。

她带着低柔的声音安慰着这难得脆弱的男人,“没事的,这不过是一场梦而已,现在我们的地球已经往好的方向发展了,污染源已经被净化,更有精灵树撑腰,我们这个世界会越来越好的。”

“嗯。”楼炎枭下巴抵着她的发顶蹭了蹭,低沉的应了一声,带着人又躺了回去,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酥酥麻麻的响起,“我想若是这个梦是真的,那我必然是缺少了一个你,怪不得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呵呵呵……”梵芊菡高兴的笑出了声,这男人真是越来越会讲话了。

------题外话------

谢谢Vivinnnn、lxiang0511、杨贵妃7603的票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