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章 打地铺吧.../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愿告诉你,因为我不希望你知道那些事。你最好永远都是那个没心没肺的乔玖笙,而我,永远都是那个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时刻都爱着你,生怕你被别人勾了去的方俞生。”这样,他才能用一辈子去爱她。

“当你知道真相后,我害怕自己仗着对你的付出,就有恃无恐,渐渐地,就失去了每天比前一天更喜欢你的动力。那样下去,我迟早会遗忘了我曾经对你有过的那样炽热的爱。”方俞生目光望进乔玖笙的眼睛里,他残忍地说道,“而你,则会永远铭记住我对你的付出,继而,你会带着感恩和讨好的心来对我。”

在乔玖笙受到震撼的注视中,方俞生眯着眼睛说,“可我更贪心。我要的爱,是你的全心全意。”

乔玖笙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她手里那根干柴的火星全都熄灭了,乔玖笙这才找回了思想。她低声喃喃道,“你别这样说,方俞生,你是完美的,是英俊的,是最棒的,你别这么自卑。”

乔玖笙多聪明,方俞生刚才这些话说的很漂亮,但乔玖笙还是听出了他在害怕,他会自卑。

他竟然怕她会变心!

乔玖笙抬起头,盯着方俞生那张脸,她说,“我认识的方俞生,是那个倚在窗台旁,捏住我的下巴,一脸傲气地对我说‘带上我,足以艳压全场’的自恋狂。是那个在哪怕闭着眼睛,也能在表演台上,拉奏小提琴的男人…”

“方俞生,你特别好。”

方俞生神色微动。

他没有说话。

他坐在躺椅上,心里想着许多往事。那是好几年前了,在刚得知乔玖笙就是三妞的时候,他当时特别激动,可那时候,他只是个瞎子,一个整天呆在小楼里,不见天日,颓废孤僻的瞎子。

那个时候,他就特别的不自信。

他总听别人说,二弟方慕在外,是怎样的年轻有为,是怎样的英俊倜傥。一想到乔玖笙曾经和方慕相爱过,方俞生就心慌。

所以那时,他像是被鬼附身一样,很怯弱地问了戚不凡一句——

我和方慕,谁好看些。

或许戚不凡觉得这个问题有些贻笑大方,但方俞生当时是真的很自卑。

他并不是多么完美的人,他除了在枪械兵器上有些设计天赋外,他一无事处。他没有二弟会赚钱、没有三弟方俞安会做人…他脾气古怪、患有眼疾,他和乔玖笙一见面,就把人家吊起来打了一顿…

他还抠门。

一比较,方俞生就感到自卑。

加之,孤独久了的人,一旦尝到了温暖的滋味,就会上瘾。所以现在听到有人说,哪个男人三番五次跑去玉器店找乔玖笙定做玉雕件,方俞生总觉得那人是对乔玖笙图谋不轨。

见方俞生不知道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乔玖笙感到无奈,又觉得心酸。她站起来,将方俞生搂在怀中,她抚摸着方俞生那头微微长的棕发,轻声说,“这世界上,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

“你比谁都好。”

“哪里好?”方俞生声音闷闷的。

乔玖笙说,“长得好,脾气好,身材好。”

“还有呢?”

憋了半天,乔玖笙憋出一句,“床上功夫好?”

方俞生勉强得到了一些安慰。

她在她腰部捏了一把,才说,“你再说一遍。”

“什么?”

“这世界上之后,你比谁都好之前的那句话。”方俞生就是不明说是哪一句话。

乔玖笙愣了下,仔细想了想,这才记起是哪句话。她纵容地笑了声,才说,“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

方俞生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只是还觉得不够,“再说一遍。”

“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

“再说…”方俞生这话还没说完,乔玖笙直接在他脸上呼了一巴掌。“闭嘴,把椅子搬回屋,准备睡觉了。”

方俞生嘟哝了一句什么,然后任劳任怨地将那椅子搬进了屋。

乔玖笙听到了他嘟哝的那句话,他好像是在说:“母老虎…”

乔玖笙比方俞生先回房,等方俞生将椅子放回原位,又去倒了杯水喝了,再晃悠回房门的时候,才发现房门打不开了。

方俞生:“…”

他左右四顾,确认大家都睡了,他这才轻轻地敲了敲门,对里面的人说,“阿笙,你锁门做什么?”

乔玖笙已经洗过澡了,这会儿正在敷面膜,她躺在床上,说,“母老虎的窝,你还是不要进了。”

方俞生有些懊恼。

他佩服乔玖笙的耳朵,听力真好。

“你不是母老虎。”方俞生昧着良心撒谎,他称赞乔玖笙,“你是小娇妻,可爱迷人的小娇妻。”

他可爱迷人的小娇妻并不搭理他。

见乔玖笙是铁了心不打算开门,方俞生只能悄咪咪地跑到房间后面的院子里。房间窗户的窗帘拉了起来,窗户也关着,方俞生试着推了推,发现窗户从里面锁住了。

看来翻窗也进不去了。

就在这时,隔壁的卧室窗户打开,方子程伸出来一个小脑袋,他揉了揉睡意惺忪的双眼,这才眯着眼睛问方俞生,“爸爸,你在做什么?”

方俞生有些尴尬。

方子程很聪明,立马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妈妈把你锁门外了?”

方俞生为了保住面子,就撒了个小谎,他说,“不是,我回来了晚了,你妈妈已经睡了,她习惯性将门锁了。她也睡着了,我就不好吵醒她了,你看…”

方子程贴心地问道,“要来我们房间睡么?”

方俞生假装思考了几秒,然后忙不迭点头,“好啊!”

他直接从窗户翻进方子程的房间,动作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

大概是担心方子程会反悔。

方子程和方子恺睡一间房,两张床都很窄,只有一米二。方俞生让方子程跟方子恺睡,他就睡方子程的床。方子程摇了摇头,他说,“恺恺睡觉喜欢踢被子。”

方子程打开柜子,指着里面的被子,说了句无情无义,住够断绝他们父子关系的话,他说,“你打地铺吧。”

方俞生:“…”

你真是爸爸的好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