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墨云琛,你好棒/重生空间:鬼眼神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芩和墨云琛站在人群后,互视一眼。

木倩倩走到秦芩身旁,她一直捂住嘴巴,差点没有吐出来,今天居然出现两具尸体,还死的那么奇怪。

“秦芩,你说这两个人到底怎么死的?”

木倩倩难受的将手放在胸口。

“没事吧,将这枚药丸吃下会好一些,别去想那些,回去休息一下。”

并没有回答木倩倩周毅和林妍死亡的原因,秦芩将药丸给了木倩倩,木倩倩点点头吃下,“那我先回去了。”

“嗯,回去吧!”

秦芩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围观的人群,一群警察在刚才已经来到这里,法医检查了好一会儿都检查不出林妍和周毅的死因,只能将周毅和林妍带回警察局。

“我们回去吧!”

墨云琛牵着秦芩的手,柔声说道。

“嗯!”

点点头,秦芩和墨云琛上前和墨苍告别,随后又告诉冷乐悠和冷老夫人,至于冷老爷子和冷总因为人是在冷家死亡,他们还需要去忙一下,冷老夫人也没有多挽留秦芩,只是让她路上小心一点。

冷焰的目光透过人群看向秦芩和墨云琛离去的背影,随后垂眸苦笑,看到她幸福,这样就好了。

劳斯莱斯幻影里面,墨云琛拉着秦芩的手,低沉说道,“那个周毅是什么人?”

“周毅身上有魔物附在他身上。”

墨云琛凤眸一沉,“周毅死了,那东西跑了。”

秦芩点点头,微微沉思,“我看他这么大胆就杀了林妍,恐怕是早就不愿意待在这具身体里面,才会在冷家杀了林妍,他吸取了林妍的精气,随后离开了周毅的身体。”

墨云琛赞同秦芩的说法,拉住她的手一紧,“注意一些知道吗?”

“嗯,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秦芩靠在墨云琛的肩膀上低声说道。

回了家,天色也不早了,在宴会上并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秦芩简单的和墨云琛吃了一些晚餐。

凤白今日并没有陪着她去参加宴会,回到家的时候秦芩和墨云琛刚好用完餐。

“秦芩,我听说今天宴会上林妍和周毅死了?”

凤白从外面走了进来,赶紧询问着秦芩。

秦芩点点头,“嗯,林妍死了。”

“可为什么那个周毅也死了?他如果死了,那个鬼东西也就是跑了?”

凤白沉着脸说道,“现在他跑了,我们去哪里找他?”

“别急,就算我们不找他,他也会找上门的。”

那东西既然盯上了她,就绝对会找上门。

凤白点点头,“那我们最近可要小心一点。”

“嗯,你也注意一些。”

“知道了。”

深夜,夜色深沉如墨,寒风吹拂而过。

昏暗的房间里面,一道淡淡的黑气从窗沿透了进来。

沉睡中的墨云琛凤眸凌厉的睁开,他身旁秦芩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正要起身。

墨云琛握住她的手,秦芩和他的视线对视上,两人都明白对方眼底的意思,随后默契的闭上眼睛。

黑气在几分钟后完全的进入到了房间里面,浮在一处角落的半空中,黑气里面隐约有黑影,慢慢的黑气化成人形,悬浮在半空。

人形露出一张模糊的面容,面容狰狞邪恶。

看着两人正在熟睡,黑影笑着,他就是要趁着这两人睡熟的时候,悄悄的无声无息的让他们死亡。

黑影看了一眼沉睡中的秦芩,随后将目光望向墨云琛,他两个人都要。

黑色的魔气开始散开,他准备无声无息的包裹着两人,等到时间一到,这两人就无法逃脱他的魔气,随后他就附身与这个男人的身上,吸掉这个女人的精气还有她浑身的灵气,到时候他还会去怕谁?

黑影得意中,在黑气将秦芩和墨云琛包围的那一刻,一道莹白色的光芒狠狠的击向他的黑气,黑影发出哀嚎的痛苦声音。

“你们…你们居然没有睡?”

黑影发出难听的嘶吼声,死死的盯着一跃而起的秦芩和墨云琛,他被秦芩的灵气打伤,本就还没有恢复现在又被狠狠的打伤,黑影不甘心的嘶吼。

“被你吵醒怎么可能还睡得着!”

秦芩冷笑出声。

黑影嘶鸣的怒吼着,狠狠的瞪着秦芩,随后忽然整个人朝墨云琛的方向而去。

这个女人有灵气,他现在受伤严重招惹不起,可这个男人不过就是普通人,他怕什么,等他上了这个男人的身,看她还敢不敢伤害他!

黑影得意的想着,快速的冲向墨云琛,他以为墨云琛肯定会躲,可没有想到,墨云琛在他冲向他的时候,只是狠狠皱了皱眉,竟然抬起手抓住了他…他抓住了他,他竟然抓住了他?

“你…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抓得住我?”

黑影在墨云琛手上挣扎着,他黑色的人形痛苦的嘶吼。

秦芩盯着墨云琛,她也有些惊异,墨云琛居然可以抓住这魔物,突然发现她丈夫似乎比她还不普通,不仅有精神异能,还能空手抓住这魔物。

墨云琛面色冰冷,黑影狰狞着面容,他绝对不能这么轻易就被抓住,黑影忽然张大嘴巴吐出一大口黑气攻击墨云琛的面部。

“墨云琛,小心。”

秦芩在一旁喊着,墨云琛神色阴沉,松开黑影,黑影赶紧化作黑气,从窗口逃走。

不过他受伤严重,根本逃不远,只能找人附身。

秦芩盯着逃走的黑影,朝墨云琛说道,“这魔物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

这魔物被她上次打伤,这次又被她打伤,逃走的模样似乎有些困难。

墨云琛走向窗口,看着黑影逃走的方向,看着魔物居然跑向佣人别墅的位置,然后消失不见。

“他逃不走。”

秦芩看了一眼黑影逃走的方向,神色一凝,“他竟然……”

深夜,卫管家被墨云琛一通电话从沉睡中叫醒,随后吩咐保镖将所有人叫了起来集合。

秦芩和墨云琛从楼上走了下来,凤白跟在秦芩身旁,低声说道,“那鬼东西居然胆子这么大,傍晚我们还在说,今天深夜就跑来,看来真的是迫不及待了。”

秦芩勾唇,“这一次让他有去无回。”

“嗯嗯,好好,我很期待,绝对不能放过这种鬼东西,简直太可恶了。”

凤白赞同的说道,有些跃跃欲试,她很想用自己的灵气杀杀这魔东西。

别墅佣人集合在外面,不停的互相议论纷纷,他们都是从沉睡中被叫醒了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卫管家站在人群前面,数了数人数,直到确认后,才走向秦芩和墨云琛,“墨爷、夫人,所有佣人和保镖都到齐了。”

“嗯!”

墨云琛淡漠深邃的目光扫视一眼所有人,所有佣人和保镖被他的目光扫视全部都低下头。

一名隐在佣人里面的年轻女佣人一直都低着头,不曾抬起头。

秦芩目光停在那名女佣人身上,凤白的目光也停在了女佣人身上,两人对视一点点点头,确认就是。

秦芩凑到墨云琛耳边低声说着,墨云琛点点头,随后三人朝另外一边走去。

他们不能引起那个魔物的察觉,只能想办法。

秦芩和墨云琛进入到客厅里面,卫管家走了进来,秦芩让卫管家一个个的叫进来,就说是她有东西丢了,查一查罢了。

卫管家点头,随后走到外面,站在一群佣人保镖面前,大声说道,“今晚将你们聚在这里那是因为夫人的一件东西丢了,一会儿会叫你们进去问问话。”

“原来是夫人东西丢了,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呢?”

“是不是有人偷了,所以问我们话啊?”

“不知道,先看看再说吧。”

夹在人群中的年轻女佣人抬起头,眼睛微闪,她受伤让自己根本逃不走,只能附身在这个女人身上,刚才所有人被叫起来的时候,她还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被发现了,现在看来自己应该没有被发现,这些人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附身在一个女人身上呢!

想到此,她松下口气。

“小依,你说是不是谁偷了夫人的东西,夫人才会大半夜让我们起来问话啊?”魔物附身的女佣人叫做小依,她身旁的是和小依比较要好的女佣人小敏。

小敏询问着小依,看向不停从别墅里面走进又走出的佣人保镖。

小依抬起头看了眼从别墅里面走进走出的保镖佣人,冷冷一笑。

小敏看向小依,却见她唇角的笑容,微微一惊,“小依,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笑的那么奇怪?”

小依微微一笑,没有任何不对劲,“怎么奇怪了?你看错了!”

小敏疑惑的盯着小依,见她如常,点点头,“嗯,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天色这么晚,她应该是看错了,小依那么单纯,怎么可能露出那么邪恶的笑容呢。

“小敏,进去。”

卫管家在前面喊着小敏的名字,小敏赶紧上去。

一两分钟后,小敏走了出来,走向小依身旁,“没什么事情,真的只是问问话罢了,你不用担心的。”

小敏发现今晚的小依似乎没有怎么说话,肯定是怕了。

小依没有理会小敏,在卫管家喊到她的时候,朝前面走去,越过所有佣人,进入到别墅里面。

小依进入到别墅里面,秦芩和墨云琛站在离她几步之远。

小依站在客厅里面,微微低垂着头,没有看着秦芩和墨云琛。

秦芩沉眸盯着小依,“你叫什么名字?”

“小依!”

小依的嗓音有些低,她的头依旧没有抬起。

“哦,在别墅多久了?”

秦芩再次问道,小依轻声回答,“不久,一段时间。”

“是吗?感觉在这里还行吗?”

小依点点头,心头莫名其妙,这女人问她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干什么?

“墨爷和夫人人很好,我……”

秦芩一问,小依慢慢回答,原来还警惕的心松下来,她怕自己过于谨慎,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眼看着小依放松下来,秦芩的视线越过她,朝小依身后点头。

凤白就站在小依背后,只是小依一直被秦芩分心没有察觉。

在小依发出我的那个字后,一道莹白色的光芒狠狠的击向小依。

小依闭上眼睛倒在地上,身体里面冒出一股黑气。

黑气发出怒吼的声音,“你们骗我?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具身体里面?”

他以为自己隐藏附身到女人身上就不会被发现,刚才还松下心来,可一切都是这些人的阴谋,居然算计他,该死,他居然没有察觉到,还在假装那个女人。

“为什么要告诉你!”

秦芩冷笑,一旁的凤白已经忍不住再次攻击黑影,这魔物该死,残害不少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黑影受伤严重,根本就不敢和秦芩几人硬拼,散开黑气,就要逃跑。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凤白手上莹白色的灵气击向黑影,黑影心中微惊,大怒起来,他既然跑不掉,今日也要让算计他的人陪葬。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黑影用着难听的嗓音嘶吼,直接朝秦芩飘去。

秦芩身旁的墨云琛神色阴鸷嗜血,挡在秦芩面前,速度极快的抬起手朝黑影攻击。

黑影想要逃已经来不及,他本就想要趁着这个男人没有注意,杀了那个女人,可这个男人反应那么快,他想要逃,已经被掐住。

墨云琛身上散发无形的慑人气息,他手一紧用力,黑影发出嘶吼的不,随后消散,黑气渐渐在空气中消失。

凤白站在秦芩身旁瞪大眼睛,嘴巴张大,“这…这什么情况?墨爷一只手就解决了那个魔物?”

秦芩美眸含笑,眼底有对墨云琛的崇拜,她丈夫厉害的连她都变成迷妹。

墨云琛解决掉魔物黑影,回过身对视上秦芩崇拜含情的目光,他凤眸一柔,朝她走了过来。

“总感觉墨爷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可墨爷又只是一个普通人啊?怎么会能力这么强?”

凤白不明白了,墨云琛是一个凡人,可他身上好像有种连她看了都震慑的气势,好像他本该就是统领者一样,让人不由自主臣服。

等墨云琛站在秦芩面前,两人互视中没有任何人的存在,凤白耸耸肩,赶紧离开。

每次两人待在一起,都看不到别人,她还是别待在这里,免得打扰这两人。

秦芩和墨云琛站在原地,他抬起手碰触秦芩脸颊上的眼眸,薄唇微扬,“芩儿,你这样看我,我会忍不住的。”

秦芩怒嗔一眼墨云琛,投入到墨云琛的怀抱中,他将她紧紧抱紧。

“墨云琛,你好棒!”

她丈夫居然这么厉害,厉害的让她都忍不住心生崇拜。

“嗯!我有奖励吗?”

墨云琛说完打横将秦芩抱起,她笑着叫出声,双手搂紧他脖颈,柔声凑在他耳边低语。

墨云琛凤眸加深,嗓音沙哑性感,“真的?”

“嗯!”

娇羞的倚进他怀中,秦芩脸色红霞布满。

那一夜,她整夜沉浸在他温柔和霸道中,直到第二日下午都不曾醒过来。

天医铺内,秦芩坐在诊治房间里面为病人治病,她现在每次只会一星期看病半天,整个心神都放在儿子和女儿身上。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天医铺的病人只有零星几个,凤白手里拿着零食,悄悄的探头看着房间里面的秦芩,等一名病人起身离开,她才含笑走了进去,坐在秦芩对面,一边拿着小零食吃,一边揶揄的盯着秦芩。

“你在笑什么?”

秦芩收拾桌面上的药单,抬起头就对上凤白的视线,发现她的笑容奇怪的让她后背一凉。

“你说我笑什么?秦芩,昨天你一整天都没有出过房间!”

“咳咳!”

秦芩咳嗽出声,庆幸自己幸好没有此时喝茶,不然绝对会被呛到。

“病人快来了,你还有心情聊天,赶紧出去。”

秦芩低下头收拾着桌面上的药单,不去看凤白,凤白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么坏,居然还敢调侃她,她那单纯的凤白哪里去了?

“哦,不敢说,我了解我都知道。”

凤白笑着走了出去,秦芩无奈笑着摇头。

你一个小凤凰又知道什么了?!

一下午秦芩的病人由多变少,还有不少热情的病人拿着特产送给秦芩以及天医铺的大夫,以此表示感谢。

安子正在天医铺柜台和病人说话,一抹高大修长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安子眼睛微惊,赶紧上前。

“墨爷,您怎么来了?秦大夫正在房间里面诊治病人。”

墨云琛点点头,修长的身躯朝秦芩的房间走去。

秦芩正在为一名年纪稍大的老人看病,低声对着她说需要注意的事项,一抹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秦芩抬起头微楞,“你怎么来了?”

“时间差不多,带你去用餐。”

“再等一会儿,我还有几个病人。”

秦芩朝房间一角看去,房间里面有几名中年妇女正坐在长椅上,看到墨云琛那一刻,都打量着。

墨云琛点点头直接坐在秦芩身旁,俊美如天神的容颜低垂,拿过秦芩身后的一本医术,随意的看着。

姿态矜贵优雅,让所有中年妇女低语打量,好像看女婿一样,还不由满意的点头。

“秦大夫,这是你男朋友吗?长得可真是一表人才!和秦大夫简直是天生一对,没有比你们更配的了。”

看病的中年妇女坐在秦芩对面,扬起和蔼的笑容说着。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优秀俊美漂亮的男女。

其余病人赞同的点点头,她们也这样认为。

秦芩偏过头看了一眼静静坐在自己身旁,高大的身躯让人无法忽视,俊美精致的侧脸,翻看医书的修长手指,他就犹如尊贵的皇子一样,即便只是静静的坐着,那气势也慑人厉害。

秦芩唇角微扬,笑容动人,“这是我丈夫。”

“这是秦大夫老公?秦大夫都结婚了啊?”

秦芩含笑点头,所有病人惊讶的盯着,没有想到秦大夫都已经结婚了。

“那恭喜啊,两位简直太配了。”

一群中年妇女都跟着恭喜起来,秦芩为所有人看了病。

原本还有人想要进来看病,但见秦芩丈夫墨云琛等待着,也不好再看病,全部离开。

等所有人离开,秦芩开始收拾桌面上有些凌乱的东西,一双大掌从身侧伸出,为秦芩收拾好东西。

秦芩抬起头站起身扬起温柔动人的笑容,“你工作今天这么早就完了?”

她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才六点不到。

“嗯!”

收拾好东西后,墨云琛牵着秦芩走出房间。

安子和赵大夫等人眼看着两人亲密牵着走了出来,赵大夫目光慈祥,秦芩见所有人都盯着,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抽回手,墨云琛却不让。

等秦芩和墨云琛离开后,凤白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羡慕的看着秦芩和墨云琛离去的背影。

十一月的天色黑的有些早,秦芩和墨云琛用了餐出来已经是七点半后。

夜色弥漫,京都市上霓虹灯布满,行人漫步在夜色中。

秦芩和墨云琛牵着手走在京都市街道上,两人的容貌都是一等一,气质优雅尊贵,惹得无数人观看。

不知不觉间,两人来到护城河旁,秦芩松开墨云琛的手靠在护城河的围栏石柱上,看着黑夜中的画面,风拂过在河面上泛起波澜。

“记得失去记忆重回京都市的春节那一晚,我和凤白还来到这里。”

她回过身看向身后的墨云琛,墨云琛走上前站在她面前,“那一夜,我也在这里。”

“什么?你也在护城河上?”

秦芩惊讶的看着墨云琛,他竟然也在护城河上,他们那个时候的距离那么近,可是却错过了。

“我找过你,可是你离开了。”

“嗯,错过一次不会再错过第二次的,因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秦芩将手与他十指相扣,面色温柔动人。

……

魔物的消失,秦芩也恢复往日的悠闲,至于长生不老的事情,暂时被她抛在脑后。

两个小家伙也从各地游玩回到了家,一回到家,就黏着她好几日。

这一日,秦芩接到木倩倩和甘甜甜两通电话,告诉她,她们在一品天香等着她。

送了墨御初和墨御炎到幼儿园后,秦芩和凤白朝一品天香而去。

“秦芩,怎么才来?”

木倩倩和甘甜甜从位置上起身,朝秦芩挥手。

凤白笑着跑向木倩倩和甘甜甜,在两人对面坐下。

“今天是有什么好事,看你们两人红光满面的!”

秦芩坐下拿起桌面上的灵茶喝着,她抬眼含笑看向对面的好友。

木倩倩和甘甜甜互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都被你猜着了。”

凤白吃着东西的手停止,望着两人,“真有好事啊,什么好事?”

“咳咳,我先说。”

木倩倩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上次不是说要介绍他和你认识吗?所以今天就是让你来看看的。”

“哦,原来如此。”

秦芩点点头,笑着看向娇羞不好意思的木倩倩,“嗯,什么时候来?”

“一会儿就到。”

木倩倩说完,身旁的甘甜甜也开始不好意思,“我也是想要你帮我看看。”

秦芩挑眉望了一眼甘甜甜,“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

木倩倩有喜欢的人她是知道的,可甘甜甜什么时候有男友了?

她虽然有鬼眼,可从来不曾对自己的好友用过,所以两人的情况,她是一点都不知晓,不过必要的时候她会用鬼眼帮她们看看。

“就…就这次去旅游碰到一个,觉得还可以,所以想让你帮我看看。”

这一次去旅游,她遇到一个男人,聊天间得知他也是京都市的,原本她也只是当做一般相遇的人聊天,可上次她东西被偷,是他帮她追回来,又对她温柔呵护,她顿时有了些许心动,这一次回到京都市,也是想要秦芩帮她看看,这个男人值不值得交往。

“我和他现在还是普通朋友,你先帮我看看他人怎么样,要是还行,我就……”

甘甜甜说不下去,脸上泛起一些不好意思。

她也是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希望这个男人是她的另外一半。

“嗯,我明白了!”

木倩倩和甘甜甜羞涩的笑了笑,随后说出两人的计划。

秦芩的身份不一般,所以在没有秦芩认可的情况下,木倩倩和甘甜甜都不准备带着两人正式见秦芩,所以两人想了一个计划。

她们现在坐的这个位置非常的特殊,能看到左右两侧两个位置,两个位置上的人如果不仔细看,并不能注意到这个位置上的人。

两人准备分别去见心动的那人,让秦芩帮她们看看,合格后再带着自己另外一半来见秦芩。

木倩倩和甘甜甜分别朝两边的位置走去,随后等待着想等的人。

凤白抬起头看向两人,微微一笑,“倩倩和甜甜居然都有喜欢的人了?”

秦芩望向对面的凤白,微微沉思说道,“凤白,你和厉璟漠现在如何了?”

凤白唉了一声,端起自己面前的果汁静静喝着,“他现在在海市,知道我不愿意跟着他到海市,所以准备计划将公司总部搬到京都市来,可我你知道的,我的情况,我怕……”

她的事情,她一直没有告诉给厉璟漠听,和秦芩一样刻意的回避。

“其实我想要去找找有没有仙境的下落,我是仙体,如果仙境存在,我应该能感应的到,所以我想要去找找,这件事情一直想要告诉给你听,可一直拿不定主意。”

凤白低声说着,语气低沉。

秦芩微惊,盯着凤白,“你想要去找仙境?祁天殇说过仙境已经消失。”

凤白抬起头坚定的看向秦芩,“不,我觉得仙境一定没有消失,它可能就遗失在某个角落里面,所以我想要去找到仙境,秦芩你想要褪去仙体,我也想要。”

秦芩盯着凤白,抬起手抓住凤白的手,“一定要去吗?”

凤白嗯的点头,抓住秦芩的手,“嗯,为了你和我,我想要去找找,如果真的找不到,那我就死心,至少我曾经找过了,我不后悔了。”

“…好,我不阻止你,可你必须答应我,一定要小心知道吗?一定要注意自己!”

“我知道了,别担心我,秦芩你该知道我的能力的。”

她的能力也不弱,如果有人敢欺负她,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秦芩和凤白聊天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不少人,此时正是一品天香上客人的时候。

木倩倩和甘甜甜朝秦芩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后随后收回目光。

一名长相还算英俊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坐在了木倩倩对面,“倩倩,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木倩倩摇摇头,“没有迟到,是我早到罢了。”

“累吗?”

木倩倩温柔的说着,男人摇头与英俊脸上不符合的憨厚笑容扬起,他挠了挠头拿过菜单随后点了木倩倩喜欢吃的菜。

木倩倩一直含笑看着,她知道对面的人点的都是她喜欢吃的。

木倩倩在男人点餐的时候,朝秦芩的方向看去。

秦芩朝她笑了笑,望着她身旁的男人看去,她没有用鬼眼看,一直看着男人体贴的为木倩倩做事,憨厚的和木倩倩聊天,其实有些人不一定非要用鬼眼看,他许多小细节很多时候都能让人感觉到,为了保险起见,秦芩还是用鬼眼看了一眼男人,好一会儿后,朝木倩倩点点头。

木倩倩的笑容越发甜美,她知道这是秦芩认可的点头。

“顾昊,改日我带你去见我父母吧,我知道你担心我父母,但我保证他们不是那种人,我喜欢的人他们也会喜欢的人。”

她父母人很好,木家家世已经很好,她父母只希望她幸福,绝对不会勉强她嫁给什么富二代,只要她喜欢的人,又得到了秦芩的认可,父母绝对会喜欢的。

顾昊是个孤儿,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京都市大学,比她高了几届,现在任职一家不算小的公司副经理。

她看中的从来只是顾昊这个人,她喜欢的只是他这个人,喜欢他真诚对待每一个人,憨厚笑着的样子。

“好!”

顾昊笑容憨厚明朗,木倩倩微微一笑。

甘甜甜也看到了木倩倩的男友,她为木倩倩感到高兴。

甘甜甜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手表,丁晟已经迟到几分钟了,难道是有事耽搁了?

一名打扮英挺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环视一眼四周,看到了甘甜甜的方向后,朝甘甜甜走去,“甜甜,不好意思,路上堵车迟了一点。”

丁晟说着,还故作扬起温柔的笑容,坐下后抓住甘甜甜的手磨蹭着,心中暗自感叹,眼前的甘甜甜比他摸过的其他女人细嫩多了。

“没事,点餐吧!”

甘甜甜打量着丁晟,随后将菜谱递给丁晟。

“你喜欢吃什么?”

丁晟露出温润的笑容,询问着甘甜甜。

“我不挑,你点吧。”

“嗯,一品天香我来过几次,菜品有些贵,下次我带你到另外一家吃,那家味道比一品天香还好,我有那家的会员卡。”

丁晟一想到甘甜甜今天约他在一品天香用餐,就觉得心疼不已,不过还没有将甘甜甜泡到手,他怎么也必须破费一下。

上次和一个女人去旅游,哪知道那女人和他闹脾气跑了,他气愤不已,遇到了甘甜甜,当时就对这个女人有了兴趣,长得一张娃娃脸,可爱娇俏,那皮肤还无暇,虽然不是绝美的,却让他有些心动,他想要将她泡上手。

甘甜甜听到丁晟的话语,微微皱眉,对于丁晟,她只是有一点点好感,在旅游的时候觉得丁晟说话风趣有礼,可今日怎么会感觉好奇怪?

是她多想了吧!

与丁晟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她只告诉他,她家世一般是个普通家庭的人,没有告诉他,她父母是川都市市委书记,自己本身也是天药集团的一名部门经理。

“你先点,我去洗个手。”

“嗯,去吧!”

为了掩饰自己,甘甜甜站起身朝洗手间的位置走去,抬眼看了一眼秦芩。

凤白托腮看着丁晟,撇撇嘴,“这男人说什么话呢,我们一品天香的才可是最好的,多吃还能让身体健康长寿。”

秦芩望着丁晟,此时的丁晟在甘甜甜离开后,随意的点了几个菜,就让服务员赶紧上菜,随后无聊的喝着桌上的果汁,还四处看看有没有美人。

丁晟的手机响起,他扬唇接起,对面的是他的狐朋狗友。

“什么事情?哦,正在和上次那美人儿吃饭呢,是啊,在一品天香,今日要破费一点,不过能钓上这美人儿也值了。”

“你知道我最喜欢这种表面清纯的了,她正符合我的胃口。”

“哈哈,当然了,今天一定把她勾上手。”

“放心吧,不会出事的,这种家世贫穷的女人,我只要扔点钱她家人还会计较什么。”

“不聊了,回聊。”

丁晟挂了电话,用双手在西服上理了理,想要自己看起来更完美一点。

凤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丁晟的话听的完完整整,愤怒的就要起身,“居然有这种渣男,看我凤白不去教训他。”

这渣男居然敢骗甜甜,不去教训他,不然消不了她自己的怒气,渣男她最讨厌了。

秦芩含笑摇头,却没有阻止凤白的举动,其实她也想要狠狠的教训丁晟,她朋友又岂是丁晟能够欺负的。

凤白主动要去教训,她也就不阻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