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长生不老/重生空间:鬼眼神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白说的对,她的天灵已经是最高阶级,不会老。

如果她不会老,墨云琛一天天老去,不,她无法承受。

“凤白,有没有办法?”

凤白摇摇头,“我不知道,或许有,可现在我想不出办法。”

她的脑袋现在也是一片空白,一直都想到自己是一只凤凰,根本就不是人,一只凤凰和一个人能在一起吗?

“不要去想太多,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即使心中复杂无比,秦芩依旧先安慰着凤白。

凤白点点头,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自己是凤凰的真相告诉给厉璟漠听,若是厉璟漠知道自己是一只凤凰,会不会离开她?

秦芩回到了房间,坐在床上,看着不远处镜子里面的自己。

她和墨云琛好不容易才拿到镇魂石,让自己不会因为灵魂不稳而离开这具身体,可现在又要面对长生不老的事实,若是换做别人身上,这一定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可现在她兴奋不起来,因为她不愿意长生不老,只愿意和墨云琛一起同生同死,这个什么长生不老见鬼去吧。

几日后,凤白表皮上的伤口已经恢复如初,但为了怕人生疑还是包扎着纱布。

京都市黑夜降临,今日的夜晚黑沉的厉害,好像是要下雨,整个夜空被乌云密布,看不到一丝丝的光亮,冷风阵阵,不少还在街上行走的路人抱住双臂,现在不过才十月中旬的样子,怎么会那么冷?

黑夜,秦芩忽然从沉睡中醒了过来,她整个人莫名的忽然难受,身体里面的灵气不停的在身体里面流动,好像在排斥什么?这种感觉只有在遇到祁天殇的魔气时候才会这样,今日为什么会这样?

秦芩看了一眼身旁的墨云琛,看着他沉睡的面容,打开他抱住自己腰肢的手拿开,朝落地窗外的阳台走去。

她抬眼看着黑沉的夜空,心中莫名的烦躁,她能看到黑夜上天空有淡淡的一股黑气萦绕流动。

这是什么?

“秦芩,你在哪里?”

耳边传来凤白的声音,秦芩告诉凤白自己现在在阳台。

“秦芩,你有没有感觉到不对劲?”

“嗯,凤白你也觉察到了?”

“是,我现在在看着外面的夜空,发现外面似乎有魔气?”

“魔气?!”

秦芩一愣,看向布满乌云的夜空,那淡淡的居然是魔气。

“你所谓的魔气是祁天殇身上的魔气吗?”

“嗯,就是他身上的那种魔气,我想这京都市应该来了魔!”

“魔?!”

“这些所谓的魔为什么会来到京都市?”

“不知道,不过有魔的地方,一向不会太过于安稳,所以秦芩你要注意一些。”

“嗯,我知道了。”

终止了和凤白的对话,秦芩一直盯着夜空上萦绕的黑气。

魔到底是什么?是如祁天殇那样?还是像电视上那样?

身后一暖,有外衣披在她身上,熟悉清冽的气息传来。

秦芩转过身看向来人,低声开口,“怎么醒了,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外面很冷,这么晚你在想什么事情?”

墨云琛盯着秦芩低沉说道,语气有些不高兴。

“墨云琛,你看那天空有没有觉得不对劲?”

秦芩沉默片刻,指着远处的夜空询问着墨云琛。

墨云琛顺着她的手指看向黑沉的夜空,微微皱眉,他虽然看不出任何不对劲,不过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萦绕在他胸口。

“看着有些奇怪!”

“凤白告诉我,这上面有魔气!”

秦芩低声开口,墨云琛凤眸一凝,“魔气?什么魔气?”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凤白说这种魔气和祁天殇身上的是一样的,我不知道这种所谓的魔气出现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我直觉觉得不好。”

她希望自己的直觉是错的,可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强。

另外一边,祁天殇从冰床里面醒了过来,离开密室,站在空旷的对方朝夜空看去,随后面色微微一变。

“居然是魔气?怎么会有魔气?”

他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这只魔的存在,可现在居然看到一个这么浓郁的魔气?到底是什么魔,居然能和他一样避开众神之劫。

他是由仙堕魔,就算身体有魔气的存在,却从来没有想过做任何魔物该做的事情,现在京都市天空有这么浓的魔气,他怕这些魔物要做任何事情,他不担心任何人,可是担心秦芩。

秦芩身上有灵气,最受这些魔物喜爱,他绝对不能让这些魔东西伤害到她!

“尊主!”

寒星站在祁天殇身后,看着他恢复如初,松了一口气。

“尊主,您没事了!”

祁天殇回过身看向寒星,面色淡漠,“无事!去查一件事情……”

祁天殇吩咐完寒星,目光再次看向夜色中,那黑夜沉的让他无比难受。

第二日,秦芩将儿子和女儿送到幼儿园,墨云琛已经到墨氏集团上班,她和墨云琛已经让人去查关于这个魔气的事情。

凤白坐在副驾驶座上,一直沉思。

“秦芩,我怕京都市最近会不安宁!所以我们必须注意!”

凤白看向秦芩,秦芩点点头,她也知道这一点。

手机响了起来,秦芩看向来电,居然是祁天殇的手机,她本不愿意接,但又想到这魔气的事情,随后接起了电话。

“秦芩,我们见一面!”

“祁天殇……”

“我知道你不愿意见我,我想要和你说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应该能感觉到昨晚的不对劲,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秦芩和凤白对视一眼,秦芩向祁天殇说了一品天香的包厢位置,随后开车朝一品天香而去。

他们刚到一品天香,祁天殇的车也停在一品天香的门口。

秦芩和凤白看向下车的祁天殇,祁天殇盯着凤白,面色微微一惊,并没有说话。

三人站在包厢里面,祁天殇的目光深邃,盯着凤白。

秦芩见祁天殇的视线一直盯着凤白,挡在凤白的面前。

“原来你的秘密是她,若是我早看到她,就不会失败了。”

在她询问他秘密的时候,他就不会露馅。

“你能看出凤白是?”

“她是空间灵宠,是一只凤凰,倒是厉害修成人形!”

“原来你身上的灵气是空间灵气!”

祁天殇和秦芩凤白相对而坐。

凤白盯着祁天殇,忽然低声开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祁天殇淡淡的看了一眼凤白,薄唇淡笑,没有回答凤白的话。

“祁天殇,你到底要告诉我什么事情?”

秦芩也不和祁天殇兜圈子,沉声问道,她想要知道关于所谓魔气的事情。

祁天殇越过秦芩看向包厢窗口的天空,随后说道,“昨晚夜空中出现的魔气,你们应该都有感受,你们身上的灵气和魔气有排斥,所以你们应该感受的最清楚。”

“魔气出现在京都市一定不会有好现象,你身上的灵气会吸引这些魔气,我怕你会出事,所以你必须注意一些知道吗?”

“不过你身上的灵气对于这些魔物也会有一定的克制效果,必要时你可以用身上的灵气驱退这些魔物。”

“还有这些魔物一般会附在人的身上,所以你要注意你身边的人。”

祁天殇低沉说着,眼底有对秦芩的情意。

秦芩微微垂眸思考着,凤白坐在一旁没有说话,她知道秦芩和祁天殇之间的恩怨,心中是讨厌祁天殇,可现在…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好保护自己!”

祁天殇凤眸一直盯着秦芩,随后起身,他想要多看她一眼,可知道她根本不愿意和他多呆。

“谢谢你,祁天殇!”

耳边传来秦芩清美的嗓音。

祁天殇站在原地,薄唇微扬,有些苦笑,“为了你这一声谢谢,我可以付出一切。”

“秦芩,一定要幸福,还有对不起。”

祁天殇的脚步朝前走去,手放在门把上,身后再次传来秦芩的声音。

“等一下。”

秦芩从座位上起身,祁天殇回过身看向秦芩。

秦芩走出座位,凤白站起身站在秦芩面前,有些疑惑的看向秦芩,秦芩为什么又要让祁天殇停下?难道还有什么要问的?

“祁天殇,如果一个人长生不老,有没有办法让她如常人一样!”

凤白一惊看向秦芩。

祁天殇紧紧盯着秦芩,凤眸有些震惊,“你说什么?”

祁天殇仔细的看着秦芩,再次看了一眼她身旁的凤白,眼底闪过暗芒。

“你是想要为这只凤凰问我还是…为你?”

祁天殇垂在一侧的双手有些颤抖,他这才想起很多,秦芩身上拥有空间,她身上会有灵气一定是修行了空间的功法,这空间是仙物,也就是说秦芩很有可能已经褪凡成就仙骨,长生不老了。

自从她回来,他倒是一直不曾注意,她身上的灵气似乎比三年前多了很多,所以她很有可能已经褪凡成就仙骨,也就是说她和他一样长生不老!

也可以说,正因为这样,她的容貌才会恢复到万年前的模样,因为她已经属于仙的范围。

“我只想问你有没有办法?”

秦芩没有说自己,但她知道,祁天殇已经猜到了,以他的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可她没有办法,她不愿意长生不老,只愿和墨云琛白头到老,看儿孙满堂,同生共死。

“你宁愿不要长生不老,也要和墨云琛在一起,历经死亡的痛苦!”

祁天殇凤眸闪过痛苦,她很傻,他又何尝不是。

掩饰眼底的痛苦,祁天殇深深的看了一眼秦芩和她身旁的凤白。

“如果是以前我或许有办法,可现在没有。”

“如果是万年前,仙境还存在的话,你就能褪去仙骨变成凡人。”

“仙境是什么?”

凤白低声开口,她虽然是一只凤凰,可一自都活在药界里面,所以对于关于仙神的东西都不知道。

“仙境是众神生活的地方,仙境里面有断仙台和诛魔台。”

“断仙台是不是就是?”

凤白迫不及待的询问出口,如果找到仙境,是不是就可以到断仙台,是不是就可以剔除仙骨,成为普通人?

“是,可仙境早已经随着众神之劫消失。”

秦芩站在原地,神色不明。

仙境消失,找不到断仙台,所以她和凤白只能这样了吗?

“芩…秦芩,你和墨云琛不会在……”

“不,我会和他在一起,如果他苍老,我还活着,我会陪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秦芩坚定的看向祁天殇,祁天殇苦笑出声,“我早就该知道,以你的性格又怎么会放弃,又怎么可能放弃墨云琛。”

祁天殇话语刚落,包厢门被人打开,一道修长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秦芩抬眼看向来人,等她刚刚看清来人是谁,眼前一花,整个人忽然被人用力抱在怀中,炙热的吻不顾外人在场已经俯下身霸道的吻住她的唇瓣。

祁天殇看向紧紧拥抱在怀中的墨云琛和秦芩,闭眸苦笑,掩饰眼底的沉痛,随后转身离去。

凤白望着两人,抬脚朝外面走去。

她需要好好想想很多问题,需要好好想想她和厉璟漠会不会有未来,在秦芩说出那句震撼人心的话语的时候,她自己也在想,她愿不愿意和厉璟漠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答案是肯定的,可她心中忐忑的是,厉璟漠若是知道了她是一只凤凰,会不会愿意和她在一起?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自己真实的身份告诉给厉璟漠,若是他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是排斥还是不敢置信,亦或者是震惊!

等凤白和厉璟漠离开,整个包厢就只剩下秦芩和墨云琛。

秦芩不知道他们亲吻了多久,只知道她呼吸困难,唇瓣发麻后,墨云琛才松开她,凤眸深邃如墨一直盯着她,似乎不愿意放过她一丝一毫的娇美。

“墨云琛,你听我解释,我和祁天殇……”

秦芩以为墨云琛是因为她和祁天殇见面,有些生气,所以才会当着祁天殇的面吻住她。

她不能让墨云琛误会,所以她要解释。

墨云琛紧紧将秦芩抱在怀中,用力很紧。

低沉性感的嗓音暗哑的响起。

“我知道,我我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听到了!”

他原本在一品天香和一名长辈用餐,却得知她和祁天殇在另外包厢,第一时间知道她和祁天殇待在一起,他心中是有些不舒服,可不舒服是平静和信任,他知道了解她,若不是重要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和祁天殇见面,后来想到昨晚她对他说过的话,他明白她找祁天殇一定和那个所谓的魔气有关系,刚刚走到他们所在的包厢就听到她坚定的嗓音,他震惊欣喜。

这就是他的芩儿,属于他的芩儿,属于他墨云琛的!

“告诉我,什么长生不老?”

秦芩一惊,抬起头看向一直盯着她的墨云琛,“你听到了?”

“嗯,你还想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墨云琛嗓音有些危险的响起,秦芩摇摇头,推开他,“我没有想过要瞒你,只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们刚刚从死亡森林回来,可现在居然又出现这样的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以后所有事情都不许瞒我,若是我知道你瞒我,芩儿,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惩罚你!”

他嗓音暗哑性感,秦芩用力的咳嗽一声,怎么感觉所有正经的气氛都被他这句话打断了。

“我知道了,我不会再瞒你一件事,绝对不会。”

“那现在就告诉我所有的事情!”

秦芩点点头,说起了关于《天灵》的事情。

“我没有想到再次活过来,《天灵》直接晋级最高阶段,也就是说我现在不会老。”

墨云琛微惊,就算他见过无数大场面,却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只有神话才会有的长生不老,如果换做别人说这件事情,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以为是在撒谎,可现在是他的妻子,他最在乎的人在说这件事情,他相信她。

“祁天殇说曾经的仙境会有让我成为凡人,可现在仙境早就消失,没有人知道它的下落。”

秦芩不愿意长生不老,不愿意看着自己爱的人老在自己面前,不愿意承受那种生离死别的悲哀,她宁愿陪着他一起老去,一起死去。

“我陪你一起找,就算是找一辈子我也会陪你一起去找。”

墨云琛深情的看向秦芩,将她散乱的发丝理到耳后。

“就算找不到,也没有关系,至少我能一直看着你,一直看着你那么美。”

在他白发苍苍的时候,她还能那么美,那很好。

“傻瓜!”

秦芩主动靠近墨云琛的怀抱中,将他紧紧抱在怀中,闭上眼睛,不让眼眶的泪水滑落下来。

“回家吧。”

他伸出手,秦芩含笑将手放在他手心,一起回家。

……

几日后,天医铺里面,秦芩正在教凤白关于针灸和穴道。

凤白认真的学着,不时与秦芩说着话。

“墨夫人在不在?求求你们告诉我墨夫人在不在这里?”

一道焦急的嗓音从门口传来,中年夫妇焦急的嗓音传来。

安子在外面安慰着中年夫妇,让他们先别急,墨夫人正在看病的房间里面。

中年夫妇得知秦芩在天医铺松了一口气。

杨燕箐和孟梵梵在一旁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她们终于找到墨夫人了,林妍有救了。

“墨夫人,墨夫人!”

房门被人推开,两名中年夫妇走了进来,一看到秦芩激动的上前,“墨夫人,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儿,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儿。”

“林总、林夫人!”

秦芩疑惑的看着几人,若是她没有记错,现在站在她面前求她的是林妍的父母,林氏集团的林总和林夫人,身后是杨燕箐和孟梵梵,这两人都是林妍的好友。

林夫人比林总还要激动,上前也不顾其他抓住秦芩的手,哭着祈求,“墨夫人,求求您救救我女儿吧!”

“林夫人别激动,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秦芩抽出自己的手,杨燕箐上前扶住林夫人,让她别激动。

林夫人断断续续的抽泣,急忙说道,“墨夫人,我女儿从早上昏睡过去,一直到现在都不曾醒过来,您帮我去看看吧。”

今日杨燕箐和孟梵梵来找女儿林妍准备一起出去逛街,她高兴的到女儿的房间,看到女儿还在床上,叫了女儿很久都没有将她叫醒,这才觉察到不对劲,昨晚女儿一直尖叫说看到鬼,她当时还以为女儿是做噩梦,陪着她好一会儿后才去休息,今天进入到房间就看到女儿不醒人事,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孟梵梵告诉她,让她找墨夫人秦芩,说秦芩医术非常好,一定能救自己女儿林妍,林夫人想也不想就去找秦芩,到了别墅却被别墅的佣人告知,墨夫人秦芩到天医铺,他们赶紧来到天医铺,想要秦芩救下自己林妍。

“墨夫人,您就帮我们去看看我女儿吧。”

林总在一旁也跟着恳求着秦芩。

杨燕箐和孟梵梵也在一旁恳求着秦芩。

“先带我去看看吧!”

秦芩多看了一眼林夫人,朝几人低声说道,随后让凤白去拿药箱,她虽然有空间,在外人面前总不能暴露,出门在外假装带一个药箱可以掩人耳目。

“谢谢,谢谢墨夫人。”

林总和林夫人松了一口气,只要秦芩去救林妍,林妍就一定有救。

秦芩和凤白坐在一个车,凤白看向秦芩,眼眸微沉,“你真的要去吗?”

“你和我明明都看到了…看到了林夫人身上有一丝淡淡的魔气,也就是说林家很有可能有魔,你还是要去看吗?”

秦芩看向凤白,点点头,凤白说的对,她之所以去救林妍不是因为想要去救林妍,而是因为刚才在林夫人身上看到了一丝淡淡的魔气,虽然很淡,可她看的清清楚楚,林家别墅很有可能魔。

祁天殇曾经让她小心,可如果她真的去避开,能避得开吗?与其去避开,不如去面对,她秦芩不是缩头乌龟。

“去,必须去,我想去看看所谓的魔到底是什么?”

“好,你去我陪你,不过就是一个魔,难道我凤白还会怕吗?”

凤白拍拍胸口,大声说道。

秦芩扬唇一笑,“嗯!”

十多分钟后,她们的车驶入林家别墅。

秦芩和凤白进入到林家,抬眼看着半空,林家半空中有淡淡的魔气环绕,不多,却能让人看到。

秦芩和凤白对视一眼。

“凤白,小心一点,到林家你要注意一下有没有什么人比较可疑?”

“嗯,我知道,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些鬼东西的。”

凤白嗯的点头,她不怕那些东西,也不会放过那些所谓的魔物,祁天殇那只魔她都不怕,还怕这些东西吗!

秦芩笑了笑,林总和林夫人下了车迎着秦芩朝别墅里面走去。

杨燕箐和孟梵梵跟在身后。

“墨夫人,我女儿就在房间里面,麻烦您帮忙看看。”

林夫人打开一间房门,带着秦芩进入到房间里面。

进入到房间里面的秦芩环顾四周,倒是没有任何的发现,凤白早就找个借口四处闲逛别墅,她想要看看这里是不是有魔物的存在。

林妍的房间里面,秦芩不着痕迹的打量完后,没有任何的发现,随后拿着药箱走向林妍的床边,站在床前,她看到昏迷的林妍,林妍面色有些苍白,眼睛紧闭,一股浓郁的魔气萦绕在她身上。

秦芩看到,面色微变。

“墨夫人,我女儿一直都昏迷不醒,您帮我看看吧。”

林夫人急切的祈求着,秦芩点点头,走到昏迷中的林妍身旁,伸出手为林妍把脉,心中一惊。

这林妍是惊吓过度导致昏迷不醒,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身体表面看起来很好,其实内里精气气血亏虚,若是长此下去,活不了多久。

为什么会这样?

秦芩看向萦绕在林妍身体周围的魔气,难道是这魔气在吸食她身体的精气?

所以导致林妍气血亏虚,精气虚弱不已。

林总一群人紧绷着身体,屏住呼吸看着秦芩为林妍诊治把脉,好一会儿后,林夫人看着秦芩微沉的面容急切的问道,“墨夫人,我女儿得了什么病,是不是很严重啊?”

“林夫人先不用急,你们先出去,我先治疗林小姐。”

“好好好,我们马上出去。”

林夫人赶紧和林总等人离开,将房门关好。

等所有人离开房间后,秦芩回过身看向床上的林妍,喂她吃下一枚补充精气神的丹药后,随后若有所思的盯着林妍神色的魔气,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记得祁天殇说过,自己的灵气对于这些魔气有克制的作用,她可以试试,若真的有作用,面对那些所谓的魔,她也不用那么担忧顾忌。

抓住林妍的手,秦芩将身体里面的灵气输入林妍的身体里面。

秦芩的目光一直看着林妍注视着她身上的魔气,就见她掌心的灵气输入到林妍的身体,黑色的魔气好像遇到了天敌一样往后退去,直到秦芩的灵气将林妍覆盖完,整个黑色的魔气在莹白色灵气的覆盖下挣扎,想要逃离可是怎么都逃脱不了,最后慢慢被灵气吞噬,消散。

输入了不少灵气,秦芩的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她看着林妍恢复如初,松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的灵气真的对于这魔气有作用,祁天殇曾经说过她的灵气也会让魔物觊觎,也就是说她的灵气很有可能与魔物相生相克,魔物既喜欢她的灵气,也害怕她的灵气。

正在秦芩沉思的时候,床上的林妍传来清醒的声音。

“墨…墨夫人!”

林妍睁开眼睛有些诧异的看向站在她床前的秦芩,不明白自己怎么了?墨夫人秦芩怎么会在她的房间里面?

“醒了就好!”

门外林夫人一群人听到林妍的声音,心中一喜,询问自己能否进来,秦芩让所有人进来。

林夫人赶紧和林总进入到房间,奔到林妍的身旁,一边感激着秦芩,一边询问着林妍还没有事情,林妍被林夫人激动的拉着手,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了。

杨燕箐和孟梵梵看到床上清醒的林妍,扬起笑容,总算放下心。

两人心中不由为秦芩的医术感到震惊,这墨夫人长得漂亮就是了,医术还有才能都那么厉害,难怪墨爷会那么喜欢。

杨燕箐悄悄看着秦芩的侧脸,掩饰心中的苦涩,输给这样优秀的墨夫人,她不觉得惭愧,反而在最开始看到墨夫人秦芩的真正面容时,有些庆幸,那样无双优秀的墨爷也就只有天仙一样的墨夫人才配得上吧。

凤白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清醒过来的林妍,随后朝着秦芩默声的摇头,表示没有发现任何的魔物。

秦芩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走向林妍,淡淡的紫色在美眸里面闪过。

“林小姐,不知道可否问你几句话。”

“墨夫人尽管问就是了。”

说话的是林夫人,她眼底还含着激动的泪水,一直感激的看向秦芩,现在只要是秦芩要求做的事情,他们都会办到,更别说只是要问几句话了。

林妍躺在床上点点头,“墨夫人,您要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的我都会回答的。”

秦芩走向林妍,她刚才在林妍的画面里面看到不少事情,不过有几点还是比较模糊,就是关于那魔物事情,在有关于魔物的画面,总是一片漆黑,所以她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能询问林妍一些事情。

“我听林夫人说,昨日林小姐看到鬼了?不知道那鬼到底长什么样子林小姐看清楚了吗?”

秦芩低声问道,在秦芩询问的时候,林妍的神色忽然不对劲,面色一变,害怕的捂住耳朵,“好可怕,它没有头,就在我的床前一晃一晃的,我看不清楚,什么都看不清楚,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妍的语气有些激动,林夫人赶紧将林妍抱紧,安慰她,“没事的,根本就没有什么鬼,什么都没有?”

“不是的,有鬼的,妈妈,那鬼身后还有一团黑影,就浮在它的上空很可怕的,我好像还看到黑影里面有脸的样子,真的好可怕。”

秦芩和凤白神色微凝,她们两人都明白,林妍说的黑影就是所谓的魔物,看来这个魔物是盯上林妍了,只是不知道现在这个魔物在哪里?

“林小姐,不用担心,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鬼,其实你见到的鬼都是人扮的。”

秦芩在一旁低声说道,她说的也是真的,林妍看到的有两个,一个是人扮的鬼,一个就是魔物,为了安抚林妍,那个所谓的魔物,她当然就不会说出来了。

怕说出来,这些人也不信,若是信了,吓到了可不好,还不如让这些人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找到那个魔物,她看看这些所谓的魔物到底是什么,自己能不能对付,至少心里有个底吧。

原本还激动害怕的林妍平静下来震惊的看向秦芩,林夫人还有其余人都盯着秦芩。

孟梵梵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墨夫人,您这意思是?难道是有人假扮鬼吓妍妍吗?”

秦芩点点头,林夫人松开抱住林妍的手走向秦芩,“墨夫人,到底是谁,是谁居然敢吓我女儿?”

“林夫人不如将别墅的佣人都召集在一起,我看看。”

“好好,我马上让人召集。”

林夫人说着,走出房间,去让管家将所有人召集起来。

林总气愤的站在一旁,居然有人敢吓自己女儿,简直活腻了。

杨燕箐和孟梵梵一左一右的安慰着林妍,“没事了,墨夫人都说没有鬼,你要相信墨夫人。”

林妍虽然还心有余悸,不过已经有七分相信秦芩的话,在两位好友的帮助下,下了床。

林总已经先一步离开房间,他必须亲自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假扮鬼来吓自己女儿。

林妍下了床,心中任由有些疑惑,她走向秦芩迟疑的问道,“墨夫人,你说是人扮的,可是我明明看到那个没有头的鬼影上面还有一道黑影,那个黑影里面还有一个鬼脸狰狞的对着我笑,很恐怖的。”

秦芩沉眸,随后扬起笑容,“想必是林小姐惊吓过度产生的幻觉,放心吧,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听到秦芩的解释,身旁的杨燕箐和孟梵梵也赞同的劝着林妍,林妍总算松了一口气,不再去想昨晚的画面。

林妍和杨燕箐三人在前面走着,凤白站在秦芩身旁低声问道,“你让林夫人聚集佣人,是要看看有没有魔物附身在这些人身上吗?”

秦芩点点头,凤白了然的点头,与秦芩朝林家客厅走去。

林家客厅里面,气氛凝滞,所有佣人忐忑不安的站在一起,不明白夫人将他们聚在一起干什么。

“墨夫人,这里就是我林家所有佣人。”

林夫人恭敬的上前,朝秦芩低声说道。

秦芩点点头,朝一群佣人走去,凤白跟随在秦芩身旁,一直盯着这些佣人,看看有没有人有嫌疑的。

林妍死死的看向这一群佣人,就是这里的其中一人扮鬼吓她,吓得她昏迷一整天,整个身体虚弱无力,幸好是墨夫人,不然她这辈子都会被这个阴影淹没。

林夫人和林总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这些佣人胆子太大了,居然敢吓自己女儿。

杨燕箐和孟梵梵坐在沙发上安慰着林妍,让她别多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