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进入鬼市寻找镇魂石消息/重生空间:鬼眼神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决定要去找镇魂石,秦芩在第二日就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几位好友。

“雪真姐,天药集团就先麻烦你和晗哥了!”

“好,放心吧!”

秦芩并没有将寻找镇魂石的事情告诉他们,毕竟他们都不知道她是重生而来的,只是告诉他们,她和墨云琛需要出去一趟,不日就会回来。

木倩倩和甘甜甜知道秦芩要离开后,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凤白拉住秦芩想要跟着她一起去,秦芩拉住凤白的手,不要她跟着去。

“凤白,我这次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办,初儿和炎儿我也不便带去,所以我希望你在家里好好帮我照顾他们。”

秦芩这么说,凤白也只能留下来。

他们是在第三日出发的。

墨云琛开着一辆奔驰朝祁天殇所说的位置而去。

秦芩的手和墨云琛相握,她美眸盯着两人相握的手扬唇笑着,无论前面会发生任何事情,他们都会一起承担。

小白的身影从后车座站了起来,秦芩看向后车座的小白摇头失笑,这个小家伙从上车就一直睡着现在总算醒了过来。

小白一跃而起,跳入到秦芩的怀中,秦芩将它抱住,从空间里面拿出几颗樱桃喂给小白吃。

又那几颗塞到墨云琛的嘴里。

“你是从什么地方得知镇魂石的消息的?”

秦芩看向开车的墨云琛,浅浅的问道。

“祁天殇!”

秦芩摸着小白毛的手顿住,不敢置信的看向墨云琛,“你去找过祁天殇了?”

他竟然能和祁天殇好好说话?这倒是奇事?

她可是知道这三年来,墨氏和祁氏集团针锋相对的事情。

“嗯!”

“他告诉你有关镇魂石的消息!”

“嗯!”

秦芩没有再说话,对于祁天殇,她说不出恨还是别的,看着那张和祁商翊一模一样的脸,她非常的不舒服,她知道其实祁商翊是祁天殇的化身,想到祁商翊曾经为她做过的事情,她就一阵难受,所以她不愿意再去见到祁天殇,不愿意看到那个曾经为了她做很多事情的人会是那样的。

祁天殇口中的鬼市在位于华夏国东边的一个三线城市,名叫东市。

两人先在东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住下,随后商量。

秦芩从墨云琛的口中得知,祁天殇告诉她,想要进入鬼市,就必须先找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叫做朱勇,只有得到朱勇手中的鬼市通行证才能进入到鬼市,得到鬼市正确的位置。

“鬼市?那是一个什么地方?”

秦芩低低的喃语,她倒是第一次听说鬼市这个名字。

秦芩和墨云琛在酒店里面用了餐,随后去找朱勇。

朱勇表面上是东市一名企业家,最爱的就是赌石,要想找到朱勇就必须到东市有名的赌石一条街去寻找。

赌石一条街位处于东市一处僻静的巷子里面,外人若是不注意还不知道这里面竟然有不少翡翠原石。

名叫翠阁的一家赌石铺子里面,不少人围在一起,看着解石机,直到解石师傅解开原石,看着灰白的石头,众人叹息。

“唉!又是块废石头,朱老板你今天运气似乎不太好!”

众人围着一名大约一米六左右削瘦的男人说道。

男人长的非常平凡,毫不起眼,甚至若真的说长相,那长相还有些丑陋。

朱勇瞪着一群幸灾乐祸的人,“不过就是一块石头,再选就是,我朱勇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钱!”

朱勇朝一旁的翡翠原石走去,再次挑选了几颗价值不菲的原石,让解石师傅解石。

正在解石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两名男女,男的高大精壮,面容俊美菱角分明,气势强大,站在男人身旁的女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遮掩住面容,不过精致的下巴和那双明媚动人的眼睛也能让人知道眼前的女人拥有一张姣好的面容。

秦芩和墨云琛进入到翠阁里面,只引起几人的注意,其余人整颗心都放在了解石上面,并没有注意到进来的秦芩二人。

注意到秦芩的几人疑惑的看着两人,这两张面容非常的陌生他们是第一次见到,最主要的是两人身上散发的气势非常的威慑,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秦芩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中的朱勇,她们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得到朱勇不少信息,朱勇这人倒是一眼就能认出,全靠他那身材和容貌。

秦芩和墨云琛朝解石的地方走去,两人站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看着眼前这一幕。

朱勇的几块石头正放在解石机上解着,他紧张的握紧拳头看着眼前解开的石头,“出绿,出绿,一定要出绿。”

朱勇一直念叨着,可惜直到最后几块他精心挑选的石头都没有出绿,朱勇面色有些难看。

人群忽然散开,一名中年男人走进人群,看着朱勇,哈哈大笑,“朱老板,今日运气似乎不太好,上次你解开了一块冰种的翡翠赢了我,这一次我们比一比怎么样?只要你赢了,我甘愿把你今天赌石的钱都出了,若是你输了那就把我今天赌石的钱出了。”

朱勇瞪着来人,来人叫做熊康,是他的对头,每次赌石都要和他比一比。

朱勇心中涌起怒火,“好,这可是你说的。”

“那就开始吧,你我一人挑选一块石头比赛。”

熊康冷笑着说完走向一旁挑选翡翠原石。

“朱老板,我看你今日还是不要和熊老板比试了,你今天运气似乎差了些。”

“是啊,朱老板,今天熊康消费了一百多万,要是你输了可要付一百多万,值得吗?”

几名赌石的人上前劝着朱勇,朱勇冷哼一声,他这人就是不喜欢有人挑衅他,熊康既然敢挑衅他,他肯定不能当缩头乌龟,不然说出去他朱勇的面子该放在哪里!

朱勇看着不远处认真挑选石头的熊康,冷冷一笑,随后朝一旁走去。

两道身影站在朱勇面前。

“你们是谁?”

朱勇沉着脸看着挡在他面前的秦芩和墨云琛,看到两人,朱勇下意识的升起一种警惕,这两人气势很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朱老板,你放心,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找你借一样东西罢了。”

秦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她那张容貌太过显眼还是遮掩住为好,毕竟她是来寻找镇魂石,不希望引起别人的注意。

“借什么东西,我可没有东西借给你!”

朱勇眼底闪过和他面容不符的精明,他警惕的看着秦芩和墨云琛。

“我还有事,你们可以离开了。”

朱勇朝前走去,秦芩含笑看着他,低声开口,“朱老板,我只是想要鬼市的通行证罢了。”

朱勇脚步停下,回过身看向秦芩,那双眼睛凌厉的射向秦芩,“你是谁?”

他朱勇是鬼市通行证颁发之人,鬼市在多年前出过一件事情,就停止了颁发通行证,这两人是谁,居然能知道他?

“朱老板不用这样看着我们,我们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要进入到鬼市问一件事情罢了。”

朱勇微微抬头看着秦芩,随后走向她,站在秦芩面前,他身高不过一米六,秦芩的身高有一米七,所以朱勇站在秦芩面前显得很矮小。

“呵呵,你想要通行证,你要我就给吗?可笑!”

“朱老板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吧!只要我帮你赢了比赛,你就将通行证给我怎么样?”

秦芩含笑看着朱勇。

“你能替我赢了比赛?”

原本还想要离开的朱勇再次看着秦芩,眼底露出怀疑,这人是不是在开玩笑,居然觉得她能赢了比赛。

“当然,只要我赢了比赛,朱老板就将通行证给我?”

朱勇眼底露出思考,“那你如果输了呢?”

“我不会输!”

秦芩自信一笑。

朱勇盯着秦芩,随后淡漠一笑,“好,那你帮我赢了这场比赛。”

秦芩点点头,随后走向摆放原石的架子,一一的挑选。

墨云琛一直跟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你就那么有自信心?”

秦芩看着身旁的墨云琛,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当然,谁让老天赐了我一双好眼睛。”

墨云琛宠溺一笑,碰触她的眼睛,“别让别人知道了。”

“嗯,放心吧,只有你我知道。”

这秘密她当然不会告诉给别人听,就如她空间的秘密。

朱勇站在秦芩几米之外,看着她一个个的挑选石头,他倒是不信她能懂这些,看她挑选石头的样子哪里是懂挑选翡翠原石,有些就看了一眼就离开,根本就不曾仔细看,就这样也能赢。

有几人走到朱勇面前,他们也听到刚才秦芩和朱勇的谈话。

“朱老板,你就信这个女人?”

“是啊,一个女人,你也信吗?”

这朱老板在想什么?

“当然不信,不过她要去比赛,就让她比赛。”

反正他也讨厌熊康,让一个女人和熊康比,那不是落熊康的面子吗,他觉得很好,若是赢了那就更好了,若是输了也不是他。

秦芩看了十多块石头都没有满意的,直到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放在架子的边缘,标价不过一千。

“这块石头?”

墨云琛看着秦芩手中的石头,秦芩微笑着点头,随后拿着时候走向朱勇,将手中巴掌大的石头递给朱勇。

朱勇沉着脸看着秦芩手上的石头,“就这一块?你觉得会赢吗?别搞笑了!”

“哈哈哈,小姐,你是来搞笑的吗?这么一块小石头来赌?”

几个人嘲笑的看着秦芩。

墨云琛凤眸阴鸷的射向几人,几人被墨云琛震慑,下意识的闭上嘴巴不敢再说话。

“你们赌石是看大小而不是看出绿吗?”

秦芩扫视一眼围上来看热闹的人。

熊康已经挑选好一块大石头,正让人搬着。

“哈哈,朱勇,你就准备拿这么一块破石头来和我比吗?”

熊康不屑的看着秦芩手中的石头,冷笑,“还派一个女人,朱勇啊朱勇,你可真丢人!”

朱勇阴冷盯着熊康,秦芩看了一眼熊康身后被人抬着的大石头,淡薄的收回目光。

“我就派她和你赌怎么了?若是一个女人你都怕,那我和你赌石才是丢人。”

朱勇扬起脑袋大笑,熊康眯眼看着朱勇随后盯着秦芩,“哼,我会怕一个女人,只是怕你丢不起这个人罢了,拿着一块破石头和我比。”

“走,要是输了,你照样必须把钱付了。”

熊康高傲的走在前面,让人将大石头放在解石师傅面前,“解吧。”

他的语气带着自信。

朱勇站在人群前面,看着熊康的石头被解开,他心中说不紧张是假的,若是熊康解出石头了,还不使劲的嘲讽自己才怪。

朱勇偏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神色平静的秦芩,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女人,选了一个巴掌大的石头,居然也想要赢,确实太可笑了!

秦芩和墨云琛站在一起,手中的石头在刚才就被墨云琛拿过去。

墨云琛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解石场面,对于这些他只是略懂。

“他的石头里面有翡翠吗?”

墨云琛低声说道,秦芩看向墨云琛微微摇头,“你觉得呢!”

熊康高傲的站在解石的原地,看着解石师傅解石,眼看着石头从两个脸盆大小,变得越来越小,直到完全解开,熊康高傲的面容变得阴沉,“怎么可能没有?”

他那么用心的挑选,居然没用!

朱勇讽刺一笑,“块头大又如何还是没用,熊康看来今天你要付钱了!”

熊康瞪着朱勇,冷笑,“你别得意,你以为你就能赢吗?”

他就不信一个女人挑选一块破石头能赢吗?

秦芩朝墨云琛扬唇,墨云琛抬脚走向解石师傅,将手中的石头递给解石师傅。

熊康勾唇冷笑,他就不信了。

“出绿了,还是满绿,居然是冰种翡翠,好漂亮啊。”

解石师傅也微微一惊,小心的擦边,这么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居然是冰种翡翠,还是满绿,简直令人惊奇。

熊康神色一白,不敢置信的盯着前面被解石师傅小心翼翼对待的满绿冰种翡翠原石。

朱勇双眸放大,看向前面满绿的翡翠,居然真的出绿了,那么小一块石头居然出绿了?

他赢了!一个女人替他赢了!

朱勇大笑着走到熊康面前,“熊康,现在你服输了吧,居然输给一个女人,真是丢人。”

朱勇现在心情非常好,今天一天来的秽气消散,他得意的盯着自己的对手。

熊康阴沉的看着朱勇,“就算我输了,你也别得意,你靠一个女人赢了我有什么了不起。”

熊康说完转身冷哼离开。

“先把钱付了再走,别忘记了。”

朱勇大笑着朝熊康的背影说道,随后看向站在他面前的秦芩,秦芩偏过头看向朱勇,启唇说道,“朱老板,现在你赢了,通行证可以给我了吗?”

“你怎么会那么坚信能赢?”

朱勇犀利的盯着秦芩,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居然那么厉害?

“这个朱老板就不用管了,既然我帮你赢了,那么就将通行证给我!”

秦芩抬起手,手心上那块冰种翡翠呈现在她手掌上。

朱勇冷冷盯着秦芩,“通行证可不能随意给人,所以我不能给你。”

“朱老板这是言而无信吗?”

一直站在秦芩面前不曾说话的墨云琛凤眸闪过幽光,森冷阴鸷,让朱勇背脊一凉。

“鬼市可不是随意人能进入的,我不能将通行证给你们。”

他刚才之所以让这个女人替他比赛,也不过是玩笑,想要刺激熊康罢了,通行证怎么可能给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要是出事,他可付不了责任。

墨云琛强大的气势扑向朱勇,朱勇有些畏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气势这么强的男人,是谁?肯定不是东市的人,他们想要进去鬼市干什么?

“即便是死朱老板也不说吗?”

“当然,我朱勇可是怕死之人吗?”

就算怕死也不可能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

“朱老板倒是血性之人,可你死了你妻子怎么办?你难道要将你瞎眼的妻子也丢下吗?”

朱勇震惊的看向秦芩,“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

他妻子被他护的很好,就是怕有人找麻烦,欺负他的妻子,妻子的眼睛就是当年被仇人弄瞎,现在也治不好,除了他最亲近的人知道自己妻子瞎了,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居然知道这些?

“朱老板一句话不用问那么多,想要救你妻子就拿通行证换!”

若不是看在这朱勇还是护妻爱妻的人,她在刚才就生气了。

“你可以救我妻子!好,只要你救我妻子,我马上给你!”

秦芩扬唇一笑,随后她和墨云琛来到了朱勇的别墅,为朱勇的瞎眼妻子看病。

“这副药敷半个月,半个月后,我保证你妻子恢复光明。”

秦芩为朱勇妻子扎针后,随后开了一副药方。

朱勇手里拿着秦芩递给他的药方,他盯着上前的药,看向秦芩,“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这上面的药材能治我妻子?还有你们两个到底是谁?想要进入到鬼市,我必须知道你们的身份。”

秦芩扬唇浅笑,轻声说道,“我叫秦芩,这是我丈夫墨云琛,我们来自京都市。”

“墨云琛,秦芩!”

朱勇念出声,忽然面色大变,“你们…你们是京都市墨爷和墨夫人!”

就算他没有出过东市,就算他没有见过墨爷和墨夫人,却听说过墨爷和墨夫人的名字,这两人居然是京都市很多人都惧怕的墨爷和墨夫人,要是刚才就知道,他怎么敢这样?

“这药方你该相信了吧!”

朱勇额头冒汗点点头,“相信,当然相信。”

他当然知道京都市墨夫人医术惊人,两年前妻子被弄瞎眼睛的时候,他曾经想要去找墨夫人帮忙救治自己妻子,可后来听到传说似乎墨夫人死了,当时他有些绝望,连老天都不让他救治自己妻子,没有想到今日居然碰到墨夫人,他妻子的眼睛终于能恢复了。

“谢谢,谢谢墨夫人,谢谢,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希望墨爷和墨夫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也是被逼,鬼市通行证确实不能随意给别人,我现在马上给墨爷和夫人。”

朱勇赶紧去拿鬼市的通行证,恭敬的递给秦芩。

秦芩接过朱勇递上来的盒子,随后打开,看着一块漆黑色的木牌,上面只有一个字行。

“墨爷墨夫人,这就是鬼市的通行证,墨爷和夫人的运气很好,本月鬼市会在明日打开。”

朱勇恭敬的说道,秦芩点点头,“麻烦了。”

秦芩和墨云琛离开朱勇的别墅,回到了酒店。

秦芩手里拿着鬼市的通行证,墨云琛从后拥住她,感受到她身体微微的冰冷,他心疼的握住她的手,“冷吗?”

“不冷,我没事,别担心了!”

秦芩回过头看着墨云琛,轻声说道。

“嗯!”

“用餐吧,我饿了。”

是夜,秦芩的身体再次变得冰冷,墨云琛将她抱紧,不顾自身寒气侵蚀。

“墨…墨云琛,你松开我,我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秦芩不愿意身体如冰的自己被墨云琛抱住。

墨云琛不松开秦芩,低下头在她额头上亲吻,“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们会很快就找到镇魂石。”

“嗯,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你。”

秦芩从空间里面掏出一枚药丸塞到墨云琛嘴里。

墨云琛吃下药丸,依旧将秦芩抱在怀中,小白从空间里面出来靠在秦芩身边,好像也在担心秦芩一样。

第二日天亮了,秦芩睁开眼睛看着抱着她的墨云琛,墨云琛睁开眼睛对上她的目光。

“还难受吗?”

秦芩摇摇头,“我没事了!”

两人起来洗漱好,小白在秦芩面前蹦跳,秦芩抱住小白,摸了摸它,“谢谢!”

小白吱吱呀呀的欢快叫着,秦芩从空间里面拿出不少好吃的,小白摇着尾巴去吃自己的东西。

两人用了餐,秦芩和墨云琛开着车朝鬼市的位置而去。

朱勇给了他们通行证后,就告诉了鬼市的位置。

鬼市离他们住的酒店需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在一处非常僻静的地方停下。

秦芩下车看着面前高矮不一,路道凹凸不平的巷子,难以想象这样的地方竟然会是神秘的鬼市。

“走吧!”

墨云琛和秦芩朝小巷深处而去,来往零星几个人都朝墨云琛和秦芩看去。

小巷最里面,是一件古香古色的房子,现在正有好几名男女朝里面走去,各自身上都背有一个大包,似乎装了不少东西。

秦芩和墨云琛的出现再次引起房子里面的人观看。

房屋里面,一名大约六七十岁的老人坐在柜台后,抬起惺忪下垂的眼眸看着来往的一些人,不说话,而是抬起手,来往的人都自觉的交出手中的黑色木牌通行证,老人看过核实后,扯了扯身旁的一根绳子,随后左侧方一道暗门打开,验过通行证的人则进入到暗门。

一名中年男人神色有些紧张的掏出一块木牌递给老人,老人接过,抬起头那双下垂浑浊的眼眸冷冷的看向中年男人,“回吧!”

“不,我要进入到鬼市,暗老,我的令牌掉了,我必须进入到鬼市,你应该是认识我的。”

中年男人抓住那名叫做暗老的老人,老人挥手,中年男人倒在地上。

中年男人见进不去,神色微变,似乎在思考什么,随后整个人快速的朝左侧的暗门跑去。

暗老抬起头盯着中年男人跑入到暗门里面,冷冷一笑,“不知死活!”

暗老话语刚落,刚才跑入暗门里面的男人已经浑身鲜血的捂住肚子出来,他身后,几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走了出来,抓住想要逃跑的中年男人,淡漠的拉着中年男人朝另外一处暗门而去,那里是有去无回的暗门,进入到那道暗门,注定你再也活不出来,这也是惩罚破坏鬼市规矩的人。

秦芩和墨云琛站在几人身后看到了这一幕,她低声凑到墨云琛身边,“这鬼市倒是不简单。”

墨云琛微点头,“小心点。”

“嗯,知道了!”

“干什么,别挡道,不进去就把位置留出来。”

一名娇气的女人嗓音从秦芩身后响起,说话不客气的女人见着面前的两人没有任何动静,不高兴的低声吼道,还用手搭住秦芩的肩膀想要将秦芩拉开,自己朝前面走去。

女人的手在搭住秦芩肩膀的那一刻,秦芩已经速度极快的抓住她的手,狠狠扔开。

女人抓住被扔开的手,秦芩的力道很大,虽然不至于扭断女人的手却也能让她疼一会儿。

“你,你居然敢扔我的手?”

女人长着一张娇俏可人的面容,可那冒火的双眼生生将她的容貌打了不少折扣。

她的目光忽然看向秦芩身旁的墨云琛,美眸放大,眼底露出诧异,没有想到这个戴着眼镜的丑八怪,身旁的男人居然这么帅,那容貌、气势让她挪不开眼睛。

“穆婷,别闹了,这里可不是你闹的地方。”

女人也就是穆婷身后走出三名俊朗高大的男人,为首的男人儒雅英俊,五官分明,抱歉的朝秦芩点头,“不好意思,我替穆婷向你说声道歉。”

能来到鬼市进入到鬼市的人身份都不低,甚至都不简单,自己妹妹因为娇惯太容易闯祸,若不是这一次非要跟着来,他不会带她出来,没有想到刚刚出来就惹到别人。

穆枫仔细看着秦芩,盯着她那张面容上过分厚重的黑框眼镜,发现那张眼镜下面容白皙精致,隐匿在眼镜后的双眸美的让人惊艳。

说完道歉后,穆枫正要收回目光,那双眼眸却看向秦芩身旁的墨云琛,随后面色微变。

这个男人好强的气势,不过站在那里就可以震慑别人,那双眼睛淡淡的扫视一眼,就能让人毛骨悚然。

墨云琛的目光瞬间的冰冷阴鸷射向穆婷,穆婷对上墨云琛的目光,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站在自己哥哥身后。

“抱歉,抱歉!”

穆枫再次朝秦芩和墨云琛道歉,随后带着妹妹穆婷朝暗老的方向走去,拿出通行证进去到暗门里面。

穆枫身后两名同样高大的男人只看了一眼墨云琛就收回目光,等四人进入到暗门里面,其中一名高大男人叫做慕言的男人忍不住开口,“阿枫,这两个人看起来不简单。”

“有什么不简单的,阿言哥,那个男人长得那么丑,有什么资格站在那名俊美的男人身边。”

穆婷忍不住吐槽,想到墨云琛,她就心微颤,这么俊美的一个男人怎么就有一个这么丑的女人。

穆枫皱眉看向妹妹穆婷,“这次出来我本不愿意让你跟着,你若是惹事,以后休想和我待在一起。”

“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可是你亲妹妹。”

穆婷拉住穆枫不满的抿唇说着,“为了一个丑女人,你居然骂自己的妹妹。”

“能来到这里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你要是敢闹事,我也帮不了你。”

进入到鬼市,就必须守着鬼市的规矩,出了事,他也保不了任何人。

“知道啦哥哥。”

穆婷撇撇嘴,来之前都被说烦了,让她不能胡闹,要好好听哥哥的话,她这不都听着呢。

秦芩和墨云琛在四人进入到暗门后,走向暗老,暗老拿过秦芩手中崭新的黑色木牌通行证,抬起头看向秦芩,“进去吧,鬼市规矩必须遵守,不然后果自负。”

秦芩多看了一眼暗老随后和墨云琛进入到暗门。

暗门有两部电梯,一进一出,秦芩和墨云琛踏入进去的电梯,电梯朝地下而去,在半分钟后停止打开。

“原来这鬼市竟在地下?”

秦芩扬起唇角,看着眼前映入眼帘的一幕。

墨云琛站在秦芩面前,眸色深幽也看着眼前的一幕。

却见鬼市上无数灯光照亮鬼市,鬼市就如热闹的大街一样,不过这里的人穿着奇怪,有些脸上甚至带着面具行走在鬼市的街道上。

“新来的吧,需不需要买一本鬼市书籍!”

一名佝偻着背脊的男人走到墨云琛和秦芩面前低声说道,他身上背着一个破包,浑身包裹严实,手里拿着几本破旧的书籍看向秦芩和墨云琛。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新来的。”

“哈哈哈,我佝老七什么不知道,买吗?买的话我就告诉你一些你想要知道的消息!”

刚来鬼市的人,最想要知道的就是关于鬼市的消息。

佝老七那张不符合装扮精明的眼眸看向秦芩和墨云琛。

“多少钱?”

“一万一本书籍,不过消息就要十万了!”

佝老七摊开手,秦芩含笑扬唇,“你这消息倒是值钱!”

“当然了!”

“可我来这里可没有带那么多现金!”

“没有关系,我这里有pos机!”

佝老七从包里掏出pos机,秦芩失笑,掏出卡刷了十一万。

佝老七满意的收好pos机,“想问什么就问吧!”

“我想知道万事通在哪里?”

墨云琛低声询问,佝老七看向墨云琛,微微一惊,这男人好强的气势,两人一进入到鬼市,他就注意到两人,那打扮和气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第一时间就上前。

“你想要找那个家伙?”

佝老七看向秦芩,“万事通是鬼母手下的人,你想要找到万事通就必须找鬼母!”

“鬼母?鬼母是什么人?”

这鬼市居然还有什么鬼母?

“鬼母是鬼市管理人,不过鬼母可不是脾气好的人,想要找她手下的人必须要和她的心意,今日正好是鬼母的生日,许多人都会去送礼,若是你送的礼和鬼母的心意,就可以向鬼母提一个要求。”

“不过鬼母的生日会在一个小时后才举行,这个时候你们是进不去鬼府的。”

佝老七说完,秦芩和墨云琛互视一眼。

“谢谢了!”

秦芩和墨云琛朝佝老七道别,佝老七在身后大声开口,“喂,书籍不要了吗?”

“不用了,谢谢!”

秦芩和墨云琛在这鬼市上行走,来往不少人都会看着两人。

“你说这鬼母到底是什么人?”

秦芩看向身旁的墨云琛,墨云琛凤眸一闪,低沉开口,“不管她是谁,今日我们都必须找到万事通。”

“嗯!”

“今日是这鬼母的生日,先去看看有什么礼物等会儿送给她。”

秦芩的目光看向四周的摊贩,有卖古玩的,有卖珍稀药材,还有卖珍稀动物。

“这鬼市倒是奇特!”

她的目光看向一处卖古玩的,鬼眼一闪,那古玩上面萦绕着淡淡的秽气,这些居然都是从古墓里面盗出来的,看了看标价,价钱还不低,秦芩所谓的价钱不低,不是指贵,而是指的这个价钱偏高与标价的物品。

秦芩朝古玩的摊位走去,扫视一眼。

摊贩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壮汉,看到秦芩走上前并没有招呼,反而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墨云琛的视线在摊位上扫视一圈,“你想买这些东西?”

“先看看!”

秦芩朝墨云琛低声说道,墨云琛扬唇。

秦芩的目光看向商贩正前方一个手镯,手镯通体晶莹,并没有像其他一样标有价钱,秦芩刚要问价钱,身旁已经挤过来几名男女,赫然就是在外面的时候遇到的穆枫等人。

穆婷看到秦芩不屑的冷笑,“这个手镯我要了!”

她一眼就看中了那个手镯,等拿回去送给母亲大人。

穆枫走上前拉住穆婷,低声呵斥,“你干什么?”

“哥,这个镯子挺好看的,反正也不贵,买给母亲大人挺好的。”

穆婷笑着拉着穆枫撒娇,她看过这摊贩的价钱,也不过就是几十万,这些她都还承受得起,这一个镯子估计最多也就是几十万。

古玩商贩抬起头看向穆婷,随后从身旁拿出一个盒子,装上了镯子递给穆婷。

穆婷高兴的拿着镯子,还高傲的看了一眼秦芩,那眼神好像在说你看中的镯子现在在我手上。

秦芩唇角微扬,笑容不达眼底。

身旁墨云琛的气势阴鸷冰冷下来,她拉住他的手,朝墨云琛摇摇头,为了这种人生气不值得,再说这镯子上有不少秽气,她还不喜欢呢。

还有这商贩其余东西都标了价,可就只有这一块镯子没有标价,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穆婷收回目光,朝商贩开口,“多少钱?”

“一千万!”

有些沙哑的嗓音响起,穆婷一惊,扔掉手中的盒子,“你说什么?你这不是坑人吗?我不要了!”

一个破镯子居然要花费一千万,她是笨蛋才会买!

商贩看着扔在摊位上的盒子,眼底冰冷淡漠,“货物既出概不退货。”

“老板,这镯子我们并没有碰过,你看……”

穆枫有些为难的说着,他们穆家虽然家境很好,却也不能随意的就花费一千万出去。

“哥,你和他说那么多干什么?他明摆着是坑我们,我们才不要上当,我们走。”

穆婷拉着穆枫就要离开。

古玩商贩在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不远处几名古玩商贩看着这一边,从各自的位置上走了过来,个个神色阴鸷。

穆枫拉着妹妹穆婷,穆言和另外一名男人穆森警惕的看着围上来的几人,这些人身上都有种肃杀森冷的气息,刚才没有注意看,现在仔细一看好似这些人就是生活在黑暗中,自身都带着阴冷。

“哥哥,该怎么办?”

穆婷拉住穆枫,这才觉得这些人似乎不好惹。

穆枫沉着脸看着围上来的几人。

“哥哥,要不我……”

穆婷挥起手,挥起的手被穆枫警告的看了一眼。

穆婷只能收回手,忽然瞪着秦芩,刚才要不是她,她怎么会看中那个镯子惹出那么多事?

其实穆婷刚才是看到秦芩在这里,她才会上来,却招惹上这么一个破事。

秦芩倒是被穆婷白的莫名其妙,这人有病吧,她没有招惹她,她反而怪上她了!

“是你们不给钱?知道鬼市的规矩吗?”

一名古玩商贩冷冷看着穆枫等人。

穆枫点点头,他来之前已经被家里的人告诫过许多事情,“不好意思,是我妹妹的错,我们愿意付钱。”

鬼市的人不能招惹,因为这里的人都不简单,就拿这些古玩商贩来说,看那浑身散发的黑暗气息,这些人恐怕都是一些盗墓贼,亡命之徒,没有必要招惹上这些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