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女王成长记4/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欣月把两个孩子抱走之后,心里分外忐忑与不安,更是一种紧张。

不知怎么的,她走着走着,就来到金阿宝住宿的地方。

金阿宝是动物园主管,所以,他住宿的地方,并不是桃源村,而是动物园旁边,大拗山脚下。

她敲开了金阿宝的门,金阿宝打开门后,对于林欣月手中所提的大篮子很是疑惑。

他很是高兴的开玩笑的问道,“欣月,你手中提的是什么?是好吃的吗?”

说着就去掀开盖布,然而,看到篮子中的两个婴儿时,很是疑惑的问道,“孩子?这是谁的孩子?”

林欣月脸色凝重的说道,“是主子的。”

听到林欣月说,两个孩子是主子的,金阿宝当即吓了一大跳。

还没有等他问明原因,林欣月就抱着他大哭道,“阿宝哥,怎么办?怎么办?请你帮帮我!”

金阿宝等林欣月过了一哭儿,问明原因。

之后,知道了林欣月偷走两个孩子的目的,脸上显得愤怒,他喝问道,“欣月,你怎么可以做这种傻事啊?”

林欣月沉默不语。

“难道就因为你父王母后,就要伤害无辜的两个孩子吗?而且,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是在恩将仇报,你知不知道啊?”金阿宝又怒又急同时心里害怕不已。

他们跟在主子身边的人,都很是清楚主子的性格。

她绝不允许背叛,一经背叛,下场就很是凄惨。

林欣月偷走两个孩子,就已经相当于背叛主子。

“阿欣,我们赶紧向主子认错!”金阿宝急切的劝道,“你是有苦衷的,你要争到主子的原谅,否则……”

后面的话,金阿宝不说出来,林欣月明白这话的内容。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林欣月比金阿宝更早跟随林月兰,对于林月兰的了解更深。

对于背叛之人,林月兰向来不会心慈手软,甭管以前,他们之间情分有多深。

金阿宝又想了想说道,“欣月,如果把你的苦衷告诉主子,或许主子会有解决办法的。”

林欣月听罢,眼睛一亮。

对啊,主子无所不能,一定能救下她父王母后。

之后,两人因为孩子的哭泣,回到了林家苑。

一进桃源村,接触到大家很是愤怒的目光,林欣月只能羞愧的低下头,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

一到林家苑,看到里面的阵状,林欣月就明白,实际上,主子心里早就有数了,只是却在放任她。

同时,她是明白到,即使她把孩子偷走了,也无法把孩子给带走。

突然间,她心里涌出一种又惊又怕却又庆幸的复杂。

好在她能够及时醒悟,否则,这后果……

“对不起,主子,我错了。”一看到林月兰,林欣月就跪下来,请求原谅。

林月兰把手中的碗往桌面上重重一放,冷笑着道,“主子?谁是你的主子?你可是阿朵柴国堂堂公主赫那拉阿奴,怎可委屈成为我的手下?”

林欣月心里一紧,面色苍白的道,“不,主子永远是我的主子,我永远是林欣月!”

主子是真的发火了。

她早能预料到,但是在真正面对主子的怒火时,她的心里还是颤抖不已。

主子以她的功劳与恩情相抵,变成了两不相欠。

不管林欣月认可不认可,林月兰所决定之事,无人可以改变。

这样一来,也是间接的表示,林欣月与林月兰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她们已经变成了陌生的两个人。

同时,也让林欣月认识到,她的那些所谓的亲人,实际上在利益跟前,已经变得面目可憎,只是在利用她而已。

利用她把主子两个孩子偷出来,至于伤害不伤害两个孩子,根本就不在考虑到她的感受,而一旦回到阿朵柴国,或许她根本就没有能力去保护两个孩子。

最终林月兰还是驱除了林欣月。

对于差点背叛她的人,林月兰一时之间,无法去面对,更无法再去信任。

林欣月,哦不赫那拉阿奴带着已经痴呆的三王子快马加鞭的回到阿朵柴国。

此时的阿朵柴国的大将军阿良奈被龙宴国生擒,二十万兵马被灭的灭,投降的投降。

各族部落族长,蠢蠢欲动,想要趁机夺权王权。

在内忧外患之下,赫那拉王室内部,又搅起一股混乱,大王子夺取了王权,囚禁了国王王后。

听到这些状况,阿奴心里涌出一股滔天的怒火,及浓浓的失望。

不想办法解决内忧外患,却自己人在这互相算计,争权夺利。

大王子看到阿奴回来了异常高兴,可看到空手而归,外加变成一个傻子的三弟时,异常愤怒。

他用父王母后的性命,威逼阿奴返回龙宴国,直接命令她必须把林月兰或者是蒋振南的孩子给带回来。

现在蒋振南正在攻打乌云国,等他空出手来,必定会开始对阿朵柴国进行报复,那么,他们阿机柴国亡国的日子还远吗?

如果国家都亡国了,那他做这个国王还有什么意思?

甚至更有可能因为他是这个国家的君主,反而会遭受更大的折磨。

他绝不能就这么让自己成为亡国君的!

大王子这么一威逼,彻底惹怒了阿奴。

她根本就没有料想到,大哥竟然变成如此冷血无情。

竟然利用父王母后的性命来逼迫她?难道父王母后就不是他的父王母后吗?

就因为一己之私的权势,就要害了亲生爹娘的性命?

这简直是猪狗不如的东西。

阿奴跟随着林月兰的这些年里,自学到了一些手段与睿智。

她在苦劝大王子无果情况之下,直接霸道夺权。

阿朵柴国向来崇尚力量,阿奴趁着一个机会,直接把大王子撂倒,然后,直接霸道宣布成为女王。

她也不打算把权利交还给自己父王母后。

因为她很了解自己父王,是个优柔寡断耳根子软的君主,否则当初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会被一个江湖骗子耍得团团转,而保不住自己女儿。

现在内忧外患之下,他会变得更怂,根本就是就会乱了心智,这对于整个国家目前形势来说,很是不利。

至于其他哥哥,除了有勇无谋的大哥,及有勇有谋的三哥,都与父王一个模样,但最适合当君王的三哥,却已经成为了傻子。

因此,阿奴只能自己当家作主,才能最大限度的保住这个国家的根本。

不管别人理解或不理解。

赫那拉阿奴当上君王后,采取了一系列手段,更是采取严厉霸道镇压的手段,让那些不服的声音,一道道憋了回去,那些蠢蠢欲动的各部落族长,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之声。

至于,她的其他五个哥哥,要反对,行啊,只要你能从打过我,从我手中夺回权利,我把王位让回去。否则,都给闭嘴,再有不满,没有能力,没有实力,也都只能憋着。

这是赫那拉阿奴对五个哥哥说的。

她的五个哥哥,到了后面,真的只能屈从于她的淫威之下。

然而,来自最大意见之人,并非她的五个哥哥,而是她的父王和母后。

是,以前他们是很疼这个女儿。

可是就算他们再怎么疼女儿,这王位都必须留给儿子的,至于女儿,那是不可能的得到王位的。

现在他的六个儿子,其中一个儿子突然变成了傻子,不管是谁当这个君王,他们都不会有意见,可偏偏是女儿当上这个一国之君后,他们的意见大了。

这不,自从阿奴当国王之后,两人天天各种闹,各种辱骂,骂她是没良心,白眼狼,狼子野心,连自己哥哥的王位都要夺等等。

一开始,阿奴是很伤心,然而,伤心过后,就是麻木。

她与他们所有人的情份,在她当上国王之后,就断了。

她不想再去解释她为何要当这个国王,她一心只是沉浸在这国事之中,凡是有任何反对她的声音,她都会以暴力手段镇压下去。

久而久之,除了她的亲人不理解之外,其他大臣们心理已经服从她当这个君王。

阿奴不管别人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她首先要做就是如何解救阿朵柴国,让她不会亡国?

她很是清楚,当阿朵柴国与乌云国结盟联手攻打龙宴国时,两国的结交已经翻了。

待龙宴国处理完乌云国之后,肯定立马回头来攻打阿朵柴国。

失去二十几万兵马的阿朵柴国,根本就是已经不堪一击了。

当龙宴国全面攻下乌云国,使得乌云国版图并入龙宴国时,赫那拉阿奴率先呈上投降书,以后,阿朵柴国成为龙宴国附属国。

实际上,女王赫那拉阿奴摸不准龙宴国老皇帝的心思了。

她这样做,也就是试探试探。

如果老皇帝一心要攻打阿朵柴国,让阿朵柴国成为龙宴国手中的一个亡国奴,她也无能为力,只能当一个亡国君了,所有子民和王室成员,也只能当一个亡国奴了。

但如果投降成功,成为一个附属国,君还是君,民还是民,除了要纳贡之外,有时需要示弱听话听从之外,可比当一个亡国君亡国奴好上千倍万倍。

只是在百姓们不理解之下,赫那拉阿奴女王从开始被国内子民们的谩骂,到最后都暗自庆幸女王的英明。

因为连乌云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在龙宴国的兵马之下,都成了落败国,亡国奴,更何况,是他们这不堪一击的阿朵柴国。

因为女王赫那拉阿奴这样一个英明决定,阿朵柴国并没有亡国。

从此,女王赫那拉阿奴在百姓们的心中威望越来越高,尤其是,女王颁布了一系列利国利国的举措,让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三年后。

赫那拉阿奴回到桃源村,回到林家苑。

看到林月兰,她当即跪下来,对着她道,“主子,林欣月回来了!”

林月兰淡淡的问道,“回来了啊,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阿奴点头道,“嗯,我已经与他们彻底没有关系了!”

她保住了这个国家,保住了所有人的性命,她已经把所有情都还清了,包括父王母后的养育之恩。

她也把王位还回去了。

但是却还给了一个侄子,她二哥的嫡长子。

这个侄子是她亲自挑选的,也是她一步步把人培养上来的。

可以说,只要他以后不自己作死,不去招惹龙宴国,那么,阿朵柴国就相安无事。

如果他不想成附属国,在时机未成熟之期反抗,那阿朵柴国的命运可想而知,乌云国就是阿朵柴国未来的下场。

她相信这个大侄子不会这么愚笨的。

听到阿奴如此说,林月兰笑了笑道,“林欣月,欢迎回来!”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林欣月激动的不能自己,她这三年委屈的泪水,不自主的流了下来,她情绪很是激动的说道,“谢谢主子!”

主子已经原谅了她!

呜呜……,真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