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一夜未归,他为她喝酒卖醉/枕边尤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姿画扫了他一眼,并没有叫他,随手把办公桌上的东西都规整了一下,就伸手关了电脑。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邱少泽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到了她的面前。

他径自从明姿画的手里接过她的包包之后,就顺势牵着她的手朝着电梯里走去。

明姿画这才发现费氏大楼里的人已经走光了,他们是最后走的。

她还从未有如此的敬业过。

坐在邱少泽的车里,明姿画突然想起来,自己晚上还没有吃东西,不知道邱少泽吃了没有。

他跟自己一起忙到现在,期间也没见他出去过,多半是没吃。

明姿画本想让他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来,他们一起吃一些东西的,可实在是太累了,竟然就这样靠在车窗边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发现车已经停在了一处别墅前。

但这栋别墅明显不是费宅,也不是邱家豪宅。

她身上正盖着邱少泽的衣服,而邱少泽已经下车了,正穿着灰色的羊毛衫站在外面。

明姿画推开车门下车,疑惑的询问道:“这里是哪?”

“我家!”邱少泽毫不犹豫地回答。

“哦。”明姿画点点头,也没有多问。

这里应该是邱少泽自己在纽约的住处。

邱少泽接着又说:“我当时买这里的别墅的时候,一连买了两套,隔壁那套是以你的名义买的。”

“啊?”明姿画微怔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走吧,回家!”邱少泽已经走过来,扯住她的手,将她拉进他的别墅里。

进门之后,明姿画注意到这套别墅跟邱少泽在S市的那套里面的布置跟格局基本上是一样的。

“你的那套也差不多。”邱少泽看出她的想法,“等会吃完饭之后,你可以过去看看。”

“好。”明姿画点头。

“我去准备晚餐,你一个人先在客厅里待会。”邱少泽对她交代一句,就一头栽进了厨房里。

“你随便做点就行了,太晚了,我也吃不下多少东西。”明姿画跟着他走进厨房里,对他说道。

“好的,我给你做面行吗?”邱少泽边下厨边问。

“行!”明姿画一口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邱少泽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走进餐厅里。

明姿画早就坐在餐厅等候了。

见邱少泽将面端到自己面前,答谢了之后,就笑着吃了起来。

本来忙了一天,她早就饿到麻木了。

这会闻到面香,才真是感到饿了。

明姿画大口地吃起面来。

吃到一半的时候,明姿画抬起头来,好奇地看着对面的邱少泽:“你怎么不吃?”

她都吃了一半了,他的面却纹丝未动,一直盯着他看,也不知道他看什么。

“好吃吗?”邱少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问。

明姿画顿时了然了,这家伙是要她表扬呢。

她笑了笑,嗓音甜腻道:“好吃,少泽你做的当然好吃,你赶紧跟我一起吃吧,要不面凉了。”

“好。”邱少泽立即眉开眼笑,跟着她一道吃了起来。

两人一起津津有味地吃完面。

明姿画起身,打算收拾碗筷的时候,邱少泽却抢先一步,接过她手里的碗筷,拿到厨房里去清洗。

明姿画被他这种反应神速怔住了,只愣愣地看着邱少泽走进厨房的背影。

她记得自己从小到大跟邱少泽在一起,他向来都很绅士。

一直都很照顾她,有什么脏活累活都是他抢先了做,从来不让她碰。

就说下厨房这件事吧,明姿画贪吃又比较懒,不喜欢做饭烧菜,邱少泽就特意去学了厨艺。

他不仅包揽了做饭,连洗碗这种家务活,都不让她碰。

这么多年,明姿画早已理所当然的享受邱少泽的照顾,已经习惯了。

不过今天劳烦邱少泽在公司里帮了她一天的忙,晚上回来还要给她做面洗碗,明姿画怎么想着都觉得过意不去。

“少泽,还是我来吧。”明姿画冲进厨房里,对着他的背影说道。

“不用了,就两个碗,我已经洗完了。”邱少泽麻利地洗完碗,又收拾好厨房。

“今天谢谢你了。”明姿画低着头,憋了很久才憋出这么一句出来。

她是不习惯跟少泽说谢谢的,不过今天真的是太麻烦他了。

“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要不是看在你今天是寿星的份上,本少爷才没有那个闲情逸致舍命陪君子呢?”邱少泽歪着唇说道。

“寿星?什么寿星?”明姿画惊讶地看着他,没反应过来。

邱少泽瞪大眼睛:“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不会这都忘了吧?”

他这一句话还真把明姿画给说愣住了。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日期,还真是她生日!

“今天真是我生日啊,你不说我真给忘了!”明姿画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

早知道她生日的话,就不在费氏劳心劳力的干活了,应该出去好好放纵一把。

干嘛生日的时候,还那么拼命的给费氏打工啊。

“你不是吧,真把自己生日忘记了?”邱少泽惊愕地叫道。

本来他不提醒也就算了,这会让明姿画想起来了,他可别想就这样蒙混过关。

“你还好意思说呢?我生日你就用一碗面把我给打发了?有你这么做哥们的吗?”明姿画一把揽住邱少泽的肩膀,不满的揪他的耳朵。

“大小姐,我今天可是给你做了一天的三陪好吧?你还不满意啊?”邱少泽委屈地叫嚷。

“本小姐生日,你就给我做一天的三陪,这样就算了?”明姿画斜睨了他一眼,扬声质问。

邱少泽挑眉:“那你还想要怎么样?就算你今儿个是寿星,也不带这么折磨你蓝颜知己的吧?况且,还有几分钟的时间,你这生日都要过了。”

“就算我生日过了,你也休想我就这样过关,罚你一直给我做三陪,做到我满意为止。”明姿画吊儿郎当地看着他,玩味地咧唇。

邱少泽立即双手抱胸,眼神防备:“怎么个陪法?”

“当然是陪我在费氏继续工作,你以为我要干什么,找你陪我睡觉?”明姿画眨动眼眸,白了他一眼。

“你要我陪你睡觉,我也不反对!”邱少泽深深眯了一下眼眸,意味深长地回道。

“我还没有饥渴到要对自己的兄弟下手。”明姿画懒懒的瞟了他一眼,勾起唇角道。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邱少泽眼神黯淡,在心里默默的回了她一句:就算你对我下手,我也不会反对的。

眼瞧着明姿画已经走到门口了,他立即跟了上去:“你去哪?”

“回家,把你的车借我一下。”明姿画边走边说。

“这么晚了,你还回费宅?不如在隔壁的别墅休息了?反正我买的时候也是记在你名下的。”邱少泽追出去对她说。

明姿画脚步顿了顿,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这么晚了,她没理由还回费家大宅啊。

“好。”明姿画点头笑道。

邱少泽立即在前面带路,顺便提议道:“我看要不你以后都搬过来住吧?我们可以做个邻居?也好过你再住在费宅里。”

明姿画眼珠子转了转,“这主意倒是不错!”

她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摆明了是跟费思爵撕破脸了,再住在费家两人见面了也尴尬,不如搬出来住。

邱少泽带她来到隔壁的别墅,进了门之后,明姿画还以为来到自己在蔷薇山庄的那套别墅。

“你完全照搬了我那套别墅的装修风格啊?”明姿画打量了一圈,忍不住感慨。

“也不算照搬,这里至少没有咪咕跟你的机器人管家叮叮,不过我就住在隔壁,叮叮能做的事情,以后都由我来代理了。”邱少泽掀起薄唇,眸子里闪动着光彩。

“你跟叮叮比差远了,人跟机器人能一样吗?”明姿画表情嫌弃,相当质疑。

她还是更喜欢她的机器人管家叮叮。

“那你就让人把叮叮带来纽约?”邱少泽笑着建议。

明姿画皱起眉头:“我又不会在纽约待很久,干嘛还把叮叮带过来这么麻烦?”

“那可说不定,没准费明德这次就醒不过来了,你可就要一直坐他这个位置下去了。”邱少泽敛了一下眸子,语气懒懒地说。

明姿画心下一震,倒是没想过还有这种可能。

一直以来,她都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只是暂代费明德坐在这个位置上,等费明德醒来,她就功成身退了。

却没有想到费明德还有醒不过来的几率。

“少泽,你不要吓我,我可不想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上。”明姿画急忙惊呼。

她这才刚暂代费明德一两天呢,已经把她累的够呛。

这还是有邱少泽帮忙的情况下。

若是费明德一直不醒,或者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岂不是糟糕?

难道她真要做什么费氏总裁?

“这可由不得你啊,一旦费明德真出什么事,你将会是最大可能继承费氏的人选,就算你不愿意,你母亲林女士都会极力推捧你上去。”邱少泽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难得认真的对她开口道。

“不是吧?”明姿画揉着太阳穴,一脸的忧愁。

“你好好考虑吧,我先走了,明天陪你去公司。”邱少泽见时间不早了,叮嘱她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明姿画送他到门口,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想到邱少泽刚才的话,都觉得心情沉重。

她没打算真的做什么费氏总裁,她可不喜欢一直这么繁忙的工作状况,可万一费明德真的醒不过来呢?

难道她要一直这么干下去吗?

明姿画烦躁的挠了挠脑袋,实在不行还是得把费思爵请回来,跟他好好谈谈。

明姿画有着心事,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第二天又不得不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去上班。

若是平时她肯定是不干了,可现在是非常时期,她明姿画坐在费明德的位置上,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她又不能不去。

幸好有邱少泽在,公司里的大小事情,他都帮她处理了。

“画画,你要是没睡好,就去休息室里再睡会?”邱少泽关心的看着她。

明姿画频繁的打着哈欠,还在强打起精神,批阅手中的文件:“不用,我要去休息了,让你一个人帮我看这些文件,就太过意不去了。”

“没关系,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呢。”邱少泽温润的嗓音说道。

明姿画伸了个懒腰,“那你帮我先看着,我先去睡一个小时。”

“去吧。”邱少泽宠溺道。

明姿画进了休息室,倒上床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黑了。

“少泽,我睡了多久了?你怎么也不叫醒我?完了完了,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这下要通宵了。”明姿画着急的从休息室里走出来。

“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邱少泽笑着对她说。

明姿画一怔:“你都帮我处理好了?”

“是啊。”邱少泽将那叠厚厚的文件拿给她看,“我们现在可以下班了。”

明姿画简单翻阅了一下,邱少泽的确都帮她代劳好了。

可是她这样一直依靠他也不是个事啊。

费氏现在的代董事长跟总裁是她,不是邱少泽。

邱少泽可以帮她一时,却帮不了她一辈子。

“想什么呢?我们回去吧。”邱少泽帮她收拾了一下,牵着她离开了办公室。

“少泽,你先送我回费宅一趟,我的行李都在那边,我要把行李拿回到现在的别墅。”坐上车的时候,明姿画对邱少泽说。

“好。”邱少泽二话不说答应了。

他开车将明姿画送到费宅门口,对她说他在车上等她,就不进去了。

明姿画点点头,说她整理完就下来。

没想到明姿画走进费宅别墅的时候,却感觉到一股异乎寻常的压抑气氛。

这个时候别墅的大厅里竟然没有一个佣人。

明姿画感到奇怪,正打算上楼收拾东西。

身后突然想起了费思爵阴阳怪气地嗓音:“终于知道回来了?昨天一晚上,你去了哪里?”

“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明姿画皱着眉头,反感道。

他不是要跟她争夺费氏吗?已经跟公司请了长假,要大婚了,现在又摆出一副关心她的嘴脸做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跟邱少泽出去约会了,还在他那里过夜了。”费思爵摇摇晃晃,身子不稳地来到她的面前,一双桃花眼阴沉的逼视着她。

明姿画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你喝酒了?”

随着费思爵的靠近,他身上的酒气十分的明显。

“酒?自然是喝了?还喝了不少!”费思爵嘴角邪邪的上勾,醉意朦胧地说道。

“你不是请了长假,说要准备结婚吗?原来是躲在家里酗酒?难道失去费氏的掌控权,对你来说有这么重要?”明姿画目光紧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问道。

“费氏?”费思爵桃花眼微微闪烁,眼底漂浮着若有若无的光泽,薄唇轻启:“如果没有你,你以为我会理会什么费氏?”

“你什么意思?”明姿画疑惑的看着他。

“我可是为了你,才留在费氏的,你难道要背叛我,跟邱少泽那小子在一起吗?”费思爵阴沉着脸,嗓音控诉。

“你喝多了!费氏是你老爹创立的,你留不留费氏,跟我有什么关系?”明姿画只觉得他是醉酒说胡话,懒得再理会他。

见她转身要走,费思爵突然一把扯过她的肩膀,将她抵到楼梯旁边的墙壁上。

“你要是敢背叛我,跟邱少泽那小子在一起,信不信我会毁了整个费氏?”费思爵眼里翻涌起怒火,那种阴寒至极,凶神恶煞的口吻,朝她吼道。

明姿画忍不住嗤笑:“你毁就毁啊,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在乎你亲爹的心血,还拿这个要挟我,你不觉得可笑吗?”

她觉得费思爵今天真的是喝醉了,平常他再怎么喝也不至于醉成这样,今天竟然醉酒说了这么荒诞的胡话。

费氏可是他老爹的产业,他拿费氏要挟她,也太可笑了吧。

费思爵紧眯起了狭长的冷眸,眸底积聚起了更迅猛的暗涌,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盘旋在她的周身上。

明姿画觉得这样的费思爵太过诡异了,他整个人带着一股幽暗的架势朝她袭来,将她逼的退无可退。

她刚想要推开他,费思爵的薄唇已经覆压了上来。

他霸道的长驱直入,掠夺着她的呼吸,带着灼热的酒气,肆意的喷洒在她的脸上。

明姿画被他强势的抵在墙壁上,承受他疯狂的吻。

费思爵发了狠的噬咬着的唇,如猛兽般疯狂而凶狠,将她的舌头卷进自己的口中,经起惊涛骇浪。

明姿画整个人晕乎乎的,被他吻的唇瓣火辣辣的疼。

直到传来衣裙撕裂的声音,她彻底惊醒过来。

明姿画用尽全力,将费思爵拼命地推开。

费思爵完全沉浸在跟她的热吻中,猝不及防。

被明姿画这么一推,他后腿了两步,身子不稳,竟然从楼梯上栽倒下去。

明姿画本来只是想推开他,不想让他纠缠自己。

没想到自己竟然一时失手,将已经喝醉酒的费思爵推下了楼梯。

等她意识到已经来不及了。

费思爵已经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明姿画惊呼一声,连忙追了上去。

“费思爵,你没事吧?”她蹲在费思爵滚落的地上,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担忧地叫道。

虽然她讨厌他,但也不想他出什么意外。

她不是有意要将他推下楼梯的,谁叫他刚才突然那么凶猛地强吻自己来着?

费思爵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任凭明姿画怎么唤他都没用。

明姿画不免担心,他该不会是这么一摔,摔出了什么问题来吧。

虽然他一向皮糙肉厚的,可毕竟是从楼上滚下来,真出了什么问题也不是不可能的。

现在费氏可是非常时期,费明德已经在医院里生死未卜了,这费思爵要是再进了医院,可是要出大事了。

明姿画怎么叫费思爵也不醒,倒是惊动了佣人。

“大小姐,少爷这是怎么了?”佣人们着急地围了过来。

明姿画省略了费思爵强吻她的那一幕,对他们解释道:“他好像喝多了,刚才从楼上摔下来,不知道摔伤了没有?”

佣人们闻言,也是急的团团转。

其中一个佣人马上打电话,去请家庭医生了。

另外的佣人也喊来管家。

管家莫尼见此情况,让佣人们暂时不要移动费思爵,等家庭医生来了,为他检查了之后再说。

万一费思爵这一摔摔出了什么意外,他们这时候擅自挪动他,只会让病情加重。

家庭医生就住在费宅的主别墅后面,很快就赶了过来。

他为费思爵检查一番后,确定他并无大碍,只是喝多了,摔的也是皮外伤。

他让佣人们将费思爵抬回房间,又为他清理了伤口,开了醒酒的汤药,嘱咐佣人好好照顾他,就离开了。

“大小姐,你进去照顾少爷吧。”管家莫尼在家庭医生走后,对明姿画说。

“我?”明姿画诧异地看着他。

莫尼管家眸色深深道:“少爷不喜欢佣人乱碰他,他最喜欢的就是大小姐了,昨天知道是大小姐的生日,他特意花了一天的时间在家里布置,准备给大小姐一个惊喜的,没想到你一夜都没有回来,他一时想不开,就多喝了几杯。”

“什么?费思爵之所以喝醉酒,是因为昨天为我准备过生日,不是因为我抢了他的费氏?”明姿画听到管家的话,不敢相信的问。

她还以为费思爵喝这么多,是因为费明德立了遗嘱,将费氏的管理权交给了她呢。

“是啊,大少爷昨天见大小姐一直没回来,心情很糟糕,就喝酒卖醉了一夜。”管家莫尼劝说道:“大小姐,其实少爷很疼你的,有时候只是用的方式不对,你多包涵。”

明姿画努力挤出一丝笑,没想到是她错怪费思爵了:“其实我也没跟他计较。”

管家莫尼眼神幽深,语重心长道:“至于费氏,我想少爷一直就没有打算跟大小姐你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