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原来他们小时候就认识了/枕边尤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泽,你觉得这一匹怎么样?”明姿画一番挑选下来,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面前,停了下来。

“不错,这匹马高昂雄俊,筋肉发达,一看就知道是一匹好马。”邱少泽仔细鉴别了一番,满意地点头。

“明小姐,邱少爷,您二位可真有眼光,这匹蒙古马可是赛马级别的,参加过好几个国际大赛都拿过奖,是我们整个马场最昂贵的一匹马,不过已经被人订购了。”马场的老板恭维道。

“已经被人订购了?”明姿画一听,微微有些遗憾。她挑了这么久,也就这一匹能够入她的眼。

“我们出三倍的价钱,这匹马我们要了。”邱少泽豪气地开口。

“邱少爷,这真不是钱的事儿,关键是我们做生意的得有个信誉,何况订购这匹马的那位爷,我一个小小生意人也得罪不起啊。”马场老板为难的拒绝。

“是什么人订购了你这匹马?”邱少泽挑眉好奇道。

“是蒋三爷。”马场老板一脸敬畏。

“蒋三啊?那是我一个哥们,你等我给他打个电话。”邱少泽一听原来是蒋三订购的,立即就笑了,跟马场老板交代一声,便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

马场老板不可置信的表情,惊讶地望着邱少泽。

眼里十分的不解,这小伙子看起来眼生啊,不像是京城这一块的公子哥,至少他以前没见过,要不是看在他们开的车车牌有些来头,他也不会亲自迎接,不过看样子他们跟京城里的权贵蒋三爷也有交情?

“明小姐,这邱少的来头不小吧?”马场老板立即向明姿画打听邱少泽的背景。

要知道京城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官老爷,随便一个他都得罪不起,他得论资排辈的认清楚了。

“一会你看三爷会不会卖这个面子,不就清楚了。”明姿画似笑非笑地回道。

马场老板听着这模棱两可的回答,心里面还有些犹疑。

直到蒋三爷亲自打了个电话给他,嘱咐马场老板不但要把他订的那匹马让给邱少泽,连钱也不用邱少泽给了,就算他孝敬他们家老爷子的。

马场老板一听这话,立即对邱少泽更加肃然起敬起来。

要知道蒋三爷的背景,那可是京城一霸呢,没想到蒋三爷竟然这么卖这位邱少爷的面子。

想必这位爷更加是来头不小。

“邱少爷,三爷说了这匹马他送您了,就当孝敬您家老爷子的。”马场老板立即眯着眼过去献殷情。

“嗯,蒋三在电话里已经跟我说了,不过既然是我买来孝敬我家老爷子的,就不必他出钱了,你卖给他什么价,我照价付给你。”邱少泽说完就掏出钱包,准备去付钱了。

马场老板这就尴尬了:“邱少爷,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马我要了,钱你照收,蒋三问起来你就说是我的意思。”邱少泽对他道。

“这……”马场老板犹豫着。

明姿画走过去示意他:“放心吧,既然是邱少的意思,蒋三不会为难你的。”

马场老板这才放心的收下钱。

“这马归你了,拿回去孝敬你家老爷子。”邱少泽付完钱,对明姿画说。

“这马可是蒋三让给你的,我可不敢收,再说我送我家老爷子的礼,哪能让你出钱啊?”明姿画拍了拍马背,拒绝道。

邱少泽眼神微暗:“画画,你这是又拿我当外人?何必跟我计较的这么清楚呢?咱俩谁出钱都是一样的。”

“我可没把你当外人,只是我觉得吧,既然这匹马是你问蒋三要来的,干脆就给你送你家老爷子得了。”明姿画眼珠子转了转,决定道。

邱少泽微怔:“那你怎么办?”

“你之前不是在拍卖行买了一副徐悲鸿的画,送你家老爷子嘛,你干脆就把那副画让给我,我拿去给我家老爷子。”明姿画心中早就盘算好了,眼里绽放着精光。

“你要拿这匹几十万的马,换我几千万的名画?”邱少泽嘴角抽了抽,有种被她下套了的感觉。

明姿画一把揽过他的肩膀,颇为哥俩好的口吻:“不是你自己说的,要我不要拿你当外人?我真不跟你计较了吧,你又不舍得了?!”

“谁说我不舍得的,不就是一幅画吗?送给你就是了,这匹马我拿去孝敬我家老爷子去。”邱少泽豁出去道。

“成交!我就说少泽你最讲义气了!”明姿画得逞的笑,不忘嘴甜的恭维他几句。

从马场出来的时候,明姿画就跟邱少泽分别了。

她亲自开着车,捎带着名画跟礼物,直接奔赴老爷子家。

开了大约两个多小时的车,才终于快到了老爷子的府邸。

长长的松柏道两边隔个几米都站着两个带枪的警卫,各个的脸色严肃,明姿画的车一路畅通无阻。

过了一会儿,她的车在一扇大铁门前停了下来,两个警卫朝她走了过来。

明姿画放下车窗,朝他们挥手点头示意,两名警卫认出了她的身份,这才拉开铁门放行。

进了门之后,是一个方圆可谓百亩的园子,里面的设计典雅,远处只是零散的建立了几座房子,豪华的让人叹为观止。

明姿画刚把车停稳,就有专门的警卫过来打开车门。

明姿画下车,拿了大包小包的礼物,除了她从邱少泽那里顺来的名画,还有林女士跟费明德从美国要她带过来的许多礼物。

她两只手根本拿不下那么多东西。

幸好这时候一个穿着正装的男人从里面出来。

“裳儿?你回来了?来,我来帮你!”男人认出来她之后,就立即过来帮忙。

“尚东大哥?你也来给我外公拜年啊。”明姿画惊讶的回头看着他。

“是啊,小裳儿,好多年没看到你了,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赵尚东主动帮她拎着各种礼物,笑着打量她。

“你也不赖,听说你这些年平步青云啊,官做的挺大。”明姿画眼里带着调侃。

这个赵尚东以前是她外公身边的秘书,后来调到地方做了常委,这些年每年都一步一个台阶上去,现在已经是省部级了。

“还不是老爷子提携的,我赵尚东能有今天都是老爷子的功劳。”赵尚东耿直地说。

明姿画噗嗤一笑:“我外公又不在,你这时候拍马屁,可没人听。”

“我不是拍马屁,都是实话实说。”赵尚东也朝她笑。

两人一路互相询问了近况,边走边聊。

“小小姐?”迎接他们的管家成叔,看到明姿画的时候,一脸的惊喜。

“成叔,新年快乐!”明姿画笑着跟他打招呼。

“小小姐,你终于来了,老爷子跟老夫人这些年常念叨你。”成叔激动不已,目光时不时地朝明姿画的身后望过去。

“不用看了,我妈还在美国,我一个人来的。”明姿画知道他在看什么,干脆打断了他的念想。

成叔眼里闪过一丝的失望,但很快打起精神:“小小姐,你能来也好,也好啊。”

说完就冲着屋内喊:“老爷子,老夫人,你们看谁来了?!”

“谁啊?老成,是不是赵尚东?我今早就接到电话,说他要过来给我们拜年。”一个戴着老花镜的旗袍老婆婆走过来,嘴里嘀咕着,当看到走进来的明姿画的时候,霎时就愣住了。

“外婆!”明姿画大喊了一声,飞奔着扑了过去,将老婆婆一把抱住。

“裳儿?真的是裳儿?裳儿你回来了?”谢涵秋不敢相信地拥住明姿画,仔细地将她好好地打量了一番,当确信她就是她的外孙女明华裳的时候,惊喜的老泪都差点要流下来了。

“外婆,是我裳儿,我特意从纽约飞回来,给您跟外公拜年的。”明姿画立即笑着说道。

“好好好,让外婆好好的看看裳儿,我们裳儿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外婆都快要认不出来了。”谢涵秋笑得合不拢嘴,拉着明姿画嘘寒问暖了半天。

这才发现她旁边还有一个赵尚东。

“尚东啊,你跟裳儿一起过来的?”谢涵秋疑惑的问着。

“我们是在门口碰见的,我见裳儿拎了不少东西,就帮她一块拿进来了。”赵尚东耐心地解释。

“那真是谢谢你了,尚东你随便坐,自己人我就不招呼你了。”谢涵秋熟络的说:“厉德还在楼上会见客人,一会才能下来。”

“你们聊,我自己坐一会儿。”赵尚东识趣地点头。

“裳儿啊,你来就来,还带那么多东西干嘛?”谢涵秋拉着明姿画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来,亲切地问道。

明姿画笑了笑,实话实说:“外婆,那些礼物除了有一副徐悲鸿的画,是我送给你跟外公的,其他的都是我妈跟费伯伯送给你们的礼物。”

“裳儿真懂事!”谢涵秋称赞她,不过提到费明德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比你妈懂事多了,你说你妈嫁哪里不好,非要嫁美国那么远,这大过年的也不能回来陪我过年。”

“我妈这不是派我做代表来了吗?我妈跟费伯伯都代问您跟我外公好呢。”明姿画连忙转述林女士跟费明德的意思。

“都是这个费明德,要不是他把我女儿拐走了,也不至于大过年的一家人不能团圆。”谢涵秋唉声叹气的,对费明德颇有怨言,紧接着又问道:“对了,画画,费家人对你跟你母亲好吗?”

明姿画毕恭毕敬地坐着,不想老人家担心,于是道:“挺好的,都是我妈做主,他们父子都很给我妈面子。”

“你妈那个性格我了解,从小就强势,一般男人都受不了她这样的,费明德就算对她还不错,也不过是表面功夫。”谢涵秋摇了摇头,早就看穿了。

明姿画不得不佩服她外婆的眼力,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费明德虽然表面上给林女士面子,其实在外面养了不少别的女人,林女士这些年可没省过心。

“外婆,你别担心了,我妈真过得还不错,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您跟我外公吗?费明德不敢怎么样的。”明姿画贴心的劝道。

“费明德也就忌惮你外公的那点权势,你妈当年也算是瞎了眼,非要忤逆我跟你外公的意思嫁给他,结果怎么样?”谢涵秋皱起眉头,这些年心口始终憋屈着一口闷气。

“不过幸好你跟你妈不一样,你比你妈灵活,也懂得如何驾驭男人,有你在你妈身边,我也放心。”谢涵秋十分看好明姿画这个外孙女。

“外婆,您过奖了,我哪有您说的那么厉害。”明姿画眉眼弯弯,谦虚地说。

“你不厉害,怎么邱家那小子从小到大都死皮赖脸地缠着你,跟前跟后的?”谢涵秋一副看穿了的眼神。

“外婆,我跟少泽就是好哥们,都是我妈非要让我嫁给他,乱点鸳鸯谱。”明姿画故作羞涩的说。

“裳儿,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该考虑找个男人了,外婆倒是无所谓你是不是一定要跟邱家那小子在一起,不过你一定不能像你妈那样,被一个男人拿捏的死死的,做女人一定要圆滑,绝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谢涵秋语重心长地说。

明姿画郑重地点头:“知道了外婆,我要找也要找一个像外公那么爱您的男人。”

“裳儿,外婆都一把年纪了,你还拿外婆开玩笑。”谢涵秋虽然不好意思,心里还是感到幸福的。

她这辈子确实嫁了一个好老公,可惜女儿就没自己这么幸运了。

“真的,外婆,我一点都没有跟你开玩笑,您跟我外公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恩爱的夫妻了。”明姿画挽着谢涵秋的胳膊,将脑袋跟她倚靠在一起,羡慕地说道。

她的外婆跟外公是战争年代的爱情。

那时候她外婆谢涵秋是江南第一丝绸坊的大小姐,为了跟她外公在一起变卖了家当投身革命,在枪林弹雨里互相扶持,好几次救了对方的性命。

他们的爱情是拿命换来的,已经超越了一般世俗的男女。

而二老这么大年纪了,依然相爱,真是羡煞旁人。

“外婆,外公在楼上会见什么客人呢?怎么这么久了还没见到他老人家?”明姿画跟谢涵秋贴心的聊了一会儿,迟迟不见外公,不由疑惑的问道。

“一个以前跟随你外公的部下,后来在你外公的帮忙下搞了企业,现在做大了成了商界枭楚,今天特意带着老婆从S市赶过来给你外公拜年的。”谢涵秋解释道。

S市的商业枭楚?

明姿画微微惊愕,她在S市混了那么久,什么人不认识啊,这个给她外公拜年的人她会不会认识呢?

明姿画正想着,就听到楼上传来她外公中气十足的声音。

林厉德早年带兵打仗,被授予“上将”军衔,现在年纪虽然大了,可是身子骨依然硬朗,底气十足,威风凛凛。

常常是还没见到其人,已经听闻其声了。

“厉德,裳儿回来了!”谢涵秋显然也听到她外公的声音了,于是对楼上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拄着拐杖从楼梯上走下来。

虽然脸上长满了皱纹,可依稀可以看出五官英挺帅气,尤其是眼神,深邃的眸子里闪着熠熠的精光。

他挺直了脊背,面容严肃,身上流泻出来的严苛而肃穆的气场,叫人大气不敢出。

“外公!”明姿画主动迎上去,恭敬地喊了一声。

却在看到陪同外公一起下楼来的一对夫妻的时候,整个人愣住了。

明姿画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陪同她外公一起下楼的夫妻,竟然是司家夫妇——司绝琛的父母!

他们俩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他们就是外公会见的客人?今天特意从S市赶来给她外公拜年的那位商界人物?

司家二老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明姿画。

他们互视一眼,面色比她还要震惊,眼里写满了惊疑。

也是,在司家二老眼里,她就是个为博出位的小网红,最多不过是有个过世珠宝商的老爹,和一个再一次改嫁富商的母亲。

他们肯定没有想到她母亲林女士的亲爹,竟然有这样的来头跟背景。

在这里撞见明姿画,能不奇怪吗?

“你一个人来的?”林厉德目光在她身上停留。

明姿画回过神来,回答了一句:“是!”

林厉德眼底快速闪过一抹什么,威严的老脸略微沉了沉。

显然,对林女士自己未到,只派了女儿过来拜年,不是太高兴。

明姿画见状,连忙挂上一脸的笑容,让管家成叔把林女士给老爷子准备的礼物拿出来。

老爷子扫了一遍后,只是从喉咙里闷出“嗯”的一声,走到大厅的沙发上坐下。

这时候之前跟明姿画一起过来的赵尚东,见老爷子下来了,也迎过去给老爷子拜年。

老爷子倒是给面子的跟他搭讪聊了几句。

旁边陪同老爷子一起的司氏夫妇,见到赵尚东,连忙热情的伸出手:“赵书记,好久不见啊,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您。”

“司总,司夫人,幸会幸会!怎么你们也来给老爷子拜年?”赵尚东自然也认出了他们,寒暄地询问道。

“我以前是老爷子的部下……”司钟镇解释起他跟老爷子的渊源。

不是亲耳听他说道,明姿画真不敢相信,原来司绝琛的父亲竟然是他外公的部下。

而他之所以创立了司氏,竟然也与她外公脱不开关系。

难怪司氏这些年能这么快做大做强,成为如今商界的领头企业,原来这背后有她外公的支持。

“老爷子,这位是?”司钟镇在一番寒暄之后,将同样疑惑的目光落在明姿画的身上,还是忍不住向老爷子恭敬地问道。

“司总,你说你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了,怎么连裳儿都不认识了?她可是老爷子唯一的外孙女明华裳啊,她小时候你还抱过她呢。”不等老爷子回答,赵尚东已经开口提醒道。

“裳儿?明华裳?”司钟镇一脸晴天霹雳地表情,整个人僵在那里,难以置信地打量着明姿画。

而他身边的司夫人李焉岚,更是惊震地瞪大双眼,脸色不禁有些苍白。

明姿画,她明明就是那个小网红明姿画。

怎么一转身,竟然成了老爷子的外孙女明华裳了呢?

“钟镇,你真的不记得裳儿了?”谢涵秋也走过来,笑着问道。

司钟镇一副懊恼的模样,惋惜地摇摇头:“我真是老眼昏花了。”

连老爷子唯一的外孙女都没认出来!

还居然阻碍她跟他儿子司绝琛交往,这不是有眼不识泰山吗?

“裳儿,你还记得你司伯伯吗?就是你小时候经常给你买棉花糖吃的那个伯伯?”谢涵秋转过头问明姿画,还怕她不记得,特别提醒她司伯伯在她小时候给她买过棉花糖吃。

明姿画是真的没有一点印象了,估计那时候她太小了。

再加上她对司钟镇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之前她跟司绝琛假结婚的时候,他如何摆出公公的威严跟架子刁难自己来着。

至于以前的好印象,就算是有也想不起来了。

明姿画摇了摇头,眸光盈盈,红唇含着一抹深意的笑:“我对司伯伯倒是没什么印象了,不过我跟他儿子司绝琛却是挺熟的。”

“哦?这么说你对你司哥哥还有点印象?”谢涵秋笑着问她。

明姿画面色一怔,心里更加惊讶。

怎么听她外婆这口气,她小时候就认识司绝琛了?

谢涵秋笑着回忆起来:“你司哥哥那时候最喜欢抱你了,可是他自己那时候也才小不点大,常常抱着你一起摔倒,被你司伯伯一顿教训。”

明姿画嘴角一抽,没想到司绝琛小时候就喜欢占她便宜了。

这事她回去得好好盘问他!

“对了,阿琛那孩子呢?”谢涵秋突然想起来问道。

“阿琛还在S市管理公司呢,最近很忙,就没一起过来给二老拜年,过些日子我让他一定过来亲自拜会二老。”李焉岚连忙替自己儿子说。

“阿琛工作忙,就不用特意来一趟了,你们代表他就行了。”林厉德威严地发话了。

“是啊,年轻人工作要紧,不用特意来看望我们了,我们知道他有这份心就行了。”谢涵秋也是点头,突然想起什么,问道:“算起来阿琛跟我们家裳儿差不多大,他现在结婚了没有?”

司钟镇跟李焉岚闻言,目光齐齐地看向了明姿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