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引诱她跟他住一起/枕边尤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这么做,是为了帮我出气?”明姿画明知故问,眸子亮晶晶。

“你说呢?”陆擎之黑眸眼瞳微微收缩了下,嘴角缓缓勾勒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恰到好处的迷人好看。

“你先回来再说。”明姿画笑脸盈盈,瞳光潋滟。

陆擎之轻轻勾起薄唇,放下手机,英俊深邃的面庞上,仍然带着笑意。

会议室内所有人,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看着自己高冷而威严的老板,没想他笑起来,竟是如此的炫眼。

陆擎之在半个小时之内,结束了会议。

他拿起手机,站起身来便往外面走去。

林雪儿见状立即追了上去,“擎之,我预订了一家新开的西餐厅,晚上我们一起去用餐?”

陆擎之深邃的目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整个人看起清隽而冷漠:“我还有事,以后在公司叫我陆总。”

“擎之,不,陆总,这么晚了我一女孩子回家不安全,你能不能顺道捎带我回家?”林雪儿期待的表情,娇娇弱弱地问。

“天成,送林小姐回家!”陆擎之低沉地嗓音淡漠而威严,浑身自带一股凛然之气。

说完就出门离开了。

林雪儿很想再缠上去,可是陆擎之的保镖已经将她拦了下来。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擎之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心中被不甘跟愤恨涨满了。

“林小姐,走吧,老板让我送你回去!”郑天成走到她面前,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雪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轻蔑地哼声:“谁要你送,滚!”

说完一跺脚,自己也离开了。

郑天成看着林雪儿前后判若两人的表情,不禁皱起眉头。

这女人在他们老板面前,永远是低声下气、娇娇弱弱的小女人,可是老板一不在,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她瞬间恢复成趾高气扬的女主人姿态,这也太会装了。

幸好老板身边现在有明小姐,这林雪儿才没有上位的机会。

否则若是让林雪儿得偿所愿成了他们老板的女人,他可以预感到他们未来的日子将会有多么的悲惨。

陆擎之回到蔷薇山庄自己的庄园别墅,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明姿画蜷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不自觉竟然睡着了。

陆擎之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依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的画面。

她紧闭着双眼,长而密的睫毛像栖息的蝶翼般,柔顺的长发被风吹得飘起来。

她身上穿着一件烟灰色宽松短款睡衣,因为睡的姿势,衣服下摆被吊起来,露出一小截腰肢。

明姿画的腰线很好看,室内柔和的光线晃在上面,显得更加细柔白皙,腰窝也很明显。

陆擎之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禁温软了起来,迈着长腿走了过去,刚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没想到这一举动却是惊醒了睡着了的明姿画。

她蓦然睁开了双眼,看着他不禁微微一笑:“你回来了?”

“要睡回房间睡?”陆擎之挑了挑眉头,手指不自觉地抚上她那性感的腰线,低哑的声线,醇厚迷人。

“我不睡了,已经醒了。”明姿画慵懒的依偎在他的怀里,任由他的手从她的后腰一路摩擦到小腹……

紧致的皮肤,可爱的肚脐眼,陆擎之双手搂住她的腰侧,忍不住俯下身在她肚脐眼周围吻了一圈。

那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明姿画忍不住曲起膝盖,口中发出压抑的吟声。

陆擎之使坏,又继续舔吻。

明姿画浑身一个灵激,惊羞的在他怀里挣扎着要下地。

陆擎之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此时媚态横生的模样,唇角微微扬了起:“真的不睡了?”

“嗯。”明姿画毫不犹豫地点头。

陆擎之倒也没强迫她,将她放下地。

明姿画缓了口气,抬起头来,轻声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吗?”

“没有,临时有点事耽搁了。”陆擎之漆黑如渊的黑眸凝着她,俊脸上充斥着淡淡醉人的温柔。

“那正好,我们一起去吃!”明姿画眨了一下眸子,朝他笑道。

“你还没吃饭?”陆擎之眉头一皱,英俊刚毅的俊脸紧绷了起,深邃的黑眸愈加深不见底。

“等你啊!”明姿画挑了一下红唇,嘟起嘴角,娇嗔:“谁知道你会回来的这么晚?”

“对不起,下次我会按时回家,不过以后我回来晚了,你要记得自己一个人先吃?”陆擎之神情认真而严肃,嗓音低沉而磁性,染上了一丝温情。

下次?以后?

明姿画听着男人的话,心里一怔,身子也僵滞了,整个人有些石化。

家?!

这词儿新鲜却又动听,自从父亲的公司被费家父子侵占,她母亲改嫁之后,她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词汇了。

她不过就是在陆擎之这里暂时住个几天,避一避风头,他该不会以为她会一直住下去吧?

抬眸看着男人如神匠雕塑般的五官,明姿画假意一笑:“好啊。”

陆擎之伸手搂着她盈盈不堪一握的细腰,低下头来吻上她的红唇。

直到他吻够了,才放开她,抱起明姿画一起去了餐厅。

佣人们在陆擎之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将晚餐准备好了。

华丽的长款餐桌上布满了整桌的美味佳肴。

陆擎之将明姿画放在他身旁的位置上,静候在一旁的佣人立即上前,恭敬的将他们的盘子和刀叉重新摆放在他们的面前,然后无声的退下。

“干嘛让我坐这啊?”明姿画看着两人亲密无间的距离,不禁无语。

“我想离你近一些。”陆擎之微微倾身,勾唇扬眉,浑身散发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明姿画哼了一声,不理会他,拿起刀叉开始切着自己面前的牛肉。

“这里的主厨是我命人从法国高薪聘请来的,这道牛排就是他最拿手的招牌,你尝尝。”陆擎之一边说着,一边自盘中切下了一小块牛排,将插着牛排的精美银质叉子递到了明姿画的唇边。

“谢谢,我吃我自己的这盘就好。”明姿画下意识的向一旁挪了挪脸,避开了他递过来的牛排,嘴角抽搐。

拜托,这男人干嘛要这样!

他盘中的牛排和她盘中的不都一样吗,为什么要想起喂她的举动?

“张嘴!”陆擎之漆黑的眸光紧盯着她,声音蛊惑又撩人。

明姿画无奈,只能张嘴接受了他的喂食动作。

没想到陆擎之兴致来了,紧接着又喂了她一块。

明姿画接着吃下。

“你自己吃吧。”她慢慢的咀嚼着口中的牛肉,被陆擎之这么紧紧的盯着,顿觉得不自然极了,禁不住提醒他。

“你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陆擎之斜睨着她,极其认真的说,一双深邃的黑眸闪动着慑人的光芒。

“呃……”明姿画脸色一滞。

“刚刚我摸你的时候,发现你身上几乎没肉!”陆擎之忍不住继续调侃道,唇边有着一丝淡淡的笑纹。

明姿画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差点被喉咙处的口水卡住,拼命稳住心神,气呼呼地反驳:“我这叫身材好你懂不懂?”

“你身材确实很好!”陆擎之漆黑的眸光幽深,一瞬不瞬落在她起伏的胸口,眼里荡漾着笑意。

明姿画摆了他一眼,继续吃他喂到嘴边的牛排,不理会他了。

就这样,明姿画把陆擎之整盘的牛排,都吃下去了,他却什么都没吃。

“你不饿吗?”她不禁皱起眉头问。

陆擎之俊美的脸宠突然凑了过来,唇角暧昧的勾起,好听磁性地嗓音:“比起吃饭,你更适合我的口味?”

“别闹了,先吃饭吧?”明姿画说着便躲闪着他的亲吻,从他身上挣扎着下地,先上楼了。

明姿画本打算简单洗簌一下,就上床休息了。

没想到推开浴室的门,却发现这里简直大的吓人。

干湿分区,光是浴池就要好几个,一个是专门按摩用的,一个是专门做水疗的,奢侈程度,堪比宫殿。

明姿画索性放了水,躺进那个超大尺寸的按摩浴池中,舒舒服服的泡澡。

热气盘旋的缭绕在空气中,宽大的浴室间里,荡漾着一室的惷光,暧昧又旖旎。

明姿画卧躺在水中,感受着温热的水波和白色的泡沫带给她舒缓的触感,光洁凝白的肌肤在水珠的映射下显得更加迷人,娇媚玲珑的身体愈加的惹人心躁。

“你已经泡澡很长时间了,再不出来我可要进来了。”一声沙哑的声音陡然闯进了浴室间。

陆擎之不知何时走进了浴室,身体斜靠在卧室的门边,双手环抱在胸前,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这副美不胜收的画面,深邃的瞳眸之间涌满着暗涌的光泽。

虽然她几乎重点位置都被水波遮挡住,却依旧挡不住她突显出来的妙曼身材,而她的肌肤白嫩柔滑,些许的泡沫凝在她的发梢上,小巧的鼻翼上……

“你怎么来了?”明姿画抬头扫了一眼走进来的陆擎之,似笑非笑地问。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进来亲自为你服务。”陆擎之狭长黑眸睨着她,低沉磁性的声音,懒懒散散的口吻。

“亲自为我服务?你想怎么服务啊?”明姿画弯了弯唇角,稍稍坐起身来,柔软的身子趴在浴池边上,对他回以春风拂面的一笑。

陆擎之被她这惑人心魂的一笑,勾了神,眼里的光芒更加炽热了。

他唇边噙着笑意,迈着长腿肆意的走到明姿画身边,一边说着,一边优雅至极的将身上的衬衫扯开,扔到了一旁……

明姿画睁大着眼睛看着已经欺近来的陆擎之,精壮结实的胸膛彰显着他那份自身与生俱来的魅力,目光渐渐下移,古铜色的肌肤,精壮的腰肢,再往下是……

好啊,这男人竟然用他的美色诱惑她。

明姿画目光肆意地将陆擎之浑身上下打量了一番,美眸里闪过一丝的狡黠,邪恶地朝他勾了勾手指头:“你来得正好,我正好缺一个搓背的!”

说完就转过身去,趴在浴池边上,留给陆擎之一个光滑白皙的美背。

明姿画的肌肤很细腻,很白皙,羊脂一样的颜色,让人看了忍不住心潮澎湃。

陆擎之褪尽了衣衫,跨步进来。

浴池里突然多了一个男人,水波不禁轻荡了起来。

陆擎之拿了浴球涂抹了花香的沐浴露,放在掌心揉搓了一会儿,起了泡沫才放在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擦拭起来……

明姿画美背光滑肌肤透明,触感非常好。

陆擎之修长的手指在她背上流连,拿起浴球仔细的帮她清洗擦拭。

明姿画享受的闭上眼,嘴角忍不住发出几声轻哼。

好舒服啊。

陆擎之帮她搓背的力道大小适中,对她来说就像是按摩一样。

就这样揉捏擦拭了一会,陆擎之的大手终于转移了阵地。

闭眼享受的明姿画,因为他的动作,渐渐地也有了感觉。

她没有推开他,而是任由他撩拨着自己。

陆擎之一只手臂将她娇软的身子圈到了怀里,深色眼眸沉淀出灼灼的热烈。

“我已经帮你搓完背了,现在该你服侍我了。”他炽热的气息将她紧紧包围,声音迷人沙哑,黑眸里划过一道光芒,惑人心弦。

明姿画眼波妩媚,伸出双臂主动圈住他的脖子,身体靠的更加紧密:“好啊,你想我怎么服侍你?”

陆擎之搂紧了她,低头吻上她诱人的红唇。

两人之间的水被溢出来,哗哗的响动着……

浴池里春光无限。



第二天明姿画浑身酸痛的醒来,竟然发现陆擎之居然就躺在她身边,没有去上班。

他半靠在床头,腿上放着笔记本,正敲击着键盘,指点江山。

“醒了?”他俯下身来,搂住她的脖子,就要给她一个缠绵的热吻。

明姿画连忙闪躲,伸手推拒着他:“不要,我还没刷牙。”

“我不介意!”陆擎之薄唇扬起一抹弧度,吻袭了上来。

缠绵火热的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直到明姿画在他怀里哼哼时,他才不餍足的缓缓停了下来。

“饿了吗?”陆擎之挑起薄唇问她,声音醇厚而迷人。

“嗯。”明姿画觉得胃里空空的,点了点头。

陆擎之深邃的眸子睨着她,温柔的问:“下去吃,还是让佣人把午餐送上来?”

“我下去吃吧。”明姿画说完就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却觉得两条腿像是断掉了一样,软绵绵的,挪动都吃力。

陆擎之靠在床边,看着她这般的模样,不由轻轻地嗤笑。

明姿画瞪过去:“你笑什么,这都不是你害的?”

陆擎之收敛了笑容,眸中色彩熠熠生辉,声音有淡淡醉酒的性感沉迷:“谁让你这个小妖精,每次都那么勾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带着一丝的宠溺,看着她的眼神,也是软软的,像是温柔的海绵将她包围。

明姿画愣了一愣,想起昨天翻云覆雨的时候,他也一直是用这样温软的眼神看她。

仿佛,他正深爱着她,她是他最割舍不得的宝贝。

明姿画晃了晃脑袋,打消这个想法。

她才不要被他眼底的深情蜜意所迷惑,男人在床上看女人通常都是最温柔的。

想到这,明姿画决定对陆擎之的温柔视若无睹,不满的撅起红唇抗议:

“不是说吃饭吗?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下去?”

陆擎之眼神宠溺,轮廓立体的五官挨到她面前,突然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下床走进洗手间,将她放在马桶上。

“你干嘛啊?”

明姿画不解他的动作,几次欲站起来,都被陆擎之按坐了回去。

牙膏是他挤的,水杯里的水也是他接的,看着他如此细心地服侍自己,明姿画格外的意外。

这男人是要改行给她当男佣啊?

刷完牙,陆擎之由亲自拧了帕子,给她擦脸。

明姿画实在别扭:“我就是腿有点麻,但我的手能动啊!”

“闭嘴,别动。”陆擎之深邃的目光紧锁住她,浑身自带着一股沉稳尊贵之气,低沉地嗓音说道。

他擦得很温柔,很细致,像在照顾一个孩子。

洗完脸后,陆擎之又将明姿画抱起来,放回到大床上。

紧接着,他凑过来跟她来了一记缠绵悱恻的长吻,这才起身去衣帽间,挑了一条淡紫色的长裙,动作温柔的亲自给她换上。

整个过程,明姿画都感觉自己是他精心呵护的宝贝。

陆擎之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灼热盯着她,眼底深处清晰地映着她的影子。

被一直这样看着,饶是脸皮再厚,都有点受不了。

明姿画不禁皱了皱眉:“你今天不去上班么?”

“不去。”陆擎之唇角弯起一抹弧度,漆黑如渊的眸,格外幽远深邃:“我想留在家里多陪你!”

这话很像是情人之间的情话。

明姿画挑了挑眉,给他泼冷水:“不过我可不想一直留在你家里。”

“你要去哪里?我陪你?”陆擎之眼眸微微染上深意,嘴角噙着淡笑。

“谁稀罕!”明姿画继续冷脸。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佣人的敲门声:“主人,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陆擎之应了一声,抱起明姿画下楼,来到餐厅。

他依然将她放在他身边的位置上坐下,亲自帮她装了一碗饭递了过去。

明姿画早已经饿了,立即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陆擎之看着她那狼吞虎咽的吃相,不禁低低的笑了起来。

明姿画自然知道自己吃的没他那么斯文,不禁愤愤的摆了他一眼,有些生气的说:“你一个上午不吃不喝试试?”

陆擎之闻言不禁有些歉意:“Sorry,都是我的错。”

明姿画没想到他会那么直接的向自己道歉,不禁哼哼:“别以为你口头道歉我就会原谅你?”

“那你要怎么样?”陆擎之眼底挑起一抹兴味的光芒,面上是一派的幽然。

明姿画撇了撇唇,不禁脱口而出:“你以后再碰我,必须要控制次数跟时间!”

要不然她总是被他折腾的起不来床!

对于小女人霸道的要求,陆擎之顿感无力!

他觉得自己这个年纪,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他过早的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或事,不敢说阅人无数,却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对哪个女人动情或是情绪澎湃。

尤其在情欲方面,自己一直都觉得自己控制的很好,在她之前基本上可以说是禁欲的状态。

自从遇到明姿画以后,他发现自己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仿佛又回到了十八、九岁冲动的年纪,每次对着她都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对于她的渴望,就像罂粟中毒一样,不餍足的想要更多,更多!

陆擎之薄凉的唇角不由的笑了笑:“换个方法,比如说罚我每晚帮你暖床,或是我每天帮你搓背?”

“你想得美!从今晚开始,我要自己一个人睡,你休想再上我的床!”明姿画信誓旦旦地宣布。

陆擎之眉头皱起,整张俊脸顿时就阴郁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关婆婆带人从外面大采购回来,她身后跟着的佣人手里都拎着好几个袋子。

“主人,明小姐的所有家居日用品,已经全部买回来了!”关婆婆跟陆擎之恭敬地汇报道:“还有主人您昨晚从国外给明小姐专门预订的女装,今晚专机会送过来!”

闻言,明姿画忍不住挑眉,抬眸望向陆擎之:“你这是要干嘛?”

“你说呢?”陆擎之漆黑似渊的眸落在她身上,一如既往的沉稳深邃,表情没多大变化,唇角却弯起笑意。

明姿画水眸轻眨,泛起浅淡的光芒,红唇轻启:“陆擎之,你这是在引诱我跟你非法同居吗?”

“需要我引诱吗?你昨晚就已经住在这里,我们已经算是事实同居了。”陆擎之波澜不惊的目光对视上她,英俊深邃的面容充斥着不言而喻的温柔,浑身仿佛凝聚着一股不同凡响的矜贵气质。

她只听说过“事实婚姻”,却没听说过“事实同居”,好新鲜的词儿。

明姿画噗哧一声,就笑出声来。

“才在你这里住一晚,就算是事实同居了?”明姿画薄唇跳起一抹笑容,眯了眯眼,狡猾地问:“你就不怕我真的住进来以后,把你家据为已有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