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嫌弃他是个残废?/枕边尤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姿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司绝琛这是疯了吗?

他没看到自己的双腿鲜血直流,地上已经一滩血迹了,他居然还无动于衷?

他这是对自己也太狠了吧。

明姿画嘴角抽搐,身子有些发寒,润了一下嗓子问道:“你……不疼的吗?”

他该不会是双腿没有知觉吧?可是这画面太血腥了,她都看不下去了。

司绝琛深谙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眉宇间满是深沉,暗哑低沉的声音:“你关心我?”

明姿画目光有些复杂,“你的腿是不是受伤了?”

“……”司绝琛幽暗的视线注视着她,不曾有一刻离开过,本来就深邃难测的黑眸,愈发的让人难以捉摸。

“要不我帮你包扎一下吧?”明姿画“好心”的提议,其实是因为司绝琛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太过刺人了,她心虚的担忧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司绝琛宛如石雕般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一下,神情更是阴鸷的无人能懂。

明姿画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嫌自己多管闲事,不由的撇了撇唇,没有再多说什么。

直到有人敲门进来,给她送了一套司氏名下品牌专门定制的女装。

明姿画拆开包装袋,拿出里面的套裙,当着司绝琛的面换上。

“过来!”司绝琛幽暗的眸,直直地盯着她,突然出声命令。

他整个高大的身躯,包裹在黑色的西装里,背着光隐匿在暗处,那股森冷的气息,凝聚在他了全身,硬是叫人不敢轻易靠近,仿佛再多靠近一分,就会被他身上的那股冷如冰霜的气息冻伤。

明姿画心下一颤,硬着头皮走过去,在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干嘛?”她尽量稳住情绪问。

“给我包扎。”司绝琛狭长的黑眸,愈发的深幽,低沉着嗓子开口道。

“啊?”明姿画有些微怔,他刚刚不是还不愿意的?

“医药箱在外面的柜子里。”司绝琛眸色幽幽,俊美五官染着让人心惊的森沉。

明姿画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走出休息间去取医药箱。

明姿画之前观察过司绝琛的办公室,对医药箱在哪个抽屉里还有印象,所以很快就找到了。

她拿着医药箱回来,发现司绝琛已经自己自觉的解开皮带,将穿在外面的西装裤脱掉了。

明姿画眼里闪过一抹邪恶,本想趁机窥探一下司绝琛的大长腿,跟某个啥的大小的,可当她走近一看的时候,霎那间整个人都愣住了。

天,那哪是正常人类的腿啊?!

司绝琛的两条大腿上面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众横交错,密密麻麻的一片。

有新伤,也有旧伤。

旧伤已经结痂,但疤痕极其的狰狞难看。

新伤的伤口正在滋滋滋的冒血,周围的肉有些向外翻着,一片血肉模糊。

明姿画简直不忍直视,看着他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她拿着医药箱的手都忍不住一抖。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严重狰狞的伤口。

以前费思爵、邱少泽他们跟人打架,她都帮他们处理过伤口,但都没有这么严重过。

明姿画甚至怀疑,司绝琛该不会遭受了什么非人的折磨跟虐待吧。

可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有谁那么大胆子,竟然敢虐待司绝琛?除非他不想活了。

他腿上的那些伤口那么狰狞,又不像是意外受伤造成的,很明显是被利器划伤的。

那只有一种可能了——司绝琛自残!

明姿画见识过他的各种阴狠变态的手段,曾经有很多女人被他在床上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甚至有很多人最后忍不了那种痛苦自杀。

可是她真没有想到司绝琛对自己也这么狠。

不过现在想来,一个人对自己都能下得去这么重的手,有那些变态的嗜好,又有什么奇怪?

“怕了?”司绝琛阴郁的黑眸,犀利的直逼向她,俊脸上漫上一层厚厚的寒霜,格外的骇人,格外的阴森,格外的恐怖。

明姿画眯了眯眼,眉头微蹙:“我在想,你伤的这么严重,不知道医药箱里的这些药有没有用?”

“过来!”司绝琛瞳孔幽深,喑哑磁性的嗓音,低沉地响起。

明姿画犹豫了一下,还是拿着医药箱走过去。

在司绝琛摄人的眼神下,她蹲下身子,拿起棉签跟消毒药水。

就在她手里棉签蘸了消毒药水,落在他腿上的那一刻,司绝琛的手动了一下。

明姿画下意识的抬头看着他:“很痛?”

司绝琛眼神有犀利黯然的光泽,笑得分外自嘲:“我双腿没有知觉。”

车祸后,他就失去了双腿。

虽然没有截肢,但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他就像一个只有上半身的怪物!

无论他怎么刺激下腿,拿刀割、拿火烧,都没有任何反应。

他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意。

明姿画眼瞳一缩,本能地道歉:“对不起!”

司绝琛压抑着心中翻滚的情绪,闭上双眼又睁开,眼眸深处有种不知名的情绪参杂里面,一双手却是难以抑制的攥紧。

“我已经习惯了。”半响,他自嘲的出声,满脸阴郁。

明姿画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样的司绝琛是她没有见过的。

世人都说他阴鸷变态,冷血无情,凶狠残忍!

可是又有谁能看见他掩藏在冷酷无情、张扬跋扈恶魔外表之下的脆弱?!谁又能看得见他独自一人舔舐的伤口的孤独?!

或许因为残疾的关系,他的内心其实比正常人要脆弱许多。

明姿画叹了口气,不想再刺激他了。

她低下头,专注地帮他把伤口消毒,止血,上药。

再拿白色的纱布,一圈又一圈的分别缠绕在他的两腿上。

直到他的伤口不再出血,她才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包扎好了。”明姿画抬起头来,却在司绝琛苍白幽深的脸上,看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明姿画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姿势有多暧昧。

她现在半跪在司绝琛的面前,呼吸的热气不停的喷洒在他的那里,让他那儿早已经行起了军礼。

明姿画尴尬地立即起身,伸手挠了挠脑袋。

她发誓,自己这次真的不是有意撩他的。

就算她觊觎他的男色,也不会趁人之危,何况司绝琛双腿都这样了,她若是再另有想法,是不是太禽兽了一点?

“那个……”明姿画刚想说,没事她就先出去了。

“帮我把裤子穿上。”司绝琛目光沉沉。

明姿画对上他的视线,点了点头。

休息间里有一面墙的衣橱,里面存放着司绝琛的备用衣物。

明姿画取下一条西裤,来到他的面前,仔细地帮他换上。

司绝琛幽暗的目光,直勾勾的,炽热深邃,始终落在她的脸上。

明姿画的五官很精致,眼神专注不含一丝的杂质,长长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般微微的颤抖着,每眨动一下都能够轻易的拨动人的心弦……

如海藻般浓密乌黑的长发贴在她如雪般嫩白的皮肤上,让她看上去妩媚又灵动,如妖精一般魅惑人心!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明姿画身上的自然体香,让司绝琛的身体再次起了最原始的反应。

他的目光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浑身血液沸腾,视线越来越炽热。

明姿画没有注意到司绝琛眼神的变化,她只是认真的帮他穿上裤子,系好皮带,再拉上拉链。

动作一气呵成。

终于完成之后,她刚要起身,司绝琛却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按向自己。

“你干什么?”明姿画下意识的挣扎,她才刚帮他把双腿包扎好,可不想就这样前功尽弃了。

司绝琛紧紧地将她抓牢,让她根本逃不开他的钳制。

明姿画气恼地瞪向他,一个回头,却让两人的脑袋撞到了一起。

她还来不及呼痛,司绝琛的薄唇侵袭上她的红唇。

她的唇瓣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甜美,还夹杂着淡淡的香气,跟她特有的味道,让他忍不住加重力道,深深的探索。

“唔!”明姿画摇着头,想要逃开他的吻,但是司绝琛就是不肯放开她,他粗砺的舌肆意的扫过她口腔内的每一寸肌肤,沉迷的吞咽着属于她的味道!

终于尝够了她的美好,又开始不停的吮着她柔软的唇瓣,周而复始,仿佛永远也尝不够她的味道……

明姿画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沉迷在其中的男人,她真的怀疑,这个男人让她给他包扎伤口,穿裤子,都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他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亲近她,吻她。

明姿画无法推开他,又害怕自己再乱动挣扎,会牵扯到他腿上的伤口,只能任由他吻着自己。

直到司绝琛餍足了放开了她的唇,喘息急促而粗重,眼里清晰的燃起一股**的火焰。

明姿画惊讶地瞪着他,两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

就在司绝琛再次扑过来,想要吻她的时候,明姿画几乎是下意识的,第一时间从他身上起来。

与此同时,总裁办公室外面响起来敲门声。

司绝琛幽暗的眸子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受伤,眼中深处阴霾一片,犀利的视线紧紧地盯在她身上,几乎逼得人无所遁形。

“你嫌弃我是个残废?”他脸色阴阴沉沉的,连语气也带着一股冷然,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参杂在里面。

“我没有。”明姿画本能的摇头。

虽然他是个腿瘸,不过颜值一直在线,她又是个颜控,所以谈不上嫌不嫌弃。

反正男女之间那种事,只要那活好用就行。

“你说谎,你跟她一样,你们都嫌弃我!”司绝琛脸色铁青的吓人,眼神恶狠狠的,双眼都是血丝,看起来像是要杀人一样。

“我真的没有。”明姿画无奈的辩解。

“那你刚刚为什么拒绝我吻你?”司绝琛无法接受,难以抑制的暴怒吼道。

只要一想到她刚刚拒绝自己,很可能是因为他是个腿瘸,心尖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蛰了下,有些钝痛得仿佛要滴出血来。

“司大哥,你现在还伤着,这种事还是节制一点好!虽然我知道像我这样的尤物,男人一般都无法拒绝,可是你还是等伤好了再说吧。”明姿画好心的提醒他,拍拍他的肩膀,说完就出去开门了。

刚才那敲门声一直持续着,明姿画也不想跟司绝琛吵架,这才走出去透气。

打开门,门外进来的人是杰瑞。

“明小姐,总裁呢?”他看到明姿画并不意外,只是礼貌的询问道。

“在里面的休息间。”明姿画伸手指了指,刚准备出门离去。

就见杰瑞突然回头,朝身后的人命令:“把箱子拿进来吧。”

明姿画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见跟随杰瑞身后的几个黑衣男子,一人手上拿着两个黑色的皮箱,走进总裁办公室里面的休息间里。

明姿画微微眯眼,目光扫过那几个黑色皮箱,心里当即联想到一个词——现金。

她可没忘了,刚才司绝琛打电话派人送一千万现金过来。

明姿画脑袋里灵光一闪,意识到这些钱很有可能是给她的,于是她又立即把脚收了回来,飞哒哒地跟进了休息间里。

“总裁,这里有十个箱子,每箱一百万,一共是一千万,现金!”杰瑞恭敬地汇报道。

司绝琛目光威严,气场强大的坐在那里,阴沉地俊脸面无表情。

他淡淡地点了下头,用眼神示意杰瑞带人出去。

杰瑞跟着司绝琛身边不是一两天了,自然比谁都会察言观色。

他立即带那些黑衣男人离开了。

于是诺大的休息间,又只剩下司绝琛跟明姿画两个人。

“拿去。”司绝琛线条冷凛的薄唇轻启,如鹰隼般狭长漆黑的眸盯着她。

明姿画下意识的一怔,没有想到司绝琛还是愿意给她这么多钱。

她抬起眸子瞟了他一眼,认真的口吻:“这些钱就当是我借你的!”

等她什么时候把费思爵收拾了,独吞了整个费氏,这区区的一千万绝对不再话下,到时候再还给他。

虽然她明姿画拒绝不了金钱的诱惑,但什么钱该怎么拿,她心里还是有数的。

“不用。”司绝琛深深睨了她一眼,转身滑动轮椅离开了。

明姿画耸了耸肩,虽然司绝琛这么说,但她以后肯定还是会还他的。

不过话说回来,司绝琛这个人虽然变态了一点,但出手还是蛮大方的。

一听说她欠了赌债,这不就立马拿钱给她。

就冲着这点,她刚才帮他上个药什么的,也算是友情回馈了。

明姿画这样想着,就开始躲在司绝琛办公室的休息间里,数起钞票来。



与此同时,总裁办公室的门口,正站着一个浓妆艳抹打扮的女人。

Dnn特意挑了一套低胸的黑色贴身裹臀短裙,将自己身上喷上高档诱人的香水,涂着烈焰红唇,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整个人看上去风情又妩媚。

她今天决定豁出去了,抛弃自己以前坚持的那些矜持,拼尽一切势必要勾引到司绝琛。

以前Dnn觉得作为女人,就应该矜持,等心爱的男人主动追自己,向自己示好。

可是她已经在司总身边,等了这么多年了,司总从来只把她当成一个下属,看都不多看她一眼。

Dnn心里觉得很不服气,凭什么明姿画那样不入流的狐媚子,就能吸引总裁的注意力,她这样的知性美女,总裁怎么不多瞧她一眼呢?

难道男人真的就喜欢骚的,浪荡的狐狸精?

Dnn心里虽然看不上明姿画,可是既然她是那么多女人中,唯一一个接近了司绝琛,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女人,那么她一定就是司总喜欢的类型,绝对有借鉴之处。

于是今天,她抛下了自己以前引以为傲的矜持,也学着明姿画,打扮的性感妩媚。

她就是要司绝琛知道,她也可以性感,也可以浪荡,只要他愿意对她勾勾手指头,她能立即臣服在他的脚下。

Dnn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进!”司绝琛低沉地嗓音。

Dnn赶紧整理了一下套裙,兴奋地推开门,婀娜多姿的走了进去。

本想依靠在门边,当场给总裁摆一个撩人的pe,Dnn走进去后才发现,司绝琛正坐在办公桌前,专心的批阅件,压根没有抬头往她这边多瞄一眼。

Dnn心里顿时有些不甘,有意解开了自己套裙上半身白色蕾丝衬衣的三粒纽扣,让她的沟壑非常明显的凸显出来。

明姿画不是说,男人不是看脸,就是看胸吗?

虽然她的胸没有她的大,不过她今天特意穿了塑形衣,这挤一挤还是有料的。

Dnn有些得意,迈开步伐,抬头挺胸自信走到司绝琛的面前。

她俯身趴在宽阔的大班桌上,单手支起自认为美丽的下颚,黑色套装里面穿着半透明的白色蕾丝衬衣,因为前三颗扣子解开了,露出里面花色性感的内衣与小半个白皙丰润的诱惑。

“总裁!”Dnn挑逗的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司绝琛,故意拉长声线,娇嗲绵软地嗓音。

司绝琛听着这熟悉又不太熟悉的嗓音,不自觉的抬头看过去,当看到Dnn今天这不伦不类的奇怪打扮,眉头立即紧蹙,脸色黑沉了下来。

“你怎么回事?今天穿成这样像什么样子?”司绝琛冷怒的表情,眼底是深深骇人的阴鸷,厉声质问着。

在他眼里Dnn只是他的下属,下属就该有个下属的样子。

现在是上班时间,这个女人发什么疯?居然画这么浓的妆,还穿着一身的贴身裹臀裙子,里面更是敞开一大片,跟她以前的严肃刻板的风格,完全大相径庭!

听到司绝琛喝斥的话语,Dnn心中只感到委屈,难道她以前在总裁心目中的印象,就是呆板吗?她稍微打扮的妩媚妖娆一点,总裁就觉得不能接受?

可是明姿画也时常这么穿啊,总裁都没有感到不妥。

Dnn抬起眸子,眼里有着浓情痴迷:“总裁,我今天是特异穿成这样给你看的,我里面还有惊喜哦,你喜欢吗?”

说完没有任何羞耻心的,当着司绝琛的面,将外面的黑色小西装一脱,然后迅速解开里面白色衬衣剩下的所有纽扣,直到露出里面的花色性感内内,她的身材在司绝琛的面前一览无余。

司绝琛眼瞳渐深,眉宇间笼罩着一层复杂的阴霾,幽冷地鄙夷:“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总裁,我想做你的女人。”Dnn扑过去,鼓足全部的勇气表白,眼里含情脉脉:“求求你不要拒绝我!其他女人能做的,我也可以为你做到。”

司绝琛面色阴沉,狭长的黑眸折射出森冷幽暗的光泽,目光如一把锋利的剑,狠狠地刺向她。

Dnn见司绝琛没有说话,虽然脸色不太好看,自觉地她还是有希望的。

索性站起身,大着胆子搂住司绝琛的胳膊,直接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总裁,我爱你!”她再一次的告白,涂抹的极其艳红的嘴唇,朝着司绝琛靠近过去。

明姿画正在休息室里数着钞票。

她本打算把这十个箱子都数一遍的,没想到数到第三箱的时候,她已经觉得不耐烦了。

她数的那三箱钱,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正好是一箱一百万,不用说另外七箱肯定也是这个数目应该不会错了。

明姿画打算把这些钱搬回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再通知邱少泽派人帮她来挪。

没想到这一百万的一箱子钱,还不是一般的沉。

明姿画使出全部力气,才勉强搬得动一箱。

不管了,就这样一箱一箱的搬出去好了。

明姿画用两只手提着那个黑色的箱子,使劲地往外拖。

刚走到总裁办公室里,本想歇一口气的,一抬头,就被眼前热火的一幕震住了。

从她这个角度看上去,Dnn正坐在司绝琛的怀里,两人正在缠绵的接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