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二章 鉴毒(2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啥?

坐栏干上的乐韵,问号脸,她就是看热闹的,他们打架就打架呗,干嘛还拉她下水要她出彩头?

宣少嚷着要彩头,唐少主也如善从流的附合宣少的建议:“同,有彩头,我就跟宣少拼了。”

“彩头啊,”躺着中枪的乐韵,拧眉想了想,绽开笑容:“给颗疗伤的糖豆,给包我制的泡椒鸡爪。”

“为了泡椒鸡爪,我拼了。”有吃的,宣少一秒换上严肃脸:“唐少,要不你不要拼,等我赢了,药丸子给你,泡椒鸡爪归我。”

宣家四人望天,少主成了吃货,令人心忧。

“你想作弊?坚决不干。我是东道主,你是客,你先请。”唐少主嘴角狂抽,抱拳做个请的手势。

“请了。”宣少抱拳,提醒一声,身形飘动,拳掌如风,呼呼向唐少主招呼过去。

唐少主立即迎敌,两人用的大开大合之招式,对拆了不到五招,试探过对方一番,招式之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难以琢磨。

两人你来我往,攻防相当。

燕行眼睛一眨不眨的观看,站在高处,能将他们的每个动作看清,也有时间边看分析得失。

两帅哥打得难分难解,最初能看清,出手越来越快,身法也越来越快,眨眼就是几十招。

乐韵认认真真的观察一阵,吃葡萄,吃完一串葡萄,两古武少主还难分高下,抱着篮子溜下栏跑回桌子边,杀了橙子吃一瓣,晃悠悠的晃出竹亭,去欣赏药材。

场中两人打得火热,小萝莉却没有围观的兴趣,令燕大校和唐家宣家青年们目瞪口呆,直至小萝莉走到林间赏药材,他们才看向打架的俩。

药植种类繁多,有竹参、党参、人参、当归、黄芪等等,因为养护得好,竹林里药材里长有竹荪。

竹荪生于夏秋节,中秋节早晚凉,相对而言并不是它们生长的佳季,因为气温问题,竹荪长势慢,个头小小的。

晃到林间观察药材的乐韵,蹲药材之间在数个竹荪丛中扒拉几下,拔掉三个刚出土的小小竹荪扔回空间,将地方复元,再往前走。

她有观察,唐家山头没有装摄像头,说明人家唐家也讨厌别人窥视隐私,所以拒绝那种东东,而且,山是唐家家族的后山,基本是唐家人自己活动的区域,外人进不来,也没必要装乱七八糟的眼睛。

没有多余的眼睛,所以见到鲜嫩嫩的竹荪,必须要弄点种子丢空间试种,弄到竹荪种菌,乐韵心头高兴,眉开眼笑的背着小手儿慢悠悠的晃。

畅老去书房一趟,又拿点东西包起来,和文房四宝放一只精致的竹制提盒里,拎着篮子登后山,远远的听到很急促的呼气声,立马提气飞掠,登山如履平地,脚下如飞,眨眼间就飞掠上山头,纵身跳至竹廊上,看到少主和宣少在切蹉,那叫个无语,一对好战分子,见面就得打一架,绝对是恶习!

再找小姑娘,发现她悠哉优哉的在练武场之外的竹林间晃荡,倒背着小手儿,像国王巡视领土一样的在巡地盘,甭提有多可爱,那姿态说有多潇洒就有潇洒,说她对切蹉漠不关心也不为过。

畅老无声的笑起来,脚下无声,提着篮子飞似的掠出竹廊,飞到竹林与杂树之间,再一阵飞奔,掠到小姑娘身边,笑呵呵的问:“小姑娘,对比武不感兴趣?”

“他们两个不拼命,半个钟内难分输赢,我看结果就好。您老家的药园真心的好,离得近,需要跑几步就能采摘,哪像我家,我太爷爷爷爷放的药材藏在崇山峻岭间,我要采药得爬山,一来一去少说也要一天半,而且,我家的药园地还被别人发现,给搬空了几处,亏大了。”

“哎呀,你看得真准的,按以往的规律,他们一般要打上半个钟以上才会累得筋疲力尽。”畅老欢笑:“他们打架由他们打,咱们随意走走。”

老人家不介意自己欣赏他们家的药林,乐韵继续溜弯儿:“老人家,您们后山有竹荪,每年能采到多少?有没试过种银盘蘑菇,云芝之类的蘑菇。”

“竹荪是自然生长的,以前每年能采个二三十斤干货,现在每年大概就能采五六斤左右的干品。三四十年前还能找到点竹燕窝,大概空气不好,近十年来再没有发现过竹燕窝,其他蘑菇也有拿母菌试种,没成功,后来就由着它了,长什么吃什么。”

“不长蘑菇就挖冬笋,竹子开花采竹米,是不是这样?”

“哈,小姑娘果然深谙靠山吃山的生活之道。”

“我是野人啊,从小就在山里田里里滚爬,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哪有脸混。”

小姑娘热爱山林,畅老带她去看自己精心养护的几片药材,要从山头往下走,到面朝东的一个凹盆处,阔叶针叶和竹林交织的林间种数畦药,林间有座小竹棚。

纵使是人工野种的药材,也等于是野生,有石斛、灵芝、花甲茯苓等,也有毒药断肠花、乌头等。

从成畦成畦的药材间土埂路走一圈,畅老陪小姑娘去竹棚坐,将提的篮子放石板桌面,捧出一物打开,一只小小的盒子里躺着株干植物,叶子类似马齿苋的形状,侧对生,说它是草又像藤,很短,只有不到两厘米。

“小姑娘,请帮认认这株是什么植物。”将自己保管的收获品拿出来,畅老满怀期待的虚心求教。

干植物没有什么明显的味道,乐韵瞄了两眼,惊奇不已:“这玩意儿您老是不是从西伯利亚那边得来的?”

“噫,小姑娘怎么知道它的出处?”畅老目光大亮,小姑娘看一眼就知植物来处,知识之广举世少有。

“这种植物在其他地方早已灭绝,只看西伯利亚的永久冻土层里有没有留有种子,如果那里有种子,因气候变暖有可能再次萌芽,它脾气很大的,长在那就那,离开原地超过五里必死。”

畅老激切的问:“小姑娘,它叫什么名字?”

“龙珠蜈蚣。”乐韵说出一个很普通的名字:“这个植物和上树蜈蚣是一个先祖,都是变种,这一种变异后能长在水里或者海里,长岸上也能活,只是比较脆弱些。现在这样是幼生期就死了的模样,长十年以上头上会长出一颗果子,要十年或更久的时间才能成熟,叶片栉次生,密密麻麻的极像蜈蚣的脚,能长百余米长,成长百年左右就会停止再长,是药,也是毒,不建议研究。”

“为什么不宜研究?我见它时,有只动物受伤,吃了它的一点叶子很快就好了,觉得应该是样很好的疗伤药,费尽心思想带回来种植,在路上就蔫了,救不活,制成干草保存,因为找不到资料,留了几十年。”畅老满心欢喜的心情瞬间被冷水淋了了个透心,他还以为疗伤圣药,结果小姑娘建议不要研究,他的心力岂不是白费了。

“疗伤效果很好,但是,”乐韵叹口气:“我说过它的脾气很大,不仅是离开原生地必死,还有另一个要命的缺点,它很霸道的,用它制成疗伤药,那么,用过之后再用其他药根本不会再起作用,必须要用含有它成分的药才管用,您老想啊,这玩意儿说不定就这么一棵,能制多少药?用光了,您老再到哪找第二棵来制药。

作毒药的话,道理相当,用它制毒药效果也极好,可解药也必须用它,要不然就得用跟它同时代的另外一些解毒的药材,谁能保证寻找得到古生代留下的古老植物啊。”

“我的心血啊,这就是石板上栽葱-白忙一场。”畅老一张老脸拉成苦瓜脸,又是心痛又是惋惜,这么好的药材是鸡肋,心好痛。

心太痛,默默的将只能看不能利用起来的植物给合上盖子塞竹篮子,另外再摸出一只用手帕包着的小瓶子:“小姑娘,好事做到头,再帮辩识这种是什么毒。”

拿开手帕,圆肚白瓷瓶,个头有鸡蛋那么大,瓶口塞着瓶塞,乐韵拿过瓶子,拔开盖子,有股很怪的味道,液体呈蓝色。

仅只看一眼便塞上瓶塞:“这个应该有百年左右,药性变弱不少,这份毒不算成功品,可能是药材不全,所以制出的毒极不稳定,作用……令沾到皮肤的人或兽全身腐烂而死,刚沾上皮肤十息之间立即挥刀割肉可以避免毒侵全身,超过五十息,手脚中药可断臂求生,换做其他地方就难说了。”

小姑娘看一目,闻一闻能判出药液的年代与作用,畅老受惊了,目瞪口呆的盯着小姑娘,跟看恐龙似的,这个粉粉的女孩子真是人类?

有个老人好像受惊不轻,乐韵无奈的耸耸肩:“我们离开得够久,估计山头的战斗也快结束,畅老,我们上去瞧瞧胜负如何。”

“好。”畅老收起心头的震惊,将药瓶放在篮子里,提篮于手,陪小姑娘往山头顶爬。

小萝莉不捧场,唐少主和宣少继续切蹉,当发现小萝莉和唐家长老溜去研究药材去了,两少哪叫个无语啊,药材比他们长得还好看吗?

小萝莉就是说走就走,宣家唐家的青年护卫和燕大校:“……”然而继续欣赏,默默的分析两位少主每一招的杀伤力有多大。

竹亭里的人看得认真,切蹉的两人也越拼越认真,攻击与防守相兼,从练武场的这一边打到另一边,再到另一边,两人你追我逐,你攻我退,绕着场跑了不知多少个来回。

越认真,两人体力和内力消耗的越厉害,僵持半个钟,两人都是汗泠泠的。

乐小同学和唐家畅老爬到山头,走上竹廊,居高临下的观望几眼,走到竹亭里坐下,慢悠悠的喝茶。

畅老喝得半杯茶,走到栏干边观站,边看边频频点头,两青年大有进步,身法步伐越来越灵活,招式也越来越来老辣。

燕行看向小萝莉,她一点旁观的兴趣都没有,慢条斯理的掏包,摸出一包自制的泡椒凤爪,一只装药丸子的袋子分出来一颗装好,好整以暇的坐等结束。

练武场上的两人不太配合,又你来我往走了近三十招,宣少不愧是古修古武界的新秀第一,与唐少硬碰一掌,再连施绮丽掌影,连环相逼之下,将倒退一步的唐少主逼出练武场的边缘圈。

切蹉的两少分出胜负,燕行飞快的回跑,坐到小萝莉身边,畅老回身几步走到桌旁坐下。

将唐少逼退,宣少收掌,抱拳:“承让了。”

“你内力比几年前更加深厚,我拼不过你。”唐少主拱拱手,抹把汗,飞纵起身,往竹亭里飞掠。

宣少也飞身掠起,与唐少主几乎同时点在木桩子上,借力一点再飞起,轻飘飘的越过竹廊栏杆,落在竹廊里,再结伴走向竹亭,到石桌旁坐下。

宣家唐家的四青年给自己少主拿毛巾擦汗,递上茶。

有个美青年频频往自己方向瞅,乐韵将药丸子和泡椒凤爪给宣家少主:“宣少美男子,吃了泡椒凤爪不要问我要配方,问也坚决不给,也别问我还有没有,问我我拒绝回答。”

“嗯嗯,我不问。”宣少眉开眼笑的将泡椒凤爪抓到自己面前,将丸子给唐少主:“这次我没备礼,拿这个补上,我也是看在咱们相识多年的份上我才舍得忍痛割爱,别人我可舍不得拿小美女制的药丸子借花献佛。”

“说什么礼不礼的,多见外。”唐少主嘴里说着,一把拿过药丸子袋子,赶紧递给伯爷爷帮揣着,他没有兜啊,怕不小心掉了,让人觉得不珍惜药丸子。

乐韵默默的望天:“药丸子能在拜访时当礼送给主家?”

“别人送药丸子有可能让主人家觉得晦气,小美女制得药丸子随时可以啊,而且还是多多益善,都会举双手双脚收你的拜访礼,你要去我家,其他的啥都不用拿,给包药丸子就行,也不用特意花样包装。”

宣少秀美的脸上浮上明艳的热烈烈的笑容:“小美女,你去了姬家,去了华家,去了姒家,去了周家,去过燕少家,也拜访了唐家,你不能厚此薄彼,什么时候去我家做客?”

“最近忙,有可能来年春夏会去秦省采药就去宣家叨扰。”

“这是你说的,我会知会我家长辈们,提前准备扫舍以待。”宣少满意了,小美女去过秦省姬家却没去他家,让人觉得小美女跟他关系一般般啦,必须要请小美女去家里做客。

乐韵努力的忍着不抽嘴角,还没忍住,她去谁家做客,跟强盗过境似的,会打劫走一堆古懂,宣少还想请她去做客,嗯嗯,要不要打劫轩辕家?

看秀美的青年美男子笑容耀眼,她先不打击他,掏背包,掏啊掏,掏出三包药丸子,再拿出三只空袋子,往内装药丸子,各装二颗。

收起自己的份子,将六颗药丸子给唐少主:“这次冒昧拜访,没合适的礼,带药丸子拜访觉得失礼,干脆空手前来,本来想迟几天再托人送份药丸子过来,唐家都是好气量的人,不认为药丸晦气,我就拿这个当薄礼,这个绿色的丸子可以解之前畅老和我讨论过的毒,六个时辰有效,超过六个时辰毒气如心,这个解不了,如果来得及,用甘草和绿豆煲的汤和这绿丸子一起喝还有效。”

小姑娘在数药丸子,唐家老少几人猜着可能要是要送给唐家的,又担心不是,当猜想成真,满满的是惊喜,能送两颗药当拜访礼就不错了,小姑娘竟然给了六颗!

畅老激动的眼冒光,能解之前那种让人腐烂而死的毒,岂不说明他们可以大胆的研究那种家族百年来不敢尝试配制的毒药了?

唐少主心中惊喜,忙接过来,连声道谢,再赶紧交给伯爷爷,他并不擅长于研究毒,只会使用毒。

收了小姑娘送的拜访礼,又交流一会有关武术心得,因快黄昏,山里光线暗,唐少主也不找燕少切蹉,请客人们下山。

走出竹亭,下一个缓披,燕行背小萝莉走;宣少唐少再次嫉妒燕少,特别想揍翻燕少,那家伙太幸运,已经成功被小萝莉贴上打杂工的标签,堪称小萝莉御用跑腿工。

一行人下山到唐家,其实才刚至太阳落山时,唐少主陪客人谈古论今,到掌灯时分去客厅吃饭,唐家少主和四位族老做陪,唐家青年和宣家青年们坐。

唐家临时备席面,菜式丰富,除了宣少点的餐,还有几道C省最著名的名菜,凑成十二道菜。

当晚,宣少等人留宿唐家,于第二天三点半起床洗涮,吃过主人家准备的丰盛早点去赶飞机。

唐少主带人亲自送客人去停车场取车,他本来想送去机场,宣少将主人轰回。

宣家青年开车赶路,用一小时五十分赶至机场。

蓝三带着位代驾已经在机场等候,与队长汇合,将车辆交给代驾送回E北拾市,他们带着行李去办登机手续,七点时分,机场内最早飞往首都的航班飞上天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