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篱番外】第十二章 我是来踢馆的……/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钰微微皱了皱眉头,“夫人,救人要紧呐。”

妇人道,“你们若是动了,等蓝月篱来了,就说不清了。”

可是那姑娘命在垂危,若是不救,怕都等不到蓝月篱来了。到时候就更说不清了。

趁着妇人不注意,苏钰忽然俯身,迅速掰开姑娘的嘴巴,塞入了一枚药丸。

“你做什么?”

妇人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

没过多久,派去蓝府请蓝月篱的人回来了。身后却空无一人,没有蓝月篱的影子。

那妇人朝着小厮的身后瞧了一眼,不见人影,顿时就炸毛了。

“怎么回事啊?人没来是吧?”

“她是不敢来还是被你们给藏起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事儿还有没有人管了?”

那妇人一急,周围围观的众人也跟着纷纷议论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蓝小姐也应该站出来给大家一个说法啊!”

“就是啊!不会是出了事情,真的不敢出来面对,躲起来了吧?”

“人家可是幽王的奶娘啊!这么强硬的身份,她能躲到几时啊?就算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吧!”

“就是啊!还是出来把事情说清楚吧!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啊!”

“大家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管事的安抚着议论纷纷的众人,然后对王夫人道,“王夫人,实在不好意思。不是蓝小姐不愿意来,更不是我贵和堂将篮小姐藏了起来,而是蓝小姐今日身子不舒服,在府上修养呢!

夫人若是不信,可以问问这药堂中的任何一个人啊!不单单是今日,最近几日我等都没有见着过蓝小姐的面儿!”

王夫人是占着理儿的,占着理就开始得理不饶人。

猛然站起来道,“怎么着?一句身子不舒服,就不用负责人了是吗?

他这蓝府是想仗着在我中宁的地位,不将我等放在眼里了吗?”

王夫人这句话中的意思意味深明,而且信息量很大,管事的可不敢乱接。接错了,那可是会掉脑袋的。所以微垂着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既然蓝小姐不来,王夫人,你就去蓝府呗!反正这件事情不管贵和堂还是蓝府,都得给你一个交代啊!”

人群中,不知是谁,忽然扬声吆喝了一声。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也跟着附和。

“是啊,王夫人,你去蓝府啊!蓝府的人也不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就是啊!去蓝府!”

“去蓝府!”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声音。

“这事情说白了,是在贵和堂闹起来的啊!主要责任都在贵和堂,王夫人你找蓝府合适吗?”

“也是,即便蓝小姐是直接负责人,可她看诊打的是贵和堂的名义啊!”

王夫人沉默着,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隐隐的,人群中忽然又传来一个声音。

“王夫人,你在犹豫什么啊?这事儿还不明显吗?直接责任人是蓝府的三小姐蓝月篱啊!她也是来贵和堂帮忙的,又不是贵和堂聘请的,你找贵和堂有什么用啊?

你应该直接去蓝府找蓝月篱啊!

方才不还说你是幽王的奶娘吗?说的还跟真的似的,我等都被吓了一跳。怎么着?不会怂了,一听到蓝府就不敢去了吧?”

“啊哈哈哈,是啊!你不会是真的怂了,不敢去了吧?”

“谁说我怂了?”

王夫人顿时脸色一白,竟连自己的女儿也不管了,直接往贵和堂外冲。

“走,我们这就去蓝府!”

眨眼的工夫,随着王夫人而来的众人便浩浩荡荡地随着出了贵和堂。

“走喽,今日有好戏看了,看好戏去喽……”

几名跟着吆喝的人,也跟在了王夫人的后面,朝着蓝府的方向而去。

贵和堂的人就已经走了一大半。管事的满头冷汗,一脸为难地瞧着躺在担架上的姑娘。

“快救人!”苏钰说着,便上前握住了姑娘的腕脉。

管事儿的顾不得太多,连忙为苏钰准备针灸、药品。

……

没过多久,众人全都围在了蓝府的外面。除却之前在贵和堂起哄的众人之外,一路上王夫人没少宣扬此事,还集结了不少路人。

此时的蓝府门外,一向清净的街道热闹至极,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蓝月篱,你给我出来!”

“蓝月篱,你开的药都吃死人了,出来给个交代!”

“我的老天爷呀!还有没有天理啊,谁能给我做做主啊!”

王夫人在蓝府门外又哭又喊,一旁的众人也帮着王夫人一起喊。

“蓝月篱,出来……”

“蓝月篱,出来……”

“蓝府上的人都成了缩头乌龟,还是全都死光了呢?出了事情缩在里头不敢出来面对了吗?”

“就是啊!出来给一个交代吧!”

半晌之后,随着“吱呀……”一阵沉重低沉的声音,蓝府的大门中开。

只见从蓝府门内走出来两排手持兵器的护卫,并列在门外站成了两排。

气势凛冽逼人,所有人顿时禁了声,站在最前端的人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

紧接着,蓝府的大少爷蓝荆楚和二小姐蓝月心,阔步从门内走了出来。

蓝荆楚站定之后目光犀利地扫视了一圈众人,然后如刀锋一般地落在了带头羊王夫人的脸上。

“怎么着?这么多人汇聚在这里踢门,是想造反吗?”

王夫人被蓝荆楚的目光震慑得微微一颤。紧接着,忽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天呐,谁来评评理啊!谁来给我这个老妇人做做主啊!我女儿都被他们抓的药给吃死了,他们竟还这么凶,是不给人活路了啊!”

“对啊!太过分了!”

“这王夫人也太可怜了!”

“权大势大,谁能奈何得了他们?”

四周众人也开始议论纷纷。

“吃死人了?”蓝月心缓缓从台阶上下来,“这位夫人,您方才说什么?谁死了?谁开的药?”

王夫人哭道,“还不是你们家的月篱小姐!可怜我那还没有出嫁的姑娘啊!我把她养这么大,可真不容易啊!”

“哼,我就知道那丫头不是个省油的灯!到处惹麻烦,如今竟还害死了人!来人呐,将蓝月篱那个丫头片子给我绑出来!”蓝荆楚忽然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