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轻轻一语若初年/寒门贵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院仪式结束,灵秀山大宴宾朋,宋神妃亲手酿造的雪泥酒重见天日,酒香弥漫山野,人人痛饮狂歌。徐佑的玄功日益精进,几乎千杯不醉,无论谁人敬酒都来者不拒,剑眉星目,唇红齿白,衣袂翩翩而起,恍若天上人。

兴尽而散,各归来处,徐佑抓紧时间安排书院的各项工作,以袁青杞为道院监院,以竺法识为佛院监院,以袁蔚为儒院监院,以祖骓为天经玉算两院的监院,监院以下设有各堂的堂正,堂正以下是管干、典谒和学录。再效仿春秋时的会盟制度,由徐佑和四大监院组成玄机书院监务会,凡重大事宜,若山长不在,由四人与会协商处理,并另设监办一人,负责学院的日常行政事务管理。

可以预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四大监院的精力主要放在讲学上,监办将成为书院的实际掌控者。所以此人必须得是徐佑的心腹,能够完美执行徐佑的意图,并有足够的应对处理各种琐碎事务的能力,但这个人又不能出身太高,背后不能有明显的靠山,不然会对监务会形成牵制,尾大不掉。

就这样沈孟进入了徐佑的视野,袁青杞对沈孟的观感不错,支持他担任监办一职。所以当沈孟被徐佑叫到房内,说了让他担任监务会监办的打算,沈孟小吃一惊,立刻意识到这是自己千载难逢的机会,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然后颁布了玄机书院规约,就入学资格、书院礼仪、专业教学、成绩考核、违规惩罚、休假制度等条例均被纳入规约之内,齐志趣而端士品,全仰仗于此。后世司马光曾写文章把规约的存亡作为学院兴衰的金标准,朱熹的白鹿书洞书院学规更是被视为书院教育的巅峰之作,所以玄机书院规约制定的十分详尽,对不率师教、学业无成、假违程限、作乐杂戏等十七中行为作出了相应的惩罚,却又特别注意不能禁锢学生的思想独立和创新精神,如何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需要日后在书院的发展壮大过程中随时的删减和修正。

通过天工坊无比强大的印刷能力,徐佑著作的《五经正义》装订成千余册,发给各院师生。同时对所有愿意担任书院都讲的各宗各学的大家,由天工坊免费开印对方的著作,并通过骆白衡在全国进行推广和售卖,所得收益尽归著作方所有。

人活在世,无非名利,谁也逃不出这个真香定律,所以玄机书院很轻易的就笼络了大批饱学鸿儒,师资力量急剧膨胀。

开院后的第二天,徐佑亲自给首批入学的三百五十三名学生上课,讲的不是五经正义,而是妙趣横生的天文地理知识。

东汉时期蔡邕的《天文志》中说“言天体者有三家:一曰周脾(盖天),二曰宣夜,三曰浑天”。盖天说就不必提了,朴素的不好意思讨论,浑天说相比盖天说有点点的进步,但也基本属于知识分子的美好臆想,只有宣夜说吸收了道家关于气的思想,提出“日月众星,自然浮生虚空之中,其行其止皆须气焉。是以七曜或逝或住,或顺或逆,伏见无常,进退不同,由乎无所根系,故各异也”的见解,它认为宇宙是无限空间,日月星辰漂浮在气体里,这具有相当大的突破意义,但它又认为星辰发亮是因为有质有精的元气自带光耀,却又拘泥在了时代的框架里。

“地是圆的,类似一个球体……”

这样的说辞其实算不得惊世骇俗,毕竟在楚国比这个更过分的言论都不知有多少,然而有意思的是,徐佑以屈原的《天问》为切入点,解释了天是怎样,地是怎样,潮汐是怎样,太阳月亮如何发光,宇宙如何形成,星辰如何运转等等等等,听着匪夷所思,偏偏又能够自圆其说,这就很了不得!

明道堂里坐着的三百多人几乎大半数听的很懵逼,可也有少数几个人陷入了认真的思考。徐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作为山长第一次讲学,不讲经义,不讲诗赋,甚至连佛道都没有提及,却讲了这么个不三不四的东西,必定会带来最强烈的冲击力,国人已经远离科学太久了,沉疴要用猛药,不用怕会药死人,药死再多没关系,只要能救过来几个,那就是星星之火的种子,是未来的希望。

“山长!”有人举手喊道。

徐佑把虎钤堂那套规矩搬了过来,课堂可以发问,发问要先举手,笑道:“好,请起!”

那人站起来,五短身材,肥胖不堪,说话时脸上的肉堆积一起,把原本还算大的眼睛糟蹋成了小小的缝隙,寒冬之日,可能由于堂里的人太多,或者是由于紧张,额头隐约还有汗滴,道:“弟子庾策,敢问山长,方才你说的这些既不见人诸圣经典,也不见于稗官野史,若是真的,又该怎么验证呢?”

言外之意,空口无凭,这是当众开炮,堂内顿时哗然,以徐佑今日的文名和权势,敢于这样公开质疑,莫不是疯了吗?

堂内有认识庾策的,知道他是庾法护的第六子,可全然没有继承父亲任何的优点。据说是庾法护某次夜里醉酒马厩,兴之所至,和最卑贱的养马女发生关系生了这个儿子,要不是后来庾法护还算磊落,干脆的认了这个事,他可能根本来不到这个世界上。

不过,敢于质疑,这是徐佑最喜欢看到的场面,道:“天经院和玉算院即可验证,但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一人一家之力。你若有兴致,可去两院好好学习,我期待你自己找到答案。”

为了刺激天经和玉算两院的就读率,玄机书院毫无悬念的采用了两年毕业的学分制,各院之间不设门槛,你可以在儒院,也可以去道院,只要时间充足,精力充沛,且饱含求知欲,甚至可以从早听课听到晚。

学的课程越多,学分赚取的越容易,最后通过考核毕业,成绩优异的可以优先得到扬州十二郡的察举机会——这是徐佑动用了大将军的特权,联合顾允和张紫华为玄机书院开的后门。

后来曾有学生问徐佑:山长,玄机书院要给予所有人公平接受教育的机会,并保证考核过程的公正和公开,然而这样明目张胆的把朝廷的公器拿来私用,对那些没有进入玄机书院的学子公平吗?

徐佑回答:我教给你们的第一课,人要有独立思考的精神,树立崇高的理想,教会你们的第二课,那就是理想要结合现实,公平从来不是绝对的!

其实察举制根本没有给寒门庶族任何的机会,反而是玄机书院有教无类,把属于门阀世族盘子里的饭分了点出来,比起之前,反倒更加的公平许多。

庾策想了想,掉头离开了明道堂,直接往天经院走去。堂里不少人发出了笑声,这份痴气,倒是和庾法护很有几分想象。

徐佑记住了这个名字,至于日后会给他多大的惊喜,那要看庾策到底有多大的造化了!

第一节课的效果很显著,下课后去天经院和玉算院旁听的人多了不少,但相比儒院还是少数。至于道院和佛院,儒生都愿意去兼听,毕竟世风如此,清谈必谈玄理和佛法,多学多看多听,以后聚会装逼也好装的到位。

可仅仅四五天之后,袁青杞的课取代徐佑成为书院最受欢迎的课,徐佑当然不会认为这是袁青杞的课堂质量更高,酸溜溜的说还不是因为她长得太美?其实美只是部分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袁青杞讲解的《上清大洞真经》别出机杼,提出了“上登上清”的概念,意思是上清之上还有太清,从境界上高于天师道的上清,然后结合传统的百脉关窍,认为各窍皆可通神,提出存思日月二十四星之法,达到精神内守,神不外驰的至真至道之境。

而最重要的是,袁青杞的新道法注重于个人精、气、神的修持,不重符箓和金丹,贬斥合气术,宣扬通灵达神,洞观自然,养神炼气,然后乘云飞仙。

这从根本上解决了天师道因合气术而带来的恶劣影响,赢得了这些胸怀广大、豪气干云的年轻士子的心。不过后来何濡曾暗中吐槽说,主要还是因为年轻人身子骨好,没有到需要合气术来重振雄风的年岁,所以对这些污秽东西嗤之以鼻,对这个说法,徐佑不置可否,虽然他也想送给何濡两句诗,年少不知那啥,老来那啥流泪,可天师道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合气术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弊大于利,袁青杞能够果断割舍,不仅有大魄力,也有大智慧。

又过了两三日,朱凌波和崔英娥结伴来到明玉山,这是开院大典时徐佑和朱仁提到,借口秋分想见朱凌波,这才把她邀请来此。等见了面,徐佑惊觉朱凌波真的长大了,自永安十一年两人初遇,到今日已经过去了十年,曾经的小丫头变成了窈窕动人的女郎,以她的年纪到现在才嫁人实属太晚了些,不知是朱礼太过宠爱,想多留几年,还是中间出了别的什么岔子,如果梁笑古确实是良人,真该好好祝福她才是。

“微之哥哥,好久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