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9章 一针见效/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早上起床,吃过了阿丽做的早餐,夏建便和罗峻一起去了龙东集团。当然了,阿丽照样是他们的司机。

白丽接到罗峻的通知后,立马安排专人做出了合同。夏建看完后,又把合同的所有内容,让白丽以传真的方式发给了关婷娜。关婷娜接收到传真后,立马给夏建打来了电话,她对这次合作,表示双手同意。

既然关婷娜这边没有了意见,夏建立马打电话让李月带着他的公文包从酒店赶到了过来,双方便在中午吃饭前签定了合作合约。由于罗一不在,所有签字都由阿丽一手代签。可见罗峻对阿丽是多么的信任。

这事一完成,罗峻便让阿丽安排转账,可这个时候夏建却说话了。他说这转账的时间听他的电话。就是说阿丽一接到夏建的电话,必须是第一时间传出所需款项。双方在这方面取得了共识,夏建这才带着李月离开了工胜集团。

罗峻说什么要请夏建中午在一起吃饭,可被夏建委婉拒绝。他总不对顿顿吃在罗峻这里吧!

从龙东集团出来,满心欢喜的李月笑着问夏建:“夏总!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不急,今晚在这个酒店住上一晚,明天就把房退了,找一个比罗偏避的酒店住下来。也许我们在这里还要住上个十天半月。当然了,你可以借此机会,在GZ吃好玩好”

夏建说着,便接住了一辆出租车。

两人一上车,李月一脸不解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呢?公司这么忙,我们又不回去。这事我有点想不清楚”

“不着急,你慢慢想就会明白的”

夏建说完这句话,便把眼紧闭了起来,直到出租车停在了洒店门口,夏建这才睁开了眼睛。

他正准备上楼时,说来也巧。夏建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夏建掏出一看便接通了。

里面传来纳兰玉好听的声音:“夏总!昨天的事办的怎么样?我拖的人有没有帮到你?本想打个电话,可是昨天一忙就给忘了”

“哦!非常感谢。你托的人很有水平,在他的劝说下,我要见的人终于肯出来见我们了,这事得到了解决”

夏建非常高兴的对纳兰玉说道。

纳兰玉在电话里停顿了一下问道:“你今天忙吗?如果不忙的话,我请你出来吃个便饭,我们也有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见面了。我也顺便和你聊点事,当然了,你如果很忙的话,那就算了”

“不忙!我这几天在等一个结果,所以是比较清闲的。那你说地方,我这就赶过去”

夏建想都没有想便答应了纳兰玉。夏建身边的李月可不高兴了,她翘着小嘴一脸不乐意的问了一句:“怎么,又要出去?”

夏建刚要回答李月的问话,可电话里却传来了纳兰玉的声音:“咱们就在我家小巷子前面的海鲜楼吧!我请你吃海鲜”

“行吧!你怎么方便就怎么来”

夏建说着便挂上了电话。其实他这两天除了鱼就是虾的,吃的他都有点腻味了。可是人家这么热情的请他,他那有不去的道理。

回到楼上收拾了一下,夏建便把李月喊来,交待她下楼去自己吃饭,他便在酒店门口拦了一辆车,直接去了纳兰玉家附近。从他们住的这地方过去,多少还是有点远,大概四十分钟的样子,出租车才到了哪个海鲜楼。

这南方人吃海鲜,就像是北方人吃火锅一样热闹。车门刚打开,纳兰玉便迎了上来,她笑着说:“我来晚了,我可等你好一会儿了”

“住的地方有点远,这司机好像对路线并不熟悉,九拐八弯的总算是开过来了”

夏建说笑着,便跟纳兰玉上了楼。

由于是两个人,所以他们坐的是告窗房处的一张小桌子。一看就是坐四个人的座子。夏建一走过去,不等纳兰玉说话,他自己已坐了下来。

纳兰玉喊来了服务员便开始点菜,其实他们两个人根本就吃不了多少,可纳兰玉照样点了不少的菜。

可能跟工作有关系,纳兰玉并没有点酒,而是让服务员拿了一瓶饮料。夏建吃饭这么多次,他还是第一次喝饮料吃海鲜。

菜一上桌,两人边吃边聊了起来。他们聊的甚是开心,这顿饭吃完时,竟然花了两个钟。

直到最后,纳兰玉极不好意思的说:“夏总!我妈前两天不小心摔了一下,送到医院拍了个片子,骨头都是好的,肌肉也没有拉伤,可就是痛的走不了路。正好你碰上了,能不能给他瞧瞧?”

“嗨!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咱们现在就去。你啊!还是没有把我当朋友,我总觉得你有什么话要说,可就是不说,这有什么呢?”

夏建哈哈大笑着对纳兰玉说道。

纳兰玉微微一笑:“我家麻烦你的事情太多了,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但是我一看到我妈那么痛,我就于心不忍。昨晚上我还给我爸说了你来了GZ,可我爸说了,不能老是麻烦你,我妈休息两天应该会好的”

两人说着话,步行着到了纳兰玉的家里。一踏进院门,满院的花香扑鼻而来。可以说是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纳兰玉陪着夏建进去时,老爸纳兰德平正躺在院子里藤椅上纳凉。老人一看到夏建,激动的站了起来,连鞋也没有来的及穿。

“哎哟!你可是咱们家的救星,每个人一有难,你就能及时出现。我说了,这回就不麻烦你了,可是她还是把你请了过来”

纳兰德平说着,伸手过来,和夏建握了两下。

夏建呵呵一笑说:“您老客气了。我这次来GZ有点公干,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就等一个结果,所以这几天的时间里,我还是有时间的”

就在夏建和纳兰德平说话时,躺在屋内床上的纳兰玉的妈妈一听到夏建的声音,她便大叫了起来。

夏建一听,赶紧和纳兰玉走了进去。老太太躺在床上,不停的呻唤着,感觉一脸的痛苦。

夏建二话不说,赶紧去洗手间洗了一下手,然后来到床前,他笑着说:“阿姨!不是说检查结果没有任何问题吗?那怎么还这么疼?”

“你赶紧帮我看看,医院的机器不告谱。都快疼死人了,检查结果竟然是什么问题也没有,说的就像是我在装疼似的”

老太太呻唤着,招手让夏建走过去。

夏建让她躺好了,伸手在她的腿上轻轻的按压了起来,他一边按,一边在问:“疼不疼,如果哪里疼,要及时说出来”

一番用手检查下来,夏建思索了一下说:“老太太应该是伤到筋了,我来给他扎上几针,至于管不管用,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还得好好休息,过上几天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那可太好了,那你赶紧动手吧!”

纳兰玉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妈妈,有点于心不忍的说道。

夏建说干就干,他让纳兰玉给她妈换上了一条短裤,然后再给银针消了毒,他便开始扎针。夏建行针,一般只用六支针。前五支扎下去时,老太太没有任何的反应,可是当第五支针扎下去,老太太痛的忽然大叫了起来。

老太太的叫声,吓了大家一跳。夏建赶紧把这支针往外松了松。老太太的叫声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夏建眉头紧皱,他想了好一会儿说:“问题就出在这儿,他说着,又扎出了一支最长的银针,从腿的另一侧扎了进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老太太的腿在这一刻狂抖了起来,纳兰玉都有点按压不住。

随着老太太腿的抖动,暗黑色的血液顺着银针流了出来。纳兰德平用一个小碗接着,这黑血流了好大的一坨后,最后才渐渐的不流了。

夏建拨出这根银针时,老太太忽然长出了一口气说:“好舒服啊!这里不涨了。还有一股特舒服的感觉,疼痛也减少了不少”

“哎呀!你可真是个神人啦。现在的机器设备这么高端,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没想到你一针下去,这问题就解决了”

纳兰德平感慨的直摇着头,他对夏建可是一脸的感激之情。

夏建只是笑了笑说:“我也没有你说的这么神,只是我碰上了而已。像阿姨的这种情况。凭机器还真看不出来。我只是凭经验,试着扎了一针,没想到哪儿还真是有淤血。现在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还是多休息两天再走动”

“好的!玉玉赶紧招呼夏先生过去喝茶。晚上你在外面订一桌,替我好好的感谢一下夏先生,他可真是我们家的福星”

老太太满头大汗,她喘着粗气给女儿纳兰玉交待道。

夏建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他给老太太把身上的其余几支银针拨了下来。等他收拾好了银针,夏建被纳兰德平拉到了客厅里,安排着坐在了沙发上。

“你可听好了,你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走,我得陪你喝上两杯。我有一瓶珍藏了十五年的好酒,咱们俩一起尝尝”

纳兰德平说着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院子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大叫声:“纳兰玉!我胡德林出来了,你还不出来迎接我吗?”听到这个声音,不光是纳兰玉脸上的颜色变了,就连纳兰德平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