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肃杀之夜/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漆黑又寂静的夜晚,血腥味弥漫整个密林,兵刃上的毒药随着伤口慢慢侵入身体,毒药发挥的速度极慢,每一组暗卫以两人为队,穿梭在密林之中。

“这究竟是些什么怪物,主子的毒药居然都不能立即致命。”阿二紧握手中的短剑,自两年前开始,他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苦恼,一面交手一面靠近九儿询问道。

“欧阳毅捣鼓出来的怪物,当时主子没办法全部出掉,没想到如今真成了对手。”九儿想着自兰溶月从燕国回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泡在地下密室中研制毒药,虽然每天都会固定陪伴几个孩子,但那是她跟在兰溶月身边开水第三次看到兰溶月如此认真。

第一次是为姬长鸣研制能治愈双腿的药方,第二次是为晏苍岚解噬魂蛊,这是第三次。

她也曾有过疑问,兰溶月为何当时在欧阳家时不将这批人赶尽杀绝,可问过白羽后才明白,当初若真有足够的火药,或许今夜的交手会轻松很多。

时光无法倒流,便也不存在这个如果。

“不是吧,欧阳毅如今落入冥殿手中,难不成我们以后面对的都是这些怪物。”这些毒人用盔甲扶住了致命的不喂,他们兵刃上的毒药发挥极慢,交手的过程中只能让毒药通过伤口侵入这些毒人的体内,让这些毒药慢慢发挥药效。

可药效极慢,从中招到倒下,差不多要两刻钟的时间。

九儿微微挑眉,嘴角含笑,夜色下冷艳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你害怕了。”

“怕,我阿二不知道怕字怎么写。”阿二看了九儿一眼,握住短剑的手紧了几分,随后挥剑厮杀。

“尽量不要让毒人的血沾在身上,主子给的解毒丹没有试验过。”这些毒人比想象中的还要顽强许多,还真是一批杀人的机器。

想到欧阳毅,没想到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到如此地步。

“我们暗卫看上去那么不靠谱吗?”贯彻内力,挥剑刺去,剑至眉心,一具尸体倒下,“护得在紧密也有致命的地方。”

九儿看着倒下的尸体,点了点头,身体化作幻影穿梭在密林之中。

另一边。

看着湖水,兰溶月慢慢走到湖面之上,便随着她的脚步,湖面凝结成冰,微弱的月光映在冰面之上,显得格外耀眼。

“五公子,不出来一见吗?”

闻声,岸边一声巨响,伴随着冰面的破裂,一个浑身湿漉漉的男子站在岸边,看着站在不远处湖面上的女子,女子一袭白衣,黑夜下宛若鬼魅。

“月皇后,久仰大名。”湖面冰层上散发出的阵阵冷意让五公子打了一个寒颤,他曾听闻过兰溶月诡异的能力,却没想到如此恐怖,紧握手中的折扇,折扇是他的武器,也是暗器。

“幽冥扇,没想到会落入你手中。”慢慢走进,微弱的光芒下,兰溶月看清男子手中握着的武器正是幽冥扇,姬家先祖打造的武器,伴随着姬家灭门,幽冥扇下落不明,没想到会落入此人手中。

“好眼力,没想到月皇后认识幽冥扇。”

幽冥扇之所以有这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名字,乃是因为幽冥扇扇骨使用万年冰髓所制,当年姬长鸣为了讨好她,博她一笑,曾打算将幽冥扇送给她,美其名曰:手握幽冥扇,炙热夏日也可以体会一下何为寒冬。

不过被她拒绝了,因为她的能力即便是没有幽冥扇,只要想,每时每刻都是寒冬。

再说她也不喜欢那冰冷的感觉,对她来说,寒冷,冷的不是身体,而是心。

冬日与她来说是新生,却也是心死。

冬日对她来说,从不值得庆幸。

那是姬长鸣第一次从她眼中看到了悲伤,随后姬长鸣便下令将幽冥扇锁起来,没想到今日幽冥扇居然会出现。

慢慢靠近,看清男子的面容,“我该叫你冥五还是季五公子。”

离开金陵时,容昀给了她一张画像,画的正是他至交好友季家五公子,此刻,想起容昀那一刻的叹息,或许容昀心中并不希望怀疑成真。

“随意……”语落,冥五眼底划过一抹可惜,轻声叹息后道,“早知道月皇后会成为苍月国的皇后,我便不该入冥殿。”

声音、神情、那一声轻叹,她从冥五眼中看到了对权力的渴望,不,不应该说是渴望,而是欲望和疯狂。

“若我所料不差,你如冥殿比我创立鬼门的时间更长。”

冥五摆弄着手中的折扇,扇骨中藏着暗器,以他和兰溶月之间的距离,若暗器能打入兰溶月的身体定会一击致命,可两人相隔十五步左右的距离,兰溶月站在冰面之上,那是她的天下,他动手兰溶月便有足够的时间来防备,扇骨内的暗器没变法穿透冰层后击杀兰溶月,他不敢贸然出手。

“何以见得。”

“楼浩然。”

冥五玩趣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异色,一直以来,楼浩然对兰溶月十分忌惮,他好奇心旺盛,却也一直都没有弄清楚楼浩然为何这般忌惮兰溶月,以至于兰溶月此次南下让楼浩然下令:哪怕倾尽冥殿全部力量,也要将兰溶月击杀。

这一路他也找楼浩然的吩咐办了,事实证明兰溶月的确十分难对付。

就如今夜,他带了一百人,如今过去大半个时辰,居然没有一个人从密林中出来,足以见得兰溶月此次带来的人十分不凡。

“因为你是季家人,自古以来,帝王惜长子,百姓爱幼儿,只可惜,你是倒数第二,你与季家六公子只差了半岁,你母亲也不过是旁人送给季盟主的礼物,在季家你没有地位,怕也是受尽冷眼吧,对楼浩然来说,给你一颗野心,你便是他最好的棋子,只可惜,世人都季家六公子是个废物,却不季家五公子更是狼子野心,一个武林盟主之位确实不足以满足你,要我说能满足你的最少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说得对吗?冥五。”

只是以她了解的楼浩然,绝不会容许功高震主的存在,若冥五真的能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野心有时候也是刺向自己的利刃。

“不愧是兰溶月,难怪殿主说,人心之术,你比他更甚。”温文尔雅的面容,眼底蕴含了欲望和疯狂。

“我却是远胜于他。”只是她的心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没有楼浩然的狠辣,冥五来杀她,同时也说明了楼浩然对这颗棋子有了几分忌惮,用之难控,虽还未到毁之可惜的地步,但却是有了忌惮。

挑拨人心,这可是她最擅长的。

冥五扬眉,从刚刚开始,他一直找机会下手,可兰溶月看似没有任何防备,可他却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两人对视,像是久违的故人般聊天,事实却是一触即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么自信?”

“楼浩然让你来杀我,你说他是希望你杀了我,还是更希望我杀了你,又或者说,无论怎样的结果,对他来说都是赢家。”

月色下,绝色容颜上那一抹浅笑,冥五突然觉得心微微一凉,甚至有一瞬间他真的怀疑楼浩然对他动了杀心,可那么冷艳绝美的笑容,让他明白,这不过是兰溶月的挑拨离间而已。

冰冷的空气似乎在这一瞬间凝固,谁也没有开口。

彼此对视,陷入沉寂。

稀稀疏疏的声音靠近,为首的是九儿和阿二。

“主子,刺客以全部绞杀于林中。”阿二拱手回禀。

“伤亡。”

“重伤零人,轻伤八人,死亡零人。”

“阿二,我很不满意。”那张绝色的脸色没有任何表情,轻声的控诉却让所有人的心为之一紧,包括冥五。

冥五紧握手中的幽冥扇,兰溶月究竟培养出了一批什么样的怪物,三十人应对一百人毒人,要知道这批毒人才是真正的怪物,看阿二等人均是一身黑衣,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有铠甲,居然这般轻而易举的就将一百毒人诛杀。

冥五脑海中此刻只出现两个字——怪物。

“回京后所所有人训练一个月。”阿二硬着头皮开口道,要知道兰溶月亲自吩咐搭建的训练场,想到一个,他一颗心拔凉拔凉的。

“很好。”对于阿二的识趣,兰溶月表示十分满意。

同时,阿二和众暗卫也松了一口气。

“五公子,你该走了,欢迎接下来的路程你继续保持今晚的警惕前来刺杀我,我随时恭候。”欧阳毅弄出来的这批毒人差不多有一千人,配方如今落入楼浩然的手中,只会弄出更多的怪物,她必须将这些怪物尽快除掉。

自取冥殿,一举拿下并不现实。

所以才有了此次南下,她的目的就是将这些人引出来,分批慢慢杀,如此也不至于让她倾尽全部之力,更重要的是不会有太大的伤亡。

冥五紧握手中的幽冥扇,深深看了兰溶月一眼,转身离开。

步履间,全心防备,直到走出了两里之外,冥五才松了一口气。

呼吸着新鲜不夹杂腥味的空气,眼底洋溢着不敢置信,不敢相信兰溶月真的放过了他。

想到和兰溶月的对话,相信今夜的失利。

这是他入冥殿以来最大的耻辱。

想到这些,举动间的温文尔雅化作狰狞和狠毒,此处距离沿海还有几天的路程,这一段路,哪怕不惜一切代价他都要杀了兰溶月。想着兰溶月的话,冥五心中有了一抹疑问:殿主对他真的起了杀心吗?

殊不知,他已经中了兰溶月的算计。

一个有野心的人,比任何人都惜命。

他们会害怕,害怕死亡。

死了,所有的欲望和野心都会化作泡影。

“主子,为何不杀了冥五。”众人解散修整后,九儿洗去血腥后,从箱笼内拿了一件披风,走进兰溶月身边为其披上后道。

“杀了冥五,楼浩然该忌惮了。”

九儿侧头,“属下不明白。”

“冥五能调动欧阳毅手中的这批人,要培养毒人最少需要一年的时间,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们要利用冥五尽量的斩杀这些毒人,同时要利用江湖势力扼杀这批毒人的来源,武林中风波改起了。”

季家稳坐盟主之位几十年,也该改朝换代了。

自季家当初在京城拒绝她的提议以来,这个江湖她早就打算清洗一番了。

历朝历代江湖人不入朝堂,但这一股势力若拧成一股绳也会让朝廷十分头疼,清洗江湖不应该有朝廷出手,所以她便给了江湖上所有人一个机会。

“主子心中可以任选。”清洗江湖,江湖势力错综复杂,丝毫不逊色朝堂,但以兰溶月的性子,定然不会亲自动手。

“南宫玉。”

“主子打算扶持南宫家?”

轻轻摇头,蹭了蹭披风上软软的皮毛,眼底划过几抹倦意,“南宫家家主是个有野心的人,否则在西北时,南宫夫人有怎会甘愿亲自照顾云瑶,不过是卖我一个人情罢了,怕是哪位南宫家主的心中对季家早有几分疑问罢了,当初攻打楼兰时,南宫家曾提供帮助,想要换取的怕也就是一份我不插手江湖势力的承诺而已,你传一份信给南宫玉,将季五公子的事情和证据全部给他,他便知道该怎么做了。”

南宫家想要的是江湖霸主,她给得起,也可以给。

季家想要的是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她给不起,也不想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