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四十六章 关于云懿的往事/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沙滩上只剩下他们两人。

云懿本来想走,看了一圈四周还是算了,反正跑也跑不过。

“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郁少寒站在她面前道。

云懿眼神一闪,道:“司徒云凉知道小九还活着的事了吗?”

“知道。”

郁少寒点头。

“那就好。”云懿松了口气:“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问云越承要什么?”

郁少寒道。

司徒云凉不蠢,知道云越承既然留着小九,必然是有所图谋。

云懿看着他,道:“云越承想要你弟弟实验室的那个生物剂,就是上次他在电话里和你们说的那个,他说只要拿到那个生物剂,他就可以放了小九。”

“……”

郁少寒皱着眉看着她没有讲话。

“……”

云越承的计划又一次成功了,这些话由她来告诉郁少寒,简直像极了谈判现场。

如果她是郁少寒,她都会相信自己和云越承的关系了。

“他在说谎。”郁少寒道:“就算他拿到了生物剂,他也不会放了小九,一定还会要挟更多的东西。”

云懿本来以为他会质问自己,都已经做好准备他的话了,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个,愣了一下,道:“呃,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云越承那种人根本没什么信用可言,说什么拿到生物剂就放了小九,可是如果真的能达到目的,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了小九。

“那个什么生物剂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云越承这么想要?”

云懿疑惑地道。

“听郁少漠说是一种新发现的药物成分,据说对抗癌症有非常显著的效果,但是同时也是一种剧毒。”郁少寒道。

云懿瞳孔一缩:“价值无量的东西。”

难怪云越承这么想要,如果他拿到这个东西,将会为他在云家大大的巩固地位。

“嗯。”郁少寒点了额点头。

顿了顿,她道:“好了,既然你们已经心里有数了,那我就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便要离开。

“云懿!”郁少寒忽然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放开我!”云懿像是触电一般,一把甩开他的手,眼神有些冷地看着他:“我们已经结束了。”

郁少寒瞳孔一缩:“云懿,你……”

那边忽然转来一阵脚步声,是一群巡逻的保镖经过。

郁少寒还没说完的话停下,云懿抓住机会,转身就跑。

郁少寒眉头一皱:“云懿,你给我站住!”

“……”

云懿当然不可能听他的,脚步飞快地跑回别墅,径直朝楼上走去。

“小姐,你怎么了?”

花月正要下楼,差点被云懿撞个正着,有些错愕地问道:“有人来袭击你了吗?”

就算是有人袭击,小姐的反应应该也不是逃命,难道比有人来袭击还恐怖?

“……”

云懿眉头紧皱,大手喘着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不能进去!”门外忽然传来保镖的声音。

云懿转过头朝外面看去。

“云懿,你给我出来!出来!云懿!”

外面传来郁少寒的吼声。

“这是……郁先生?”花月惊讶地道。

“……”

云懿简直无语了。

他在外面乱叫什么?

“云懿!你给我出来!”郁少寒继续喊道。

别墅里的女佣们听到声音,纷纷朝外面张望着。

花月皱起眉道:“小姐,你还是出去见见他吧,郁先生可是代表贺家来的,他在外面这样喊,一会大家全都听到的了,要是传到你家主那里,这要是知道你和贺家的人扯上关系,说不定又要生出多少是非。”

在云家,没事,就是最好的事。

云懿皱起眉,有些不悦地道:“我不去!连他自己都不在意要在外面喊,我才不出去!”

郁少寒并非不知道这样大吼大叫会带来的后果,可是他都全然不顾了,云懿才不肯出去。

说完,云懿便转身朝楼上走去。

“小姐……”花月叫住她。

云懿脚步停了一下,转过头看着她道:“你出去见他吧,花月,我已经说过了,我和他已经结束了,你不用因为顾忌我,有些话不敢告诉他,现在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朝楼上走去。

花月皱着眉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转过头看了眼外面,犹豫了一下,抬脚朝楼下走去。

“云懿!”忽然看到一道女人的身影从门里走出来,郁少寒瞳孔一暗,紧接着又认出来那不是云懿,而是花月,眼神暗了几分。

“你们让开。”花月朝挡在面前的保镖说道。

保镖知道她和云懿是一起的,也没多说什么,让到一边去。

“她呢?”郁少寒问道。

“小姐在楼上,她不想见你,郁先生,我陪你去走走吧。”花月道。

郁少寒看了她一眼,又抬眸看了一眼楼上的窗户,皱了皱眉,也没再说什么,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花月抬脚跟在他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谁也没有讲话。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郁少寒说道。

花月愣了下,回过神笑了笑,道:“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郁少寒点了点头:“你走了以后她很难过,也很失落,她曾经一度很怀疑自己,现在看到你们又在一起了,估计她是开心的。”

花月眼神闪了闪:“嗯。”

“你什么时候遇到她的?”郁少寒问。

花月道:“前几天。”

“她身上的伤都好了吗?我看她的腿好像有点问题,发生什么事了?”郁少寒皱着眉问道。

云懿的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走路时还有点轻微的不适,但是郁少寒还是看出来了。

他们已经很久不见,可是再见面,他没有问过她这段时间去了哪里,过得怎么样?

只言片语都没有。

是因为他心里没有她吧,所以自然没有关心她的话。

“花月,你在听我说话吗?”

见花月在出神,郁少寒皱起眉看着她道。

“嗯?”花月回过神,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想一些事情,所以走神了,郁先生,我想知道你现在还相信小姐吗?”

“……”郁少寒看着她,没有讲话。

“你还相信小姐说的话吗?还相信她不是云越承的人吗?”花月道。

郁少寒皱着眉,沉默了一会,道:“我不知道。”

“……”

她不知道云懿和云越承究竟是什么关系,无法判断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上来说,任何人现在都会把云懿当成是云越承的人。

“我只是觉得,她曾经对我的那些不是假的,她不会那样演戏伤害小九,或许她有什么苦衷。”郁少寒皱着眉道:“我想和她说清楚,但是她似乎不想再理我了。”

明明他没做错什么,一直以来他都想保护她,结果到头来似乎是他的错。

他做错了什么?

只是去参加了一场晚宴,结果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花月笑了一下道:“谢谢你还愿意相信小姐是有苦衷的。”

“……”郁少寒有些自嘲笑了下,道:“她有没有和你提过我?现在她是不是已经恨死我了?”

花月看着他,道:“郁先生,我跟你说一下小姐吧。”

“……”郁少寒皱起眉。

“小姐的爸爸很早就去世了,他们本来就是云家旁系,我不知道其他家族的旁系是怎么样的,但是云家的旁系很不好过,能力不足,你随时都会有被吞并的危险,一旦一无所有,就会流落街头,流浪无家可归都还算是好的了,就怕曾经还得罪过仇家,到那时候人人都来痛打落水狗,当真是生不如死,这个时候,云越承帮了夫人一把,当时的云越承还没有现在的实力,但是他的身份毕竟是云家嫡系,打狗也要看主人不是么,所以那些一般的旁系不敢再找小姐家的麻烦,小姐家也就依附云越承生活,可是云越承不可能永远帮一个对他有用的人,其实云越承当时的目标非常明确,他想要训练他自己的人,在云家本部他是不可能找到人的,起码当时的他找不到,毕竟他是一个残废,而且年龄尚小,所以他就把目标放在旁系身上,这就是他当初帮小姐家的原因。”

“夫人知道云越承的目的,为了保住云家,她毫不犹豫地将小姐送去了火焰谷,其实云越承只是想要一个对他死忠的人,未必需要到火焰谷那样的程度,但是夫人……大概是认为这样更保险吧,有这么好的事云越承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所以如你所见,小姐差不多是云越承身边身手最好的人,而当初频临垮灭的小姐的家族,也摇身一变成了旁系中数一数二的地位。”

“你应该没有听说过火焰谷那个地方,那里是训练人的,你听说过的很多国际要犯***都和那里有关系,因为名气大,很多名门望族人也会把他们的孩子送去训练,那里曾经还有皇室的王子,总之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小姐在那里吃过很多苦,她以前回去过,后来回去的机会就越来越少,那时我负责照顾她,我发现每次她回去,身上总会有一些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