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牌桌无朋友/我的老千生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坐在沙发上摸出一支香烟点燃,静静的回想曾经去过的那些赌场,想想曾经还真是百无禁忌!

曾经在各种各样的赌场中出千的时候,压根就没在乎过风水,赢钱全凭千术手法。

正所谓人定胜天,风水格局也不是万能的,最起码在赌场中是镇不住老千的……

迈克突然伸手拍了拍我的胳膊,我反应过来转头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鹰眼你看,这个房间里的沙发和水晶灯都是菱形的,这个有什么说法吗?”

一听这话我忍不住在心里对迈克挑起大拇指,这家伙通过地毯上的图案就找出了房间里的风水设计!

“这不是欧式的装修风格吗?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我故意糊弄了一句。这种玩意在他们那边一定很常用。

“不对,不一样的。”迈克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他眯起眼睛开始观察水晶灯。

其实风水格局这个东西一旦戳破了窗户纸,那么很容易就能被人理解。所有的东西都是拟人化或者拟物化。

此刻我并没有再说什么,迈克能看透说明是他的本事,我看不透那是我的无能而已。

在此之前我就说过有些东西我也看不出来,这时候迈克能看出来恰恰说明他的悟性比我强,他不会找我麻烦的。

权利之道的精髓在于永远都不要让手下觉得比你强,反过来一样,我不会让迈克觉得我比他强。

一番思考后迈克转头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很平静,但我却有种被他看穿的感觉。

“台阶和屏风你都能看出来,这些菱形的水晶灯就像头顶悬着的刀子……你在顾虑宾尼?”

迈克一番话说的很明白,他没命说我在蒙他,但他已经看出来我是在有意隐瞒。

我知道迈克是个聪明人。我想糊弄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事情戳穿我进退两难。

如果我继续装着看不懂就是明着糊弄他,如果我装着看懂那就承认刚才我糊弄他,他根本就没给我第三个选择啊!

“不好意思刚才我在想事情,所以没太注意到这些细节……”我很委婉的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鹰眼该不是想家了吧?”珍妮弗笑着打趣,我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在面临两难选择的时候,模棱两可才是最好的应对办法,有些时候不给答案就是最好的答案!

迈克没有再说什么,就在这时房间里进来几个人,最前边的是宾尼小姐,紧随其后的是刚才的青年和两个秃头。

两个秃头大约四十多岁是华裔,手中拿着黑色手提包,一身西装看起来像是精明的上班族,怎么看也不像是赌客。

“迈克,这位是刘先生,这一位是李先生。”宾尼小姐客气的用中文介绍,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这么多华人。

“迈克先生,久仰大名,幸会幸会!”一个秃头热情的走上前,听口音好像还是老乡。

“你好。”迈克象征性的站起来客气了一句,没有握手没有客套直接又坐下了。

这一幕瞬间让气氛变得尴尬,迈克很显然并没有把这两个秃头当做一回事的样子,宾尼小姐也不好再说什么。

“希望今晚你们玩的愉快。有问题就找尼拉,他会满足你们的一切需求。”

宾尼小姐身后的青年上前一步点了点头,通过名字判断应该是本地人,但是看长相却不好分辨。

两个秃头拿着公文包坐在了赌桌旁边。一人点燃一支香烟开始聊天,话里话外都在骂人……

他们说的是东北话我自然能听懂,只不过我不会翻译给迈克听,刚才他的态度的确出乎人的意料。

不过迈克不把他们当做一回事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谁会和待宰的羔羊做朋友?

没一会房间里又进来几个人,这一次是卡雷拉和琼斯,没有见到方块七那个家伙。

甜尔尼莎依旧穿着很性感的礼服,一进门瞬间吸引了两个秃头的注意,对于美女都是没有免疫力。

俗话说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问岁数。

当甜尔尼莎坐在迈克身边之后,两个秃头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很显然他们是在嫉妒。

看到琼斯和卡雷拉之后我知道这场赌局他们必定会参加。看样子方块七是准备单独行动。

在沙滩上我见过方块七一次,他和几个人坐在一起像是陌生人一样,估计今天迈克又要开始做局。

这一次我作为迈克身边的朋友加入到这场赌局当中,我能清楚知道谁是自己人。同时我也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水鱼!

不知道佛千晓那边会不会来到这个房间,不知道彼此会不会在赌桌上碰面,说实话我不想面对她。

不一会房间里又有人进门,我的心也跟着紧张了一下,可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

这一次进门的就是佛千晓他们,白色西装的大先生走在最前边,佛千晓紧随其后,再后边是几个年轻人。

他们一进门就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颇有些财大气粗目中无人的架势。

我看乌鸦并不在这些人当中,按道理来说他作为保镖应该寸步不离,也许这几个人是大先生身边的人。

“迈克!”

“大先生。”

一见面迈克和大先生彼此打招呼,一个握手动作就代表了很多意思。佛千晓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她的目光只是在我身上稍作停留,我知道她想装着不认识我的样子,彼此在赌桌上见面也许这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大先生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可他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停留,我能在他眼中看到鄙夷和不屑。

这个家伙狂妄的让人忍不住想揍他,可一般狂妄的人都会有狂妄的资本,只是不知道佛千晓跟在这样的人身边会怎样……

“小佛,你先过去坐下休息。”大先生转头语气变得很温柔,佛千晓点了点头走到对面的沙发坐下。

此刻不算大的房间里已经有了三伙人,不知道赌局会不会就此开始,也不知道洋子和方块七那些人去了哪里。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来晚吧?”

佛千晓一伙人刚刚进门紧接着又进来一个。看模样三十多岁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

等等,这家伙叫什么名字我忘了,但他好像是老万身边的人。

曾经在温州佛老怪的赌场中见过一次,那时候因为一些冲突老万带人来过,我见过但没有和他赌过……

很明显这个家伙是佛千晓的人,不知道刚才他为什么晚来了一步,也许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玄妙。

就在这时又有人进门,这次进来的是宾尼小姐身边的尼拉,他的身后还带着一个穿黑色马甲的荷官。

荷官看起来是个华人,二十多岁一脸和气的样子,一看就是赌场发牌的老油子。

“各位先生,人员安排就绪,大家可以尽情的享受夜晚的时光。”尼拉说话用的是中文,这一屋子也基本上都是华人佬。

“没问题。”

“替我谢谢弗兰克先生的盛情招待。”

一群人说着客气话,尼拉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荷官空手进入房间。

荷官熟练的从身上拿出了一把钥匙,打开桌子下边的一个抽屉拿出了扑克,看起来有种棋牌室的感觉。

“迈克,咱们来玩两把?”

“大先生请。”

“你先请。”

两个人互相客气了一下,没想到迈克一开局就上场,卡雷拉和琼斯紧随其后。

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迈克怎么会一开始就上桌赌钱?他上桌那我坐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迈克没说要不要我参加赌局,我坐在沙发上有些摸不清头脑,对面的佛千晓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她清楚知道我是个老千。不知道她会不会提醒大先生一方……等等,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了。

佛千晓没有理由不提醒大先生,同样这个家伙也不一定是好鸟,说不定大家都是同行……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但是今天碰面他代表佛千晓一方,我是迈克这一方。

彼此站在不同的利益角度,彼此在牌桌上碰面只能成为对手而不是朋友,让人真的挺无奈的。

迈克这边一共三个人参加,大先生那边也是三个人,一个老千外带一个青年,剩下的两个秃头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一场牌局八个人,整个桌子被坐的满满当当。看起来热闹可暗地里暗流涌动。

俗话说赌场无父子,牌桌无朋友。

能够坐在一起赌钱的都算不上真正的好关系,就算好关系也会被利益所驱使,互相算计互相套路……

赌博是摧毁感情最快的途径之一。不管是什么样的关系不管是什么样的感情,只要站在利益对立面那么一切都会完蛋!

“珍妮弗,迈克怎么会直接上场呢?”我压低声音问了句,我从来没见过迈克亲自参加赌局。

“他只是过去意思意思,用你们的话说就是给点面子。”

一听这话我心里明白了,迈克就是过去随便玩两把,输点钱之后退出赌局。

现在牌局已经开始,虽然我对臭屁的大先生没有好感,但是却希望他不要输太多……

这是一种很纠结的想法,如果这家伙不是代表了佛千晓一方,那么我巴不得输死他个王八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