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六十八章 击杀蚩龙/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梦将魂剑捡了起来放进须弥戒里,率先走进那破碎的传送带里。

李泽道砸吧砸吧嘴,感受着残留在嘴唇上的那一抹香甜,快步跟上。

李泽道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蚩龙若是跟盘古以及女娲一样,陷入永久的沉睡之中,那么神域也将迎来暂时的和平。

到时只需要在这传送带上布置一道强大的魂阵,无论是十二戾魔亦或者是八大灵神以及七大门主,都将被挡住前进的道路,更别说是其他修为更弱之人了。

况且十二戾魔以及八大灵神,也万万不敢跨过那道破碎的传送带就是了。

至于跟这个女人的斗争,甚至之后跟天的斗争,靠自己就行了。

蚩龙,终究太情绪化了,用天梦的话来说太白痴了,怕是靠不住的。

片刻之后,李泽道跟天梦再次来到那位于魔域的无名洞里,随即出现在天魔部的上空。

这回,两人并没有逗留,直接朝着蚩龙所居住的那龙部掠去。

……

龙部,蚩龙城,蚩龙宫!

此时,蚩龙正坐在那高高的位置上,眸子的炙热的盯着下方的天魔看。

天魔自然清楚蚩龙大人突然间召集自己到这蚩龙宫来所谓何事,自是心虚得不行了,只能强装淡定。

它心想说要不叛逃魔域得了?总不能最后跟蚩龙大人说耗尽所有天石依旧炼制失败吧?

以蚩龙的大人的脾气,听到这样的话怕是要动手杀人的。

“天魔,你炼制破魂剑的进度如何了?”蚩龙问。

天魔闻言小心脏哆嗦得更是厉害了,额头上几乎都要冒出冷汗了。

这种时候,天魔自然不敢流露出任何的心虚,相反的还得底气十足。

于是它大声说道:“启禀蚩龙大人,小的对那炼器图卷尚有一些疑虑之处,固还未着手开始炼制破魂剑,还请蚩龙大人赎罪!”

天魔紧接着胸脯,信心满满:“不过小的有信心,小的最终一定可以攻破那些疑虑,最终一定可以炼制出一把让蚩龙大人您满意的破魂剑出来。”

蚩龙脸上的那种炙热微微收敛,有些失望,却也知道自己着实心急了。

破魂剑如此难以炼制,加上天魔在炼器一途的天赋也并非顶级的,所以此时没能炼制出来也实属正常。

若是炼制出来了,指不定还要怀疑天魔是不是在敷衍自己。

“要不,我让夜魔去帮你?夜魔在炼器一途的造诣也不低。”蚩龙说。

天魔吓了跳,赶紧出声说道:“蚩龙大人,此事万万不可。您是知道的,炼器需要自己的感悟,而并非是它人的见解。”

蚩龙心想这还真不知道,不过它还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表示的确如此。

天魔又说:“夜魔大人在炼器一途的造诣虽说不低,但是它最终给出的见解未必是正确的,到时我们若是出现了分歧,怕是谁也说服不了谁,只会耽误时间。”

“况且,小的研读了那炼器图卷如此长一段时间,亦不能完全将其理解透,想来夜魔大人研读那炼器图卷的时间不会比小的短,这样一来更是耽误了。”

蚩龙一想也是,便不再提及此事,而是开口勉励了天魔几句,便将它给打发回天魔城,让它继续炼制破魂剑去。

天魔暗暗松了口起,深深作揖,表示定不会让蚩龙大人失望。

随即化作一道浓郁的魔气,离开蚩龙城

让天魔万万没想到的是,它离开蚩龙城不久,便遇到了两位让它意想不到的可怕强者。

想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向前,恭敬作揖:“两位大人。”

天魔的小心脏着实哆嗦得厉害,这两位恐怖的强者深入到这蚩龙城来所谓何事,不会又在打蚩龙大人身上什么宝物的主意了吧?

真是倒霉倒霉透顶,竟然被他们碰见了,回头不得又要自己去坑骗蚩龙大人去?

身为蚩龙身边最为忠诚的属下,天魔万万不想再做这样的事了。

之前那坑骗天石这事,已经让它羞愧难当,无比自责了。

庆幸的是自己将魔之眼给收起来了,否则若是又被一拳击碎,到时找谁哭去?

“不过……”

天魔心思涌动起来。

为了安全,它心生了叛逃魔域的想法,一旦叛逃魔域,就只能前往神域,想要千万神域,就必须成为这两位大人的手下,否则也过不去啊。

李泽道笑笑点头,极其热情问道:“天魔大人,好久不见啊。”

面对这样的笑容,天魔非但没有受宠若惊,反而小心脏莫名的哆嗦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倒霉的事情即将发生。

“蚩龙大人就在那蚩龙城里?”李泽道看向前方那被浓郁魔气所笼罩的蚩龙城。

“是的,大人,蚩龙大人此时就在蚩龙宫。”天魔吞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询问道,“不知道大人找蚩龙大人,所为何事?”

李泽道没像天梦那样,那么没有道德,总喜欢用“你猜”这样的字眼搪塞他人。

他相当随意开口,就像是在说白菜一把一块钱一样,就这么简单的事情。

“哦,也没什么,就是看蚩龙大人相当不顺眼,所以心想说过来把它杀了得了,省得日后麻烦。”

“……”

天魔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滚圆,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了抽,着实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这位可怕而且似乎还很无耻的强者当真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震惊之余,天魔其实很想笑,毕竟这件事情听起来要多荒谬有多荒谬。

哪怕这两个人跟蚩龙大人一样皆是灵宇境修为的可怕的强者,但是这并不代表说他们联手就可以击杀蚩龙大人。

就如同昔日女娲后盘龙联手可以打败蚩龙大人,但是终究他们杀不死蚩龙大人,甚至很多魔人,他们也杀不死。

因为,很多魔人都是真正意义上的魂魄体质,女娲跟盘龙只能击碎它们的肉体,却是没办法击碎它们的魂魄。

天魔比谁都清楚,之前若非一个不小心被一拳击碎魔之眼,它也不至于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

要知道,瘟神大人也被龙拳一拳砸飞了,但是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

但是面对这两个可怕的强者,它自然不敢笑。

甚至,它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总不能说加油之类的吧?亦或者不知死活的提醒他们说蚩龙大人不好杀之类的?

它什么都不能说,所以它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李泽道,就像是一条受到委屈了的小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想杀蚩龙你们去杀啊,你们告诉我做什么呢?

李泽道嘴巴一咧,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阴森森的看着天魔:“麻烦你告诉蚩龙大人去,我们就在这等着杀它,它若不敢应战选择逃跑,我们不介意血洗魔域。”

在李泽道看来,天梦手中那把魂剑的威力太大了,若是在城中动手,天知道会有多少魔人惨遭波及?

你看,李泽道就是这么善良,实在不忍心看到太多的杀戮事件。

天梦的心思跟李泽道完全不用。

在她眼里血洗魔域跟血洗神域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她对李泽道所说的这话表示相当的感动。

觉得小道子总算替懂得照顾她的心思了,总算懂得迎合她的那一丁点爱好了。

太不容易了。

天魔吓得腿一软,差点哭了,这不是为难它吗?

以蚩龙大人的性子,听完它的汇报,不得因为暴怒而一头撞死它?太危险了!

“不去?那把魔之眼还给我。”李泽道脸微微一沉。

“……”

天魔身体颤抖得异常厉害……气的!

你好歹也是灵宇境的强者,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呢?那魔之眼可是交易的筹码啊,如今已经交易完成了你却是想将魔之眼讨要回去?

天魔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灵宇境强者了,悲愤道:“大人,你这样……不好,只会侮辱您在小的心目中的形象!”

“您好歹也是灵宇境修为的强者,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守信用呢?那魔之眼可是小的背叛蚩龙大人,冒着被蚩龙大人杀死的风险,这才得来的。”

“这……为了不破坏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那魔之眼我就不要回来了。”

李泽道相当惭愧的说道:“还是我亲自去告诉蚩龙大人说你说你会炼制破魂剑根本就是骗它的,你不过是跟我做了一笔交易,在帮我从它手中骗走那些天石。”

天魔身体颤抖得更快了,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它以为夜魔已经够无耻了,但是没想到夜魔的无耻跟眼前这位大人比起来,简直不要太正直了。

就在这时,天魔清楚的看到,这个无耻至极的灵宇境修为强者竟然一脸的歉意神色,歉意之中还夹杂着一丝无辜,一副他不是故意的的模样。

天魔刚想说啥,突然间一道恐怖至极的威压猛席卷而来,使得它那身体瞬间处于绝对僵硬的状态。

此等恐怖至极的源自血脉的压迫,它是如此的熟悉。

周围的气氛也一下子凝固成冰点,就连呼吸,也凝固成了一团。

天魔艰难的回过身去,却见蚩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出现子在那里了,那双布满狰狞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它看。

那架势,仿若将它撕扯成碎片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