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96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西装大叔一怔,癔症了半天后哑然失笑道:哈哈哈,骗你的了,没有所谓的中间人。随便再买张手机卡就是了。

    我特么也真是醉了,我对这家伙的骗人方法。也是各种给跪。

    是不是所谓的生意人,都这么喜欢骗人?尤其是他这种当上大老板董事长的,更是把骗术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我发誓我再也不相信他了,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在他放声大笑中,我离开了他家。

    回到房子店总站的宿舍里,我开始研究二爷给我的那一包东西,打开一看,其实也没啥,就是一根破毛笔,一包破黑灰,一个破指南针。一把破尺子,一面破镜子。

    我之所以都加上一个破字,是因为我真觉得这一包东西是在废品收购站捡回来的。

    二爷给我的那个小本子上,记载的有,那包黑灰是锅底灰,农村才有的。城市里都是煤气灶,没人烧地火。

    此物经历万火焚烧,阳性最强,克制厉鬼最为有效。

    其次是阴阳尺,这玩意貌似挺有讲究,白天里可以用来测量距离,甚至是用来测量衣服,而晚上遇上了鬼,便可用阴阳尺对付。

    尺子和镜子,都是正直的表现,尤其是镜子。可梳秀发,正衣冠。尺子更是可以测阴阳,辨人鬼。反正小本子上说的挺玄乎。

    (我本人从小生活在农村,确实经历过一些真正的灵异事件,文中所写主角第十二根肋骨是弯的,这个灵感就是源于我自身,我的右边肋骨最下边一根确实是明显凹陷的。这就是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不过我的肋骨上肯定没有刻字。有机会的话,我会让那些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都写下来,免费给大家观看的。)

    看了一下午的小本子,差不多把所有的东西用法都记了下来,心里也多少有点底气了。

    就在晚上我临出门之时,二爷竟然鬼使神差的跑到了房子店总站。

    他找到我,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句:把你手指伸过来。木肠贞巴。

    我不明所以,但还是伸了过去。

    二爷捏着一根绣花针,直接扎在了我的手指上,我一吃痛,往后缩了一下手。

    可二爷把我的手指捏的紧紧的,指头肚上流出的鲜血,被二爷快速的用吸管给弄走了。

    “好了,你现在就去那个民国老宅子,不用怕,尽管去!”二爷语气很是坚定。

    我自己开车。心里忐忑万分前往民国老宅,这事,葛钰不知道,喜伯也不知道。我不打算让更多的人为我而担忧。

    刚发动汽车,西装大叔就从房子店外赶了过来,我俩到了老地方之后,停好车,同时朝着民国老宅悄然进发。

    到了老宅门口,定睛一看,这宅子铁门大开,宅门大开,洋房之内灯光闪烁,仿佛已经为我准备好了一切!

    事情到了这一刻。我忽然想:妈的,不对啊?他们让我来,我就得来?他们算老几,凭啥啊?

    西装大叔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问:进去吧?

    说真心话,我有点忐忑,我不是超级英雄,也不会飞天遁地无所不能,那都是扯淡。我只是个正常人,我也会害怕。此刻心里打鼓,小腿有些颤抖。

    咕咚一声,我咽了一口吐沫,说:要不...再等等?

    西装大叔嗯了一声,我俩继续躲在洋楼附近的梧桐树后,静静的朝着老宅里看去。

    忽然,在我们来的方向,那条道路的黑暗处,渐渐的走过来一个人影。这人影走路很机械化,就像是被人摄去了心魂一样,犹如傀儡一般。

    “大叔,快看那个人!”我俩躲在树后,我指了一下从西边走过来的人影。

    西装大叔眯着眼,看了良久后说:看不清楚,等他靠近点再说。

    那个人影离我们越来越近,等走到民国老宅院的门口之时,他停了下来,此刻左右四看,脑袋很机械性的转动,但他转过来头的一刹那,我猛然一瞪眼睛,捂住自己的心脏,差点就吓尿了!

    “这怎么是我!”我尽量压着声音,但还是叫了出来。

    西装大叔赶紧捂住我的嘴,也朝着那个人影看去。那人与我一模一样,只不过走路的姿势很机械性,而且,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哭不笑,就像是个皮娃娃。

    他转动脑袋朝着四周观看的时候,脑袋竟然360度无死角旋转!

    也就是说,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能够把身子面向前方,而脸面转的朝向后方!

    这特么的还是人吗?

    西装大叔震惊之余,也是连连摇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俩更不敢进民国老宅了,但除掉四大人偶,这个任务迫在眉睫,不然他们几个迟早会干掉我们的。

    那个面无表情的我,在把脑袋转了一圈之后,这就朝着民国老宅子走了进去。我伸着头朝着宅院里看,在他刚进去的一刹那,老宅里灯光闪烁,风声呼啸,很多碎纸屑都被刮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飞舞。

    而那个我,根本没一丝恐惧,也没一丝犹豫,大步流星的就朝着洋楼内走了进去。

    刚进入一楼大厅,大厅里的灯光啪嗒一声,全部灭完了!

    “快进去看看怎么回事!”西装大叔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我紧随其后,到了老宅大门口时,只听洋楼的房间内,传来阵阵打斗声。

    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去,那个面无表情的我,此刻竟然与囚龙,九头鸦两个人偶对抗在了一起,但却丝毫不落下风!

    那个面无表情的我,手持一把长刀,与他们两个打的难解难分,囚龙乃是泥人,九头鸦是陶人,不管怎么打都不会死的,只能用类似于道法那样的东西才能灭掉。

    我正为里边那个我而担心,但却发现这明显是多余的,洋楼里边那个我,在打斗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而且不管他攻击多猛,脸上丝毫不会显现出来,就好像他根本没用力气似的。

    九头鸦和囚龙,也是惊讶万分,可能他俩心里在想:这傻蛋昨天还是个二百五,今天就变这么厉害了?怎么可能?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正打着,囚龙瞅准了机会,一刀站在面无表情的那个我身上。这一刀直接砍掉了他的袖子,而里边露出来的肉,彻底震惊了所有人!

    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我,他的胳膊根本就不是人肉,而是泥土!刀刃砍在上边,都能溅射起片片土尘。

    “我知道了,这应该是二爷使用的傀儡术,原本二爷的做法,应该是让我先进去,等到动手的时候,这个傀儡再进去,以假乱真,伺机斩杀囚龙和九头鸦。”

    问题是,我临阵退缩了,不敢前进,所以导致了傀儡先进的洋楼,此刻与他俩打的难解难分。

    “不等了,咱们也去!”西装大叔从腰间拽出一把软剑,那软剑上血腥味十足,像是特意涂抹过了黑狗血。

    等到西装大叔也加入了战团,我也拔出匕首,跟了上去。刚跑两步,忽然背后有一只枯槁的手掌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啊!”我一个激灵,吓了一跳。

    转头一看,原来是二爷来了,他把手指放在嘴边,小声说:嘘,你别进去,交给我就行了。

    我估计二爷这一招又是引蛇出洞,其实我根本不需要进去,但我也不能呆在家里,不然很可能会露馅。

    此刻二爷从怀中取出一个小泥人,那个泥人身上穿的衣服跟我身上的一模一样,二爷对我笑道:哼哼,我让他们尝尝,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