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95章 神秘煅刀人

    赶紧冲回宿舍,葛钰问我:阿布,那老头跟你交代完了?这么急干什么啊?

    我没回答葛钰,而是找出充电器,赶紧把手机连接上。通电后查询通话记录,可翻来翻去,根本没有最新的电话号码。

    鬼来电?

    我坐在床边,尽量不跟葛钰说话。鬼冰用穿心雁剧毒重创我,现在我的左臂虽然看似没有任何伤口,皮肉也很白皙,但,毒已深入内心。

    我不能想葛钰,不能想我爹娘亲戚,甚至不能想朋友,只要一想,身上指不定哪一块肉就会疼的我满头大汗。

    下午,我按照二爷给我的地址去找他。他就住在郊外,跟一群民工住在一起。

    找到他时,我说你住这地方可真不容易。

    谁知二爷却笑了笑,说:民工们常年扛着风吹日晒,暴漏在剧烈的阳光之下,阳气最盛,在这里住,也是最安全的。

    高人是什么?很简单,高人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样,所以他们是高人。

    二爷洗了一把脸,跟着我走出了民房,到外边问我:来找我干什么?

    我跟二爷说明了一下来意,谁知二爷面容一喜,握紧拳头说:我还没去找他们,他们倒是不死心先找上你了!今晚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有了二爷这句话。我就放心很多了。同时心想,西装大叔功夫那么高,要是叫上他一起,那应该就更加保险了。

    “对了,你在这等我一会。”二爷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转身回到了屋子里。

    过了几分钟,当二爷再次出来之时,手里提着一个破布包,递给我,说:这里边有些东西,都是我自己收集的,能克鬼,方法在那个本子上我都有记载,没事多看看。

    这可真是如获至宝,就好比一个人在即将渴死的边缘。忽然一大桶矿泉水扔了过去,顺带来一句:喝!往死里喝,不够还有!

    告别二爷后,我给西装大叔打过去一个电话,这一次,我是直接问清楚了他的住址,前去找他的,因为我还没去过他家。

    到了西装大叔家里一看,我去,一直不知道这家伙是个高富帅啊。

    这家伙。住的房子至少一百八十平往上,屋子里精装的快要比得上皇宫了。

    我说:大叔,你家里这么有钱?

    他神情黯淡,说道:以前我是一家企业的董事长。

    把鬼来电的意思告知了西装大叔,他点点头说:今晚我跟你一块去,还有,你太弱了,抽出时间多去健身房吧,我可以教你散打搏击术。

    我记得小时候看过李连杰的电影,少林寺,那时候刚看完就天天跟我爸嚷嚷着想去少林寺学武。

    每一个男孩都有一个武侠梦,每一个男人都有一颗英雄心,我虽然是屌丝。但我也不例外。

    “行啊,你要是教我,那更好。”临别时,西装大叔赠给我一把小刀,这把刀很短,严格来讲只能算是小匕首。

    他说:前些年,我经常出门旅游,有一次跟一群驴友们去西藏,有个人晚上非得嚷嚷着到山里去探险,结果,我们迷路了。

    西装大叔说话从来不卖关子,总是单刀直入,简洁明了。所以我也不插话。

    “后来我们在深山中遇见一户人家,没错,仅仅是一户人家,而不是一个村子,当时深夜我们都已经冻坏了,就去敲了敲那户人家的房门,主人是个驼背老汉,靠打造兵器为生,他的家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藏刀。”

    我点点头,还是不插话。

    “他给我们弄了一碗酥油茶,又抓了点滋粑,边吃边跟我们聊。最后才知道,这个老汉原来是汉族人,其祖上一直打造兵器为生,文革期间被村里人揪出来批斗,说是装神弄鬼,后来就躲在了这深山里,靠打造一些藏刀来营生,再也不想回到俗世里。”

    我叹了口气,说:也够苦的。

    西装大叔点头,倒了两杯水,又说:当天晚上我看那个老汉生活的挺贫苦,还用家里的粮食救济我们,心生感激,让身上剩余不多的钱,都给了他,临走时,他把我拉到了里屋,给我了一把刀,同时也告诉了我一个中原的秘密。

    我一个激灵,赶紧问:什么秘密?

    驼背老汉送他的那把刀,肯定不用多问,就是他送给我的这把刀,至于秘密,我就不知道了。木肠阵划。

    “当时我已经被恶鬼开始折磨了,只不过我不知道,那时候身体上隐隐起了一层类似于皮癣一样的东西。老汉在里屋对我说,几年之后,我就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生不如死。当时我没在意,以为他在说胡话,毕竟那些皮癣也不疼不痒。”

    话说到了这里,不等西装大叔继续,我就连忙说道:龙虎山梵衍那神树的秘密,就是那个驼背老汉告诉你的吧?!

    “没错,他说有朝一日,当我的皮肉溃烂到脸上的时候,可以选择去龙虎山悬棺崖壁的山洞内,寻找梵衍那神树,可以再造肉体,所以,我就把你和刀茹骗过去了,但严格来讲,我本意是想不打算害你的。”

    这个已经真相大白,我知道西装大叔确实不打算害我,其目的就是为了借用一下我的灵魂,还好我八字够硬,信念也仍然存在,如若不然可能会当场死亡。

    不过话说到了这里,我立马想起了刀茹,就说:我记得刀茹你俩有仇,对吗?

    西装大叔笑了,说:其实也没啥仇恨,就是有一次我开车差点撞到一个姑娘,吓到了她。我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张口,她就打我了一巴掌,我定睛一看吓我一跳,还以为是死去的葛钰,但后来确定她跟葛钰完全没关系,就觉得这个人很不对劲。

    可我也心想不对劲吧?这么小的一个事,西装大叔至于杀掉他?

    我觉得还是开诚布公比较好,对西装大叔说出了心中的疑惑,问他为什么要杀掉刀茹。

    他回答很简单:刀茹来历不明,长相跟葛钰一模一样,肯定是来欺骗你的,葛钰的样子我以前就知道,葛钰早就死掉的消息我也知道,所以这个刀茹,必定是来骗你的。还好我在她动手之前杀掉了她。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信任,很简单的两个字,但在这人世间,谁都学不会。如果当时我们三人互相信任,不去互相猜疑,或许,我们能够合作的很好,但西装大叔在去龙虎山之前,就已经动了杀机。

    “对了大叔,这把匕首,有什么特别之处?”噌的一声,我拔出匕首,只觉得一阵冷意飘过,匕首上寒光闪闪,看这锋利的刀刃,绝对能够吹毛断发!

    西装大叔从我手中取过了匕首,盯着刀刃眯眼看去,片刻后幽幽的说: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个驼背老汉并没有跟我说别的,只是说让我好好带着这把匕首,将来会有大用。

    我说:那不行,还是你留着吧。

    “不,现在我隐隐觉得,这把匕首能够斩鬼,或者克制厉鬼。这么多年以来,我在外遇到无数冤魂,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冤魂敢进我家,或许就是这把匕首坐镇的原因。”

    一听这话,我说:那我更不能要了,要走了这个你不是更危险?

    西装大叔哈哈笑道:我现在还有危险吗?他们所说的那个什么鬼眼,你才是鬼眼选中的人,我不会有危险了,这把匕首你拿着吧。

    这话也有道理,我就照单全收了。

    临走时,我问西装大叔:对了,你当初说把短信发给了一个中间人,然后中间人联系的刀茹,这个中间人,你一直没告诉我是谁?现在能说了吗?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