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93章 穿心雁

    就在海伯话音刚落之时,忽听砰的一声响,我赶忙看去,只见西装大叔一刀砍在九头鸦的左肩膀上,但随之而来的景象。并非砍掉了九头鸦的胳膊,而是砍掉了一块类似于陶瓷一样的东西。

    九头鸦的肩膀,就像是一件陶器似的,多了一个缺口,但并没有鲜血流出来。

    喜伯小声说:这么打下去不是事,他们两个迟早要被耗死的,这几个人偶就是故意的,猫捉老鼠,总会先玩死老鼠。

    “喜伯,那你就赶紧动手啊,上银针!”

    虽然喜伯的腿是瘸的,但这一副肉体继承了海伯那一套银针绝学。肯定能帮上忙。

    喜伯眯眼,想了想说:你小子,可千万要小心弹琵琶的那个女的,一直不动手,才是最危险的。

    我嗯了一声,喜伯正要动手,忽听噗嗤一声,我抬手看去,老头的弯刀,插进了囚龙的腹部,但拔出来的一刹那,除了带出几缕黄土之外,囚龙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哈哈哈,如果你觉得砍我一刀很有快感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多砍几刀。”囚龙抬起头来肆无忌惮的笑着。那白色四眼面具显得很是嚣张。

    砰的一声响,老头趁其不备,弹出一枚小球,速度太快我没看清,好像是黄豆。

    这一颗黄豆不偏不倚正好弹在了囚龙的下巴上,那四脸面具瞬间被弹掉在了地上。

    可当囚龙埋下头的时候,众人傻眼,在这白色四眼面具之后,竟然还有一张黑色的面具!

    这黑脸面具的表情很是愤怒,须发皆张,囚龙笑道:往前推三百年,我一定不是你的对手,但如今。你得死!

    我记得在民国老宅中看过的那四张面具,现在加上逆天臣的,正好是四个人偶!

    带上黑色面具的囚龙,更为暴怒了,雨滴打落在剑刃上的一瞬间。他横扫一记,直冲而来。木节介扛。

    喜伯咬牙,低声喝道:就是现在!

    噌!

    喜伯一甩手,一枚黑漆漆沾满了狗血的银针,瞬间从他手腕中飞了出去。

    银针刺破雨滴,直逼囚龙脖颈。几乎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银针刺了上去!

    囚龙与老头打了整整二十分钟,老头几乎都要扛不住了,这一击银针击中囚龙之后,囚龙痛吟一声,在他的夜行衣内,竟然开始哗啦啦的往外流着黄土!

    那些黄土很细,就像打井时挖出来的胶泥一样,囚龙一咬牙直接拔掉银针,对着喜伯我俩就冲了过来。

    “我靠!”喜伯我俩大叫一声,转头就跑。

    “哎哎哎,你别跑那么快啊,我一条腿是瘸的!”喜伯对我挥着手,让我回去拉他。

    不过没等囚龙冲过来,老头就缠上了他,这一会,再对打的时候,老头就沾了上风,因为囚龙的袖口里,裤腿里,以及衣领口,不停的往外冒着黄土。

    囚龙肯定是受伤了,别看喜伯的银针虽小,但却专门克制他们,老头一看囚龙的身体不停在往外掉黄土,当即再次咬开手指上的伤口,将鲜血抹在弯刀上,与囚龙越战越猛。

    找准机会,老头一记弯刀劈在囚龙额头上,只听哗啦一声,囚龙就像是消失了骨头一样,整个身体瘫软了下去。

    囚龙不见了,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地上有一堆细密的黄土,黄土上则是一件黑色夜行衣,以及一张黑色的脸谱面具。

    “哎,让他跑了!”老头叹了一口气,转而提着弯刀,与西装大叔一起,两人合力围攻九头鸦。

    二打一,刚才的逆势瞬间转为优势,尤其是老头的弯刀上,抹有鲜血,每次砍在九头鸦的身上,都会砍掉他一大块陶瓷。

    渐渐的,带着青色面具的九头鸦就像是一件漏电的机器一样,开始运转不灵了。

    喜伯瞅准机会,再发一记沾满黑狗血的银针,正中九头鸦胸膛。

    西装大叔飞身一脚,踹在九头鸦的胸膛之上,哗啦一声,地上碎裂了一地陶瓷片,以及一件夜行衣还有一面青色面具,只不过,九头鸦却不见了。

    “这家伙的灵魂也跑了。”老头收起弯刀,朝着屋檐上看去。

    鬼冰仍然坐在原地,怡然自得,弹的忘乎所以,不过,听闻这十面埋伏的曲调,应该也弹的接近尾声了。

    就在我刚从屋檐下走出来的一刹那,曲声停止,鬼冰抬手一拨弄琴弦,我只觉得眼前一闪,几道飞针就窜了过来。

    “小心!”老头大叫一声,甩出手里弯刀,刀刃在空中旋转,横着阻挡了几根飞针,但还有一根漏掉,转而刺进了我的左臂里。

    鬼冰抱起琵琶,起身,娇笑道:鬼眼,我们得不到,你们也别想用。

    说罢,抬头仰面大笑三声,转而抱着琵琶,踩在屋顶房檐上连连跳跃,渐行渐远,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扑通一声,我跪在了地上,撸起左臂上的袖子一看,臂弯处的皮肤已经全部变黑。

    “别动!”老头冲过来,用麻绳捆绑住我的上半截胳膊,然后用弯刀的刀背,狠狠的把那根黑色的绣花针从肉里给刮了出来。

    伴随着绣花针一起刮出来的,还有一滩黑血。

    我觉得大脑开始眩晕,眼前也渐渐的发黑,西装大叔扛着我,我们一行人重新躲进了屋子中避雨。

    喜伯照着手电,老头盯着我的伤口看了半天,叹了口气说:难办啊。

    西装大叔点头说:确实难办,这种毒药已经失传了。

    喜伯也跟着说:不过有一种药草可以医治。

    他们三个,一人说一句,快给我绕懵了。

    老头笑着问:你们两个也能看出这是什么毒?

    “别讨论什么毒了!到底有什么办法能治,你们倒是说啊!”葛钰眼中含泪,都有点急了。

    “简单,这种毒叫做穿心雁,中了此毒者,心中不可有亲情,不能有爱情,不能有友情,这是一种攻击心神的毒,从心理上打败人的意志,会让人变得与僵尸无疑,最后那个女人偶,她的目的就是想让你变得没心没肺,不敢有任何感情,这样,你驾驭不住鬼眼的。”喜伯说完,看了一眼老头。

    老头说:有一个药草,能解这种毒,但是那个地方只有鬼能去,人不能去。

    “地狱吗?”我嘴唇很麻,强行用尽力气问了一句。

    西装大叔摇头说:没那么夸张,是一个山谷。

    我点头,说:恩,只要在地球上就好,葛钰,我想问你个事,你跟我说实话,好吗?

    葛钰抱着我,红着眼睛嗯了一声。

    “葛钰,你跟海棠,早就认识,对吗?”我说话的声音很小,气息很弱,我觉得自己快用不上力气了。

    葛钰明显一愣,说:海棠?我只是听刀茹说过,但并不认识啊。

    我说:那个曾经帮咱俩传递电影票以及金盏花的小女孩,她,就是海棠,在老宅院里,就是她要杀我。

    葛钰松开了抱着我的胳膊,盯着我眼睛,满脸的惊恐,满脸的难以置信。

    “什么?她就是刀茹所说的海棠?我不知道啊,我只知道她也是个鬼,当时就想让她帮忙把电影票捎带给你,那个小女孩挺乖的,经常喊我姐姐。”

    我叹了口气,知道葛钰也是被骗了,就说:嗯,我信你,我一直都信你。

    刚说完这句话,我忽然觉得自己的大腿像是被人猛的掐住了一块肉,疼的我痛叫一声,差点没昏过去。

    老头轻刷我一巴掌,喝道:别想男女情长之事!

    我疼的倒吸凉气,老头说:千万别再动感情,你现在就把自己当成一具僵尸就对了!事不宜迟,咱们赶紧离开,寻找药草。

    刚走出房屋,我大脑中划过一道电光,伸手拦道:先别走!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办!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