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88章 你一定猜不到的结局

    “是白雨蝶要来了吗?”我小声念叨了一句。

    众人都不吭声,但街道上除了亮起的烛光之外,再无其他异动。

    西装大叔的意思,是干掉这个癞子头,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直接一刀插了,这是最省事的办法。

    我们几个人的意思是,尽量别动手。

    癞子头知道我们信不过,就说:那些羊真是吃尸体长大的,不信我带你们去看。

    “前边带路!”逆天臣踢了他一脚,我们一行人跟着癞子头,朝着青铃镇的西边走去。

    到了镇子边缘,还没走出镇子,远远就闻到一股恶臭,这种臭味就像是一条水沟里泡满了死狗死鸭子,简直就是臭气熏天。

    我们都捂住了口鼻,实在受不了。

    到了镇子外的草地上。癞子头把手指塞进嘴里,打了一个口哨,也就是所谓的流氓哨,立马从黑暗的草丛中窜出十几只黑色的山羊,那些山羊浑身也是散发着恶臭的气息,就连在这下雨天,也无法冲刷掉。

    “这是一片乱葬岗啊,死在这镇子上的人都扔到了这,尸体也没人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山羊就爱吃死人啊。”癞子头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样子。

    逆天臣转头四看,说:把他绑在石柱上,咱们快速寻找那间老宅。找到古井,封印住井口,不能再晚了。

    在青铃镇的边缘,有一家房檐下,矗立着一条高高的石柱,看样子是用来顶房檐的,这石柱虽然历经百年,但绝对够结实。

    将那癞子头绑在了石柱上,我们顺着每一条街道。每一间房屋快速寻找,发现这青铃镇中的门窗,几乎都腐烂不堪了。

    有的门窗,看似完好,但稍微碰一下,立马轰然倒塌,变成一摊灰烬,最后,青铃镇所有房屋,庭院我们都去了一趟,唯独有一座庭院,宅门不腐,且质地坚硬,大门上的红色油漆都像是刚刷的一样。

    大门两侧。悬挂着两盏大红灯笼。这全镇的灯笼早已腐烂,唯独这庭院宅门上悬挂的灯笼,崭新如初!

    站在大门前,气氛紧张了起来,大家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同时点头,一起推开了宅门。

    嘎吱一声轻响,宅门推开。满院子都挂满了大红灯笼,院子的西北角,种了一棵桃树,而桃树上也挂着一盏大红灯笼。

    灯笼上,仍然写着那四句灯谜。

    “人杰地灵盖王相,珠宝灵玉冢天降。阖家一心聚团圆,歹意皆无匕留殇。”

    逆天臣说:快去看看古井中有没有东西!

    我凑到古井口,打开手电筒朝着里边照射,隐隐约约看到许多黑色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我以为是一颗女性的人头,就说:好像有一具尸体。

    “那就打捞上来,毁掉她!”逆天臣说完,我直接摇动井盖上的木质起落架,虽然我弄不明白几百年前的木质起落架为什么还如此坚固,但能捞出尸体才能关键。

    我将木桶放了下去,来回舀了好几次,只不过每一次提上来的,都是一桶的黑色头发。

    来来回回数次,眼看是打捞不上来了。

    “下去一个人看看吧?”逆天臣说了一句。

    大家沉默片刻没人愿意动身,毕竟谁都知道,古井下边的尸体,就是白雨蝶,谁去谁死!

    葛钰说:我去吧,说完,就要抱着井绳,让我们把她放下去。

    我赶紧拦住了葛钰,说:还是我去吧!

    葛钰与我争执,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保护好我的心脏,我有预感,只要我的心脏不灭,我就不会死。

    葛钰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我坚定的点了点头,二话不说抱住了井绳,对西装大叔说:好了,把我放下去吧。

    随着井绳的不断下落,周围的温度也越来越低,快到井底的时候,我低头一看,水面上几乎全部飘着黑色的长发,而且那些长发还在水面上缓缓的蠕动着。

    当水桶碰到水面,我双脚准备踩在两侧的井壁上,但这口古井历经百年,井壁上都长满了青苔,我根本无处落脚,只能抬头大喊:你们抓紧井绳!

    上边没声音,我举着手电筒朝着井口照射而去,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

    我心想:人都跑哪去了?没人拉井绳,我岂不是要掉在井水里了?

    想罢,我低头看去,刚低头的瞬间,一张惨白的女人脸,忽然从水中窜了出来!

    “你终于来了。”那张脸,被黑发遮盖,这女人伸出手,拨开脸上的黑发,继续对我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想吼,想大声吼,但我发现声音到了嘴边,根本喊不出去,头顶上也丝毫没有一个人影了。

    “是带着脸谱面具的人,把你骗到这里的吧?”这个女人,上半身漂浮在水面上,下半身沉浸在井水中,面带微笑的对我说。

    她浑身都湿透了,玉体隐隐欲现,我侧过头去不看她,我说:我来找你,不是报仇,而是自保,落在你的手中,我也无话可说。

    “错了,你真的错了,拶指灯笼只是一个流传广阔的民间传说,但真假谁人知?这一切,你都被蒙在了鼓里。”

    什么?

    我瞪着眼珠子,疑惑瞬间压盖住了惊恐,我说:那你不是白雨蝶?

    “白雨蝶只是虚构出来的人物,你以为真的会存在吗?”

    咕咚一声,我咽了一口吐沫,说:那...那你是谁?

    “我?我只是被他们害死的无辜人,一个月前,我下晚自习,那几天学校的路灯正巧坏了一个,路过那一段黑暗的道路时,我被一个带着脸谱面具的男子抓走,他连夜把我带到这里,让我狠狠的溺死在了井中!”

    白衣女鬼说这句话的时候,牙根都咬的咯嘣响,我生怕她扑过来咬我一口,就往后列了一下身子。

    “他告诉我,从今天起,我就是白雨蝶!从今天起,拶指灯笼的传说就是真的!”

    我连忙问:那个抓你的人,带的脸谱面具是什么样的,你还记得吗?木记每血。

    白衣女鬼说:具体的记不清了,只记得是白色面具,脸上四个眼睛。

    我身躯一抖,脊背发凉,想起了那个无名的博主,他站在一口古井旁,拍了一张照片,当时他带的面具,就是四个眼睛的!

    难道,他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究竟是所有人都在骗我,还是那个四只眼把我们所有人都玩弄在了股掌之中?

    别的不说,至少那些14路死亡照片,是他故意给我看的!其目的就是迟早有一天把我引到这青铃镇。

    那逆天臣呢?他也是被误导的?他告诉我,白雨蝶创造了他们四个人偶,可白雨蝶是不存在的,那么,他一直也在骗我?理由吗?莫非就是为了寻找到传说中的鬼眼?

    “傻子,你被人蒙在了鼓里,你抬头看看,他们还在吗?”白衣女鬼提醒了我一句。

    我抬头一看,顿时瞳孔涣散,心生绝望,头顶上的井口附近,不但连一个身影都没有,就连那灯笼里亮起的烛光,也都消失不见了。

    这说明,那些灯笼被摘掉了!他们一群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害我,把我弄死在这口枯井里,但是理由呢?把我弄死在这,就能得到鬼眼了吗?

    我觉得西装大叔,海伯,葛钰以及我,我们四个人都是被这民间传说给坑害了,始作俑者,就是四只眼面具!或许逆天臣也是帮凶!

    大脑中划过一道电光,他们把我们四个人骗到这里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干掉我们,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四个人有一个共同点。

    肋骨上都刻的有字!

    我们是被恶鬼选中的人,现在,恶鬼要动手了!

    我急忙抓住白衣女鬼的双肩,说:你快帮我上去,我要救我朋友,她有危险!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