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86章 湿漉漉的脚印

    我们几人同时一个激灵,身体抖动的一瞬间,几乎都站了起来。从包裹中抽出买来的刀具,机警的盯着四周。

    “难道这里还有人住吗?”葛钰小声说了一句。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们,或许真有代代传承的人。以为外边还是天下大乱的情况,仍然居住在这里,这也是有可能的。

    “走,出去看看。”有了上一次去龙虎山的经验,这一次,西装大叔和瘸腿老汉留在了这里,看守装备和食物,我和葛钰以及逆天臣三个人,手提长刀,转而走向了青铃镇外的主干道上。

    夜晚的风,呜呜的吹,整个青铃镇所有屋子的房檐上。那悬挂着的灯笼都在随风飘动。

    我们三人循着肉香味的来源,仔细的查找,最后,终于确定了这气味是从一间布满蜘蛛网的房间里传来的。

    到了这房屋的门口,里边的肉香味更浓了。逆天臣正要进去,我小声说:老大,贸然进去不太好吧?

    逆天臣想了想,说:不妨事,我稻草身躯不惧刀枪伤害。

    当下,逆天臣走在前边,我和葛钰跟在后边,进入屋中。看着头顶上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便有些心生惧意,而这房间的内部,还有一个屋子。

    我们推开里边屋子的木门。就听到一阵咕嘟咕嘟的声音,就像开水煮沸了一样。

    举起手电筒一看,我们三人大吃一惊!

    在这里屋,竟然用黄泥堆砌了一个灶台,灶台上放着一口大锅,锅里蒸冒着白烟,煮着一锅香喷喷的肉。

    而这屋里的肉香味,几乎浓到了极点!

    我朝着灶台走了过去,在这灶台旁边,堆放着很多木柴,灶台下边的火焰燃烧的很旺盛。

    我小声问:不会真的有人居住吧?

    逆天臣没说话,而是伸着头,朝着锅里看了一眼。随后说:看这肉的模样,像是羊肉,但味道闻起来却是跟人肉一样。

    我感觉自己的额头上,泌出了汗珠,伸手擦了一下,说:现在怎么办?等在这里,看看是谁煮的这锅肉?

    其实,我心里很怕。如果真的出现一个鬼,或者什么恐怖的东西在我面前,我也就是当时吓那么一跳,但随后肯定就慢慢能克服恐惧了。

    但面前这一切事物,根本无法解释,这让我心里没底。

    逆天臣想了想。说:走,跟我来。

    我们三人走出房间,在这房屋的街道对面,找了一间青瓦房,躲了进去。我们三人就藏在这,准备看看那锅人肉到底是谁煮的。

    “为了保险起见,咱们都把手机关机,别到关键时刻手机响了,那可就坏事了。”

    我们三人掏出手机,全部关了机,这就一言不发的等候着。

    不多时,夜幕苍穹之上,一道紫色电光划破虚空,紧接着便是轰隆一声巨响,一记炸雷传来,那炸雷声音之大,仿佛就在我们的房顶上炸响的。

    淅淅沥沥的小雨,在闪电过后,缓缓的飘落。温度更冷了,空气更新鲜了,但我们盯梢了半个小时,仍然不见动静。

    这就绝对说不通了。

    如果有人煮肉,那顶多半个小时一定会回来的,毕竟也怕把水烧干。

    “难不成,这锅肉是鬼煮的?鬼进到屋子里,我们根本看不见?”我小声说了一句。

    逆天臣说:不会,你想多了。

    就在逆天臣话音刚落之时,忽然间,在这青铃镇黑暗的街头,慢慢的走过来了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人,身上的衣服款式很是老旧,就跟僧侣的袍服差不多。

    他走路时,不停的摸自己的头,就像是头上很痒,头皮屑很多的感觉。

    可等他走近之后,天空中再次划过一道闪电,我们三人都瞪大了眼睛。

    他,竟然是个光头!

    而他头痒的原因,并非是头皮屑多,而是头上生疮,活生生的是一个癞子头!

    “他是和尚吗?”看着那个癞子头进了煮肉的房屋里,葛钰小声说道。

    逆天臣说:或许是个云游四方的和尚,路过了这里,找到以前破旧的锅具,然后生火做饭,恰巧跟我们赶在了同一个时间。

    我说:和尚不是不吃肉的吗?尤其是云游四海的高僧。

    我们三人各抒己见,谈论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我说:要不咱们进去看看?

    葛钰说:没什么好看的,进去了,也只能看到他在吃肉。

    “现在的关键,不是进去不进去,而是弄明白他锅中所煮,究竟是何肉。”逆天臣说过,那一锅肉看起来像是羊肉,但味道闻起来却是人肉。

    如果遇上个杀人狂,吃人肉的家伙,那我们有必要想个对策了。

    “走吧,还是先回去吧。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对策,看看该怎么解决,是今晚把他抓起来询问一番,还是等到白天再说。”逆天臣发话了,我和葛钰觉得也有点道理,这就准备出去。

    打开了手电筒,在我们三人正准备走出房屋之时,我忽然看到地面上有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慢着!”我惊呼一声。

    两人愣了一下,回头问我:怎么了?

    我用手电筒,照射在房屋中的地面上,惊恐的说:你们仔细看看,这房间里怎么会多出一串脚印?

    我们三人互相朝着对方的脚底下看去,但刚看了一眼,就猛的想起来一件事。

    在我们进屋之前,并没有下雨,当时只是刮风。当时鞋子干燥,不可能踩出湿漉漉的脚印。而在我们进屋之后的十多分钟,天空才淅淅沥沥下起小雨。

    这期间,我们三人绝对没离开过这间房屋!

    也就是说,这一串湿漉漉的脚印,一定不是我们三人踩出来的!

    盯梢期间,我们三人一直趴在窗户口,一直盯着青铃镇的街道,房屋的门口就在逆天臣的旁边,但逆天臣好像没有丝毫的感觉。

    “都别动!”逆天臣冷喝一声,打开自己的手电筒,朝着门口照射而去。

    那湿漉漉的脚印,从门口进来之后,先是绕到了逆天臣刚才站立位置的背后。看地上的脚印,他应该是在逆天臣的背后停留了一顿时间。因为逆天臣背后的位置,有一对脚印浸湿的面积比其余的脚印都大,也就是说,那一双沾满雨水的鞋子,在这个位置上停留的时间比较久。

    随后,脚印从逆天臣的背后,慢慢的挪移到了葛钰的背后,在葛钰刚才站立的位置后边,也出现了一对浸湿面积比较大的脚印,看样子,他也在葛钰的背后停留了一段时间。

    最后,脚印继续挪动,在我刚才站立位置的背后停了下来,这一次,不对劲了!

    我刚才站立位置的背后,那潮湿的脚印,开始变的繁杂起来,地面上踩的乱七八糟。湿漉漉的鞋印,一个压着一个,互相重叠在了一起。

    看着鞋印的移动方向,像是那个人在我背后来回踱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思考着某些问题,但逆天臣和葛钰的背后,仅仅是多了一双脚印。而我的背后,却多了无数双密密麻麻的脚印。

    我想起了鬼眼中预测的景象,我们走在山道上,背后跟着一个影子。难不成,这脚印就是那个跟随我们的影子,所踩出来的?

    那他在我后边踩出这么多脚印是什么意思?木豆东巴。

    他想杀我?但是内心中又在纠结?所以来回踱步,思索着究竟要不要干掉我?

    这个问题,我想不明白,此刻我重新低头看向了脚印,但刚看了一眼,我立马瞪着眼睛说:快堵住门窗,那个人还没离开房间!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