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84章 青铃镇

    瘸腿老汉这一声带着脸谱面具的人,让我也浑身一震。我想刨根问底,但同时又不敢逼太紧,就试探性的问:海伯,那你还记得那张面具什么样吗?

    “那看起来像是一张脸谱面具。但我也爱听戏,仔细想想,戏剧里边好像没有出现过他们那种,而且那个人带的面具很古怪,是一张白脸面具,在眼睛的上方,并排又勾勒出一对眼睛。”

    四只眼!

    我想起来这张面具了!

    曾经我刷微博的时候,无意间刷到了一条焚尸图片,而且上边所记载的都是14路公交车上近几年所死去的人,那条微博的最后一张图片,就是一个带着白脸面具的人,站在一口枯井旁的自拍照。

    而那张白脸面具。正是四只眼!

    难不成,这个白脸面具男,就是那四个提线木偶中的某一个?

    我回忆了一下那四张面具,只有一张白脸的,而且还在我的手中,其余的三张,颜色各不相同。

    “小子,我要换个地方住了,以后你也别叫我海伯了,我从今天开始,改头换面。在暗中帮你破掉拶指灯笼的诅咒。”

    我知道海伯曾经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就点头说:那你准备叫什么名字?

    海伯想了想,说:这瘸腿老汉名叫刘根喜,我还用这个名字吧。

    “这名字也太俗了。”我吧嗒吧嗒嘴。

    海伯笑了笑说:切记。从今天开始,我不是海伯了,我叫刘根喜。

    我说:那就叫你喜伯吧?

    “随意。”

    我开车,带着喜伯离开火葬车,将他送到了市区,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不用管了,安家落户那是他的事了。喜伯有我手机号。安顿好了肯定会联系我。

    回到房子店总站的时候,我还没进宿舍,因为我想抽根烟,但不想让葛钰闻到烟味,就站在宿舍外,静静的抽。

    烟头上那一点猩红之色,在夜幕下一闪一闪的。

    我想起了刀茹临死前跟我说过的话,她说让我小心海什么,后边的字没说出来,当时我觉得应该是让我小心海伯。

    后来葛钰告诉我,刀茹所说的人是海棠。

    但现在想想,确实不该是海伯。排除这个怀疑不止是是海伯改了名字,而是他做的事情。

    如今的海伯,已经从那个身材略胖的中年人,变成了一个体形消瘦的瘸腿老汉。

    哎,这身体找的。还是个瘸腿...

    我自己又没了影子,而那拶指灯笼诅咒中的后半句话,我彻底想不明白了。雨水中出现皮影,我觉得这个皮影说的应该不是我自己的影子。

    刚仍掉烟头,我就想起,没来得及拿铜钱看看海伯的肋骨上到底是什么字,另外三个字都凑齐了,就差最后一个。

    至于我们几个人肋骨上刻的字,我现在隐隐觉得,是另有其人。

    又这么平静的过了几天,期间我也一直给西装大叔打电话联系,我生怕突然有一天在报纸上看到他的死亡新闻。

    这天发车回来,我开着14路末班车进总站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一个戴着白脸面具的男子,那面具的额头中间,飘着三缕青烟。

    逆天臣来了。

    “这两天有时间吗?”我从总站里出来,逆天臣问我。

    我说:暂时没有,也不好意思请假,怎么了?

    “我查到了那间明清老宅的位置,那是一个小镇子,叫青铃镇,在深山之中,不过镇中早已无人。”

    在华夏大地的深山之中,有很多荒芜的村庄,很多都是古人为了躲避战乱而建造的小村子。不过也有一些近代的村庄,因为闹鬼而弄的人心惶惶。例如名气很大的封门村,就首当其冲。

    而这所谓的青铃镇,我估计搁到现在,顶多也就是一个小村庄的规模,毕竟古代的人口跟现在可没得比。

    “你的意思是说,想要彻底揭开谜团,我们必须要抽时间去一趟那间明清老宅了?”

    逆天臣说:对,只有这样,才能靠近白雨蝶,才能破掉拶指灯笼的诅咒,这样,我们就都安全了。

    白雨蝶曾经制作了四个玩偶,逆天臣就是其中一个,剩下的三个,我没见过,也不知去向,但逆天臣我俩确实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现在白雨蝶的做法,就是打算先毁了这四个玩偶,再重新制作四个新的玩偶,如果我们不团结,那将会一个个死去。

    “这样吧,你留一个手机号给我,等我有时间了,就跟你联系。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先去寻找鬼眼,怎么样?”

    逆天臣想了想,说:也行,就这么定了,但别拖太久。

    逆天臣走后,我开始制定计划,首先,鬼眼不能示人,谁都不能给他们看。

    其次,在这几天里,我要联系好西装大叔,瘸腿老汉,还有葛钰。让他们都有个心理准备,准备随时进发青铃镇。

    最后,我觉得那间民国老宅之中,暂时就不要去了。

    鬼叔这个人,神神秘秘,我觉得他这个人的目的很单一,就是为了寻找鬼眼,从逆天臣他俩的打斗中可以看出,鬼眼绝对是个不凡之物。

    平静的背后总是预示着暴风雨的到来,这天,西装大叔忽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阿布,我觉得这几天有点不对劲了。

    我说:怎么不对劲了?

    “这几天晚上一直有人跟踪我。”

    “谁跟踪你,看清他的长相了吗?”

    西装大叔说:问题的关键就在这了,我每天晚上都会去夜市摊吃宵夜,总会路过一座小桥,而那个男子每天晚上就站在桥头,盯着我看,他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面具的额头上还有两个眼睛。

    “四只眼!”

    我惊呼一声,立马想起了那个发死亡照片的博主!

    西装大叔见我惊讶,连忙问:你认识这个人?

    我说:不认识,但是我知道他并非善类,大叔,那座小桥下,是不是有一条臭水沟?

    西装大叔说:恩,对,有一条臭水沟,常年没人治理,臭气熏天。

    “大叔,你不要再去吃宵夜了,就算吃宵夜,也不要再路过那个小桥了,听我的没错!这关乎生命!”这一次,我让事情大概的给西装大叔讲了一遍。

    我只说那个四眼面具男绝非善类,但没告诉他,四眼面具男杀掉了海伯。

    挂断了电话,我心里隐约觉得,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可能白雨蝶已经开始动手了,我必须要追赶时间,赶在白雨蝶动手之前,解除拶指灯笼的诅咒!

    想罢,我厚着脸皮找陈伟,跟他说了一下,要请假三天。

    果不其然,陈伟当场就拉下了老脸,一顿狂轰滥炸,说我不求上进什么的,再这么干下去,还怎么给你涨工资?

    我低着头,一言不发,陈伟最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直接撂了一句:赶紧滚蛋,三天后给我准时上班!

    我笑了笑,说:谢谢陈哥。

    毕竟陈伟我俩的关系还是可以的,他生气归生气,最终还是同意了我的假期。

    而且,这一次我所请的假,是特意与我当月安排的休息,赶在了一起,也就是说,我有五天的时间!

    这下子时间绝对充足了。

    我带上了鬼眼,临出门时,小声对鬼眼说: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也不知道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姑且称你为朋友吧。朋友,希望你能保佑我,平安的解除诅咒,万分感谢了。

    我对着鬼眼鞠了一躬,这就抓起鬼眼,准备走人。木讨岁圾。

    可刚把鬼眼装进兜里的时候,我的大脑轰然一阵,眼前一黑,顿时看到一幕诡异的情景。

    我们一行人行走在不知名山间小路上,但众人的背后,远远的跟着一个黑漆漆的影子!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