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76章 鬼魂指引的地下室

    照片中,我就趴在一座大桥下,桥梁坍塌,把我压在废墟之中,我仅仅只露出了一个头。和一只手,但是,那只手已经与我的肉体分离了。

    我身上,血肉模糊,眼神中充满了对死神的恐惧!

    我的手臂开始颤抖,我呢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猛的掀开第二张黑色的面具,面具下,仍然也压着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照片中,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坐在真皮沙发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脸上七窍流血。

    而这个人,由于脸上沾满了鲜血,我无法看清他的长相,他死亡的地点。我也从来没见过,只能清晰的看到一张黑色的真皮沙发。沙发后边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大鹏展翅图。

    颤抖的双手,缓缓的掀开第四个面具,这照片上,一个女子躺在路边,心口流着血,身上也血肉模糊,定睛一看,心脏被人挖走了。

    而这个女子,正是葛钰!

    从第一张面具,一直到第四张面具,分别是我,未知人,西装大叔。葛钰!

    从照片上的情景来看,这应该是预言死亡的照片。先不说我。未知人胸口插刀,七窍流血,肯定死了。

    西装大叔泡在臭水沟里,这应该是死了。

    葛钰被挖走心脏,横死路边,这是无疑的了。

    我盯着预言自己的死亡照片,仔细的看,这照片拍摄的水准,一定不是现代相机拍出来的,现在的相机,哪怕拿出来一个最差的,也能拍的比这好。

    我心想,难不成在民国年间,就有人拍出这几张照片了?

    命运和阴谋。以及背后那一双无形的大手,就像是一根狗尾巴草,让我们四个人的命运,紧紧的串在了一起,只是,我现在弄不懂第二张照片到底是谁。

    第一张照片上,我是被一座坍塌的大桥压死的,从照片拍摄的角度上来看,这是从天空上拍的,我仔细的看了一眼大桥周围的景象,心说我一定要记住,如果遇上这座大桥,一定要躲开!

    取走了第一个面具,我塞进自己的怀里。这就赶紧朝着二楼走去。

    三楼东头的第三个房间,我暂时不打算进了,毕竟时间可能不太充足。

    等我赶到二楼的时候,在西头房间中找到了他。

    刚一碰面,我说:走吧,去地下室看看。

    他嗯了一声,说:你在三楼有没有什么发现?

    我摇头,说:除了那口棺材里的黑灰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不打算告诉他关于面具的事,也不打算告诉他,他会死在一条臭水沟里。我觉得时机还不到。

    等我们两个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朝着大厅东侧就走了过去,刚走到那副壁画前边。

    西装大叔就说:不对,先别进地下室,这壁画有点不对劲。

    我说怎么不对劲了?

    西装大叔指着那站在黑山上的小鬼,说:昨天晚上我们来的时候,这小鬼左手拿着铁链,右手拿着刀,今晚这小鬼,左手拿着刀,右手却提着自己的人头!

    我定睛一看,不免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是!

    这小鬼的身体,被砍掉了头颅,他就站在原地,一个手里抓着刀,另外一个手里,提着自己的头。

    而且那颗头颅上,小鬼的脸面上浮出的竟然是笑意。

    “这...还进地下室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西装大叔想了想,说:都到这一步了,还是进去看看吧。

    我俩摸了摸那个壁画,取下来壁画后,发现了暗门,推开暗门后,一股阴冷的寒意袭来,我俩都发抖了一下。

    大厅正中间悬挂着的那盏红灯笼,里边的烛光还在燃烧,但是地面上的手影已经不见了。

    看到这里,我说:进去吧,应该没事。

    进入到地下室里,这里边的楼梯是石质的,通往地下,打开手电筒,我俩缓缓的走着,脚步声回荡在黑暗的地下室里,回声阵阵。

    正往下走着,我问了一句:大叔,这地下室如此隐蔽,你是怎么找到的?

    西装大叔一愣,停顿住了身子,站在原地看向我,说:不是你找到的吗?

    我也一愣,说:是你去三楼告诉我,找到了一个地下室啊,说临走的时候来看看。

    我明显看到西装大叔浑身一抖,震惊道:不对!是你去二楼找的我,你说发现了一个地下室,临走的时候去看看。

    我俩对视一眼,都不说话了。

    空气像是突然凝固了,我发现自己似乎不能呼吸了,我有种要即将猝死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极端的恐惧所带来的感受。

    “完蛋!”我俩同时大喝一声,几乎没了命的顺着楼梯往上跑。

    谁知刚跑两步,只听砰的一声响,地下室的暗门重重的关上了。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我拍着自己的双手,感觉神经即将崩溃!

    西装大叔没有去过三楼,而我也没有去过二楼,那这地下室的消息,我俩怎么会同时被对方告知?

    原因只有一个!

    鬼在作祟!

    这个鬼,很有目的性,他就是想让我们两个同时骗到地下室。

    西装大叔沉稳的脸上,也开始浮现出了一丝慌张,我俩用力的推地下室的暗门,可始终却推不动。木有台弟。

    他说:难不成,今晚我们要枉死在这地下室里吗?

    我想起了照片中的死亡情景,摇头说:我们不会死在这的。

    “你这么肯定?”西装大叔有些疑惑。

    我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我十有八九会被坍塌的大桥给砸死,而西装大叔则会死在臭水沟里。

    或许地下室里有臭水沟,但一定没有大桥,所以,我心中倒也慢慢放开了。

    我说:我不敢百分之百肯定,但我觉得,这个鬼如果有意要杀我们,可能在我们第一次来到这间老宅的时候就动手了,但我们没死,我觉得,他应该是故意把我们引到地下室,至于原因,我无法揣测。

    “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他不打算放我们出去,我们也就没必要孬种了,硬着头皮也得下去看看。”

    西装大叔倒也想的开,我觉得都到这一步了,应该下去看看,指不定这民国老宅的所有秘密,都隐藏在了这里。

    当下我俩重新打开手电筒,朝着地下室的深处就走了下去。

    楼梯台阶不多,就折叠了一次,大概有三十层台阶左右,走到了楼梯的尽头,是一扇小门。

    嘎吱一声,我轻轻的推开小门,一股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

    打开手电筒一看,这房间中堆满了废弃的轮胎和汽油桶,再这么定睛一看,我和西装大叔豁然一惊。

    这地下室,竟然正是金丝眼镜男和鬼叔捆绑我俩的地方!地下室里的柱子上,还有绑我俩的绳子呢!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还会来。”

    这声音,从黑暗的角落中传出来,下一刻,啪的一声,屋里的灯光亮了起来,一个身穿黑色袍服,略显秃顶的中年人,双手负于身后,面朝墙壁,背对着我们。

    此人,正是鬼叔!

    我心说:完了,刚破掉他下到我身上的梅花水蛭,就重新掉入了他的魔掌之中,恐怕这一次,凶多吉少了。

    他面前的墙壁上,画着一个硕大的眼球图案,那图案呈圆形,直径约有两米,将整面墙壁都遮挡了起来,我心说,上一次被绑在这里,怎么没发现这堵墙?

    “小子,我让你继续寻找鬼眼,你却给我打马虎眼,不但没有寻找,还破掉了梅花水蛭蛊,你还真是有点能耐啊?”

    我和西装大叔都不敢说话。

    鬼叔双手负于身后,看着墙上那个眼球图案,说:现在你们面前,有两条路可选。

    话毕,鬼叔转过来了身子,朝着我看过来。不知为何,与他眼神相对的一瞬间,我腿一软,差点蹲坐在地上。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