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75章 死亡照片

    这手影很大,而且两只个手影并排而立,向前伸出,五指大开。

    房间中似有阴风吹动,我都感觉到了脊梁骨有些发凉。可这阴风吹动的瞬间,头顶上的灯笼没晃动,脚底下灯笼映照出来的手影,竟然在微微晃动!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拍拍西装大叔,他问我:干什么?

    我发现我惊恐的都有些说不出话了,我只好举起颤抖的手臂,指了指着地上的巨大手影。

    西装大叔一看,也是猛的一惊,站在原地不敢乱动弹了。

    房间里微微传来呜呜的阴风声,我朝着四周的窗户看去,这窗户都关的很紧。绝对不可能是外界吹进来的风。

    “大叔,为什么这灯笼不动,手影却在动?”我说话时,声音发抖。我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以免西装大叔也乱了阵脚。

    拶指灯笼的传说,是他告诉我的,我觉得他肯定知道为什么。

    我俩盯着地面上的手影看了片刻,西装大叔小声说:不对,这手影不是在晃动,是在发抖...

    发抖?

    发抖的情况下,可能是手太冷,又或者是手太疼。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拶指灯笼传说中,那个被施用拶刑的丫鬟,她的双手十指硬生生被夹棍给夹断了,这该是何等的疼痛?

    “拜拜吧,拜一下总归没有坏处。”西装大叔说完,朝着地面上那一双巨大的手影。鞠了一躬。

    我也跟着双手合十,弯腰低头。鞠了一躬,还小声念叨着:大姐,咱们无冤无仇,希望你不要害我,保佑我平平安安的查出真相,有机会我一定帮你掩埋尸骨,上香供养。

    说完,我和西装大叔就直奔二楼,这一次没有再遇上无限循环的楼梯,到了二楼之时,西装大叔径直带着我,走到了那骨灰盒前边。

    墙上挂着的遗照,那个老头面无表情,西装大叔看了一眼遗照。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冷笑道:老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上一次我给你敬茶,够客气了吧?你还通风报信?

    我不知道西装大叔什么意思,但他缓缓的拧开小瓶子,我只闻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就跟老陈醋似的。

    西装大叔捏着瓶子,将那些液体缓缓的倒在了相框上,液体在瓶子里是透明的,可倒出来就是黑色的,慢慢的,那些液体顺着相片往下流,将整个相片都腐蚀了一片。

    再定睛一看,遗照上那原本一脸安详的老太爷,此刻脸上皮肉发黑,头发掉光,眼珠凸秃,活像一个僵尸!

    我小声说:大叔,你在干什么?

    “这是灭魂水,是用猫尿,羊胎盘,老鼠屎,以及种类繁杂的秽物调制出来的,专门压制那些道行不高的鬼魂,昨晚我给这老太爷敬茶,已经够客气了,谁知道,还敢通风报信!”

    昨晚我带着墨镜,看到了这一幕,但鬼叔打晕西装大叔我俩之后,那墨镜不知道丢哪去了。

    我说:二楼应该也没什么线索了,去三楼看看吧?

    西装大叔说:我压制了老太爷的鬼魂,咱们时间不多了,尽早行动,尽早离开,我查找二楼的房间,你查找三楼的房间。

    我说行!

    分头行动其实是大忌,但在时间不充足的情况下,也只能这样了。

    我独自赶往楼梯口,朝着三楼跑去,到了三楼之时,我定睛一看,这楼层更是破败,到处都是蜘蛛网。

    地面上残埂断壁,都是一些老砖,还有腐朽的木板,整个三楼都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气息。

    我心里一直记挂着脸谱面具男给我说过的话,当下就顺着走廊,朝着东边走去。

    走廊是木质的,百余年间,仍然觉得结实异常,可见木材确实好,但走在上边,从传来嘎吱嘎吱声。

    确定走到了东头,我一看,竟然有三间房!

    我去,这到底该是哪一间?

    三间房屋,房门都是一模一样的,门上雕琢出来的造型,正是欧洲建筑独有的风格,只不过门上结满了蜘蛛网。

    我心想,一个一个来吧。

    先推开最左边的门,我豁然吓了一跳,在这房间里,堆放着一口棺材!

    棺材的盖子打开了一半,我举着手电筒,朝着棺材口里看了一眼,里边黑乎乎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不由得低下了身子,又朝着棺材内部的深处看去,想看看里边放的什么东西。

    忽然间,背后有人拍了一下,我浑身一个激灵,猛然跳了起来。

    在我汗毛竖立起来的瞬间,我拔出匕首,朝着身后就刺!

    “你干什么!”西装大叔侧身躲开,一把抓住了我的匕首,有些愠怒。

    “呼!”

    我长出了一口气,我说:刚才我正在往棺材里边瞅,你这突然拍我一下,这让我神经太受不了了。

    西装大叔嗯了一声说:二楼没什么东西,所以我就上来了。你有什么发现没?

    我说没有,我也刚进来。

    他说:我去西边的房屋里看看,你小心点。对了,我发现这老宅里,似乎有个地下室,入口就在那副壁画的后边,临走之前,咱们去地下室里一趟,看看里边有什么东西。

    一听这话,我说:还有个地下室?行,临走的时候出去看看,咱们抓紧时间吧。

    然后西装大叔就走了出去。

    我继续朝着棺材里边看,发现里边除了一些黑灰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我心说:棺材里放这么多黑灰干什么?

    抓出来一把看了看,还有一些没腐烂的,定睛一看,好像写着什么金圆券。

    我想起来抗战期间,曾经有一个党派发行过的纸币,当时通货膨胀太严重了,可能金丝眼镜男的老太爷也积存了很多,后来发现完全没用,被坑了,就扔到棺材里不管了。

    我也没在意,朝着第二间房屋走去,房门腐朽严重,稍微一推,瞬间荡起一片灰尘。

    推开屋门后,这屋子正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而桌子上则放着一口透明的玻璃柜。

    玻璃柜里边,从左往后,以此放了四面京剧脸谱面具!

    对!就是这了。

    我从左往后看,第一张面具就是白色笑面,头顶上描绘着三缕青烟,脸颊两侧描绘出两个月亮。

    第二个,则是一张黑脸面具,凶神恶煞,看起来威风凛凛。

    第三个,是一张青色面具,看表情很是忧愁。

    第四个,是一张金色的面具,而且细细看去,这面具像是一个女性的面孔,微微而笑。

    说实话,这四张面具的画风,绝对是戏曲中的脸谱面具,但我却想不起来这四个面具到底是谁,或许根本就没有这四个人。

    脸谱面具男说过,让我取走跟他脸上一模一样的面具。

    我找到玻璃橱柜的打开位置,轻轻的拉开了玻璃橱窗,正要伸手去拿走白色面具的时候,忽然间,眼角余光瞥见第三个青色面具的下方,好像有一张纸,露出了一个角。

    我掀开了青色面具,发现这面具下,压着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

    照片中,有一个死人,之所以说他是死人,因为他躺在一条臭水沟里,身体都被泡的发胀了,这个人,穿着一身西装,白衬衫,腐烂的臭水沟中,到处都是生活垃圾。木有台亡。

    我看着这张照片,心说觉得有点熟悉,捏起来凑近了一看,豁然一惊!

    照片上,死在臭水沟里的人,正是西装大叔!

    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想到这里,我立马翻开第一个面具,发现第一个面具下,也压着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

    刚看了一眼,我的瞳孔瞬间放大,脑袋一震,差点就要眩晕过去。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