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恐怖灵异 > 灵车
灵车 / 三搞学生

第073章 二十年前的她

    我的眼眶中快速的涌出泪水,葛钰转过头来,脸颊上已经滑落下两道晶莹的泪珠。

    时光荏苒,思绪再回,二十年前...

    那年。村里来了一户外籍居民,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婆婆,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当时那个老婆婆衣衫破陋,想落户在这个村子里,就去找了村长。

    这老婆婆无法提供原来的住址,只是一直说自己住在山里。后来村长可怜她们,就划了一片地,让她们住在了一位膝下无子且死去多年的老兵家里。

    那个老婆婆叫什么名字,我当时不知道,那会天天穿着开裆裤满大街跑,村里的小孩少,而且有一些稍微大点的孩子还很调皮。经常去河里洗澡,或者偷地瓜。我妈怕我学坏,不让我跟他们玩。

    而那老婆婆带着的小女孩,正好也很内向。在村里也没个朋友。

    有一天我路过她家院子,见她正蹲在地上画画,她画了一个太阳,一个小汽车,画的特别好。

    我说:姐姐画的这么好看,能不能教教我啊。

    她抬头,明亮的眸子闪露出笑意,说:你想学啊?我可以教你啊。

    那天开始,我俩经常在一起玩,那个老婆婆经常喊她丫头,我一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就喊她丫头姐。有时候我去她家找她玩的时候,那个婆婆还会给我糖吃,摸着我的头,问我叫什么名字。

    半年时间。我俩从陌生一直走到熟悉。

    有一天傍晚,她说要上山采点鸡蛋花。问我去不去。我说去呗,反正在家里也没事。

    在那条狭窄的古道上,她拉着我的小手,迎着夕阳余晖,缓缓的走着,我隐约记得古道两侧的田野里开满了金黄色的油菜花。

    正走着,忽然我听到了一阵啜泣声,抬头一看,丫头姐脸上流着泪,泪珠划过脸颊,滴在了我的小手上。

    我抬头,天真的问:丫头姐,你怎么哭了?

    她擦了一下眼角,说:小布。你知道什么叫离别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啊。

    她蹲下身子,摸着我的小脸蛋,又哭了。“小布,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们要分开了,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再遇见了。”说着说着,她抱着我哭了起来。

    我当时也想哭,可能是被丫头姐感染了情绪,我说丫头姐,你能不能别走,我妈不让我跟村里的孩子玩,你走了我就没朋友了。

    她脸上挂着泪,笑着说:小布,聚散离别我们小孩子是无法掌握的。

    我说:那有没有办法让咱俩永远在一起啊?

    丫头姐笑了笑,蹲下身子捏了一下我的脸蛋说:你娶我,咱俩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我顿时喜了,我说:丫头姐,我娶了你咱俩就能永远在一起玩?那好啊,我现在就娶你!

    那天傍晚,我俩都破涕为笑,我很高兴丫头姐想到了能和我永远在一起的办法,虽然当时我并不知道娶这个字的含义。

    只是,我天真了,那天下午迎着夕阳余晖,下山的时候,丫头姐弯着腰,在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就蹲在地上,把脑袋伏在我年幼的胸膛上,又哭了。

    我抱着丫头姐的脑袋说:丫头姐,你咋又哭了?

    她没说话,哭了许久,拉着我的手,从那条古道上,慢慢的走回了家,一路上我俩都没再说一句话。

    第二天,我睡醒去找丫头姐玩的时候,村里人说那个老婆婆带着那个小姑娘走了,天刚亮就走了。

    我的心像是被重锤狠狠的砸了一下,那些天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来爸妈劝我,说将来说不好还能遇上丫头呢,你得多吃饭,不然你长不高,丫头姐就不跟你玩了。

    事实证明,我爸妈哄小孩的方法很有效。

    我努力学习,大口吃饭,在成绩提高,身体发育良好的几年后,丫头姐我也渐渐的把她遗忘了,只是偶尔看到扎麻花辫子的姑娘,总会多看两眼。

    “丫头姐,是你吗?”因为当年我只有四岁,大致的事情就只能记住这么点,因为这件事情,让我深深的记住了离别这个词。

    葛钰抹了一下眼角,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抱住了葛钰,把她拉进我的怀里,用力的抱着。

    我想起了刀茹曾经跟我一起听过的一首歌,此刻我打开轿车里的音响,第一首就是这歌!

    熟悉的音调再次传来。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而如今琴声幽幽我的等候你没听过。”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篱笆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荒烟蔓草的年头就连分手都很沉默。”

    我忽然懂了,当初刀茹在酒店里,与我一起听那首东风破的时候,可能就是在暗示我,或许当时我还没去龙虎山,刀茹又不敢把话说的太明显。所以就用歌曲里边的歌词来暗示我了。

    只可惜我太笨了,根本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我抱着葛钰已经泪流满面了,我真的难以相信在我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她,还能再这么抱着当年的丫头姐,这种感觉,好真实。

    忽然间,我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疼!真疼。

    葛钰吓了一跳,赶紧把我的手指从嘴里拉出来,问我:阿布你干什么!

    我说:我怕这是一场梦,只有梦境或许才会这么真实,这么美好。

    葛钰说:在你最初被恶鬼缠身的时候,我一直鼓励你,安慰你。在你去龙虎山的时候,我更是让刀茹给你暗示,好让你知道我就是当年的丫头,幸好,你坚持了下来,你没疯掉。

    当天晚上,我硬要拉着葛钰去吃一顿烛光晚餐,这几个月赚的工资,也都花的差不多了,但就是高兴。

    反正再做半年,公司给配房子呢,我存钱有个卵用,该花就花。

    晚上我回到房子店,发车之前葛钰给我打电话说:那枚铜钱你一定要保留好,找到机会之后,用铜钱看看那个西装大叔的肋骨上刻的是什么字,对咱们来说有用的。

    我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而在我发车的时候,我隐约觉得不对劲了,自从我去了民国老宅之后,公交车上又开始出现诡异的事情了。

    有一站地,一个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婴儿,手里拉着一个小孩,上车后问我:小哥,俺这俩孩子,一个还在吃奶,一个不够一米二,能不能只买一张票?

    我说:行,没事,大晚上的反正也没多少人坐车,您先坐好,我再发车。

    那妇女投了一块钱,连声道谢,在转身往后走的时候,在他怀里吃奶的婴儿忽然咧开嘴,对我笑了笑,不知是灯光太暗,还是怎么回事,我好像看到那婴儿里满嘴是血!

    婴儿不是在吃奶吗?怎么一嘴的鲜血?

    我一惊,心说完蛋!这绝对不正常,肯定是遇上14路公交车上,以前死亡的怨魂了,可能今晚又要出事了。

    开车的时候,我给西装大叔甩过去一个电话,告诉他,让他在我到达焦化厂终点站的时候,赶紧赶回来,要是晚了,咱俩都等着球朝天吧。木场吉圾。

    车子到了焦化厂,等候了几分钟,西装大叔打车来了,我伺机准备好那枚康熙通宝,在距离西装大叔还有十几米的时候,悄悄的放在了眼皮上...

    距离的太远,我只隐约看到他的第十二根肋骨上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很淡很淡,在他走近一点的时候,我装作揉眼睛的样子,把铜钱挡住,从指缝中再次看去。这一看,我忍不住惊呼一声:怎么可能?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黄河捞尸人 倩女幽魂 我的女鬼俏佳人 我的师父是棺材 阴阳代理人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黄河古事 剃头匠 出魂记 吾当道